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213页    跳转到
 
行走在《江花》园中
2017-04-24  
行走在

《江花》园中 

 

 

 

  ■文/卜庆才

  

  江南的春天雨水丰足,总是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我便不打算出门。

  闲在家中,总不能白白耗掉时间,于是我坐在窗前,泡上一杯绿茶,眺望窗外。整个天空湮没在雨雾中,不由地触景生情,眼前浮现出《春晓》诗中描绘的景象,一觉天亮殊不知雨中一夜花落何其多矣。

  一杯香茗飘着清香,呷上两口,徐徐咽下十分舒畅。随手打开《江花》,徜徉在字里行间,身临其境般地游山玩水,观名胜美景,心境悠然地与自然景物融为一体。春天《正是花事繁盛时》,读来不由得思绪完全沉浸在花的海洋。好雨知时节,催生了桃红柳绿。在作者细腻的笔触下,春天被描绘得更加生机盎然。

  生活中的幸福无处不在,看书读报就是幸福。我总爱乐此不疲地读《江花》,练手练脑,使人神清气爽。

  爱读《江花》是自我心静的快乐,不一定是名家名篇,只要喜欢,就可细细品个够,恨不得多长几个脑袋把文字装进去,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营养。

  爱上《江花》这块园地,写者爱写,读者爱读,无需谋面,就可成为知心的朋友,自得其乐地享受作者的每一篇佳作。走在《江花》园地中,使人睿智开朗。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游记] 时间:[11:19:14] | 评论(0)
 
登天宁寺宝塔
2017-04-24  
登天宁寺宝塔 

■文/王南昌 

 

 

  自小在常州长大,那时常去天宁寺游玩,后来外出求学后一直在外地工作,再也没有去天宁寺了。日前重回故乡参观天宁寺,觉得耳目一新,特别是新建的目前世界最大的佛塔“神州大佛塔”,蔚为壮观,气势恢宏,美轮美奂。

  据史料记载,天宁禅寺始建于唐贞观年间,距今已有1350多年。以“殿宇巍峨壮观,佛像高大庄严,法会闻名遐迩,历代高僧辈出”被誉为“东南第一丛林”。法融、冶开、圆瑛、星云等佛教界高僧均在天宁禅寺住持或修学。清乾隆皇帝六下江南也曾三次到此拈香礼佛,并御书“龙城象教”匾额。其中天宁禅寺的梵呗唱诵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文革期间,天宁禅寺受到严重损毁,改革开放后,方逐步修复并扩容增建。

  天宁寺位于常州市中心,与红梅公园及省常中毗邻。自古有寺必有塔,天宁禅寺方丈松纯大和尚发大愿心,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与努力下,在天宁寺中轴线后方兴建天宁宝塔。宝塔于2002年4月奠基,历经5年功成。2007年4月,来自世界各地的108位高僧大德为天宁宝塔举行了庄严隆重的落成开光大典,万余僧众同沾法喜。建成后的天宁宝塔高13层,153.79米,唐宋风韵,八角飞檐,金顶玉身,铭文铜瓦,楠木梁柱,享有多个“全国第一”,被誉为“盛世之塔、文化之塔、传世之塔”。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亲笔题写“神州大佛塔”,据导游介绍,此为目前世界上最大佛塔。

  该塔每层之间均设有夹层,所以显得非常高大宏伟。其中“地宫”享有“全国第一地宫群”之誉,共有八明八暗16个宫。从地宫可乘电梯直达12层宝塔。地宫主要供奉佛教圣物舍利子、大藏经、唐代石佛等佛教瑰宝。宝塔的基层称为吉祥大厅,配有书廊、贵宾接待室、法物流通处以及禅文化体验馆。宝塔另一层为“华藏世界殿”,主要展示观音菩萨及佛祖八相成道的故事。大殿面积1600平方米,高13米,主要使用铜工艺和景泰蓝工艺,金碧辉煌,气势恢宏,作为塔中之殿,极为罕见,又称“铜佛殿”。第二层为“众缘和合殿”,三层为“因缘果报殿”,四层为“罗汉示巡殿”,五层为“法界源流殿”……十三层为“十方园融殿”,寓意至善至上,世界和平。该殿主要供奉镇塔之宝水晶佛,该佛距今已有500多年历史,曾经供奉在释迦牟尼出生地兰毗尼,另外配以四方佛。整个大殿采用佛教七宝之一琉璃进行艺术创作,全景营造佛光普照、万佛光明的境界和氛围。宝塔顶层叫“梵音阁”,主题“梵音远播”,寓意“听钟声,烦恼轻,智慧长,菩提增”。阁内高处悬挂有天下第一高钟,寓意“高中第一”。该钟青铜打造,重三万多斤,浑厚的钟声好似无边的佛法,余音缭绕,震撼心灵。

