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你为何沉默不语
2017-04-15  
人的本色是什么?红色?蓝色?绿色或是黄色?或者什么都不是。曾经看过一篇童话,说是人的灵魂应该是晶莹剔透无色的,这似乎有些道理。因为只有无色才可以染上五彩缤纷的绚丽色彩。当然,我说这个话题绝对不是为了异想天开地探索人的灵魂应该染上什么样的颜色,最近我读了两篇文章,强烈地感受到人的灵魂有时候应该怎样去救赎?!

第一篇文章题目叫“世界依然沉默”,说的是一位犹太人少年埃利·威赛尔一段非人经历,1944年那场非人的磨难和灭绝人性屠杀,他跟他的父母以及3个姐妹被德国纳粹军人像牲口一样被塞进拉牲口的火车送往了奥斯维辛集中营,这里,他亲眼目睹了自己母亲和妹妹被送进了焚尸炉。在布痕瓦尔德集中营,他又亲眼目睹了自己父亲惨遭毒打,甚至父亲临刑前惨遭毒打时不停呻吟呼唤自己,但埃利·威赛尔不仅沉默不语而且内心十分恼怒,责怪父亲惹恼党卫军,觉得父亲的死对自己是一种甩掉包袱的解脱。

当威赛尔第二天眼见着父亲的尸体被抬走“甚至流不出眼泪。在我的生命深处,在我那已经衰弱不堪的良心角落里,我也许还能搜寻到什么----那就是,我到底自由啦!”人们难以理解,相濡以沫的父亲的惨死如何让埃利·威赛尔心安理得地如释重负?在德国纳粹集中营,惨绝人寰的境地怎会让人人伦尽丧,人性颠倒和抹杀得面对至亲惨遭磨难和遇害竟然无动于衷?这多少让我不寒而栗!从内心里我发出这样的疑惑:人的本性究竟是什么染就?!面对他人甚至至亲苦难,人们何以能沉默不语?!

于是,我又想起了另一篇读过的文章,是一位叫“Ent”作者写的,题目叫“有人会记得”。文章记叙了地球上已经绝迹的鸟的一种种类“大海雀”所遭遇的命运。1844年7月3日在埃尔德岛,三个冰岛渔夫捉住了一对不会飞的鸟(大海雀)掐死并用靴子将它们孵化的鸟蛋踩得粉碎。文章说,这是地球上最后一对大海雀的结局。大海雀物种有300万年演化史,而人们从开始大批量捕杀到最终将它们从地球上永远抹去花了1000多年时间。就在大海雀物种消逝后几年,有人发文章说:最大的可能是,历史上所谓的大海雀不过是一种神话生物,是被不识字的水手和渔夫凭空发明出来的。

然而,仅仅70年前,大海雀是整个芬兰海岸最常见的水鸟,指引着水手躲过凶险的大浅滩。120年前,芬克岛在繁殖季节被不计其数的大海雀完全覆盖“人们不穿靴子无法踏足”,300年前水手们捕捉大海雀时“不到半小时就装满两手小船,简直像捡石头”,当初水手们对大海雀对人类毫无畏惧而惊讶,直到当大海雀快被捕杀殆尽时候,人们才学会选择忘记并改口说大海雀是生性腼腆物种,已经退却到人迹罕至北极圈,甚至生物学家们断言这种大海雀只分布在北极。待到丝毫不见大海雀踪影时候,人们干脆否认了它的存在。

这就变得十分可怕,对自己过错甚至残暴选择忘却,千方百计寻找借口开脱责任,并刻意去修饰或寻找理由,这难道就是人的本性?也许,正是这种开脱或者轻描淡写地面对,才使得残暴和罪恶得以存在并难根除还蔓延开来的原因,犹如极端组织一再制造恐怖事件,造成无数无辜人躺在血泊中,因为施暴者会寻找更多的荒谬理由为自己开脱,更多旁观者甚至经历者保持沉默,在自己心灵土壤里种植着自私和无情,就像埃利一样面对父亲惨遭毒打煎熬甚生命垂危之际却无动于衷,幻生出开脱的理由一样。也许,罪恶就这样残害着他人的生命也吞噬了善良灵魂和良知,而后者更为可怕。犹如罂粟毒害着人们健康躯体和生命而罂粟花又那样绚美诱人。这就是一辈子备受内心痛苦折磨的埃利一万次发问而至今人们仍然无法面对的话题:面对他人苦难,你为何能沉默不语?!

    

作者:[八月雪] 分类:[日记] 时间:[10:29:24] | 评论(0) | 阅读(225)
文章评论

当前没有评论。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