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氛围
2016-12-30  

法官曲生的大学同学付远最近当了小集镇的党委书记兼镇长,党政领导暂时一肩挑了。曲生心想,这回该可以找到出路了,同学总得给点面子吧。

这不,小集镇一个命名“好来客”餐馆的老板于情意在前八年就把小集镇政府当被告,要求小集镇政府偿还拖欠的餐费累计一十六万元,判决书在八年前就生效了,八年来,书记、镇长换了几任,案子始终没执行。而且,曲生叹息,按照有关评论来讲,我是一个司法小吏,真是个司法小吏啊!司法小吏,办事不力!

院长也换了两任,曲生多次提出将这件案子交给其他的法官办,不能让人家于情意在我这一棵司法小吏之小树上吊颈。但是院长总是说,你熟悉情况,你接着办!一办就是八年!好在于情意还听曲生法官的,觉得曲生法官也不容易,曲生法官的话也说在实处:人家是政府,反正跑不了你于情意的钱,等他们条件好了,自然连本带息还给你!

最近,于情意实在是忍不得了,曲法官,八年了,还要我等下去吧?你叫我等我也不能等了,我要申请将小集镇政府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这天,曲生带上书记员驱车赴小集镇,进了镇政府,径直来到付远的办公室。两人久年未谋面,自然很高兴寒喧,也愉快地回忆从前大学时的一些奇闻趣事。中午,曲生自费请付远吃饭,禁酒,只吃饭。这客接得便宜。曲生说,老同学到小集镇做一把手,我来看看,今天只谈看同学,谈接风,不谈镇(正)事。付远也挺客气,初来咋到,今后还要请多多支持!当然,老弟要是有什么难处,兄长一定会倾力效劳!曲生小些,是弟,付远长些,是兄。

曲生笑道:“老兄可别当真说哦!我还真有事找你 ,改天再述!”

“行,改天你再来小集镇,就是区里来的领导了,我当请你压一杯!要来晚上来呀,那我俩就可以好好压压杯了!”

过了一个星期,曲生没有晚上到小集镇,而是一大早就到了小集镇,当然,之前他给老同学付书记付兼镇长打了电话,说有一件要来办一办,能否“接见”,付远说没问题没问题,你法官领导从区里下基层下到我这里来办事,我岂有不奉迎之理!天大的事我都放下来,等你!

曲生带来了判决书,卷宗,和一堆废纸一样的执行和解协议。付远看着看着就有些皱眉头了。曲生说:“这八年来,每任镇长都是许诺还钱,和解协议签了上十份,但是,唉!让你老兄为难了哦!”

付远松开眉头一笑:“怎么会吃这么多钱?十六万元?这不是有点乱搞么?这样吧,老弟,我了解一下情况再给你答复好么?今天是你找我的第一件事,也是我上任的第一件不明白个中缘由的事,让我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好不好,给一个星期答复,行不?”

曲生一听蛮高兴,“还是同学好啊!行行,我不让你为难,给你两个星期了解情况!感谢公而无私的支持!”

两个星期后。

付远说,这个事儿我算是了解清楚了,了解清楚了,镇政府好多领导都走马换任几年了,现在许多人都不了解这个情况,但是,当年的那个出纳,现在是办公室马主任,马主任告诉我、哦,老弟,咱们公说公事,你就别见怪!马科长告诉我,这十六万元,是有这么个钱数,但是,当时不是镇政府名义在好来客于情意老板那儿留下的餐务费,都是狗日的镇政府各科室的小杂种们,乱吃乱喝打白条累计下来的,据说也有些公务招待,杂在一起,但绝对没有这么多……

中间一大堆话曲生没听清楚,最后的结论他听清楚了,因为前几任领导也都是这个结论:那我就对事不对人了,啊?老同学,你们法院这个判决有问题,把个人吃喝的钱都判到政府来承担,这不公正。

曲生笑笑说:“我知道,那是不是,你也给我签一个和解协议,前几任领导都是这么办的,而且有的还止签一次,反正他们的结论是法院判决有问题,然后说既然判了,那就暂时按判决办,但现钱没有,和解再说,办就办,不办,你们看中什么拿走什么!老兄,你也是不是这个意见?”

付远哈哈大笑,连连摆手,不不,不不,我还连红黑都没有搞清白,你也知道,我初来咋到,哪能随便跟你签协议?这样吧,同学之间就不说假话了,我也知道你为难,不容易,一件案子你做了八年都没有个结果,想来也承受了不少的委屈。我再详细了解一下情况后,再考虑怎么办行不?