  站在宝塔各层的外围栏边,东西南北的常州城尽收眼底,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一派繁华繁忙景象。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游记] 时间:[11:18:35] | 评论(0)
 
拾花酿春
2017-04-24  
拾花酿春 

■文/梅花雪 

 

 

 

 

 

  谁能不陶醉在这样的春天里?“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陶渊明的笔触,从薄脆的黄卷中穿越千百年,十里桃花,在不同时代开出鲜活的花朵,让古今无数文人骚客欣欣然,酡然醉在他的《桃花源记》里。

  离欲望远一点,就会离自然近一点。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在归隐后并非过着理想中的自耕自种、饮酒赋诗的恬淡生活,他也曾写下许多诸如“夏日抱长饥,寒夜列被眠”等贫困饥寒的诗句。正因为体会过乡间现实生活的坚硬,才使他构想出的“桃花源”更明净更远离尘埃,更超脱更能照进未来。

  眼前的江南,每一朵花都是春天的入场券,花开花落是一朵花的历史,也是整个春天的历史。爱美之人多爱花,视觉在干枯的冬季疲惫,唯有春天到了,你会觉得不同了。听到风的声音吗?听到花开的声音吗?你的眼前是流年的色彩,以及斑斓一季的风景。春天芳菲缱绻,繁花似锦。二月,梅花探头,连叶子都还没生长,就迫不及待先打开花瓣,报告春消息。三月,桃花开了,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四月,樱花如海,不甘落后。接着,杏花、梨花、李花、海棠、玉兰热热闹闹地凑在一起,姹紫嫣红将春开遍。春花都在冬天做好准备,那些蕴藏在严寒里的花苞,积蓄了全身的力气,只待春风一吹,便铺天盖地不容分说漫天而来。网上流传过怎样区分桃、杏、李、樱、梨和海棠,这些春天开得最多的花,在我看来,其实傻傻地分不清也没什么,就算认错,也只是一个属于春天的美丽误会。那一朵朵绽放在枝头的花朵,都是春天的颜值担当,谁又忍错过?谁又在意她们的名字?

  走在春天,最好是江南的细雨里,不是“雨打梨花深闭门”的疾风骤雨,而是“沾衣欲湿杏花雨”。花草清洗得碧翠嫩绿,空气里洋溢着满满的“维C”气息。路面上水光数点,也有色彩明丽——倒映绿树红花。微风吹过,暗香浮动,佳人独立落花中,双飞燕子傍身而过,呢喃低语,诉说着自己与春天的约定。

  走在春天,莫过于桃红柳绿中,无花无柳不是春。杨柳最宜种在水边,春水生后春林盛,“烟柳画桥,风帘翠幕”,穿花拂柳,这又是一个专属于春天的情态。如果能在春日的艳阳里,躺在柳树下做个庄生的蝴蝶之梦,更值得痛饮三大白。

  每一个春天,看花深似海,都会为之动容。彼时我仍是白衣少年,刚刚读完《红楼梦》里的黛玉葬花,在亲戚家的院子里,对着纷纭如雪的满地落花不由自主热泪盈眶。蹲下身子,学着黛玉将这满地花瓣小心捡入手帕,只是终未舍得连着手帕埋入花冢。回家后将包着花瓣的手帕塞在衣橱的毛衣里,自以为算是香熏雅事。

  想来远足不如就地踏青,看满城春色,风生水起。这个城市的市中心有几株很大的樱花树,那天路过,是我这个春天第一次仰面观看满树花开,岿然不动的樱花树像是头顶着一层层轻柔薄透的白云,壮观得让人无法接近,美好得让人不忍离去。微风过处,流岚似影,花瓣扑扑簌簌地落满整个心房,那些无言的坠落划破时光,拨动心弦。近日再次路过,白色的樱花已经落光,树上新生翠嫩的绿叶,枝头仿佛写满繁华后的落寞,但我知道,这些樱花树,曾经热烈而盛大。

