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映山红
2017-03-31  
                                    映山红

                                         

    映山红,又名杜鹃花,在所有观赏花木之中,称得上花、叶兼美,地栽、盆栽皆宜,用途最为广泛的。映山红素有“木本花卉之王”的美称,古今中外的文人墨客作了许多赞诵映山红的美文诗句,如宋代杨万里的一首“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日日锦江呈锦样,清溪倒照映山红。”颂扬了映山红质朴、顽强的生命力。我认识“映山红”比认识杜鹃花早。有人可能会说,“映山红”就是杜鹃花,杜鹃花就是“映山红”。“映山红”就是杜鹃花,那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在鹰潭镇(现在的鹰潭市)党校经过一个多月的军事训练后,我被分配到了龙虎山下某通信团下属的一个连队——接力连。到达连队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连队的后边是山,对面是山,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都是山。连队营房就驻扎在山脚下。营房的周围到处是叫不出名字的这树那草的。星期天和老乡一起爬到营房后边的山头上,极目远眺,群山藏在薄雾里朦朦胧胧,山头时隐时现,那真是山的海洋。指导员怕我们新兵想家,除团部一个星期安排一场电影外,就安排几个老兵在晚饭后叫上我们到营房的周围散步、谈心,做我们的思想工作。星期天的时候安排老兵陪我们在营房周围的山坡上照相、聊天。陪我经常散步谈心的老兵叫毛建良,他是江苏人,对我们新兵特别好,他在部队已经五六年了,我们都喊他老同志。

    一天吃过早饭,他指了指周围的草丛对我说,不要看现在这里没有生机,那一片高一点的是茶树,结出的茶子江西老表都是用它做油料,那一片和那一片是映山红,春天来的时候,满山遍野的映山红就会开了,千姿百态,美不胜收,看了你就不会再想家了。到了寝室,他从抽屉里拿出相册给我看,点着对我说,这是在龙虎山下照的,这是我当新兵的那一年映山红开的时候在咱们营房后边指导员给我照的。我说,这不是电影《闪闪的红星》里边的主题曲里边唱的《映山红》吗?他说:嗯,聪明!

    我说:我喜欢电影《闪闪的红星》,喜欢电影里边的潘冬子,喜欢电影里边那满山遍野的《映山红》!

    我们俩都忍不住哼唱起来:

    ……

    若要盼得哟红军来

    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若要盼得哟红军来

    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我说:要是像电影《闪闪的红星》里边唱的那样,那这里可真是美极了!

    老同志说: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美。这里是老区,这里的人民爱军队,我们也要好好的爱护他们。我心里顿时对这里的一切产生了敬意。他又对旁边围上来的几个新兵说:你们看对面的龙虎山上一个洞一个洞的,你们知道洞里边有啥吗?我们都很奇怪,问他洞里有啥?他说,那里边有棺材。我们都很吃惊。我说,这里的人武功肯定了得,这么高的山能把棺材放上去,他们是怎么放上去的呢?他说,据当地老表说,那洞里的东西,是神仙用金丝线吊上去的,也有人说这洞里装的是无字天书、金银财宝。我说,这也太玄了吧?老兵说,这是神话传说,星期天我们向连长请假,领你们几个去龙虎山看看开开眼界!

    星期天,我们向连长请了假一起去龙虎山。龙虎山看着很近,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到山脚下。我们从龙虎山的北面沿着弯弯曲曲的山道向里走,在老兵的带领下往山上爬。山道两旁有松树、茶树、樟树,还有各种各样我叫不出名字的花草树木。再往里走,阳光也越来越暗,周围出奇的静。抬头看看头顶是山,山好像要压了下来,我心里直发怵。忽然,一阵扑棱棱的声音从草丛里响起。我打了一个寒颤,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站在那里。老兵说,是野鸡。他跑过去折腾了一阵也没有找到什么,就失望地回来了。我说:这山里有野鸡,会不会有老虎?老兵说,没有见过,好像听老兵说有野猪。

    我们没有爬过山,大约爬了三分之一的路,我就累得气喘吁吁,我的衬衣也湿透了。我把帽子摘掉说,累毁了,不能再爬了。在我的建议下,大家一致同意,下一个星期天再来。后来,我的战友又去了一次,据说他们爬了上去,但没有爬到顶峰,就这,他们在我的面前也炫耀了好一阵子。因为山高,我一直到退伍没有爬上去过。

    紧张的军事训练使我忘记了想家、忘记了烦恼,把心思全部放在了争当模范标兵上。

    那一天晚上是我最后一班岗。天蒙蒙亮的时候老同志也起来了,我们就端着脸盆到营房后边的井边洗刷,我抬头看到营房后边的那一棵梨树开了花,再一看,营房周围到处都是花。这就是映山红吗?我问一起洗刷的老同志。老同志说,是呀,就是我给你介绍的“映山红”!

    天大亮了。那一天,天湛蓝湛蓝的。抬眼望去,那火红火红的映山红在青山绿树之间云蒸霞蔚,一团团一簇簇,开得那么热烈,那么绚丽。我跑上前去,拈起一朵放到鼻子下边,一丝芬芳沁人心扉,哦,真美!过了几天,映山红映红了满山遍野。站在高处俯瞰营房,营房被花的海洋包围着,就像花的海洋里漂浮着一叶小舟。真真无愧宋代杨万里的那首:

    何须名苑看春风,

    一路山花不负侬。

    日日锦江呈锦样,

    清溪倒照映山红。

我陶醉在想象的美景里。在我的计划中,到我退伍时把我爱吃的空心菜引进我们家乡(因为空心菜是蔓生草本植物,采收期长,一年可以吃几茬)。现在我又多了一个计划,那就是把映山红取几棵回家种植。遗憾的是退伍时因时间仓促,只带了空心菜而忘记了带映山红。后来想想也不后悔。因为空心菜对土壤条件要求不严,好种植;映山红娇贵,生长在大山里,大山里土壤肥沃,平原的土壤它不会适应的,养失败了倒落下终生遗憾。

现在,屈指算来我离开部队已经是30多个年头了,听说我们的团部也已经解散合并了,连队也没有了。如今的我也已是满头银丝,当兵时的一些事情淡漠了,一些事情忘记了,唯独使我记忆犹新的是我那连队营房周围那满山遍野的“映山红”。

我怀念那满山遍野的“映山红”!

    

作者:[路边草] 分类:[散文] 时间:[19:38:38] | 评论(0) | 阅读(170)
文章评论

当前没有评论。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