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微信抢红包何以变身赌场?
2017-04-19  
作者:欧阳峰   时间:2017-4-14 11:54:15   字体【小 中 大】 自建红包赌场

    “85后”的杨剑飞,是山西省繁峙县农民。小学毕业辍学后,他逐步沾染了赌博恶习。成年后,小伙伴们纷纷外出打工,他却赖在家里啃老。老实本分的父母,为了能让儿子安分守己,在他23岁时为其完了婚。可是,有了小家庭后的杨剑飞,仍然恶习不改。2015年春节,杨剑飞到回村探亲的发小儿家玩了场麻将后又喝了酒。他长吁短叹:“唉!节后你们出去做事,就找不到人玩耍了。”发小儿眉飞色舞地说,他手机上有微信抢红包的群,采取押注的方式玩耍。大年初一刚进账900多元。“有这等好事?”杨剑飞半信半疑。发小儿当场拿出手机,点开了名为“10号站台”的微信群,不到两小时,连连押了几十注,扣除赔付的红包,竟然有100多元进项。见此,杨剑飞转忧为喜。在他的要求下,发小儿把杨剑飞拉了进去,手把手教了一番后,杨剑飞熟悉了规则,并自己操作起来。

    过了正月十五,村上的青壮年纷纷外出。杨剑飞不再感到孤单,他每天夜晚在微信群上押注,白天睡觉。虽然输多赢少,却沉溺其中不可自拔。不知不觉到了11月底,竟背负了十万多元债务。

    面对不断上门的债主,怎么还掉赌债呢?杨剑飞急中生智,自己每次赢得的红包,都被扣掉1%至2%的手续费,是给群主的抽头。如果自己做群主当庄家,坐收渔人之利,肯定包赢不输。

    说干就干,他再次举债,买了步步高和苹果6两部手机,在家中通过手机卡流量和路由器连接互联网,注册了“缘分天空”和“富豪财务”两个微信群,向“10号站台”群友发出邀请后,又通过微信号搜索和微信好友推荐,拉进成员100多人。

    大字不识几个的杨剑飞,专门制定了群规,成员可以押单号和连号,也可以押龙虎合。押单号限额30元到500元,赔付率2倍到20倍不等;押连号限额10元到100元,赔付率4倍到60倍不等;押龙虎合限额30元至1000元,取5个包中第一个包和第五个包的尾数比大小,第一个包的大就是龙赢,第五个包的大就是虎赢,上下一样大就是合赢。每局赔付完毕后,杨剑飞则将本局前面所有开奖结果排列起来发布走势图,以供成员下注时参考。

    杨剑飞还通过“10号站台”的群主购买了下注软件,固定了抢红包的流程。每一局开始前,群主首先发一个“开始下注”的图标,提醒参加人员加群主为好友下注,告知该局是第几局,下注差不多的时候,群主发一个“停止下注”的图标,然后发一个2至5元的随机红包,分成5个包,群里的任何人都可以抢,每个包的尾数作为中奖号码由群主在群中公布,并上传一段群主发红包过程的视频,以证明他在发红包过程中没有捣鬼。中奖号码公布出来后,押中的群主按照赌规中的赔率通过微信红包或微信转账的方式进行赔付,没有押中的赌资归群主所有,还将之前的中奖号码走势图公布出来,这样就完成一局。

    为了拉人气,他还发了群公告,新人进群奖励推荐人18.88元到88.88元的红包。

 

网警卧底侦查

    2016年6月下旬,山西省忻州市公安局网警在日常工作中发现有人利用微信发红包进行聚众赌博。

    为查明案情、固定证据,网警以“赌客”身份加入了“富豪财务”微信群。网警的用户名刚刚入群,群主立即发来个“鼓掌”的表情包,稍后,他又请求加网警为好友,私聊了下注赔付的规则。告知其所有下注的人,都要通过红包或转账的方式把钱给群主,才能接受下注和赔付。经过连续一周的侦查发现,“富豪财务”账号还陆续创建了“‘富豪’6月17日临时群”“‘富豪’6月19日临时群”“‘富豪’6月20日临时群”等共11个赌博群,所有赌博群都由群主一人全程坐庄、接受投注、理赔,取证照片截图显示各临时群成员为56名以上至100多人不等。网警对赌博过程进行拍照和视频取证,刻录了全部光盘。

    2016年7月5日14时,杨剑飞正在其家中利用手机和计算机组织微信赌博,被警方抓获。面对办案民警的审讯,杨剑飞避重就轻,供认其建立微信群只是朋友之间玩点抢红包娱乐,并没有赌博。