  岁月艰难,世事轮回。有了春天,有了百花。且拾一朵春花,酿一杯淡酒,待酒入愁肠,化作一句散漫的诗词。有花有酒有吟咏,品味人生也就没那么苦了。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游记] 时间:[11:18:11] | 评论(0)
 
直上峰头看龙穴 □文图 刘利群
2017-04-21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直上峰头看龙穴

□文图 刘利群

  有人说,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了的地方到别人呆腻了的地方。有人说,旅行,就是离开一座城,忘记一个人。带着满身的伤痛踏上陌生的旅程,在人海中放逐自己。用新鲜和未知来麻痹自己,用新奇和刺激来逃避现实。有人说,旅行,是另一种修行。我觉得,旅行就是在面对困境时寻找真实的自己。

  前几天,跟随驴友前往位于安徽绩溪的龙须山。此山多奇峰怪石,植被丰茂,瀑布流泉,云海霞光,主峰龙峰,海拔1048.6米,顶有龙池,四时不枯。山中因有龙须草,制作佳笺,古称龙须纸,南唐后主珍爱有加,储之于“澄心堂”,故龙须纸名噪天下倍价巴蜀,山因草而得名——龙须山。

  明代陈章有诗云:“大峰小峰如削铁,绝顶摩空更奇绝。道人何处架飞云,直上峰头看龙穴。”实际上龙须山是一个沙化了的山。山脊上窄的地方像黄山的鲫鱼背,只能容下一只脚,两边便是悬崖。山脊上的岩石基本都被风化成了砂石和白沙,有的地方比较滑。山体有一处小断崖,还有几条路是在悬崖上贴壁经过,站在山顶可以清晰地看到有清凉峰、障山大峡谷等景色。

  我们从登源河边经过,沿着田野小路一直往东南方向前进约15分钟便开始进山。走着走着前面就没有路了,所有驴友只能靠树根攀爬前行,没有树的地方,只能手脚并用贴着岩壁,再不行就要用到吊绳了,好不容易爬上山脊。一眼望去,山脊上全是浮沙且只有脚掌宽,坡度也很陡,一眼望不到山底。走在山脊上很滑,有些路段没有一点遮挡物,只要一滑那就彻底完了。大概两小时左右,山脊视野豁然开朗,主峰龙峰、次峰白沙峰的雄姿跃入眼帘,眼前的景与所想象的反差太大,主峰和次峰的悬崖绝壁会让人感觉是到了华山。

  有驴友说,龙须山为高山沙漠。的确如此,一道道的山脊,没有任何植被,坚硬的岩石上是风化的小石子和细砂,一条条的沙脊横卧群山间和周围翠绿的山谷形成巨大的反差。山巅风大,水分失散较快,山脊沙化严重。我们小心翼翼地在山脊上穿行,有时需要相互搀扶,甚至用绳、用树枝相牵。惊诧不断,惊喜有加,让人十分刺激。山风拂袖,松涛声声,带来阵阵爽意,有数株杜鹃向驴友开放着,像是欢迎我们。走在龙须山的山脊上,两侧没有一丝防护,细细的砂石铺在坚硬的石头上,行走其间,有随时滑到山下的错觉,走在山脊上,很多人两腿战颤,内心布满惊魂。也许,此山的魅力就在于高处险峻,历程艰难,攀登高峰不易。

  向大岩尖顶攀登,忽上忽下的山路让驴友们浑身累出汗来。行400米的溪谷才真正到达了龙峰的山脚下,再开始一路上行,约3个小时到达上石屋,上石屋是一块巨石下的一块空地。从上石屋上行约40分钟可到870米处的主峰哑口,这里往左边的小山脊是一个绝好的观景台,可清楚地看到白沙峰的绵绵山脊。翻过哑口下行50米再上行80米到达900米的白沙峰顶。站在尖顶巨石上,雾罩茫茫,什么也看不见,只觉得自己置身世外,人乎?仙乎?心里好像什么感觉都没有,又好像什么感觉都有。

  龙须山,是当地一条著名的户外线路,树上经常可以看到驴友留下的路标。我本来带着相机想拍照的,但因山路险峻,很多时候已经不能再拿相机拍照了。为了安全,仅用手机拍摄了。山路难走,大汗淋漓的我,终于走到了驴友营地,可以休息享用午餐了。