曲生自然很高兴:“行啦,老同学,还是你做事有分寸!听归听,做归做,不轻易作决定,做决定前就深入调研,拿准了再说。好吧,我再做做申请执行人于情意的工作,让他配合一下,再等段时间。”

连着预约两次,都没能见着付远。一转眼,大半年就过去了。

这天,天气晴朗,云高天蓝,小集镇被青山绿水盘缠着,格外风情。同学付远来小集镇党政一把手一肩挑已经有小政绩了,打造小集镇青山绿水工程,抓生态建设助旅游兴镇已经初见成效。

那就是说?

逮住了百忙无一闲的付书记兼镇长,临时找了个可以坐着说话的地方。虽说天气不是很热,但是,付远还是汗水一身衣,眼睛没正眼看看曲生,也是不好不坏的表情,问:“还是那事?”

“是那事!”曲生恭敬地说,且显得有些拘谨。因为怎么说,同学现在是有成就的人了,他因此有点自负。

“那事嘛!签个协议吧,一年之内还清!本来,本来是要申诉的,算了,都是过去的事!要说呢,新官不理旧事,就算新官理旧事,那也有几个官都新过,他们都没理,是不是?十六万啦,不是个小数字呀!还都是吃喝的钱,太不像话了!”

曲生十分为难,“老同学,这个事儿,不能再拖了,你刚才说了……”

“是呀,不能再拖了,我不拖,给我一年时间,我决不会食言!”不知道话是不是说完了,起身就走,扔下曲生一个儿十分不自在地呆着。不过,走了没多远,又回头说了一句:“今天真的对不住,曲法官,我还有几个应景的事去处理,改天我们详说!”

这天是个阴雨天,曲生与书记员第几次来到小集镇,就记不得了。这小集镇,阴雨天里,也显得小城风光,付远还真不错,有魄力,晴天见风情,雨天见干净,过去泥泞巴拉了街巷路面都去了个去,人气也旺了些。

当然,事先是约好了的,估计付远的心情还好,很爽意地答应等曲生来。

不过,语气好不等于行动到位,那个当年当出纳的现在当办公室主任的马主任告诉曲生,付书记兼镇长突然接到区里的通知,赶往区里参加紧急会议去了。

赶往区里参加紧急会议?这个付书记,怕是真的忙昏了头,那就给我打个电话,我直接到区里去会会你不更好吗?未必还怕我搅了你参会的兴致?那就,回头到区里去找他吧。

一个半小时后,曲生与书记员来到了区政府会堂。曲生在回来的途中就通过院办公室电话了解了一下,区里今天开什么会,在哪里开。办公室主任了解情况后回电话曲生,区里正在开一个讲党性、树党风,办实事,兴基层经验交流会议。在区政府会堂里开,全区各街道乡镇党政一把手参加,区里几大家的领导也参加。

无疑,付远就是参加这个会议了,这么大的会议,会是临时通知的?这个老同学啊,你要不就是忙糊涂了,要不就是在给我推磨子!算了,我权当你是忙昏了头,不怪你!

到会堂大门口,保安见是法官,也没拦问,让曲生进了会堂。

正好是付远在发言席上发言,发言的内容,曲生听了一下,好像是介绍小集镇是如何抓好服务人民群众最后一公里的工作经验。曲生听了一会后,再看看会议场面,看来这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开完的会议。便用手机发了条信息给付远,中午我请你吃口饭,就在我们法院食堂里,能来么?

但是并没有收到付远的回信。付远发完言后,径直回到座位,继续开会。

也不好意思叫他出会场谈事情,算了,先回院里再说。

这个付远书记,现在已经有点脾气了,中午时分,曲生打通他的电话,请他来法院里吃工作餐,顺便聊聊可否。付书记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口气生硬地说了一大通话。这个事情,这个事情,曲法官啦,我现在确实不好说,真不好说!八年多了,你不找别人解决,我一来,你就缠着我不放,我说签个协议,你不答应!别人你都答应了,就是不给老同学面子!我都了解了,这个事情,还是俞火建在当小集镇党委书记任上的事!现在人家俞火建都当了区政府的副区长了!今天开会,我生性胆小地瞅空子给他谈了这个事,他说别理,这是法院不讲法乱判的!他还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他都离小集镇八年了,怎么还翻他在任时的成年旧账?你看,我都不知趣地撞了一鼻子灰!那个开餐馆的?也真是他么么的不是东西!哎哎哎,老同学,这里背地里骂骂人家,可不是我不讲规矩乱骂人!我是蛮气愤!你想想看,人家吃吃喝喝,不给钱,不给钱你就不给人家吃喝了啥!欠了十六万元的吃喝钱!他怎么能让一个镇政府欠下十六万元的吃喝钱呢?这这这不乱搞么?你们法院居然还判镇政府还钱?还吃喝的钱!你们法院怎么判得下这样的案子呢?