    办案民警经过对杨剑飞的手机进行数据分析,发现其手机的微信信息量非常大,仅微信记录就留存有100余万条。为了获取关键的证据,办案民警加班加点逐条查看证据,出示刻录的光盘。在大量的证据面前,杨剑飞心理防线被击溃。

    杨剑飞供认:2015年12月,其注册微信账号“幸福生活”“富豪财务”,建立多个微信群组织赌博,目的是为还掉欠下的赌债。“幸福生活”绑定的是妻子刘某的邮储银行卡,后解绑换成本人的邮储银行卡。因为每个赌博群中发的红包太多就会被封号,就得另外再创建微信群拉人赌博,每个群的群主都是其本人,每个群大概有50到100多人。基本上每天都赌,一般每天一场到两场,一场持续两小时到四个小时,每场开三四十局左右。所有下注的人都通过红包或转账的方式把钱给群主,微信钱包被限制后,也用注册的支付宝接受过下注和赔付。一般是晚上建新微信群,把“好友”里的“熟客”拉进群里,再让大家推荐,拉新人进群下注不少于五局。为了发展壮大队伍,他还在朋友圈、旧群里发新建群的二维码,让好友扫码进群。每次都由他坐庄,赌规是从别的赌博群复制过来改下内容发到自己群里。

    警方最终认定,截至杨剑飞被抓获时,“缘分天空”的微信钱包中显示,收到的红包总金额为33万多元,发出的红包总金额为十万多元;“富豪财务”微信收到的红包总金额为18万多元,发出的红包总金额为3万多元;“富豪临时群”收到的红包总金额为150多万元,发出的红包总金额为78万元。3个微信号收到红包总金额达200多万元,发出的红包总金额91万多元。从绑定的两张邮储银行卡中的财付通提现情况看,从2015年12月21日至案发,杨剑飞提现并从ATM机取款总金额达到26万多元。

    

开设赌场获刑

    2016年11月8日,繁峙县人民检察院以开设赌场罪对杨剑飞提起公诉。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杨剑飞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应以开设赌场罪追究刑事责任。

    被告人杨剑飞在庭审中辩称,他没有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不构成本罪;起诉书指控的参赌数额不对,他在其他赌博群参加赌博的金额及其他群转账的钱、朋友们赌博以外的经济往来、赠送的红包,都在绑定的卡里,提现的26万元有部分是其本人存进去又借出的,向他人借的钱取出来还债的,实际获利不是26万元;苹果手机没有参与赌博。杨剑飞的代理律师为其作了无罪辩护。1.从场所上看,开设赌场一般具有固定的地点和场所,杨剑飞把微信好友拉到群里进行赌博,场所是不固定的,不能让一定范围的人所知悉,群的名称也没有赌博字样,不能独立地发挥吸引他人前来赌博的客观效应。2.从规模上看,开设赌场的规模较大,通常有较为严密的组织性,雇用他人为赌场工作,有较为明确的上下级关系和工作制度、分工。本案中只有被告人杨剑飞在进行微信操作。3.从时间上看,开设赌场具有持久性和稳定性,参赌人员在固定营业时间到赌场参与赌博,无须组织或通知,本案被告人杨剑飞把微信朋友拉到群里才能进行赌博。4.从隐蔽性上看,开设赌场具有场所开放性和参赌人员不特定性。被告人杨剑飞通过微信群聚集的参赌人员系微信朋友及朋友各自邀请的朋友,并未对社会不特定公众开放,不符合此特征。5.《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以营利为目的,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的,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的“开设赌场”。而本案是利用微信进行赌博的行为,被告人并未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被告人的行为也不符合该条规定。故被告人杨剑飞不构成开设赌场罪。

    繁峙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杨剑飞以营利为目的,利用网络注册微信账号,在其所有的智能手机上登录,并建立大量微信临时群,通过加好友或参赌人员拉人的方式入群,由本人坐庄,制定赌规,利用发微信红包或转账的方式下注、赔付,长期从事赌博活动。参赌人员众多,赌资获利数额巨大,情节严重,其行为确已构成开设赌场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规定,被告人杨剑飞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等传输赌博视频、数据,组织不特定网民参与赌博活动,且具有持久性、稳定性,属于刑法规定的“开设赌场”行为;第二条规定“(一)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3万元以上的;(二)赌资数额累计达到30万元以上的,(三)参赌人数累计达到120人以上的”属情节严重,被告人杨剑飞及其辩护人认为其不构成指控罪名的辩护意见,于法无据,不予采信。

    2016年12月22日,繁峙县人民法院以开设赌场罪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5万元。

     (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5:51:51] | 评论(0) | 阅读(248)
文章评论

当前没有评论。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