  午餐结束后,开始下山了。61岁的山民向导体力充沛。他来到眼前有一条折返上山的小路说,这是下山路。驴友们都发出疑问了?下山还要往上走,山民向导说,“对头。”我们只好硬着头皮往山上爬。一会儿,路开始调转方向,又行走在山脊上,大家内心七上八下的担忧。在大家最为失望之时,意外地听到了山下传来的人声,让我们看到了胜利的曙光。然而,山脊感觉越来越单薄,渐渐只容得下单人行走,还总是让脚打滑,走三两步就要换个方向。偶然踩蹦的石子,骨碌碌滚了好久也没停下。大家你搀我扶,大呼小叫,居高收心,举步踉跄。好几处的下山路,可谓绝路,多亏了山民向导带着长绳,让我们顺着长绳慢慢的顺岩而下。六七个小时驴行,山路险峻,一路下来,我很佩服同行的几位妹子。虽然有时她们大呼小叫,但能坚持下来,确实不容易。

  山脚下一条清澈的河流蜿蜒流过,河面倒映着两岸碧绿的春树,不远处,油菜花盛开着,青山隐隐可见,绩溪拱桥笼罩在一层薄薄的雾霭之下,真是一幅绝美的图景。再次远眺群山,不由感叹自然的洪荒之力,造就了不一般的龙须山胜景。让我体会到皖南绩溪的“八分山水一分田,一分道路和庄园”的美景。现在才真正体会到“直上峰头看龙穴”的意境,确实没有攀登体验就没有发言权啊!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游记] 时间:[12:33:41] | 评论(0)
 
老宅门的春天
2017-04-17  
老宅门的春天 

□ 贾兆才 

 

 

  不知不觉,原本在老宅北面背阴处的积雪、冰冻消失得无影无踪;屋后的老树,与严冬中拖着一树枯枝败叶的情景截然不同,大模大样,像站桩的气功师,沉稳而有了精神;摸摸树干,原本枯燥、焦黄、布满褶皱的树皮湿润润的,翘起的裂缝间,泛出青色,看枝丫上,忽然凸出无数青黛色的小苞来,有些小苞上绽开了缝,黄绿的尖尖的嫩叶从里面探出头……不几日,无数淡黄的绿叶将原本死气沉沉的老树装扮一新,它一下年轻了,神气了,精神抖擞、生机勃发。

  站在老宅楼上的廊道里,极目远眺,晴空下,原本荒凉、死寂的原野,已泛出一片葱绿,“春风又绿江南岸”;田埂上、塘堰上满是星星点点的野花,色彩斑斓;眼帘里,蓦然掠过二道黑影,不时传来几声鸣叫,忙扶附檐去望,黑点已掠过前楼的屋脊,隐去了,匆忙间,只见那似曾相识的身影和两双剪刀似的尾巴——南徙的紫燕飞回来了!它们将春天又带回到老宅中。

  沉寂的西院也热闹起来,杏花、桃花、梨花次第绽开笑脸,粉红、大红、雪白……如霞似云,如锦似画;雨水也多起来,杏花雨、桃花雨,连绵不绝,多得令人发愁,登楼望去,雨帘如丝如麻,细密地斜织着,像牛毛、像绣花针,不紧不慢,无休无止……

  雨停了,太阳照在身上,暖烘烘的,寒冬上身的老棉袄显得又笨又重,大家纷纷“脱单”,穿上夹衣,一下轻松了,抬手伸足,浑身充满了力量。裹在棉衣中的幼儿,像卸下了沉重的铠甲,在大人怀里挣扎着要下地,在老宅的地板上、在大家惊喜的目光中,迈开小腿,张开手臂,蹒跚着,抖索着,像站立的小熊崽,摇摇晃晃地迈开人生的第一步、第二步……“宝宝会走啦!”众皆欢腾!

