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该再审案最高法院已三次延长审限至今尚无结果
2017-09-09  
申请最高法院再审信息摘录:

案号 :  (2016)最高法行申4109号

审理法院 : 最高人民法院

立案案由 : 其他

立案日期 : 2016-11-17

审判程序 : 审判监督

审理期限信息

审限 :  363天

延长审限信息

延长审限原因 :  案情疑难、复杂 延长天数 :  90天

延长审限原因 :  案情疑难、复杂 延长天数 :  90天

延长审限原因 :  案情疑难、复杂 延长天数 :  90天

行政案件再审申请书

申请人:樊则华,男,62岁,云南省宣威市人,原云法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住云南省昆明市昌源中路假日城市小区12幢1单元1302室。

被申请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下称司法部)。

法定代表人:吴爱英,职务:部长。

案由:司法行政许可

请求事项:一、依法撤销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2015)三中行初字第00454号(下称一审裁定),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5)高行终字第02058号《行政裁定书》(下称二审裁定);二、依法确认撤销被申请人作出2006年5月25日《告知函》后没有在法定30日内作出相应的行政许可行为违法(行政侵权赔偿另案主张)。

申请人不服本案一审、二审裁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条、第九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第四项规定,依法提出再审申请,请求依法撤销北京三中院、北京高院的违背事实,违反法律规定裁定,依法再审本案,事实及理由如下:

一、本案是申请人诉被申请人不履行行政许可监督法定职责不作为违法确认之诉,不是诉其行政不答复行政不作为违法确认之诉

被申请人《告知函》,是在法定期间不履行《行政许可法》第十条“有效监督督”,第六十条“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法定职责行政不作为行为,申请人的起诉是基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2)高行终字第627号《行政赔偿常定书》确定:“樊则华系以其于2005年3月23日、2005年8月15日、2008年3月16日,申请司法部履行对云南省司法厅行政许可监督职责,司法部在法定期间内不作为,请求确认司法部不予赔偿行为违法,责令司法部赔偿其不履行对云南省司法厅实施的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的合伙行政许可有效监督职责,给樊则华造成的律师执业经济损失人民币1140万元。但是,樊则华赔偿请求所指向的司法部的相应具体行政行为,并未经法定程序被确认违法。”昆明中院(2011)昆民终字第345号《民事判决书》确定:“周路、杨志强履行依法律师事务所四人合伙协议违约。”的行政许可相对行为人的违法事实;2013年4月25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提出的行政复议请求事项:“一、依法确认司法厅对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下称云法所)实施的合伙行政许可、变更行政许可、行政许可监管不作为违法;二、依法责令司法厅赔偿违法实施、变更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行为给请人造成的2003年4月8日起,一年的:‘最初’律师执业损失60万元,赔偿申请人主张云法所权利支付的诉讼费3430元、公告费1000元(检察院送达法律文书公告费),合计:604430元;三、依法责令司法厅与司法部共同承担对云法所行政许可监管不作为,‘加重’的申请人19年律师执业损失1140万元。”被申请人作出“不再重复理。”“相应”《告知函》,其不履行行政许可违法确认法定职责及不履行法定的行政侵权赔偿义务提起的,不是对申请被申请人撤销司法厅违法实施行政许可其不答复,行政不作为提起的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之诉。

二、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不履行《行政许可法》法定“有效监督”、“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政行为”法定职责提起的违法确认之诉符合法定的起诉条件,且受《行政诉讼法》诉讼期限的保护

2003年4月8日,司法厅违法实施了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将在职的云南省公安厅治安处副处长杨志强也批准为合伙执业律师,申请人“被合伙”,合伙期限20年(从2003年4月8日起,至2023年4月7日止)。

2003年9月4日,云法所执业律师方晨、周路、朱家元、张海燕、杨志强签订没有申请人在内的云法所《合伙协议》,司法厅对五人合伙协议备案许可,剥夺了申请人对云法所的合伙行政许可合伙权。

2005年1月20日,申请人依据《行政许可法》第七条、第十条、第六十九条规定,申请司法厅确认其对云法所实施的合伙行政许可违法,并要求其依法撤销其违法实施的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其在法定的60日内不作为。