曲生感觉到耳朵被震麻了,便将手机分开耳朵,隔远一点听,也不想多听了,基层的工作不好做,牢骚话多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曲生还是仔细听了付远的这些话,看来付远也不是那种不把事情当事情办的官,只是他感到背气,不舒服。因此,为了尊重付远,曲生认真了听了付远后面的这些话:“老同学啊,我说了一堆牢骚话,你别见怪。我实在是不想为难你,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为难,我这里跟你来个新官不理旧事,现在的俞火建副区长又给我来个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说到底都是把你的事往外推,一推就推了八年。我理解你!这样吧,我提个方案,我是反复调查过了,那个好来客餐馆的老板于情意,是蛮有钱的,听说是个千万富翁,在小集镇当个千万富翁,那还是蛮打眼睛的!这么有钱,干嘛非着急追这十六万元?还要把小集镇政府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你能不能担待一下,做做工作,让他再给一年半载时间?老同学,帮个忙……

讲着讲着,不知怎么的,电话讲断了。不过,曲生没打算再打通付远的电话,付远呢,也没有打电话来。

这天,曲生给付远书记打电话,付书记,我是拣着你大官名叫,你也是镇长,党政一把手,但是书记比镇长大,所以,我就喊你书记了!哈哈!为一桩闲事打交道快一年了,前不谈,后不说,你看,快一年了,我光往你哪儿跑,都不晓得接你来我这里坐一坐!不好意思,不谈官阶,谈官阶,我至今就是一个司法小吏,比不得你这个党政一把手!只谈同学情,我明天接你到法院我这里来坐一坐,赏不赏?

付远说,老同学,你又在揶揄我!好吧好吧,我明天上午九点钟准时到!

九点钟,付远准时到了曲生办公室的门口。

“怎么?”付远楞着,不知是进门好还是不进门好!

曲生一见,立即站起来,迎到门口,抓住付远的手使劲地握握,“贵客!贵客!请进!挤了一点,真是不凑巧,不凑巧!你看这满屋子的人么?都是院里的干警!临时接到的通知,临时的,要开支部民主生活会,我最大的官名就是这个支部的支部书记!又要搞搞形式,民主生活会,形式,形式!正好,付书记是党委书记,难得来得好不如来得巧!听听我们支部民主生活会,指导指导?党委管党支!哈哈,管得恰如其分!来来,坐坐!小孙,给付书记倒杯好茶!”

像是准备好了的,把付书扶到一张宽大的沙发椅子上坐下。

“这这这,这怎么好意思,给我找个地方坐一坐,我等会儿!你们开会!”

“哎,别别别!你就坐这,这可是把大椅子!哈哈,开玩笑的。这样吧,你在这坐,几分钟,我先发言,发完言让他们接着开,我们就到会客室去坐!”不容付书记有说话的间隙,曲生清清嗓子,“这样吧,同志们,既然是民主生活会,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我就先超直赶近说几句,反正这个形式是非要不可的。我就直接批我自己的不足吧!

关于服务人民群众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我呢,说实话,做的不好,不够,有很多不到位!我个人是这样感受的,平时,讲党性,在会上讲的多,跟领导汇报时讲的多,年终总结时讲的多,会下就不那么讲了,讲什么呢?哥们义气多,朋友同学情意多,办事情,办案子,有的没有做到严格依法办,怕得罪人,怕伤和气!即使是严格办了一件案子,也是,怎么说呢,至少来说,不能像现在开会这样,鲜明地体现了党性,好像是机械打工,机器干活一样!换句话说,不是为了挣工资吃饭,不是怕掉了饭碗,我就不会严格办案,讲的是工资报酬,担心的是饭碗!换句话说,体现在具体的事情上,党性的氛围不浓厚!个人得失考虑的多!

