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春去蔷薇开   
2017-05-14  
春去蔷薇开

  暮春的天气或冷或热。有时候,两天之内就有一二十摄氏度的起伏。前几日一场雨把周遭淋得透湿,心神还没来得及回暖,南风就携带着干燥的气流跌跌撞撞地来了。南风就是一种季节暗示,它和子规鸟一样,是春日谢幕的奏鸣。

  南风熏染田地里的庄稼,从春天的青涩逐渐成熟为夏天热烈的颜色。油菜绿浪一般,将金黄的花朵结成了籽,在枝节间翘首阳光。麦子摇曳着沉实的穗子,根根触须在南风中伸展。子规鸟,也在扮演着送春迎夏的使者,“不如归去,不如归去”,这是替大自然在劝解:春啊,时候已到,明年再来吧。

  南风一紧,立夏了。春季真的是穷途末路了。尽管春离去是那么的不情不愿,夏还是欢天喜地地来了。春天的花开花败竟是如此利索,同它的季节一样短暂。人往往是在失去时才会懂得珍惜。春走得太快了,快得让人来不及记忆,过去的时光像撕碎的纸片丢在风中,转瞬间就没了踪影。好在,春夏两季交接的时候还有一个五月,可以让惜春的、叹春、恋春的,从容过渡到夏季。

  五月是季节里最有趣味的。虽说春花渐止,但绿荫沉静,萧瑟已远,人的身体、情绪与温度相宜,如此美好良辰,去山里写生、采风,或是漫无目的地在山中闲逛,感受五月的意趣,再合适不过了。

  一个愣神之间,山里的蔷薇带着刺和芬芳,肆意地开了。粉的白的,一朵朵,一丛丛,一层层地开在飞檐翘角的红墙边上,开在绿色的丛林深处,开在山道弯弯的拐角旁。山风吹过,蔷薇的花朵频频低头,枝条来回颤动,像在对我振臂招呼,点头示好,又像是在对我摆手示意,不许靠近。

  环顾四周,已没有什么当季的花朵来与蔷薇争奇斗艳了,占山为王的蔷薇,花开热烈,灿烂又蓬勃,伴着深深浅浅的绿叶背景,活脱脱一幅色彩明艳的油画。欣赏一朵朵蔷薇相继盛开,成了我五月里最浪漫的事。

  北宋的黄庭坚认为,蔷薇花盛开之际,也是可爱的春光离去之时。所以他问,春天去哪里了呢?《清平乐·春归何处》:“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蔷薇,就是来给春天画句号的呀。

  难怪少年得意,晚年屡遭贬谪的黄庭坚要问“春归何处?”黄庭坚写这首词正处于刚刚被贬之时,心情像满地凋零的落花。词人当时想借伤春悼春来抒写他暮年无为的感慨,只是他没想到,“尽道春光已归去,清香犹有野蔷薇”,春去了又如何?还有蔷薇花开呢。

  五月的山风,和着蔷薇香,朝我踏歌而来,使我每天的散步都有了固定的方向。每次见面我都满怀着朝圣的心如同初见,我相信,万物有灵,哪怕是天天与我见面的蔷薇。所有的花朵在这个五月拼了命地开,她们不愿意辜负我的等待,蔷薇知道,我爱她们,注定要为她们消磨许多时光。

  ■文/杨莹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19:59:14] | 评论(0) | 阅读(178)
文章评论

当前没有评论。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