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享受被追求 却害怕死缠烂打
2017-02-15  
2017年02月15日   B04 :情感档案   稿件来源:上海法治报  

  贰柒 制图

1

    □口述:素妮 笔录:约泥

  也许,芸芸众生一辈子最壮烈的,就是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庸常生活,这是我们人生垫底的部分,支撑起我们所有的梦想。它是我们人生的定海神针,一点点把我们衬高,一点点把我们虚无的人生夯实。这是婚姻里最难的部分。

  我掉入他编织的“陷阱”

  我已徐娘半老,可在爱情上依旧是少女心态。我觉得,女人是应该被追的,而不是倒过来——即使这个男人再好,再令人动心,也是不可以的。女人的基因是接受,而不是进攻。时代新了,基因还是老的。我们的老灵魂跟不上时代的快发展。所以,被动既是我自重处,也是我枉自凝眉处。底蕴与败笔往往出自同一根源。最悖论的是,越是在我看重处,我就越是“放不开”,而在次要的那些地方我倒每每率真率直——这是我性格里的坑。殊不知,渣男们就这样钻了我的空子,在我心理缝隙里,千回百转,“不屈不挠”,使我脑子一热,糊里糊涂就错嫁了。

  当时有两个人追我。清朗挺拔的米密,名字里带个“密”,人却是淡的,清高而缄穆,当狂轰乱炸的查智出现后,他就自动退出了。其实他是真正喜欢我的,我心里的感觉不会错,可他为什么就不再主动一点,强悍一点,坚持到底呢?也许,好男人不会硬上,也不善哄人,这是我们的宿命——我们留下的空缺,每每便宜了那些进攻型女人。

  查智对我穷追不舍,每天电话少则两三次,多则五六次,最多的一天,他一天打20次电话,没有任何实质性事情,只是死嗑着“我想你呀”。一会儿是电话里口哨声,一会儿是莫名其妙的短信,令我寸心全乱。我把家里电话拔了,把手机换了。我好几次都想报警,但我在单位总不能不接电话吧?

  我无数次试图突围,均无果,我挣脱不了这种“爱”的绑架。查智在单位被边缘化,整日无所事事,于是就把这股可怕的能量倾泻在对他人情绪的骚扰上。这是非常没有教养的,因为你不能侵犯别人的私人空间,即使是单相思,也只能是放在心里的。事实上,他也根本不懂单相思的美感与余味。

  现在想起来,这一方面是查智内心空虚,另一方面,也是他狡诈的一面。看起来痴情,实际上用心险恶,死皮赖脸地地造成某种“既成事实”。我现在知道有些人的本事就在于装疯卖傻,比如小丑,看起来傻,其实所有的“包袱”全在里面,这就是傻的陷阱。

  曾经死缠烂打如今背叛

  没有想到的是,查智的杀手锏还在后面,他在某年除夕夜,鞭炮声最浓最旺的时候,居然爬上我那老洋房的屋顶,在电话里向我宣称:如果我不同意与他结婚,他就跳楼以死明志——现在想起来,这疯狂的念头大概又一次满足了查智渴望出人头地的冲动。他在现实生活里无从“出挑”,就用这样极端手段引人注目,吸引眼球。

  空气里弥漫着烟火的气息,查智来这么一出,我恼极了,众目睽睽,简直毫无隐私可言。也许,在他看来,这不但浪漫,而且也是进一步“逼宫”。可我当时没有完全看清。毕竟,爱一个人爱到可以去死的地步,还是令人感动的。

  我们闪电结婚,闪电搬家,我不愿意惹人注目。后来一个心理医生告诉我,查智走路的步态虽非常不协调且怪异,但却反映了他潜意识渴望引人注目的心理人格。我从一开始就不惯查智的走路姿势,可后来我忽略了,我没有重视自己最真实的第一感觉,我忽略了它们微弱的提示声。

  婚后不久,查智就露出真实的一面。他嗜酒,每每借着半真半假的醉酒,无端滋事。他性格中异常冲动的,不考虑后果的一面,完全裸露了出来。更心惊的是他对我以前的拒绝有种很深的怨恨,常常借题发挥,我才知道这个表面大大咧咧的人内心有那么深的恨。

  一次查智突然说要辞职去深圳,我想与其日日蹭在一起,互相伤害,彼此厌恶,不如大家冷静一个阶段。男人有了事业感,能量就有了释放处,就不会作天作地了。谁知他一去就少有音讯,一开始我还有解脱感,但随着他经常处于半“失联”状态,我内心某种不安暗暗滋生。

  事情在发生变化,我预感肯定是什么地方出了状况。后来有消息渐渐传来,说查智在深圳包“二奶”。我一个电话打过去,直截了当地质问事实。几个回合以后,查智就承认了。我一阵眩晕,几乎不相信耳边大言不惭的男人就是当初紧追着我不放的家伙。我对着电话一声大喊:“你给我回来,我们离婚。”

  离婚多年后上电视征婚

  查智回来了,一言不发,一点不做解释。我也一声不吭,我们僵持着。第二天,我们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那日我一夜无眠,伤心的倒不是这场婚姻,而是我的自尊受不了,一个当初为我要死要活的男人如今竟轻易背叛了我。

  第三天早上,新鲜的晨光拨亮了我昏暗的眼睛,我终于起床。我走进公园的林荫道,清晨的风凉飕飕的,不过恰到好处,还带来了清新气质。这种清劲正是我现在所需要的。我发现,原来春天又来了,草木蠢蠢欲动,摇曳着破土而出的势能,空气里有一股湿漉漉的气息,半含蓄半爽利。老人们在草地上练功; 学生们像小鸟一样簇拥着,迎着阳光去上学。半个太阳刚刚爬过都市的房屋,明晃晃,金闪闪,仿佛蕴集无限的能量。经过了如此黑暗的两天,我几乎怀疑还有如此平静宁和的生活。我忽然松了一口气。外面阳光明媚,人们正在享受生活的乐趣,我为什么要在内心的黑洞里挣扎?婚姻过去了可生活还在继续。一切都已经过去,一切还会再来。

