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隐名投资的处理原则――公司法解读
2017-09-11  
                          隐名投资的处理原则――公司法解读

    隐名出资是目前公司实践中大量存在的一种特殊现象。所谓隐名出资是指一方实际履行出资义务,但公司章程、股东名册或其他工商登记材料记载的出资人或股东却为他人的法律现象。其中实际履行出资义务并行使股东权利的人称为实际出资人或隐名股东;没有履行出资义务但是记载于公司章程、股东名册或者工商登记的人称为名义出资人、显名股东或名义股东。与隐名出资相关的商事纠纷,如确认隐名股东资格纠纷、名义股东与实际出资人责任分配纠纷等目前日益成为民商事审判中的热点和难点问题之一。    

    对目前司法实务中出现的大量的与隐名出资相关的商事纠纷其处理原则主要涉及商事外观主义法理的适用及其适用限制的问题。

    所谓商事外观主义是指在商事活动中,以商主体的行为外观认定其行为所生之效果的立法原则。商事外观主义的宗旨在于维护交易安全。依照商事外观主义,相对人如果对商主体对外公示的外观事实产生合理信赖,并依此从事相应的行为,即使外观事实与真实事实不一致,仍然依照外观事实认定行为的法律效力。

    隐名出资法律问题涉及的法律关系较为复杂,包括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之间的法律关系,一般为合同关系;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分别与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以及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分别与第三人之间的关系。

    《公司法》对这一问题的规定主要体现在第32条的相关规定中。《公司法》第32条第2款、第3款规定:“记载于股东名册的股东,可以依股东名册主张行使股东权利。公司应当将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及其出资额向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登记事项发生变更的,应当办理变更登记。未经登记或者变更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从《公司法》“未经登记或者变更登记不得对抗第三人的”规定看,股权变更登记采纳登记对抗的原则,体现了外观主义法理。但从上述规定中不能得出未记载于股东名册或者工商登记这就不是公司股东的结论。

    根据《公司法》的有关规定,只有在符合法律规定的外观要件的情况下,投资者才能取得合法的股东资格。因此,隐名投资人不具有合法股东的资格。但是,根据《公司法》第217条关于“实际控制人”的规定,隐名投资在达到公司控股比例时,隐名投资人就可能处于实际控制人的地位,或者实际控制人包括隐名投资人的情况。而实际控制人不是公司的股东,隐名投资人当然不应具有法律上的公司股东地位。

    司法实践中,对于涉及隐名股东资格的认定不能一概而论,既不能简单的否定,也不能完全肯定,应当根据不同的案情,区别对待。涉及隐名股东有关的纠纷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涉及公司内部关系的纠纷,主要包括股东出资纠纷、隐名股东行使股东权利纠纷、公司利润分配纠纷、对内承担责任纠纷等;另一类是涉及公司外部关系的纠纷,主要包括隐名股东或者显名股东向外转让股权纠纷、对外被视为公司股东的纠纷等。对上述涉及隐名股东纠纷的处理,应当遵守“双重标准,内外有别”的处理公司纠纷的基本原则,区别公司的内部关系和外部关系。

    一、隐名股东在公司内部的法律地位

    公司内部的法律关系是指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之间、隐名股东与其他股东之间和隐名股东与公司之间的股东资格纠纷。

    1.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之间的纠纷

    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之间关于隐名投资的协议,只要该协议合法有效,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之间约定的权利义务,在双方之间产生约束力。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之间就隐名投资问题发生争议的,应当依据双方之间的协议,综合考虑公司其他股东的认可或者股东权利实际行使的情形,确认股东资格。如果隐名出资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则应认定其行为无效,当事人之间的法律责任,按照无效合同的规定处理。

    隐名股东法律地位的确立意味着众多不特定人的合法权益处于不稳定的状态中,隐名股东所引起的问题应当通过其与显名股东之间形成的法律关系由相关的法律来解决。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之间的纠纷,在没有公司法依据的情况下,寻求相关法律规定为审判依据,根据民法和合同法的原则解决,依据当事人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认定二者之间的法律关系,确认利害关系人的权利义务。例如,通过借贷关系、代理关系、委托关系、行纪关系或者信托关系处理。

    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就权利义务分配达成的契约与一般的民事契约没有本质区别,只双方意思表示一致,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就应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在公司内部,这种契约涉及的仅仅是公司股东之间的权利义务分配,并不涉及公司以外的第三人的利益,所以,只要这种契约属于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应当根据契约自由、意思自治的原则,确认该契约的法律效力。

    当事人双方如果约定隐名股东承担投资风险,隐名股东主张请求显名股东转交股息和其他股份财产权益的,如无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法院应当支持其请求;如果没有约定隐名股东承担投资风险,隐名股东未以股东身份参与公司经营管理,隐名股东仅对显名股东享有债权,隐名股东主张享有股权或者享有股东权益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隐名股东由于规避法律法规的规定,因此,在认定公司股东资格时,对于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双方的合意所产生的法律后果,因其规避法律法规的不当行为,甚至违法行为所致,法律后果应由双方当事人承担或者主要由隐名股东承担。如果隐名股东在显名股东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用其名义投资人股,隐名股东对显名股东构成侵权,应当依据《民法通则》、侵权法等确定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2.隐名股东与其他股东之间的纠纷

