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再牵你的手
2017-05-15  
很久以来,又一个愿望,眼见得母亲年高体弱耳聋眼花,趁着她勉强还能走动,想带她去攀登黄山。可是,姐姐姐夫很担忧,一则是母亲晕车,有几次从屯溪到岩寺才十一公里的路程,母亲坐中巴车下车就慌忙跑到路边,恶心做呕。再则是黄山山高险峻,上下石阶重叠数千米,对于两条腿因为骨折在膝盖和胫骨处打上铆钉和罩网的母亲能受得住吃得消吗?!毕竟是八十岁古稀老人了。

可我又有点心不甘,几十年前母亲只身一人带着年幼的我来到了黄山,一路走来历经艰难困苦,生活的磨难让她体弱多病。可是一辈子守着这闻名遐迩的天下奇山,竟然没能目睹她的奇貌异彩,这让做儿子的我总内心里多了不安和内疚。可是,每当我跟母亲提出,母亲斩钉截铁地回绝,不去,那有什么,我不是早去过了?母亲说的她走去过了,还是七十年代的时候,她还在机械厂时候,一次厂里工会组织职工去爬黄山,她便带着年幼的我坐着厂子里江淮大卡车沿着崎岖颠簸的老山路到黄山,那次,母亲带着我从黄山南大门的山脚气喘吁吁地爬到前山半山腰的青鸾桥再也爬不动了,眼见的厂里姑娘小伙子们在玉屏峰欢呼雀跃,我跟母亲带着一丝丝遗憾下了山。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母亲已经是八十古稀老人了,再登黄山能行吗?巧的是远居北京朝阳的三姨夫刘奎忠来看妈妈,也已经八十了。我跟姐夫商量。带着三姨夫跟母亲,实在不行,就雇轿子上山。拿定了主意,在母亲节这天,我开车直奔汤口。因为担心母亲坐上山摆渡车晕车,我跟朋友说好了,直接开车去云谷寺。可是,在温泉桥那里开错了路,直奔前山的温泉索道了。黄山山道九曲十八弯,可奇怪的是,寻常从屯溪到岩寺十几公里的中巴车都要晕车的母亲却安然无恙。我有些奇怪,是不是几十年没见三姨夫了,两老人见着高兴?到了温泉索道,我们买票上山,索道直接到了玉屏峰,这里是迎客松、天都峰和莲花峰景区聚集处,狭窄的空地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游客,人们争先恐后地在悬崖边,峰巅处照相。母亲兴高采烈跟姨夫合影留念,转了一会儿,姨夫说还想去别处看看,我看了地图,觉得天海不远,于是提议到天海转转。

殊不知,我的提议却犯了大错,由于自己对山道并不熟,后来才知道去天海要经过十几里的山道,其中要攀登“一线天”和鳌鱼峰等险要的山峰并爬过光明顶过了北海才到天海,这样,要从前山沿着上上下下弯弯曲曲的山道去了后山的西海大峡谷才能下山。开始,我不知道伴着人流前行,到了鳌鱼峰才知道我们脚下正是莲花峰山体,上下几十个台阶对于八十岁膝盖处两次骨折的母亲来说绝非易事。开这母亲因为劳累变得土灰色的老脸,我有些担心了,于是跟母亲和姨夫说,歇歇,坐轿子吧?可被两位老人坚定地回绝。老人说,这崎岖陡峭的山路,看着轿夫那么汗流浃背地辛苦,于心不忍。我们陪着老人走走歇歇,到了“一线天”游客如织,一尺见宽的狭窄山道几乎是九十度的陡峭,逼仄地十分险要,在几乎竖立的梯子形的山道往上登真的绝非容易,我一手拽着母亲的手,拼命往上拉,满是人群的天梯上,头挨着脚,人挤着人,就这样一步一个台阶往上挤着,经过一番拼命,终于裹了一线天,母亲此时已经累得不行了,姨夫一个劲的说,服了,真服了。我们继续前行,到了光明顶,母亲走走歇歇有点儿累的不行了,我跟姐夫再次劝老人坐轿子,可两位老人还是一口回绝。母亲爬过鳌鱼峰和光明顶,对我说,心脏跳得很快很慌,我有点儿担心一再要求母亲走一步歇三步,一路上游客们望着我们都是敬佩的目光。就这样,老人拼着一股精神翻过了北海和西海,到了索道。

眼见得满头大汗的两位老人,在下山的索道车里,我有种钦佩之情在心底里油然而生,是的,八十多岁的母亲跟姨夫拼着一种精神和毅力将险峻陡峭黄山踩在了脚下,当我们也像他们那么高龄时候是不是也跟老人一样有着这种勇气和毅力呢?!再次牵着母亲的手我感受到的是一种感动和激励,母亲,我爱你!

    

作者:[八月雪] 分类:[日记] 时间:[07:01:05] | 评论(0) | 阅读(135)
文章评论

当前没有评论。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