  老宅里充耳是蜜蜂“嗡嗡”声,整个老宅就像个巨大的音箱,从早到晚有永不休止的音乐,蜜蜂在老宅的土墙和木柱、椽子上钻出的小洞口爬进爬出,忙忙碌碌,这些黄色、黑色的小精灵,在老宅里,在屋檐、天井漏下的日光中,飞进飞出……

  紫燕早在老宅的屋檐下筑起泥窝,老燕夫妻俩从早忙到晚,飞进飞出,忙着喂它们永远饥饿的孩子;每当老燕飞回来,还没进窝,几只光秃秃的小脑袋,便争先恐后挤到泥洞口,竭力伸长细细的脖子,“叽叽叽”叫唤着,一只只大张着乳黄的喙,嗷嗷待哺……

  大人们在生产队集合的哨声中,一早便纷纷走出老宅,终日忙着开沟、锄草、上肥……春天是个忙碌的季节。

  难得一个星期天,大人们上工了,没了约束,老宅里的孩子玩疯了。男孩们,翻墙,爬树,掐野花,掏蜜蜂……顽皮的七斤,桌上摞杌子,杌子上摞小凳子,爬到屋顶想捉小燕子玩,脚下不稳,一不小心,手一伸,竟扒掉了半个泥窠,几只乳黄的还未长毛的小燕子摔在地上……

  住在楼底下的二哥、大嫂,一回来就看见地上气息奄奄的雏燕和屋檐下残缺的燕子窠,大叫起来:“不得了,作孽的,是哪个干的?”

  刚躲回家的七斤,被父亲扭着耳朵拽过来,两颊通红,已吃了几个嘴巴,又要打,众人赶忙劝住,纷纷说:“不要打,不要打了,快想办法,把窠快补起来……”

  屋檐下,两只归巢的老燕,气急败坏地飞进飞出……

  燕窝总算给大伙用纸盒托住,用钉子钉在楼板上,修补完善,又将掉在地上的雏燕,一只只细心谨慎放进去;好在燕子一家倒不嫌弃,吱吱叫着,又住进这“纸巢”中;雏燕仅死了一只……我见到那掉在地上的紫黑色的干硬的小尸体,被大嫂扫进装垃圾的簸箕里,大嫂一边扫,一边咕哝:“作孽呀,作孽,这些不懂事的小伢……”

  七斤第二次被他父亲打,仅仅距这次一个多月,原因是偷吃了他家准备清明时祭祖的肉。

  他曾在下午上学路上,偷偷对我说过:“红花草(即紫云英,长在农田里作基肥的草本植物,饥饿岁月,人们以其作主食)菜粥汤里,只要放一点肉油,喝起来,香得不得了……”    

  那还是过年的猪肉,他父母舍不得吃,留下一小钵子,盖严实了,放到楼上的大柜里,连老鼠也不能偷吃;隔一段时候,拿下来,放在锅里蒸一蒸,蒸的次数多了,已不见完整的肉块,豆腐似的,酥烂,只见上面一层白花花的油,他父母原准备留到清明时供祖宗用;七斤不知求过母亲多少次想吃一点,母亲总舍不得;央求不成,于是每当午饭吃红花草菜粥,他便偷偷溜上楼,从钵里挖一点——今天挖一点,明天挖一点,那藏在楼上大柜中钵子里的肉,慢慢挖出了一个大窟窿……

  这天午饭后,我约他一起去学校,在灶屋里,见他父亲正扭着他的耳朵,指着放在灶头那钵子里的大窟窿问他:“这肉,是老鼠吃的,还是你吃的?老实坦白!”这次,他倒很坦然,晓得早晚逃不过一次打,老老实实说:“我吃的。”自然,又挨了一顿大嘴巴……

  老宅后面的柳树飘絮了,那漫天飞絮随风飘扬,如花似雪,纷纷扬扬。俗语说:“杨花散,人饿得喊。”正是青黄不接之际,有些人家,缺了粮,断了炊,小孩哭,大人愁。无奈,只得去自留地里,忍痛剪下已秀齐的大麦穗,回来放在铁锅里炒得焦黄,再放进石臼里捣透,除掉芒壳,剩下青黄的大麦粒,吃在嘴里,又香又韧,用来煮菜粥,喷香……这么度过这一年里最难熬的时光;好在田埂上的青蚕豆就要上市了,不用多久,老宅又将飘起炊烟和笑声……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游记] 时间:[09:23:36] | 评论(0)
 
独 觉
2017-04-17  
独 觉 

□ 王春鸣  

 

 

