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怎样想问题有效?
2017-09-11  
案件审理中,遇见比较棘手麻烦的案情,常常有这样情形,当你处心积虑想在一堆乱麻中解出头绪来,可是往往陷入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窘境,焦心而发愁,不知如何是好。不久前一位年轻法官来问,如何在纷繁乱象中准确无误地查明真像,透彻明断是非曲直,在法律条文中对号入座地正确裁判呢?

我想,这个能力恐怕“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在久久为功的日常历练中才能积累提升。这里不仅仅是能力聚集和经验积累,还有一个正确罗辑思维方法和看事情想问题思路路径。小时候,特别喜爱读福尔摩斯探案集。那种出人意料的结局总跟神探福尔摩斯严谨分析和大胆评断环环相印,不能不让我仰叹不已。其实,在福尔摩斯探案和缜密分析破解中,有一种现象引起我的兴趣,就是福尔摩斯常常注重“观察”和“看见”的区别。

一次,华生医生问福尔摩斯,说咱俩几乎形影不离,可为啥每次你都能够在看完现场或者看完案犯遗留物品后,马上弄明白了案件真相,而我总是还在云里雾里?福尔摩斯回答,因为我总在观察。华生大惑不解,我也在观察啊,为何看不出个子戊丁卯来?福尔摩斯笑道,那好,你说说看,门口你每天行走的那座楼梯一共多少级?华生回答,不知道。福尔摩斯回答,共有十七级。你看,这才叫“观察”,而你那只能是“看见”。

于是,我又想起了原来我在基层法院刑庭工作时候,耳闻的一件事。八十年代,刑事审判跟现在举证责任完全由公诉机关负责不同,在断案查明中,为了将案情断准确,刑事诉讼中赋予刑事法官在开庭审理中有刑事调查权。那时候,中院老庭长江庭长有一个习惯,就是上街逛商场时候,总习惯在售货员面前不厌其烦地问这问那,将店里各类商品价格问了个遍。当在一些盗窃案件衡量物品价值而定罪量刑时,江庭长可以准确无误地道出各类被盗物品的价格和折旧,为庭里办案人准确定罪量刑提供了充分扎实依据而传为美谈。

我想,除了一丝不苟,认真负责的职业操守外,这种带着问题思考,用研究探索的思维方法去观察和发现,把外观感悟接受到的信息经过罗辑思维判断加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地过滤和加工,并跟原有知识结构进行一次对接,从而得出正确判断和结论,这就是经验的积累和办案诀窍。

也许,这正是福尔摩斯所说的发现跟观察区别所在。办案如此,读书学习也是如此,首先要做“有心人”,全身心投入,其次便是收集和索取各类有益的知识信息,把海量信息经过大脑加工整合,跟原有知识信息对接甄别,然后便是福尔摩斯那样的输出,这就是我们寻常中所说的对案件分析研判中对案件的描述,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定性定量,哪怕仅仅是粗浅的分析和认为,只要是自己真实地“输出”,像福尔摩斯对楼梯观察后描述一样,恐怕也颇有收获,也许,真理的火花和谬误就在那一刹那间的捕捉得失,这些,我们是否明白了呢?

    

作者:[八月雪] 分类:[日记] 时间:[05:55:57] | 评论(0) | 阅读(431)
文章评论

当前没有评论。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