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对行政许可案枉法裁判不予国家赔偿给最高法院院长信箱的情况反映
2017-03-26  
       对云南、北京两地人民法院律师事务所合伙行政许行政许可监督纠纷不属

人民法院行政案件受案范围枉法裁定剥夺当事人诉权,且不予国家赔偿的的情况反映及请求

周强院长:

申诉人原是国办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下称云法所)的专职执业律师。2002年按照国务院、司法部律师体制改革的部署,申诉人与该所两名律师签订了三人合伙将云法所改制为合伙所的合伙协议、章程。

2003年4月8日,云南省司法厅的改制批复云法所的合伙人居然是四人,其中一人是在职的云南省公安厅治安处副处长杨志强,合伙期限20年。

2003年9月4日,云南省司法厅没有撤销、撤回四人批复,云法所合伙人也没有依法解除四人合伙协议,司法厅将云法所的四人合伙行政许可,变更为五人合伙行政许可,申诉人已不再是该备案的五人合伙行政许可的合伙人。

2004年至2016年期间,申诉人六次对司法厅违法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行政许可提起相应行政诉讼,昆明市西山区法院、昆明中院一次次认定律师合伙行政许可不是强制行政行为,其纠纷不属人民法院行政案件受案范围,不受理申诉人的起诉、上诉,省高院、最高法院不予再审。昆明中院、云南省高院对申诉人两诉云南省政府不履行对司法厅违法行政许可监督职责纠纷案,昆明中院认定其行为是行政机关内部监督行为,不属人民法院行政案件受案范围,最高法院不予再审。

2006年至2013年期间,申诉人对司法部不依法履行《行政许可法》第十条“有效监督”、第六十条“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法定职责,五次分别向北京二中院提起行政许可监督纠纷诉讼,该院四次以立案庭的便函认定“不属法院受案范围”,其以立案庭便函处分申诉人的诉权一函终结,违宪违法。

申诉人相应司法部不予国家赔偿纠纷,向北京二中院提起国家赔偿诉讼,该院出尔反尔,称申诉人诉司法部国家赔偿指向的系列行政许可监督行为未经法律程序被确认违法,驳回起诉,高院二审、最高法院再审裁定,维持北京二中院其出尔反尔驳回起诉的裁定。

2016年,申诉人基于最高法院再审司法部国家赔偿案裁定确认司法部系列行政许可监督纠纷未经法律确认的事实,分别对司法部未经法律程序确认为违法的具体行政许可监督行为、违法确认最终行政许可不作为,向北京三中院提起四个违法确认,一个行政赔偿行政诉讼,该院裁定认定申诉人的起诉过了起诉期限、北京市高院维持其裁定,2016年11月,申诉人依法向最高法院申请再审。

2016年,申诉人基于北京二中院、昆明市中级法院对行政许可纠纷、行政许可监督纠纷不属人民法院行政案件枉法裁判的行为,按照《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三十八条规定,分别申请其对枉法裁定违法确认并予以申诉人国家赔偿,北京二中院将申诉人的违法确认并赔偿申请退还申诉人。

2017年2月14日,昆明中院(2017)云01法赔1号、2号《不予受理案件决定书》认定申请人的起诉不符合《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八条规定,最高法院国家赔偿的司法解释规定,不受理申诉人的违法确认并赔偿申请,申诉人分别申请北京高院赔偿委员会、云南省高院赔偿委员会复议。

2017年3月6日,云南省高院赔偿委员会(2017)云委赔2号、3号《不予受理案件决定书》维持昆明中院不予受理案件的决定。

人民法院是国家审判机关,其没有超越宪法、国家赔偿法的权利,且其应当是敢作、敢当、敢于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的国家审判机关,而不是庸、懒、怠、赖,不负责任的没有诚信、没有担当的市井无赖。

“侵权赔偿”这是《国家赔偿法》第二条基本原则,行政许可行为是授益、授权性行政行为,行政机关行政许可行为违法侵犯相对行为人通过特定行政许可活动获得利益权利,人民法院不受理行政许可相对行为人提起的行政许可行政诉讼,导致其通过行政许可活动取得权益的权利得不到司法救济,致使其损失发生、扩大,人民法院对其违法裁定不予违法确认,不予国家赔偿,有悖“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治原则,有违《国家赔偿法》“侵权赔偿原则”,有损人民法院公平、正义、权威。