  黄昏时的两杯普洱,将我送进一个无眠的夜晚。很难得并不焦灼,难道因为是四月?我在自己的沉默里躺着,很清晰地听到月光变成了雨声,芦苇脚下的河岸变得泥泞起来。二楼的窗外有一棵梨树,花瓣被斜风细雨打到窗子上。有三两声蛙鸣从水里浮起来,可能是哪只沉睡了一冬的青蛙初次开口,有点试探又充满了多巴胺;睡梦里的鸟儿偶尔发出呢喃。这些仿佛古人的诗里都写到过,所以我躺着,竟有一种回去的感觉,是空间的变动带来时间的恍惚,我从城市回到乡村的家,又通过乡村的家回到一个更久远的时空。那些读过的诗,度过的春天,都成了今夜失眠的一部分。我还奇怪地感到自己发了几个芽,我甚至闭着眼睛摸了摸脚丫,然后笑起来。

  三点多的时候各种声音茂密起来,黑猫走过前廊,应该是忧伤地蹲在高挂的香肠下面。黄鹂,乌鸫鸟,戴胜,白头翁,黑水鸡,还有麻雀和燕子……陆陆续续都醒了,因为是春天,它们的叫声都是粉嫩的,像五彩的丝线,长长短短轻轻松松缠绕着耳膜。就想到好朋友苏东坡的《独觉》:红波翻屋春风起,先生默坐春风里。浮空眼缬散云霞,无数心花发桃李。真快活啊!此刻心里的天已经大亮,其实不过是凌晨三点。

  柳枝也来轻轻敲打窗子,寒食少天气,东风多柳花。时序刚刚过了清明,一年过去四分之一。我是很喜欢清明的,它干净明亮,适合祭奠和肆无忌惮的悲伤。但是我更喜欢它前一天的寒食节,寒食也是一场祭奠,清明具体,而它抽象,是情怀更大的慎终追远。那个日子是我自己在古诗中读到的,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刚上中学的我,到了寒食一整天不吃饭,采桃花来泡茶喝,悄悄地望向不知名的方向。我的父母和我今天做了父母一样,并不会知道这些,和孩子整天相处,计较成绩分数,乖巧聪明,看不见暗地里真正要紧的成长。寒食,那两个字,莫名地将我从我的喧嚣红尘中抽离。直到半夜饥饿感来临——那是我最初的失眠,我摸进厨房,月光盛大,风声鹤唳,我的嘴里是细细咀嚼过的麦饭留下的冷冷微甜。

  有很多年,春风一吹,许多不知缘何而起的忧伤和清醒就自然而然地来了,无论如何也无法忽略。谢天谢地,现在总算过去了,只有在读到诗的时候,看到月亮的时候——无论它出现在山头还是江边,甚至城市的茫茫灯火之上,才会忽然鼻头一酸。

  这个春夜里站在远处回想,我跳过了中间努力生活的三十年,一下子看见孩子时的自己,那时候我长了一万对触角又无所事事,感情丰富得像长江的水纹,又细腻得像一棵树从盘曲的根须到伸展的枝丫再到千片万片叶脉。在寒食,或者有梦却进不去的失眠之夜,我用饥饿和清冷,体会到一朵桃花在风中的战栗,感触到满树开花的疲倦,心里有了一个终将要去也可能永远到达不了的远方。那些感受都不比今天,在俗世中浸淫得功力深厚了,可以用拖地、购物、训斥孩子等等打发过去,只能徒劳地对花对月,还久久不散。所有的白天于是都像失眠之后的白天。

  我在叶底黄鹂声里想着梨花、茉莉、栀子、王维和白海棠,还想翻出泰戈尔的《初恋》来看,越来越没有睡意。少年时,尚未为人妻,为人母,又觉得自己不那么依恋父母了,莫名地就接近了诗和自然,也许因为那是母腹之外,人的另一个所来之处吧。如今眼前大河,脚下曲径的日常已经够美好,偏偏还有一个地方,固执地与自己千里共婵娟。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游记] 时间:[09:23:17] | 评论(0)
 
在品芳茶社听评弹
2017-04-17  
在品芳茶社听评弹 

■文/孙建平 

 

 

 

 

 

  那年深秋的一天,去苏州开会。晚上,和朋友相约去品芳茶社听评弹。是夜秋风瑟瑟,阴雨绵绵。在迷离的灯光中,姑苏城呈现出一种暧昧的风韵。我们上了一辆的士,告诉司机去品芳茶社。年轻的司机听了我们的去处,竟然毫不避讳地哈哈大笑,然后用苏州普通话对我们说:“现在还有人去听评弹啊,不要太好笑噢。”听了他的话,我这个外乡人不禁愕然,好像成了另类。他接着又说:“你们不如去歌舞厅,那儿很好玩的,可以唱唱歌,泡泡澡。还有很多其他的娱乐。”我听了,只是笑笑。

