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香生别院晚风微
2017-03-20  
香生别院晚风微 

■文/魏燕 

 

 

  友说春天时应当穿一身典雅古朴的衣裙,看一场缤纷如雨的花事,读一首能融化在心底的小诗。还有,要怀念一个人,方不负一年中疾走的最美的光阴。

  晚上回来,看见姐姐、姐夫在阳台上拼装花架、培土,旁边放着几株嫩嫩的小枝条。问了方知,那是攀藤月季。此时,一弯月牙在天,晚风吹来新泥的芬芳,熟悉的味道让我陡然想起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的祖母。一晃,她离开我们已经三十几年了,那时我还是不谙世事的孩童。

  依稀记得祖母家的清贫,最富有的就是有一墙爬藤的月季,一年几季,开着娇艳的玫红色花,乡里人叫月月红。祖母名珍儿,一生养育了五个子女,我父亲是长子,我是祖母最疼爱的孙女。因为日子太过清苦,祖母在我的记忆中很苍老,不到六十的人却一头花白的头发,稀稀落落在脑后团成一个小小的鬏,用黑发夹别着,对襟的蓝布褂子披在瘦弱的身体上总显得有些大,油黄的皮肤却很光洁,年轻时一定是清秀的。和许多旧时妇女一样,祖母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没有孙子,记得没人时她常摸着我的头说:“燕子要是个男伢就好了!”

  春日里,天气晴好,祖母便会摘一些抽薹的青菜,掐一些马兰头、枸杞头,带一盆用井水泡发好的芽豆,外加一小把芫荽,用扁筐挑着送进城给我们吃。这筐菜中必藏两样给我的礼物。一是用印着龙凤呈祥的粉色喜糖袋装着的七八个蜜枣,那是祖母从子女们孝敬她的春节礼包里省下来的。虽说在瓦罐中放久了有些硬,但蜜枣那独特的味道还是甜蜜了时光。另一样礼物就是一年中头次开放的月月红。祖母说早上剪的,新鲜呢,可以养好些天,都是朵。没有花瓶,祖母就在灶上随意拿一只粗瓷碗,舀一瓢井水盛着。她把花藏在青菜中,水不易泼出,花叶也不会被阳光灼伤,她要走上十几里山路,再坐公交车才能到城里。

  一碗花,放在我窗前的桌上,露水未干,花红叶碧。碗口大,花叶交相倒映水中,微风过处,暗香浮动。一只粗瓷碗,成为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美的花瓶。有次我做审核工作时,见一名客户名字为碗梅,就愣了一下。梅影倒映在碗中的清波里,宛若当年祖母送给我的花,多么有诗意的名字。花香枣甜中,我坐在祖母瘦削的腿上,听她心疼地摩挲我的头说:“伢儿苦啊,明儿又要去学了!”去学就是上学,不识字的祖母把识文断字看作天大的事。“好好学习,将来跟顺儿(我父亲)一样上大学,做公家人。”这是她常对我说的话。现在,我真的如祖母所愿成了“公家人”,生活、工作都认真、努力,不输于“男伢儿”,可是祖母苦了一辈子,却没有等到这一天。现在想起,小时的我是多么不懂事,祖母胃癌晚期时,我竟不知难过,年幼的我不知生离死别是人生最大痛楚。我依然在门前苦楝树上把她给我做的秋千荡得高高,眼睁睁看着她眼窝一天天陷下去,最后生命像油灯一样耗尽……

  如今,在和生活短兵相接的操劳日子里,我体会到祖母那代人的不易。每当我抱怨生活苦时只要想到祖母,所有不称心都会觉得不值一提,而且比起当年祖母,我这个有文化的人,竟输给她一份送花人才有的情怀。谁说他们那代人只为生活而活着呢?不识字的祖母也有过女儿家如花的年华。

  月亮清清亮亮,姐姐、姐夫种好了月季。在这春风拂槛的晚上,花影婆娑,月季嫩嫩的叶在新月的玉辉下,像豆蔻年华的少女,发髻上都是挡不住的幽香。“影落空阶初月冷,香生别院晚风微。”文征明的诗飘上心头,虽说用来咏玉兰的,可是此情此景又是多么贴合。我忽然想起祖母用一碗清水供养月季的样子。那种花的芬芳,隔着三十多年的时光,依旧记得那么清晰。就如诗中所云,花香便是隔着重重深院,也阻隔不了。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15:16:27] | 评论(0) | 阅读(359)
文章评论

当前没有评论。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