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1页   共1页    跳转到
 
你的权利谁维护??
2006-12-01  
                                   你的权利谁维护?

    当笔者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是怀着极其深痛的心情。很久以前,笔者也曾对某些地区治安状况混乱极度不满过,也曾痛斥袖手旁观者的冷漠,但当自己近几年从事刑事审判工作以来,看到自己身边的人及接触的刑事案件的当事人对自己权利受到侵害时的态度,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是啊,当你的权利受到严重侵害时,你自己都不维护,别人又如何为你维护?就在我国法制日益健全的今天,一些受害人,应该说一大部分受害人,在自己的人身权利或财产权利受到侵害时,不是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惩处犯罪分子,而是逃避不报案,甚至是不配合司法机关的取证。如果每个受害人都不敢站出来指控犯罪分子,司法机关纵然知道犯罪分子有天大的罪行,又能如何定罪?罪不应得,这是谁的悲哀??

    案例一

    这是笔者一个远亲的亲历。王某,男,商河县某村村民,58岁。2000年秋一天傍晚,王某骑三轮车卖货回家,在路上被二个骑摩托车的男青年拦住,看到穷凶极恶的歹徒,王某赶紧掏出身上仅有十几元钱交给歹徒,以求平安,但歹徒并没有放过“积极合作”的王某,也许是天太早,怕王某认出自己,歹徒用刀狠狠砍向王某的头部,并又向其胸部捅了二刀,王某倒在了地上,歹徒扬长而去。王某被路人救起送往医院,因治疗及时,没有生命危险,医生说胸部的一刀离心脏只有一厘米,王某及家人庆幸不已。当王某伤好后,其家人与笔者谈起时,笔者本能的问:“报案了吗?抓住了罪犯可以要求其赔偿经济损失”其家人却淡淡的说:“没花多少钱,人也没事,报什么案,报了又破不了?”

    案例二

    如果说王某的愚昧是破财免灾,不相信公安机关的侦破能力的心态,而笔者审理的被告人翟某盗窃、抢劫中的受害人李某的行为则又是另一种心态。

张某,女,30岁,商河县某村农民,已婚无孩子。1998年冬天,其丈夫外出打工,其一人留守在家。一天夜里,被告人翟某与另一罪犯爬墙进院,打开院门,这时张某听到动静拉开电灯,二罪犯见灯亮了,吓的赶紧跑了,后在院外听了听没有动静,与另二名罪犯又回到院内,这时张某从屋里出来,哀求四罪犯不要偷其家的牛,其中二罪犯见家中只有她一人,便把其胁持到屋里将其轮奸。四罪犯落网后,如实交等待了自己所有的罪行,当公安人员找其核实材料时,张某却一口否认。

    案例三

    如果说张某的否认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和家庭,而近二年频繁发生在商河县城的飞车抢夺案的受害人却不知做何感想。

    曾扰得上街妇女提心吊胆的飞车抢夺犯终于落网了,但办案人员一点也轻松不起来,罪犯自己供称抢夺四十余起,但报案的仅有七八起,通过在电视台做通告,认定的也仅有十二起。可想而知,罪犯没有得到应有的下场。四十余起疯狂的抢夺,是如何扰得人心恍恍,罪犯可恨吗?可恨!但更可恨的是可怜的受害人。 

    又如白某抢劫、强奸案,被告人供称强奸或轮奸二十多人,报案的仅二人,供称抢劫二十余起,报案的仅四起……像如此大的暴力恶性案件,办案人员也束手无策,法律是重证据而不轻信口供的,正是因为没有被害人的证词,应当受到法律严惩的被告人却没有受到严惩,究竟是谁在放纵犯罪?

    假如被害人能量力而行愤起反抗,假如被害人能早一天报案,描述一下罪犯的特征,也许就会少一个人受到伤害,早一天抓到罪犯,假如被害人能及时备案,法律也不会对罪恶累累的犯罪分子“轻描淡写”,假如……

    日渐麻木的人们啊,当你指责社会治安如何不安定,如何没有安全感的时候,请扪心自问一下!在他人受到不非法侵害时,你伸出正义之手了吗?在你受到不法侵害时,你敢于维护自己的权益吗?如果你连自己的权利都不去维护,你还能指望什么?希望以上几个案例,能带给人们一些启示。

 

    

作者:[云裳] 分类:[刑事] 时间:[20:39:27] | 评论(1)
1页   共1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