2005年3月24日,申请人依据《行政许可法》第七条、《行政复议法》第九条,对司法厅不予撤销其违法实施的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行政不作为,向被申请人申请行政复议,要求确认司法厅实施的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违法并依法予以撤销。

被申请人受理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后,没有在法定的30日内履行行政复议法定职责,而是于2005年7月4日作出《终止行政复议通知书》(超过法定30日期限作出)称: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过了时效,决定终止行政复议,其通知没有依法告知申请人上行政裁定权、行政诉权。

2005年8月6日,申请人收到被上诉人的《终止行政复议通知书》,2015年8月10日,申请人依据《行政复议法》第十四条规定,申请国务院法制办行政裁决。

2006年6月12日,国务院法制办复函告知申请人申请裁决“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四条规定。”

2006年8月11日,申请人收到该复函。

2006年9月9日,申请人依据《行政许可法》第七条,向北京二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该院依法确认被申请人终止行政复议行为违法,要求其依法责令被申请人依法履行法定的行政许可“有效监督”、“及时纠正”司法厅的违法行政许可法定职责,该院至今九年久不依法受理申请人的起诉,也没有裁定驳回申请人起诉,期间申请人分别向北京高院、最高法院起诉、申诉无果。

2005年8月15日,申请人依据《行政许可法》第十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九条规定,书面申请被申请人履行“有效监督”、“及时纠正”司法厅违法实施的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法定监督职责。

2006年5月25日,被申请人律师工作处《告知函》告知受理申请人撤销司法厅违法实施的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的申请,但其依然没有在法定的30日内作出是否撤销司法厅违法行政许可的行政行为。

申请人依法向北京二中院对被申请人在法定期间不履行法定职责提起违法确认之诉,要求依法责令被申请人依法履行法定职责, 2006年6月年7月19日,该院便函告知不符合法定的起诉条件,“一函终结”,期间申请人同样分别向北京高院、最高法院起诉、申诉,但依然无果。

2008年3月,司法厅为逃避违法实施的云法所行政许可,其与云法所合伙执业律师杨志强、周路恶意串通解散、注销了云法所,批准周路、杨志强重新成立了云南理路合伙律师事务所。

从2007年起,至2009年期间,申请人基于司法厅解散、注销云法所、对云法所实施、变更、解散、注销的行政许可违法确认不作为、不予行政赔偿,分别向被申请人申请行政复议、违法确认,依法向北京二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该院又两次次便函告知“不属法院受案范围”, 申请人依旧分别依法向北京高院、最高法院起诉、申诉同样无果。

2010年7月5日,申请人向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下称五华法院)以原云法所合伙人违约为由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依法确认其履行合伙协议违约。  

昆明中级法院(2011)昆民四终字第34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确认周路、杨志强履行云法律师事务所四人合伙协议违约。”

基于被申请人在法定期间不履行对司法厅违法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法定的“有效监督“及时纠正”司法厅违法行政许可,致使云法所被解散,申请人的律师合伙执业行政许可权利受到侵害的事实,申请人依据《行政许可法》第七条、第八条、第七十六条、修正后的《国家赔偿法》申请被申请人对其不履行“有效监督”、“及时纠正”司法厅违法行政许可侵犯申请人行政许可权合法权利的行为予以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被申请人《不予赔偿决定书》([2011]司赔决1号)以申请人的赔偿请求过了时效为由不予赔偿。

2011年10月24日,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的《不予赔偿决定书》,依法向北京二中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该院《行政赔偿裁定书》认定:申请人所诉指向的司法部2005年7月4日《终止行政复议通知》、2005年7月4日《告知函》、2008年4月30日《群众来信告知函》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具体行政行为具体行政许可行为,未经确认违法,裁定“驳回” 申请人,北京高院维持其裁定。

2012年3月21日,申请人基于生效的北京高院《行政赔偿裁定书》确认被申请人与申请人申请事项做出的“相应”2005年7月4日《终止行政复议通知》;2005年7月4日《告知函》;2008年4月30日《群众来信告知函》不履行行政许可法定职责的行政不作为,未经法定程序确认违法的生效裁定,以及昆明中院《民事判决书》确认云法所合伙人履行云法所四人合伙协议对上诉人侵权生效判决,确认云法所合伙人履行合伙协议对申请人构成违约的事实,依法申请司法厅确认其对云法所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违法,并予申请人行政赔偿,司法厅在法定期间不作为。

