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将军胡同”及其他
2017-03-15  
曾经到过北京的地安门不远处的灯草胡同、帽儿胡同大街,是梅兰芳等艺术大师们居住的地方,虽然北京四合院和方正的古门檐以及那些一个个门口早已经脱了原形的古老的貔貅、怪兽镇宅神石像一类,似乎都在述说着这条街承载着千百年的沧桑和那些似乎早被人们遗忘的旧事。

这些古香古色胡同街是母亲小时候出生长大的地方,从她送人学艺之前一直生活在这里,因为胡同街往西南角还有一个去处,是正白旗一族聚集的居处。也许,多尔衮后裔们在这里老养生息,一砖一瓦,一石一柱多多少少浸透出皇族血统的贵戚味道。一天我转悠到这里,古老的街道正在翻修,许多四合院都改换门庭,既要保持者清朝古都街市风格又要加固修缮不至于年岁悠久而倒塌,走过几座红楼曲院和长廊亭榭,突然发现一座宽阔平台处矗立着外婆祖先多尔衮一尊雕像和庙宇,我有些喜出望外,满怀虔诚和尊敬,毕竟我的血流淌着这位祖先的传承,我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思绪就这样蔓延开来,似乎听到了当年厮杀和刀光剑影,眼前辉映出战马挥戈中祖先们前赴后继,铮铮铁骨战死沙场的雄姿。

于是,我不禁想起了著名作家史雷写的那篇文章“历史的温度”,文章说当年抗战胜利以后中国政府枪毙的第一个汉奸是缪斌,这个人曾任汉奸组织新民会中央指导部部长,后来又任汪伪政府立法院副院长。可他的两个儿子缪中和缪弘,却相继报考后方的西南联大。当时的缪中是在日本上的中学,特意从日本回国;而缪弘是一位诗人。1944年中国组建了第一支伞兵部队鸿翔伞兵部队,这是一支由中美两国军人混合组成的部队,缪中和缪弘作为随军译员相继参军。1945年7月在抗战胜利前半个月,在收复广西南平县的一次战斗中,作为随军译员的缪弘本可以不用冲锋,但他选择了冲锋,也就是在这次冲锋中,他和许多中国士兵一样再也没有站起来。

也许故事就这样完结,两代人竟然刻写出截然不同的两种人生,可史雷觉得故事并没有结束,隐约觉得缺少点什么。果然,史雷从网上查到了缪斌的夫人是日本人。这个日本女人在这场战争中,先是失去了一个自己的中国儿子,之后又失去了中国丈夫。这场战争让她的丈夫和儿子,深陷两个不同的立场,两个不同的命运中。可这些又给人们留下了什么呢?残酷的战争改写了父与子、妻与夫的命运,这种戳人心扉的残酷也许比那些枪林弹雨的流血牺牲更为可怕。就如母亲从小失去了外公,外婆也从此就失去了依靠一样,颠沛流离中离开了生养栖息的胡同街,刻骨铭心的疼痛也就这样伴随母亲一生,改变了一切。

史雷说,历史曾经是冰冷和干巴巴的,但在人们锲而不舍追问和挖掘下,它便产生了温度,它开始让人们感动,就如我来到母亲孩儿时代生息的胡同街,来到外婆骨灰抛洒进的颐和园昆明湖的感觉一样,抚摸这胡同街一砖一石,徜徉在这湖光山色中,都会不由自主地感动得唏嘘不已。

    

作者:[八月雪] 分类:[日记] 时间:[07:56:48] | 评论(1) | 阅读(174)
文章评论
  1. 评论者:匿名用户 时间:2017-03-15 15:26:46
    管理员,有几处文字修改,麻烦了。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