申诉人就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违法确认并国家赔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案件决定书》已向最高法院书面提出申诉,期待最高法院依法纠正基层法院在行政、行政许可案件的司法审判枉法裁判行为,严格依法履行宪政职责,不要将国家、人民、宪法、法律赋予的行政案件司法审判权,有意无意充当行政机关违法行为的挡箭牌,破坏法治,践踏法律公平、公正、权威,确实维护人民法院公平正义形象。

申诉人:樊则华

2017年3月26日

    

作者:[樊则华] 分类:[日记] 时间:[17:05:57] | 评论(6) | 阅读(490)
文章评论
  1. 评论者:樊则华 时间:2017-03-27 09:53:07
    按照《行政许可法》第二条规定,行政许可行为不是征收、没收、处罚、制裁,负担性、惩罚性、制裁性行政行为,而是授权、授益性行政行为,据此,行政许可行为纠纷违法性确认裁判,对行政许可行为相对行为人不可能不具有强制执行的内容事项发生,只是会对其权益、权利产生影响,昆明中院裁定认定律师事务所合伙行政许可行为不属法院受案范围,其结果是该行政许可行为的相对行为人,通过律师合伙行政许可从事律师执业活动,取得收益的权利没有得到司法救济,造成损失,该裁定本身是不具有财产执行内容的,但其枉法裁判侵犯行政许可相对行为人造成财产损失,这是客观事实,“侵权赔偿”是《国家赔偿法》法定原则,法院没有超越该原则的权利。

        

  2. 评论者:樊则华 时间:2017-03-29 09:39:20
    对法律的尊重、信仰,是每一个法律工作者必须具备的基本法律素养。法律的公平、公正、权威是靠法律工作者,特别是行政、司法机关国家法律工作者,认真履行法定职责,公平、公正、无私执行法律实现的,行政机关、司法机关渎职失职玩忽职守,国家法律工作者丧失对法律的尊重、信仰、敬畏,将其宪法、法律赋予的权力,作为权权交易、官官相顾、官官相互的筹码,与行政腐败、消极腐,司法腐败、消极司法腐败败沆瀣一气,法律不仅没有公平、公正可言,且只会成为欺压、奴役人民群众,维护特权阶层的“御用工具”。

        

  3. 评论者:樊则华 时间:2017-03-29 09:53:38
    《行政许可法》“第七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实施行政许可,享有陈述权、申辩权;有权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其合法权益因行政机关违法实施行政许可受到损害的,有权依法要求赔偿。”“第十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建立健全对行政机关实施行政许可的监督制度,加强对行政机关实施行政许可的监督检查。”“第六十条 上级行政机关应当加强对下级行政机关实施行政许可的监督检查,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云南、北京两地法院认定律师执业行政许可纠纷“不属法院受案范围”,这是执业水平问题、职业道德问题?还是体制问题不得而知,但其裁定是赤裸裸的违反《律师法》、《行政许可法》的枉法裁定无疑。

        

  4. 评论者:青青玫 时间:2017-03-30 07:05:28
    我还没给周院长写过信呢!

    等我第二次向省高院申请再审出结果后再说!

        

  5. 评论者:樊则华 时间:2017-03-30 07:43:54
    “侵权赔偿”这是宪法、民法、行政法原则,行政机关没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同理法院也没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云南司法厅违法实施系列行政许可行为,侵犯笔者律师合伙执业行政许可权利,导致律师执业损失发生,其不予赔偿,云南三级法院裁定认定其纠纷及行政许可监督纠纷不属法院行政案件受案范围,这无疑是赤裸裸违反《行政许可法》第七条的枉法裁判,其枉法裁判导致笔者得不到行政赔偿,其又不受理笔者司法赔偿申请,这于情、理、法不通,法院何来如此之霸气?

        

  6. 评论者:樊则华 时间:2017-03-30 09:25:28
    回四楼,最高法院院长信箱是公开的,不管他是真是假,有用无用,是不是忽悠百姓,我们所反映的问题就是要求法院公平公正司法,我不止一次给他写,他看不看、管不管是他的事,我不写、不反映是对自己,对社会不负责任,我不仅给他写,也四次给习总书记及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写,都是反映人民法院枉法裁判,以及其不承担枉法裁判法律责任问题,要想让中国走向法治,这是我们每一个守法公民的义务、责任、呼号、呐喊,我们守法了,国家行政机关、司法机关有何理由不守法呢?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