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在品芳茶社听评弹
2017-04-17  
在品芳茶社听评弹 

■文/孙建平 

 

 

 

 

 

  那年深秋的一天,去苏州开会。晚上,和朋友相约去品芳茶社听评弹。是夜秋风瑟瑟,阴雨绵绵。在迷离的灯光中,姑苏城呈现出一种暧昧的风韵。我们上了一辆的士,告诉司机去品芳茶社。年轻的司机听了我们的去处,竟然毫不避讳地哈哈大笑,然后用苏州普通话对我们说:“现在还有人去听评弹啊,不要太好笑噢。”听了他的话,我这个外乡人不禁愕然,好像成了另类。他接着又说:“你们不如去歌舞厅,那儿很好玩的,可以唱唱歌,泡泡澡。还有很多其他的娱乐。”我听了,只是笑笑。

  品芳茶社位于观前街玄妙观西角门雷尊殿,是一爿百年老店。品芳茶社我是熟悉的,之前去过一次。正是受了吴侬软语的吸引,每次来苏州都心有所系。有资料说,“听戏到吴苑,喝茶到品芳”。很多老苏州说起四五十年代的品芳茶社,便津津乐道。品芳,始创于大清光绪年间,为当时旧货业、经纪业等有关行业的“茶会”,也是苏州文人雅士聚集之所。据方志记载,当年周作人在苏州时,常在这里听书、喝茶、吃生煎馒头。 

  我去品芳茶社,并不全为喝茶,更多的,还是想去听听它的评弹,一碗清茗,倒成了听曲的陪衬了。茶社门前有一杆支出的店招,是长方形黄色底子的丝绸,上书“品芳茶社”四字。秋日的雨夜,旧式的店招在寒风中摇曳,配着老式音响不断播放的咿咿呀呀的评弹,我突然就有了一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

  茶社不大,也就三间门面。屋内几张旧式八仙桌,桌旁围着原木雕花靠背椅。这些木质结构的装扮,给你一点江南水乡的古旧质朴之感。一座小舞台也在室内,全是旧式戏台的打扮。台前紫红色圆柱上镶有对联,上联是“茶亦醉人何必酒”,下联是“书能香我不须花”。看了对联,我就想,今晚是“对茶当歌”了,只不知没有酒我是醉还是不醉?

  其实,有一个问题我是一直也没有弄明白的。我是镇江人,何以迷恋起吴侬软语,何以迷恋起说话也像唱歌一样的评弹?早年在常州,告诉人家我是镇江人,人家就恍然大悟:哦,苏北来的。而今,当我这个“苏北人”正襟坐在正宗苏南人的茶社里听正宗的苏南软语的时候,不知可能给演员以一些感动?

  唱评弹的就两人,一男一女。男的姓张,人称张老板,可能还是沿用旧时梨园的称呼。女的好像也告诉我姓氏的,可惜没有记住。表演是点唱的形式,每人有一本曲谱,随爱好点。

  有资料说,苏州评弹又称南词,是评话和弹词的总称。评话,只有说,没有唱;弹词有说有唱。弹词的题材,大多是讲家族兴衰和爱情故事,主要书目有《珍珠塔》、《玉蜻蜓》、《白蛇传》、《三笑》等。弹词的表演风格纤细柔和,特别是女声,尽显水乡小家碧玉的温媚。

  我点的曲子是《钗头凤》和《潇湘夜雨》。不知怎的,苏州评弹也有欢快热闹的曲子,如《姑苏好风光》、《太湖美》、《九连环》等,但我还是喜欢听一些带有悲剧色彩的东西。《钗头凤》写宋人陆游和唐婉的故事,曲自陆游的词《钗头凤》:“红酥手,黄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游记] 时间:[09:12:16] | 评论(0) | 阅读(304)
文章评论

当前没有评论。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