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何处是家
2017-09-04  
何处是家

■文/孔梅英

  记得小时候,每当我出门玩耍时,母亲总要叮嘱我,天黑之前要回家。长大了,同学朋友多了,母亲还是那样要求我。我也很听话,从不敢越雷池一步,因为我知道,家是安全的港湾。

  到了当婚的年龄,也许是多读了几年书的缘故,我变得特有主见,似乎还有点厌倦母亲的唠叨,厌倦“家”的束缚。母亲要我嫁给邻村一户人家,说是女儿靠娘家近,有娘护着,没人敢欺负。我坚决不从,好男儿志在四方,姑娘我也一样有志,我要跳出农门,远走高飞。母亲拗不过我,最后我终于把自己嫁到离家几十里路的镇江城里去了。

  离家远了,我对“家”便多了一份理解。家不单单是那间为我们遮风挡雨的屋子,更重要的是它承载着血浓于水的亲情。一到星期天,我就想着回娘家。母亲大多会站在村口迎我,要是到了村口不见母亲的身影,我的心就怦怦直跳,胡思乱想起来:家里发生什么事了?母亲是不是病了?然后一口气跑回家,见母亲安然无恙,心里的石头才落地。其实那时回娘家,就是为了陪陪母亲,帮母亲择择菜啊,洗洗碗啊。跟母亲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每次我都要赖在娘家住一晚,第二天大早赶头班汽车进城上班。

  娘在哪儿,家就在哪儿。母亲去世后,家空了,我的心也空了,我再也不想回那个我曾经魂牵梦绕的家了,即使每年清明去给父母上坟,我也绕过村子,不想看那没有母亲的空空的老房子。可无论如何,灵魂深处的乡愁总是挥之不去。

  光阴似箭催人老,不经意间我的女儿已亭亭玉立。让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交了个意大利的男朋友。尽管我说了一大堆反对的理由,她还是铁了心要跟他走。“有志者四海为家”,这是她临行前的豪言壮语。女儿真的远走高飞了,我的心又一次被掏空了。无计可施的我仰天长叹:女儿啊,你就这么狠心,家都不要了?爹娘都不要了?儿行千里母担忧,我岂止是担忧,简直是崩溃啊!

  郁闷了一段时间后,不知怎么的,我忽然想明白了:儿大不由娘,当初我不也是不听父母的劝告,执意要走自己的路么?现在女儿在追求自己的幸福,何错之有?

  得知女儿过得很幸福,我的心也平静了许多,但对她的思念是与日俱增。平时跟女儿视频聊天,我都装着一副坚强的样子,从不说“我想你”这样的话。可是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问她:“女儿,去意大利这么久了,你想家吗?”她回答得倒好:“我现在有我的家了。”把我气得差点背过气去。老公劝我:“女儿说的是实话,她现在有老公有孩子,哪有空想娘家啊?我们想她,就去看她啊。”

  去年年初,女儿邀请我们去意大利探亲。尽管我有点水土不服,但是能跟女儿一家人团聚,看着蹒跚学步的小外孙,心里不知道有多甜呢。

  女儿希望我们老两口能定居意大利,说了很多在意大利养老的优越性。可无论她怎么说,我心中的那杆秤都不会倾斜。父母家就是子女家,子女家不是父母巢。我相信这话是真理。出来才一个月,我就有点待不住了,心心念念都是家,我想念我的亲朋好友,想念门前的那棵桂花树。女儿看出了我的心思,开始跟我上课:“所谓乡愁,那是过去文人骚客的矫情。其实你想的并不是家,而是那处房子。亲人在哪里,家就在哪里。现在,你们的独生女在这里定居了,这里才是你们的家。”我听了目瞪口呆。

  我想不明白,我在镇江工作生活了几十年,我熟悉镇江的每一条街道,我爱这里的山水,还爱我的同事和朋友。我的住房,包括家里的一桌一椅,都是我和老公亲手置办的,怎么到头来这儿就不是我的家了?谁能告诉我,我的家在何处?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13:04:07] | 评论(0) | 阅读(230)
文章评论

当前没有评论。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