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去鸡鸣寺
2017-04-17  
去鸡鸣寺 

■文/杨莹 

 

 

 

 

 

  听说鸡鸣寺前道路两旁盛开的樱花,是暮春时节最美不过的景致。每年樱花烂漫之时,繁盛的花朵总把花枝压得低低的,团团簇簇地伸向鸡鸣寺,将古老的庙宇衬得韵味十足。然而,对于我来说,去鸡鸣寺看花,最美的风景还是在路上。

  沿明城墙缓步前行,灰色城墙砖上斑斑点点裸露着沧海桑田,凝重的墙体上,覆盖着大面积的爬山虎,藤蔓之间相互缠绕,大片城墙都被“染”成了绿色,间或有二月兰花开淡紫,星星零零的从城砖夹缝中探出脑袋,任由蜜蜂和蝴蝶伸出细长的脚攫取春色。

  墙下繁花开落自成风景。晚樱成林,开得云蒸霞蔚,如梦似幻。小径上花瓣如雨,落英缤纷,樱花总是把最浪漫最美好的一面呈现于世,想起了沈从文那一句“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樱花就这样,在且开且落之中,枯荣交替。 

  垂丝海棠花枝比樱花低矮,许多老人牵着狗托着鸟笼在花前穿过。不知道是谁在城墙上挂了一溜鸟笼,像是嵌在古城墙上的一排灯笼。细心的主人怕鸟被晒,特意在笼子四周圈了一块蓝布帘子。正欲凑近,突然笼中的鸟儿扑腾着翅膀飞起来,叽叽喳喳的,仿佛提醒我们不要惊扰它,刹那间,千鸟齐鸣,城墙根下一片鸟语花香。 

  明城墙的对面是西家大塘,保留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相隔不远就有一个长条凳,树荫底下,坐着两个老妇人相互倾吐心声。谈到兴高采烈之时,两人抬头望天,城墙根边的樱花树伸出长长的枝丫,与榆树碧绿的叶子在空中握手。她们被这小片天空吸引了,顿时语止,连表情都变得柔肠百结。

  登上明城墙的神策门,就像飘浮在梦境之中。神策门在明城墙十三座内城城门中是保存最完整的一座。这座有着600年岁月的古城墙,再现了历史的风沙与金戈铁马。悲欢荣辱,而今俱往矣,作为南京丰厚的历史文化遗产,城墙上层层剥脱的砾石,无声地诉说着大明王朝当初的荣耀。 

  台城遗址也在这段城墙上。据说朱元璋筑应天府城时,原计划将这段城墙向西修至鼓楼岗并与石头城相接,后遭废弃。台城最早是三国时代吴国的后苑城,从东晋到南朝,一直是朝廷台省和皇宫所在地,曾经佳丽如云,到了中唐时期,奢华繁荣已化作古城墙上的缕缕藤葛。六朝如梦,一切皆空。唐代诗人韦庄曾作诗《台城》来凭吊:“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世事沧桑,古台城早已荡然无存。站在这段城墙上俯瞰鸡鸣寺,庙廓绿树环抱,黄墙青瓦尽收眼底。鸡鸣寺历史要追溯至东吴的栖玄寺,三国时属吴国后苑之地,东晋以后,这里被辟为廷尉署,后来梁武帝在鸡鸣埭兴建同泰寺,遂成佛教圣地,成了“南朝四百八十寺”之首寺。 1387年(明洪武二十年)朱元璋重建寺院,题额为“鸡鸣寺”,从此,古刹钟声,香火不绝。 

  然而,鸡鸣寺作为南京最古老的梵刹之一,并无想象中的规模宏大,清幽之中隐隐透着些许的破败和萧条。有个比丘尼与我擦肩而过,一身腰宽袖阔的黄色大袍,晃荡着清瘦绝尘的味道。我目送着她的背影,看她轻手轻脚地走路,生怕踩死一只虫子或踏疼一棵小草。在佛门,任何一种生物,都有着自己的前生、今生和来世,因果轮回,善恶有报。天地有灵性,万物有生命。我相信。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游记] 时间:[09:09:56] | 评论(0) | 阅读(284)
文章评论

当前没有评论。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