  品芳茶社位于观前街玄妙观西角门雷尊殿,是一爿百年老店。品芳茶社我是熟悉的,之前去过一次。正是受了吴侬软语的吸引,每次来苏州都心有所系。有资料说,“听戏到吴苑,喝茶到品芳”。很多老苏州说起四五十年代的品芳茶社,便津津乐道。品芳,始创于大清光绪年间,为当时旧货业、经纪业等有关行业的“茶会”,也是苏州文人雅士聚集之所。据方志记载,当年周作人在苏州时,常在这里听书、喝茶、吃生煎馒头。 

  我去品芳茶社,并不全为喝茶,更多的,还是想去听听它的评弹,一碗清茗,倒成了听曲的陪衬了。茶社门前有一杆支出的店招,是长方形黄色底子的丝绸,上书“品芳茶社”四字。秋日的雨夜,旧式的店招在寒风中摇曳,配着老式音响不断播放的咿咿呀呀的评弹,我突然就有了一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

  茶社不大,也就三间门面。屋内几张旧式八仙桌,桌旁围着原木雕花靠背椅。这些木质结构的装扮,给你一点江南水乡的古旧质朴之感。一座小舞台也在室内,全是旧式戏台的打扮。台前紫红色圆柱上镶有对联,上联是“茶亦醉人何必酒”,下联是“书能香我不须花”。看了对联,我就想,今晚是“对茶当歌”了,只不知没有酒我是醉还是不醉?

  其实,有一个问题我是一直也没有弄明白的。我是镇江人,何以迷恋起吴侬软语,何以迷恋起说话也像唱歌一样的评弹?早年在常州,告诉人家我是镇江人,人家就恍然大悟:哦,苏北来的。而今,当我这个“苏北人”正襟坐在正宗苏南人的茶社里听正宗的苏南软语的时候,不知可能给演员以一些感动?

  唱评弹的就两人,一男一女。男的姓张,人称张老板,可能还是沿用旧时梨园的称呼。女的好像也告诉我姓氏的,可惜没有记住。表演是点唱的形式,每人有一本曲谱,随爱好点。

  有资料说,苏州评弹又称南词,是评话和弹词的总称。评话,只有说,没有唱;弹词有说有唱。弹词的题材,大多是讲家族兴衰和爱情故事,主要书目有《珍珠塔》、《玉蜻蜓》、《白蛇传》、《三笑》等。弹词的表演风格纤细柔和,特别是女声,尽显水乡小家碧玉的温媚。

  我点的曲子是《钗头凤》和《潇湘夜雨》。不知怎的,苏州评弹也有欢快热闹的曲子,如《姑苏好风光》、《太湖美》、《九连环》等,但我还是喜欢听一些带有悲剧色彩的东西。《钗头凤》写宋人陆游和唐婉的故事,曲自陆游的词《钗头凤》:“红酥手,黄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游记] 时间:[09:12:16] | 评论(0)
 
在品芳茶社听评弹
2017-04-17  
在品芳茶社听评弹 

■文/孙建平 

 

 

 

 

 

  那年深秋的一天,去苏州开会。晚上,和朋友相约去品芳茶社听评弹。是夜秋风瑟瑟,阴雨绵绵。在迷离的灯光中,姑苏城呈现出一种暧昧的风韵。我们上了一辆的士,告诉司机去品芳茶社。年轻的司机听了我们的去处,竟然毫不避讳地哈哈大笑,然后用苏州普通话对我们说:“现在还有人去听评弹啊,不要太好笑噢。”听了他的话,我这个外乡人不禁愕然,好像成了另类。他接着又说:“你们不如去歌舞厅,那儿很好玩的,可以唱唱歌,泡泡澡。还有很多其他的娱乐。”我听了,只是笑笑。

  品芳茶社位于观前街玄妙观西角门雷尊殿,是一爿百年老店。品芳茶社我是熟悉的,之前去过一次。正是受了吴侬软语的吸引,每次来苏州都心有所系。有资料说,“听戏到吴苑,喝茶到品芳”。很多老苏州说起四五十年代的品芳茶社,便津津乐道。品芳,始创于大清光绪年间,为当时旧货业、经纪业等有关行业的“茶会”,也是苏州文人雅士聚集之所。据方志记载,当年周作人在苏州时,常在这里听书、喝茶、吃生煎馒头。 

