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2016年11月19日给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行申4109号案承办法官的信
2017-09-11  
袁法官您好:

本人申请再审司法部律师合伙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行申4109号),从2006年起至2015年期间,申请人“相应”云南省司法厅违法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具体”行政许可行为,以及申请人申请云南省人民政府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相应”行政许可纠纷八次提起行政诉讼,云南三级法院认定申请人对司法厅“具体”行政许可行为提起的诉讼认定:“云南省司法厅对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实施的合伙行政许可行为,不是强制行政行为,其纠纷不属人民法院行政案件受案范围”;云南省人民政府对司法厅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应当属行政机关内部行政行为,其纠纷不属人民法院行政案件受案范围”。 申请人不服云南三级法院的裁定,分别申请最高法院再审,最高法院不予再审。

北京二中院对申请人五诉司法部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四次以立案庭的便函认定“不属法院受案范围”,一函终结。申请人诉司法部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并不予行政赔偿,该院、北京高院、最高法院认定行政赔偿请求指向的司法部系列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未经法律程序被确认为违法,驳回申请人的起诉、上诉、再审申请。

本案申请人所诉是基于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年1月16日作出的终审《民事判决书》,认定云法所合伙人履行四人合伙协议对申请人构成违约,依据《行政许可法》第二条规定,其“相应”的行政许可当然违法,申请人依法申请云南省司法厅确认其变更云法所合伙人行政许可行为违法并要求其行政赔偿,其在法定期间不作为,申请人依据《行政复议法》第九条、《行政许可法》第十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九条规定,申请司法部行政复议,其以《告知函》告知“不再重复理”,再次不履行《行政许可法》第七条 “侵权赔偿” 、第十条“有效监督”、 第六十条“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 法定职责。

本案司法厅的行政许可行为、司法部的行政许可监督行为,都不是司法厅、司法部依职权单方作出的行政许可、不履行行政许可监督职责行为,而是“相对”申请人的申请,作出的“相应”行政许可、不履行行政许可监督法定“侵权赔偿”、“有效监督”、“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违法行政许可行为,及不履行行政许可法定监督职责的行政不作为。

最高法院(2015)行监字第1298号《行政裁定书》对申请人诉司法部行政赔偿纠纷案的再审裁定,已经认定:司法部的系列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是未经法律程序被确认违法的“具体”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行为。

本案申请人对司法部提交的行政复议申请是:要求其确认其对司法厅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律师事务所合伙行政许可、不予申请人行政赔偿违法;司法部对司法厅实施的系列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行为违法;要求司法部、司法厅连带承担行政侵权赔责任,其作出的 2012司法复函10号《告知函》告知:“不再重复理”这是不可争辩的“重复”不履行行政许可“有效监督”、“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违法行为”、侵权赔偿法定职责、义务的行政不作为,

从2006年至2012年,司法部相对申请人的请求作出过《终止行政复议通知书》(【2005】司复决字第19号)、《转办单》(2006年2月12日)、《告知函》、(2006年5月25日)《群众来信答复函》(【2008】2司法复函4号)、《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书(2012年4月11日)》,其没有一个行政许可监督“具体行为”,符合《行政许可法》第七条、第八条、第十条、第六十条法定“侵权赔偿” “有效监督”、“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原则,其2012司法复函10号《告知函》只是司法部不依法履行法定“有效监督”职责的“重复”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不是重复“有效监督” 、“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行政行为,在前述行政许可监督“具体行为”中,司法部的任意一个行政许可监督“具体行为”,“有效”、“及时”纠正了司法厅的违法行政许可,就不可能发生“不再重复”,重复不履行行政许可法定监督职责本案纠纷。

北京三中院、北京高院已经认定司法部的2012司法复函10号《告知函》没有对申请人的“实际权利产生影响”事实成立,但却没有依法认定该《告知函》是违反《行政许可法》第二条“行政许可相应”、第七条“侵权赔偿”、第八条“信赖保护”、第十条“有效监督”、第六十条“及时纠正”、第六十九条“职权法定”法定原则、职责的行政许可监督渎职、失职、玩忽职守、忽悠、搪塞、敷衍申请人的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

申请人从2003年5月至今无法执业,申请人的所作所为,不仅只是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申请人作为一个从事律师工作三十余年的老法律工作者,应当、必须坚定法治信念、坚守律师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基本道德底线,维护法律制度、法治秩序、维护法律的尊严,如果自己都做不到这一点,还有何资格为公众提供法律服务,有何资格谈法治社会,有何脸面面对子孙后代。

云南、北京两地法院对司法行政许可有案不立,立而不审、违法裁判,这不仅只是法官的执业素质问题,且还有司法体制、法治理念、法官职业道德问题,期间申请人数十次向最高法院纪检监察举报、投诉云南、北京两地法院违宪、违法、违反审判纪律问题,但没有得到解决。

党的十八大全会为中国的法治建设指明了方向,相信正在进行的司法体制改革,将改变几十年存在的,行政案件司法审判有法不依、司法不公、执法不严、枉法裁判,人民法院充当行政机关代言人、保护伞的弊端、乱像,正真做到适用法律人人平等,将行政权、行政审判权关进“法治”的笼子,做到百姓遵法、守法,行政机关依法行政,人民法院依法审判,社会健康、和谐、有序发展,这不仅是我十二年,乃至生前依法维权的夙愿,也是社会大众的期待(附:本人在最高法院网《法治论坛》以fyd网名发表的《申请司法部国家赔偿》帖子截图,该贴记录了本人的维权过程,至11月19日止,该贴的点阅已达3,082,041次,该贴连接:http://bbs.chinacourt.org/index.php?showtopic=417421)。

勿容置疑,云南省司法厅对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实施的系列律师合伙行政许可“具体行政行为”,司法部“相对”申请人的申请,不依法履行“有效监督”、“及时纠正”司法厅的系列行政许可“具体行为”的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都是渎职、失职、滥用权力、玩忽职守的违法行为,云南、北京两地法院认定律师行政许可、行政许可监督纠纷,不属人民法院行政案件受案范围的司法审判活动,是典型的违反《律师法》、《行政许可法》、《行政诉讼法》的低级司法审判错误。

《行政许可法》是调整本案行政许可的程序法,《律师法》、《合伙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是调整本案的实体法,按照《行政许可法》第八条“信赖保护原则”,申请人对云法律师事务所的合伙行政许可权利保护期限从2003年4月8日,司法厅实施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合伙行政许可之日起,至2023年4月7日止,至今、司法厅、被申请人没有吊销、注销、撤销申请人的律师执业资格,但司法厅的违法变更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行为、司法部对司法厅变更云法所的律师合伙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致使申请人无法执业,云南、北京两地法院赤裸裸的违反《行政许可法》、《律师法》、《合伙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规定渎职、失职、枉法裁判,造成申请人律师执业损失发生得不到司法救济,据此,期待最高法院的再审,能秉公执法,依法纠正维护司法公平、公正、权威。

再审申请人:樊则华

2016年11月19日

    

作者:[樊则华] 分类:[通讯] 时间:[10:46:36] | 评论(0) | 阅读(216)
文章评论

当前没有评论。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