2012年4月25日,申请人依据《行政许可法》第七条、《行政复议法》第九条,向被申请人依法递交了要求确认司法厅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行政违法确认、行政赔偿不作为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的行政复议申请。

2012年5月3日,被申请人以《告知函》告知:“不再重复理”,不依法履行《行政许可法》、《行政复议法》法定监督、行政复议复议、行政赔偿职责及义务。

2012年5月10日、5月12日,申请人分别对被申请人2005年7月4日《终止行政复议通知》;2005年7月4日《告知函》;2008年4月30日《群众来信告知函》;2011年10月24日《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书》四个“行政过程行为”,2012年5月3日《告知函》最终行政许可行为,依法向北京二中院提起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之诉,该院在法定期间不作为,也不受理申请人的起诉,直至2015年4月14日才将申请人的全部起诉材料退还给申请人。

2015年4月14日,申请人依法向北京三中院对被申请人2005年7月4日《告知函》的合法性提起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之诉。

申请人的起诉符合《行政许可法》第七条、第八条、《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款第四项、第是十九条的起诉条件及该法第是十六条、第四十七条规定起诉期限。

三 、 一、二审裁定认定基本法律事实、法律关系、适用法律错误

(一)一、二审法院认定本案基本法律事实错误

依据《行政许可法》第二条规定,行政许可是行政机关基于行政许可申请人的申请依法作出的“准予其从事特定活动的行为。”无行政许可申请,即无行政许许可行为,这是行政许可行为的基本法律特征。

被申请人的《告知函》不是其依据法定职权作出的单方行政行为,而是其依据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作出《终止行政复议决定》“相应”具体行政行为之后,对申请人依据《行政许可法》第十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九条规定,申请其确认司法厅实施的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行为违法,并予以撤销,其在法定30日内,不履行“相应”法定职责的行政不作为行为。

由于被申请人没有在法定期间履行“有效监督”、“及时纠正”司法厅违法实施的是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监督职责,致使司法厅解散、注销了云法所,致使申请人依法取得的云法所律师合伙执业许可行政许可权被侵害,造成20年的律师执业损失1205万元(申请人另案主张下同)。

被申请人的《告知函》是不履行法定职责的不作为,不是行政不答复、不告知行政不作为。

两级法院认定:“《告知函》属于行政过程行为,该告知行为对樊则华的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违背基本法律事实。

行政许可是“相应”、持续、动态的行政管理行为,据此,无论是行政机关的开始行政许可行为、还是其“行政过程行为”、或者是“最终”行政许可行为,均是基于相对行为人的申请作出的“相应”行政许可行为,一、二审裁定是对被申请人《告知函》单方行政许可行为作出裁定,其裁定对对本案“相应”行政许可行为定基本法律事实认定错误。

(二)、一、二审法院认定本案基本法律关系错误

行政许可行为是行政机关针对行政许可权申请人作出的“相应”行政管理行为,据此,行政许可行为法律关系中的行政许可申请人、实施行政许可的行政机关、行政许可的上级行政机关,与行政许可申请人的法律关系是一个相互对应的法律关系。实施行政许可行政机关、上级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对“相对”行为人的行政许可事项请求“产生实际影响”,人民法院不应该,也不可能仅对行政机关作出的履行行政许可法定职责作为、不作为,或是对“相应”申请人的行政许可申请事项不答复、不告知行政不作为单方行为予以审查,就能作出客观、公平、公正、正确、合法有效的裁判,人民法院必须对行政许可关系中实施行政许可的行政机关及“相对”的申请行政许可权的申请人申请事项,客观、全面、完整的行政许可法律关系依法予以审查,才能作出公正、公平的司法评价、裁判。

两级法院裁定仅对被申请人的《告知函》单方行政许可行为予以司法审查,忽视了该行政许可法律关系中“相应”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的“相应”法律关系,认定法律关系错误。