  6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鼓足勇气走上了专为再婚人士开设的电视栏目。我曾犹豫了很久,我不喜欢抛头露面。一个不经意的契机,推着我上了屏幕。轮到我说时,我还没有进入角色,只好即兴发挥,我说:“结婚后,我没有感受过所谓的幸福。离婚后,也没有什么巨大的痛与恨。我有时候就觉得自己像没有结过婚一样。关于这场梦,我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也没有什么好说。我希望自己的心还年轻,还会有感动,还会有热情与激情。”

  没想到,节目播出后,明的电话打来,与我人约黄昏后,共进晚餐。明年届不惑,也有婚变史。命运似乎向我伸出了橄榄枝。

  我要的是一颗心的托付

  复兴中路,香樟苑。一棵颇有年头的香樟嵌在通体明亮的建筑中,绿森森的大树冠伸出玻璃墙顶,布局很巧,既肃穆又优雅,是我喜欢的那款。落地玻璃门窗,外面的人望进去,烛光摇曳,花儿绰约,人儿绰约。从里面望出去,梧桐深深,灯光星星点点,人们匆匆走路。我喜欢这里一尘不染的情调,虽满座,但却安静,不喧哗,各人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仿佛伸手可触,却又终究隔了一层。这里附近老外很多,是那类越老越具气质,阳光慈祥的老外,岁月沧桑在他们那里,沉淀成为一种底蕴与气派。

  就在我沉浸时,明当头一棒:“我也是离婚人士,可我就不会上电视去找对象。”我一下子噎住,幸亏酒保上来,把尴尬掩饰过去了。

  布菜进酒,明娴熟而不失时机地插问我的身体状况,收入情况、以及住房现状。还说要带我去他的家看看,车就在外面。我又一噎,哪有初次见面就上门的做法?我说“下回吧”,他不响。

  也许明随便惯了,可我还想像正式恋爱一样,循序渐进,郑重其事。这时候我最怕沉默,沉默既可以是一种冷场,也可以是一种暧昧。一下子又没有话题,只好再从电视开始,说一些幕后的东西。明起先还露出职业性微笑,可很快,他说:“你大概没有上过什么大场面,亮了一次相就像什么大事情一样,没有必要!电视台、报纸、杂志经常约我,可我还要看档次。”我脸一下子红了,我只是在找话活跃气氛。我缄默了,于是明滔滔不绝说他的书他的画他的名利场。

  我想,也许我很浅,容易相信,包括感动,包括上当。但一个从来不激动、感动甚至感恩的人,内心一定是深藏不露的,也很自私,我不习惯与这种人交往。数日后,明打电话约我喝咖啡,我犹豫了一下,就推托了。他又约过一次,被我拒绝后就再无联系。

  别人替我可惜,深夜时分,我也在想,论条件,我是高攀了。说句心里话,其实我很会崇拜他人,但明这样居高临下,让我不舒服。恋爱状态的女人总是娇嫩一点的,即使使性子,也是爱的表达。恋爱中的女人是要宠的,女人在婚后会付出很多,所以婚前就该享受一段“公主”的感觉,这样才有动力“含辛茹苦”为家庭做牺牲。而恰恰明习惯了受人仰视,指点江山,如果这是他的基本态度,那就继续夸夸其谈做他的名人好了。毕竟,我需要的是一颗心的托付,而不是外在的炫耀。

  手记>>>

  爱情里重要的东西

  王安忆说过,爱情其实是我们的一种绝望举措。只有爱情才使我们能够在茫茫人海中建立起某种深刻的长久的关系,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负起责任、心心相印。孤独的潮水太强大了,具有一种拉人沉没的力量,我们到哪里靠岸呢?

  也许,爱情里重要的是诚恳、是怜惜,包括绅士风度。明也是喜欢素妮的,但他惯性的官腔败坏了这桩本来可能的婚姻。

  我喜欢一句话,大意是一个散文家对于他想写的东西心里有数,那么他可以省略他所知道的东西。读者呢,只要作者写的真实,就会强烈感觉到那些他所省略的地方,就像作者已经写出来似的。冰山在海里移动很是庄严雄伟,这是因为它只有八分之一露在水面上。

  爱情也是如此。即使素妮有小虚荣,让她自己去自省好了,又何必咄咄逼人,不留余地呢?

  也许,对明来说,更重要的不是自我感觉好,而是让别人感觉好,不是表现欲,不是繁花似锦,万象峥嵘,而是妥帖。

  素妮可以喜欢被追的感觉,但一个会死缠烂打的男人不一定是好男人。真正的好男人不会直截了当说出对女人的感觉,也不惯“低眉”,无法让她成为公主。

友情链接: |新浪 |网易 |搜狐 |腾讯 |大申网 |上海通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官方网站 |上海报协网

|四川新闻网 |大众网 |大河网 |广西新闻网 |青岛新闻网 |大江网 |浙江在线 |环球网 |凤凰网 |网络社会征信网

|金黔在线 |云南网 |山西新闻网 |荆楚网 |每日甘肃 |互联网举报 |中国网联网 |华声在线 |湖南在线 |商都网

|中国传媒网 |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5:38:37] | 评论(0) | 阅读(534)
文章评论

当前没有评论。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