所以,我批评自己的话,开会讲党性,满口党性,干具体事情呢?至少没有鲜明地体现党性,虽然不是要求时时把党性挂在口边说,但怎么我们可以时时把哥们义气,朋友情、同学情句句不离口呢?哦,打个比方说吧,我办的于情意申请执行小集镇政府的十六万元的债务案子,执行了八年,分文未执行回来?暂且不谈执行困难是什么,至少,这八年来,我见到镇政府的领导都是老哥老弟老同学称个不停!就像是办家家事的,不像是办公事!党性在会上挂着,哥们义气同学情在事上挂着。我现在通过学习,想明白了,搞工作,办案子,其实事事都有党性原则在其中,你不抓住党性要求,牢固党性境界,那个事情,本来一公里可以解决,但是,由于淡化了党性氛围,放松了党性境界,有可能就会变成两公里、三公里,甚至八公里!

但是客观事实,只要开会,我们人人都在讲党性,而且,真正能干成事,干好事的,就是党性原则强!这既是我们的工作氛围,也是我们的社会氛围!我今天不是讲大话,我们这个国家么,就是社会主义国家,致富的、发财的、做官的,万万亿亿过生活的,谁不是在党性氛围中干出来的?

同志们,八年了,有很多人都说于情意有钱,是千万富翁!是的,这个申请执行人做生意是有头脑,十几万元他背得起,要不然,不会等了八年,他都没有跟我这个法官红过脸,拍过桌子!但是,我要告诉大家一个不为人知的事实,于情意夫妻两个是好来客餐馆的老板,这八年来,至少有六年来,他们吃什么你们知道吗?大家肯定说中吃的山珍海味!不假,他们,包括他们请的服务员,全都是吃的山珍海味!开餐馆的,不吃山珍海味吃什么?但是,这些山珍海味,全是客人用过餐后剩下的,再回锅他们夫妻包括服务人员一起吃。个个吃得油头滑面!好吧?有营养吧!吃着吃着,一些服务员吃不消了,先后都走了,于情意只好把亲戚家几个辍学的孩子请来帮工,给他们工钱,包他们吃喝,还是这些别人吃剩的,他们再回锅吃!为的是节约!生意不好做了,本钱太高了,背债背累了,只好跟别人一起吃,别人先吃,他们后吃!原来还有收泔水的上他们餐馆,后来没有给他们收的了。收泔水的问,怎么没有了?于情意说,家里养了猪子,自家要用!八年了,至少六年吧,他们就是这样做过来的,这就是一个千万富翁的生意和生活,一个申请执行人的生意和生活!我真没有夸大其辞!我办了这十六万元的案子,办了八年,办的实在是羞愧难当……

什么时候,付远书记已经不在坐位上,因为曲生越讲越激动,没顾场合。同事们有的给他使眼色,他也没有发现。现在,那个宽大的沙发椅子空着。

回家路上,一个人拦住了曲生,不,是两个人拦住了曲生。

不,还有几个小孩子在一起,都是十四五岁的小孩子。

原来是好来客的老板夫妇和服务生。

“你们?”曲生惊讶,“是要?”

“曲法官!”这一群人突然跪下来。

曲生大惊失色,“别这样,我会想办法给你们执行到位!快起来!快起来!”

于情意可能是激动了,摆摆手,哽咽着说:“曲法官,已经到位了!连本带息,给了我们二十万元!付书记是个好人,曲法官,你是个好法官!”

“啊?啊?”曲生惊愕。

“那你们也不能这样跪,快起来!”曲生上前扶他们。

于情意说:“我这不是给你下跪!我都听说了,你讲党性,讲法律,感动了付书记,付书记说他前几天听了你讲的党课,他说别的不多说了,这些年,对不住我们几个!我们当时就感动的哭了,也给他下跪了!”

“起来起来!不能跪!”

“我们是,是给党下跪!感谢党!”

曲生一个个地扶他们:“就是党,更不能让你们下跪,要让你们个个站直,挺直腰板……”

    

作者:[如歌行] 分类:[小说] 时间:[00:36:41] | 评论(0) | 阅读(1478)
文章评论

当前没有评论。
留下我的评论:
姓  名:
邮  件:
网  址:
验证码:  
我的评论:
注意: 评论限制300字。当前的评论需要网站进行审核,所以在您提交评论和评论显示在网站上之间,有时间上的延迟。这个延迟并不会很长,所以没必要重新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