(三)、被申请人不履行行政许可监督法定职责的行政不作为是一个持续的不履行行政许可法定监督职责的行政不作为

   行政许可行为是行政机关的针对行政许可权申请人申请事项,作出的“相应”行政许可行为。行政许可权申请人的行政许可活动是一个持续、变化、动态的社会活动,为此,与之“相应”的行政机关的行政许可管理行为也是一个相对、持续、动态、相互联系、互为条件的行政管理过程。期间无论行政机关是实施行政许可、还是变更、解散、注销、撤销、撤回行政许可,其每一个行政许可行为,都必须符合法律、法规规范,其每一个行政许可行为都是对“相应”申请人的申请作出的,其行为依法、必须对“相应”申请人产生影响,否则行政机关就是不依法履行《行政许可法》法定职责的行政不作为。

(四)、云南三级法院、北京二中院对本案行政许可纠纷案有案不立、有法不依、枉法裁定致使被申请人的系列不履行行政许可法定监督职责的具体行政不作为游离于司法监督之外十三年之多,司法审判作为、乱作为致使申请人的诉权不能没有得到司法救济

本案行政许可纠纷始于2004年,期间申请人基于司法厅违法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具体行政行为,依据《行政许可法》第七条、第十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九条规定分别对司法厅、云南省政府、司法部十五次提起行政诉讼,云南三级法院、北京二中院认定律师合伙行政许可、行政许可监督行政纠纷“不属人民法院行政案件受案范围”,致使司法厅、云南省政府、司法部的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游离于司法监督之外。

(五)、申请人的起诉没有过起诉期限,北京高院将北京二中院司法渎职、失职行为导致的结果强加给申请人,司法不公,且违法

北京高生效的《行政赔偿裁定书》认定被申请人对申请人2005年8月15日申请其撤销司法厅违法实施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其2006年4月25日基于申请人的行政许可请求事项作出了受理申请人撤销申请的《告知函》,但其没有在法定30日内,依法作出是否撤销司法厅违法行政许可的申请,申请人已经依法向北京二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该院2006年7月27日便函告知申请人“你的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其起条件。”将申请人的起诉材料退给申请人。申请人依法向北京高院、最高法院起诉、投诉无果。

2011年申请人起诉被申请人《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书》具体行政许可行为,北京高生效的《行政赔偿裁定书》认定被申请人的《告知函》未经法定程序确认违法,该裁定是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定,对申请人、被申请人、一审、二审法院都具有拘束力。

申请人基于生效的北京高院《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书》、被申请人的(2012)司函复10号《告知函》于2012年5月10日,对本案《告知函》向北京二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该院2015年4月14日,才将申请人的起诉材料全部退还申请人。依据《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申请人2015年4月27日,才又向北京三中院对被申请人对被申请人的2006年4月25日提起行政违法确认之诉,不是属于申请人“自身原因耽误起诉期限”,而属北京二中院的违宪、违法不履行法定审判职责导致的耽误,北京高院将其责任让申请人承担不仅违背事实,且违背公平、公正司法审判原则及前述法条规定。

(六)、被申请人不履行律师合伙行政许可监督法定职责的行政不作为导致申请人律师合伙执业行政许可权利受到侵害并造成执业损失结果的发生

2003年4月8日,司法厅公然违反《律师法》禁止性规定条款,将在职的省公安厅治安处副处长杨志强也批准为合伙人。2003年9月4日,剥夺申请人律师合伙行政许可权。

2 0 0 5年1月2 0日,申请人书面申请司法厅撤销对云法所实施、变更的行政许可,其在法定期限内不作为。

2 0 0 5年3月2 3日,申请人申请被申请人行政复议,同年7月4日,其违法终止行政复议。

2 0 0 5年4月、8月,申请人依照《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两次申请被申请人撤销司法厅对云法所违法实施的合伙行政许可,并给予行政赔偿。

2006年2月12日,被申请人《告知单》告知:申请撤销司法厅违法行政许可的申请:“转至云南省司法厅”,不履行《行政许可法》法定的“有效监督”、“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

2006年3月7日,申请人第三次申请被申请人撤销司法厅违法对云法所实施、变更的合伙行政许可。

被申请人《司法行政机关行政许可实施与监督工作规则(试行)》第二十七条规定:“利害关系人提出撤销行政许可请求的,司法行政机关应当自收到请求材料之日起30日内完成核查,作出是否予以撤销该行政许可的书面决定,并将决定送达利害关系人和被许可人。”其没有在其规定的期间,对申请人的撤销申请作出是否撤销决定。

