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北海不北,红树不红
2017-05-07  
北海不北,红树不红

■文/杨莹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古诗中的北海很容易让人望文生义地想到北方。然而,北海并不在北方,它在广西的最南方,一个非常辽远地方,和我生活的江南遥遥相距。    

  从江南到南国,仿佛在梦中游荡,一梦醒来,杏花、流水、小桥,都变成了榕树、椰子和木棉。

  很多旅行者背着行囊在外面游荡,但他们的心是安宁的。因为世界弥漫着焦躁不安的气息,每一个人都急于从自己的枷锁中解放出来。在陌生的风景里,让自己的身体慢下来,却能拥有内心的安宁和平静。

  北海不北,却也与江南不尽相同。随便一棵椰树都有二十来米,和江南园林里见到的景观椰树有天壤之别。这里的榕树更显沧桑,路边常见的细叶榕,都有着上百年的历史。光影透过树叶,映照着从枝桠间垂挂下来的须状气根,丝丝缕缕,有一种铺天席地的气象。

  北部湾广场上,三角梅花开艳丽,丛丛簇簇的鲜红、玫紫和乳白点缀着广场上“南珠魂”的喷泉雕塑。除了大叶榕,广场上也有不少龙眼和树印度榕,一棵一棵的,树姿挺拔。

  北海的气候不是一般的好,雨水和日照充足,草木生长的踏实而茂密。在江南,三角梅和橡皮树只能用来长成盆景。即便精心护理,也长不出南国这般喜人之势。就像橘子生在江南为橘,生在江北为枳一样,草木生在南国绿叶葱茏,在温润的气候里生长开花,生生不息。

  木棉是南国最典型的草木。早春二三月,木棉就开花了。满树火红像一把朝天吹响的小唢呐,在阳光下玲珑剔透。木棉很有个性,它和榕树不一样,从一棵树到另一棵树,从一朵花到一朵花,不枝也不蔓,干净利落,绝不拖沓。

  路旁的木棉开得如火如荼,视线所及之处也是红色绵延,但总敌不过那排山倒海般的金海湾红树林。金海湾红树林属于广西壮族自治区的“国家级山口红树林生态自然保护区”。来过金海湾有人都知道,此红树林非彼红树林。

  红树不红,枝叶蓬勃碧绿。树与树之间挨挨挤挤,树根深扎在海底的淤泥中,树身一半淹没在海水里,一半的绿色枝叶在散发着海腥味的空气中招摇,大面积的绿色就这么浩荡地在海中林立,像一个偌大的海上森林,接连着永恒的宇宙。

  在二楼的白鹭亭上远眺,数千亩红树林浮在海上,纵横密布,鹭鸟翩飞。有种长嘴巴白羽毛的鹤蝥,退潮后就和白鹭抢着觅食,涂滩上弹涂鱼,花跳,小蟹都是它们的猎物。

  秋茄和红海榄是红树林中最常见的红树,它们长生长在海水里,根系十分发达。特别是秋茄,它的板状根又宽又厚,像生长在海里的礁石一样,任凭海浪和暴雨的冲击,屹然不动。和所有的红树一样,秋茄是木本胎生植物,种子成熟以后并不掉落,而是在母树上发芽存活,长大从母树上脱落,在海滩继续长成绿色灌木。

  红树林根内有气根,从种子成熟到成材,红树繁衍生息,像哺乳动物生养后代一样,儿女成片,在海中落户。这也意味着,所有的红树都是母亲,它们有着海水一样的柔韧和包容,有着母性特有的忍耐力与生命力,久而久之,红树林成了陆地与海洋间奇特的景观。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游记] 时间:[11:50:14] | 评论(1) | 阅读(253)
文章评论
  1. 评论者:青青玫 时间:2017-05-15 08:07:34
    亲身体会过,确实如此。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