    隐名股东与其他股东之间的纠纷,可以根据其他股东明知或者不知来处理。

    (1)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之间对股东资格明确约定,公司内部其他股东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这一事实。隐名股东实际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以股东身份行使股东权利,其他股东知道这一事实的,应当根据实质要件,确认隐名股东具有股东资格。因为,隐名股东以股东的名义实际行使权利,公司和其他股东接受的,任何一方均应受此约束。如果隐名股东已经以股东的名义实际行使权利,而仍然以显名股东为股东,则隐名股东在公司盈利时享受股东权利,在公司亏损时主张自己不是股东,要求抽回投资;公司也可在公司盈利时排除已经实际行使股权的隐名股东的权益,违反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

    隐名股东因为不具有合法的股东资格,在公司盈利时当然无权要求分红;在公司亏损时,没有理由要求公司向自己退回投资。公司当然可以在盈利时排除已经实际行使股权的隐名股东的权益,但却无法排除显名股东的股东权益,而隐名股东可以根据合同向显名股东主张权益,从而实现自己的权益,这并不违背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因此,对于隐名股东基于自己行为自负其责的原则,除非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原则上不能将隐名股东确认为股东。但是,如果隐名出资已经达到实际控制公司的程度,则应按照公司法的规定履行实际控制人的义务。

    (2)显名股东实际行使股东权利,公司其他股东对隐名股东存在的事实并不知情。仅有隐名出资,并不行使股东权利,这是名为隐名投资,实为投资借款。在这种情况下,隐名股东在公司内部不具有股东的法律地位,在与其他股东的纠纷中不应认定隐名股东具有公司股东资格。

    3.隐名股东与公司之间的股东资格纠纷

    隐名股东与公司之间的纠纷,也可以根据公司明知或者不知来处理。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之间关于隐名投资的协议,不能对抗公司。但是,如果公司半数以上其他股东明知隐名股东出资,隐名股东参与了公司的经营管理,实际行使股东权利的,公司实际上已经认可隐名股东以股东身份行使权利的,承认了其享有公司的股权,如无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因股东资格或者股权确认发生纠纷的,法院可以认定隐名股东对公司享有股权,隐名股东当然可以分享公司的盈利。

    (二)隐名股东在公司外部的法律地位

    公司的外部法律关系是指隐名股东、显名股东与第三人之间的法律关系。第三人主要是股权受让人、股权质权人、股东的债权人、公司的债权人等。

    1.一般原则

    处理隐名股东在公司外部的法律关系时,应当根据我国《公司法》第33条的规定和商法外观主义的原则,确认显名股东具有股东资格。以公司对外公示材料中记载的股东具有股东资格、享有股东权利,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利益,维护交易安全。

    显名股东将其名下股份转让、质押,或者显名股东的债权人要求执行显名股东的股权等行为,都是合法有效的。因显名股东自身的债务导致其名下股权被执行,从而损害隐名股东利益的,隐名股东可以根据其与显名股东之间的合法协议主张权利。

    隐名股东与第三人之间的关系,公司与第三人之间的关系属于交易制度范畴,当公司与第三人发生争议时,不能以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之间的协议的约定对抗第三人。隐名股东在公司外部不具有股东的法律地位,应当认定显名股东具有股东资格,隐名股东不享有股东的权益,也不对外承担公司的经营风险。隐名股东虽然实际出资,但是其股东身份不能得到公司、其他股东或者第三人的认可,其股份转让、质押行为无效,其债权人也不能要求执行相关股权。

    因股东出资瑕疵,公司债权人向显名股东主张其承担连带责任的,法院应当予以支持。显名股东未经隐名股东同意而将股权对外转让的,隐名股东以其实际享有股东资格主张转让行为无效的,如不能证明受让人为恶意,法院应当驳回其诉讼请求。

    2.例外规定

    公司与隐名股东实际发生股权关系的情况下,股东对第三人的责任承担分为两种情况:如果第三人明知在公司实际行使股权的是隐名股东,公司关于显名股东的登记对第三人没有产生任何信赖影响,第三人作出交易行为的判断是根据公司的真实情况作出的,第三人主张股东承担责任,则只能要求隐名股东承担责任,而不能要求显名股东承担责任;如果第三人对在公司实际行使股权的是隐名股东并不知情,而依据工商登记对股东情况的信赖而与公司进行交易,则第三人可以要求显名股东承担责任。因为善意第三人完全有理由信赖工商登记对股东情况记载的真实性,并根据记载来追究股东的责任。

    

作者:[陆欣律师] 分类:[民事] 时间:[05:19:32] | 评论(0) | 阅读(224)
文章评论

当前没有评论。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