2008年2月20日,司法厅为逃避法律责任,与第三人恶意串通解散了云法所,重新成立了云南理路合伙律师事务所。

2008年3月16日,申请人对司法厅解散云法所的具体行政行为,申请被申请人行政复议,要求依法确认司法厅注销云法所行政许可行为违法;责令其给予行政赔偿。

2008年4月30日,被申请人的《告知函》告知居然称:“自2006年5月至今,你一直未参加律师年检注册”不具“提出行政复议的主体资格”,依然不履行行政许可法定监督职责。

2011年2月1 3日,申请人以被申请人不依法履行《行政许可法》第十条、第六十条“有效监督”、“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法定职责,导致申请人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被许可权受到侵害、造成损失为由,申请被申请人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其《不予赔偿决定书》称“请求人于2011年2月1 3日具文向本机关提出赔偿请求,已经超过了请求国家赔偿的法定时效”

律师合伙行为是要式民事行为,必须经省级以上司法行政机关许可,据此,律师合伙行为,民事、行政法律关系混合,且相互对应,互为前提、条件。

申请人从2005年1月20日起,至2011年2月13日向被申请人申请行政赔偿期间,依法对云法所合伙纠纷,司法厅违法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系列合伙行政许可行为,分别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申请司法厅、被申请人、国务院,行政撤销、申请复议、行政裁决、行政违法确认、提起行政诉讼,主张云法所合伙民事权利、合伙被许可权的行为没有中断、终止过。

被申请人没有依法履行《行政许可法》“有效监督”、“及时纠正”司法厅违法实施、变更云法所的行政许可行为法定职责,导致申请人20年的律师合伙行政许可权被侵犯。

四 、一、二审裁定违法

(一)二审裁定对发生法律效力认定的法律事实作出相反裁定违法

北京高院的《行政赔偿裁定书》是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文书,该裁定认定被申请人基于申请人行政许可申请事项作出的《告知函》行政行为没有经过法定程序可确认违法,其本案裁定否认其生效裁定认定的结果,称申请人的起诉过了起诉期限,违法。

(二)一、二审没有对被申请人的《告知函》合法性不予以审查违法

《行政诉讼法》第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第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

一、二审法院对申请人诉被申请人不履行法定职责的《告知函》“是否合法进行审查”违法。

(三) 一、二审裁定违法违反行政许可案司法审查原则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七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实施行政许可,享有陈述权、申辩权;有权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其合法权益因行政机关违法实施行政许可受到损害的,有权依法要求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审理行政许可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第一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许可决定以及相应的不作为,或者行政机关就行政许可的变更、延续、撤回、注销、撤销等事项作出的有关具体行政行为及其相应的不作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行政许可是授益性行政行为,其许可是基于申请人的申请(基础民事行为),依法准予其从事某一社会活动,持续、动态、相互关联的行政管理行为,据此,在行政许可案中,对具体行政许可行为是否合法的审查,必须对其及与之相对应的行为人的申请(基础法律事实、法律关系)的合法性、相对的行政许可行为的合法性、关联性予以审查,才能对所诉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行为、行政许可决定合法与否,作出客观、公正、全面、正确的评判。

本案申请人对被申请人的行政复议不作为、行政撤销不作为、行政违法确认不作为,在法定期间分别向北京二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该审判不作为,乱作为,致使被申请人的违法行政行为游离于司法审查、监督之外数年之久,破坏了法律公正、公平、正义、威严,破坏了法律制度、法律秩序、法制体系。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持续、动态、相互关联的行政复议不作为、行政撤销不作为、行政违法确并行政赔偿不作为的任一具体行政行为,都有权提取行政诉讼,且申请人已依法提起过诉讼,北京二中院的司法不作为、乱作为,致使被申请人的违法行为一直处于持续违法状态。

按照《行政许可法》第七条、第八条、第十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九条,对司法厅实施的司法行政许可实施“有效监督”“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是被申请人的法定义务;申请人有权对司法厅违法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的行政许可任一行为,申请被申请人行政复议、行政撤销、违法确认、有权提起行政诉讼,被申请人不依法履行其法定职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许可案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申诉人有权对被申请人的任一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都有权提起行政诉讼并要求国家赔偿。

