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二十年,致青春
2017-09-07  
约吗?相识二十年了,九七法本的老同学…… 

八月,酷暑时节,一则留言,在大学同学的微信群中,如盛夏时的骄阳般,火热地转发着。

是的,我们已经相识二十年了。转眼之间,感觉就在昨天。

那是一九九七年,伴着香港回归祖国怀抱的喜庆,我们一同迈入了大学的门槛,成为一名法学专业学生。在眼中,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

学校不算大,当时好像只有二千多学生,却有个很高大上的名字,叫“警院”。门口有人站岗,进门便是一幢四层的行政楼,两旁整洁的道路通向训练场,一眼就可以望见后面的围墙。道路中间是礼堂和绿化带,路的一旁边是的教学楼和教工家属区,路的另一旁则是学生宿舍和食堂。宿舍是那种“筒子楼”,长长的楼道,中间是公共水房和厕所,在早晚洗漱时段总会显得很拥挤。每间宿舍里,都摆放着四张钢架木板床,上下铺的那种,安排住七个人。对门及隔壁住的,基本上都是同班同学,来自不同的省份,串门聊天时大家都是略带乡音,但宿舍门牌上都写着“九七法本”。

就这样,我们的大学生涯开始了。晨曦起床号,夜晚熄灯号,作息很有规律,管理也很规范。室内物品摆放必需有序,按照规范化条令来落实。书籍要码在书架上,热水瓶、饭缸、水缸集中摆放在一张桌上,毛巾、衣物挂在架子上,而且由于位置有限,架子上一般只挂制服和作训服;床上除了统一的被褥外是不能放其他东西的,杂物要么放在抽屉里,要么则要找个纸盒装起来,跟枕头放在一起并用枕巾盖着抹平;墙面必需保持白色,也就是不能有什么明星挂历,更不能有什么涂鸦创意了;床下只能放鞋子、脸盆、水桶,数量也是规定的,箱包等物品统一放在多出来的那个床位上。当然,所有的物品都要横看成线。被子肯定是要叠成豆腐块的,而为了叠好被子就得把被子压实了,以致一段时间里睡前的必然活动就是压被子,同宿舍的几个同学一起把被子层起来,然后一起坐上去聊天,睡觉时又把被子层起来放在桌子上,上面再压上行李箱等大件物品。有时候被子或箱子没放好,半夜倒了就只能摸着黑又堆起来。去上课训练都会排着队列喊口号,开会之前站在座位边还要扯着嗓子拉歌。冬天迎着寒风在足球场旁的跑道上练鸭子步,夏天顶着烈日在障碍物的赛道上翻墙爬沙坑。有时还要轮着去站门岗,一次一小时,若是碰到吃饭就只能让同学打回宿舍,若是碰到夜晚天冷时就只能多穿点了……

除此之外,我们跟其他的大学生,其实也没什么不同了。

四年的大学生涯,短暂而又充实。在熟悉的礼堂门口,曾经无数次吹响口哨,喊着“九七法本集合”的地方,我们最后一次排好队列,去拍毕业照。直到那时才发现,共同生活了四年的我们,在分别之际也会依依不舍,或是抱头痛哭,或是默默流泪。在那个互联网刚起步的年代,大家都觉得从此会天各一方,相见很难了。的确,此后很长的时间里,我们各自天南海北,忙碌着生活与工作,在悄无声息中走过了而立之年,奔向人生的不惑之时。地域分散的缘故,不同省份之间的同学,很少谋面。

时代在发展,我们也进入了微信时代。群留言、朋友圈,曾经熟悉的音容笑貌,虽然远隔千山万水,但在不大的手机屏幕里,仍然清晰可见,仿佛就在身边。回眸一望,当相互之间的称谓从“同学”变成“老同学”时,尘封在记忆深处的碎片,又慢慢地重组了起来。一段友情,一份感慨,一次次地共鸣。

约,有一个算一个,来一次说走就走的聚会。二十年前能相识,是缘;二十年后能相聚,是情。二十年了,虽然我们都已不再年轻,但青春的气息依旧。因为我们拥有一个永远不变的名字,警院九七法本!

    

作者:[8082877] 分类:[散文] 时间:[16:58:54] | 评论(0) | 阅读(275)
文章评论

当前没有评论。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