六、规范执法、严格执法是实现法制社会的基本保障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行政机关要坚持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勇于负责、敢于担当,坚决纠正不作为、乱作为,坚决克服懒政、怠政,坚决惩处失职、渎职”。 ……。坚持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依法惩处各类违法行为,加大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重点领域执法力度。完善执法程序,建立执法全过程记录制度。明确具体操作流程,重点规范行政许可、行政处罚、行政强制、行政征收、行政收费、行政检查等执法行为。严格执行重大执法决定法制审核制度。……。强化对行政权力的制约和监督。加强党内监督、人大监督、民主监督、行政监督、司法监督、审计监督、社会监督、舆论监督制度建设,努力形成科学有效的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增强监督合力和实效。…..。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平等是社会主义法律的基本属性。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必须尊重宪法法律权威,都必须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都必须依照宪法法律行使权力或权利、履行职责或义务,都不得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必须维护国家法制统一、尊严、权威,切实保证宪法法律有效实施,绝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借口任何形式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必须以规范和约束公权力为重点,加大监督力度,做到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违法必追究,坚决纠正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行为。”

  本案司法厅违法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系列合伙行政许可行为,2004年至2015年期间申请人依法申请被申请人履行法定“有效监督”、“及时纠正”司法厅违法实施的行政许可,被申请人以通知、转办函、答复函、告知函的形式代替科学、严谨、规范的行政许可监督程序、监督行为,致使司法厅的违法行政许可没有得到“有效监督”、“及时纠正”。按照最高法院公布的十大行政不作为案例(请见附件),被申请人“相对”申请人、持续不履行《行政许可法》法定的“有效监督”、“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法定职责的“行政过程行为”、最终行为,历时十一年之久,其行政许不作为,与十大行政不作为案中行政机关行政不作为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有目共睹的客观事实,被申请人的行政复议、《告知函》、《答复函》,只要有一次依法履行了“有效监督”法定职责,本案就不可能发生。

一、二审法院将被申请人上诉人没有实际法律意义无效的没有及时纠正司法厅违法行政许可的《告知函》与申请人的行政许可申请请求事项,及被申请人持续、反复不履行法《行政许可法》法定监督职责的“重复”行政不作为相互关联行为分解,认定被申请人的单方《告知函》没有“实际意义”;申请人的起诉“过了诉讼期限”,违背行政监督“实效”法治原则,《行政诉讼法》诉讼时效原则。

本案司法厅将律师合伙行政许可权作为权权交易、权法交易的砝码,云南三级法院、北京二中院,对司法行政腐败、消极行政腐败行政许可案件,有案不立,有法不依,枉法裁判,破坏了司法公平、正义、权威,据此,为了维护正常的法律体制、法律制度、法律秩序,全面实现法治社会,请求依法撤一、二审裁定,依法再审本案,

 

呈: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申请人:樊则华

二0一五年十月三十日

    

作者:[樊则华] 分类:[通讯] 时间:[11:28:01] | 评论(2) | 阅读(441)
文章评论
  1. 评论者:樊则华 时间:2017-09-11 12:37:42
    2006年至2016年,司法部相应笔者的司法行政许可监督、违法确认并国家申请,实施了享相应的《重终止行政复议通知书》、《告知单》、《群众来信答复函》、《告知函》、《不予国家赔偿决定书》、履行法定不作为相应行政许可行为,但其相应笔者的行政许可权利请求,正如最高法院再审裁定认定的,对笔者“合法权益没有产生实际影响”,按照《行政许可法》第二条其行为必然是违反法定相应原则的违法行为,但其裁定居然无视笔者行政许可合法权益及相应主张诉求,其裁定以普通行政案件的程序法审理行政许可案,必然违法。

        

  2. 评论者:樊则华 时间:2017-09-11 12:52:18
    行政许可案与普通行政案件对于最法院的法官,不应当算是疑难、复杂案件,如果严格按照《行政许可法》、最高法院《审理行政许可案若干问题的规定》,审理行政许可案件特别程序,按照行政许可实体法的规定审理行政许可纠纷案,这有何难呢?行政许可行为不是行政机关单方职务行为,而是其依申请人申请,依法授益予相对行为人从事某一特定的社会活动,取得合法收益的行为,为此,其相应的行为,必然要产生合法权益的实际影响,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政许可行为必然违反《行政许可法》及行政许可相应实体法。据此,审理行政许可案,必须要按特别法规定,否则就会背离法治原则,丧失司法公平正义权威。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