  我去品芳茶社,并不全为喝茶,更多的,还是想去听听它的评弹,一碗清茗,倒成了听曲的陪衬了。茶社门前有一杆支出的店招,是长方形黄色底子的丝绸,上书“品芳茶社”四字。秋日的雨夜,旧式的店招在寒风中摇曳,配着老式音响不断播放的咿咿呀呀的评弹,我突然就有了一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

  茶社不大,也就三间门面。屋内几张旧式八仙桌,桌旁围着原木雕花靠背椅。这些木质结构的装扮,给你一点江南水乡的古旧质朴之感。一座小舞台也在室内,全是旧式戏台的打扮。台前紫红色圆柱上镶有对联,上联是“茶亦醉人何必酒”,下联是“书能香我不须花”。看了对联,我就想,今晚是“对茶当歌”了,只不知没有酒我是醉还是不醉?

  其实,有一个问题我是一直也没有弄明白的。我是镇江人,何以迷恋起吴侬软语,何以迷恋起说话也像唱歌一样的评弹?早年在常州,告诉人家我是镇江人,人家就恍然大悟:哦,苏北来的。而今,当我这个“苏北人”正襟坐在正宗苏南人的茶社里听正宗的苏南软语的时候,不知可能给演员以一些感动?

  唱评弹的就两人,一男一女。男的姓张,人称张老板,可能还是沿用旧时梨园的称呼。女的好像也告诉我姓氏的,可惜没有记住。表演是点唱的形式,每人有一本曲谱,随爱好点。

  有资料说,苏州评弹又称南词,是评话和弹词的总称。评话,只有说,没有唱;弹词有说有唱。弹词的题材,大多是讲家族兴衰和爱情故事,主要书目有《珍珠塔》、《玉蜻蜓》、《白蛇传》、《三笑》等。弹词的表演风格纤细柔和,特别是女声,尽显水乡小家碧玉的温媚。

  我点的曲子是《钗头凤》和《潇湘夜雨》。不知怎的,苏州评弹也有欢快热闹的曲子,如《姑苏好风光》、《太湖美》、《九连环》等,但我还是喜欢听一些带有悲剧色彩的东西。《钗头凤》写宋人陆游和唐婉的故事,曲自陆游的词《钗头凤》:“红酥手,黄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游记] 时间:[09:12:16] | 评论(0)
 
去鸡鸣寺
2017-04-17  
去鸡鸣寺 

■文/杨莹 

 

 

 

 

 

  听说鸡鸣寺前道路两旁盛开的樱花,是暮春时节最美不过的景致。每年樱花烂漫之时,繁盛的花朵总把花枝压得低低的,团团簇簇地伸向鸡鸣寺,将古老的庙宇衬得韵味十足。然而,对于我来说,去鸡鸣寺看花,最美的风景还是在路上。

  沿明城墙缓步前行,灰色城墙砖上斑斑点点裸露着沧海桑田,凝重的墙体上,覆盖着大面积的爬山虎,藤蔓之间相互缠绕,大片城墙都被“染”成了绿色,间或有二月兰花开淡紫,星星零零的从城砖夹缝中探出脑袋,任由蜜蜂和蝴蝶伸出细长的脚攫取春色。

  墙下繁花开落自成风景。晚樱成林,开得云蒸霞蔚,如梦似幻。小径上花瓣如雨,落英缤纷,樱花总是把最浪漫最美好的一面呈现于世,想起了沈从文那一句“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樱花就这样,在且开且落之中,枯荣交替。 

  垂丝海棠花枝比樱花低矮,许多老人牵着狗托着鸟笼在花前穿过。不知道是谁在城墙上挂了一溜鸟笼,像是嵌在古城墙上的一排灯笼。细心的主人怕鸟被晒,特意在笼子四周圈了一块蓝布帘子。正欲凑近,突然笼中的鸟儿扑腾着翅膀飞起来,叽叽喳喳的,仿佛提醒我们不要惊扰它,刹那间,千鸟齐鸣,城墙根下一片鸟语花香。 

  明城墙的对面是西家大塘,保留着许多民国时期的建筑。相隔不远就有一个长条凳,树荫底下,坐着两个老妇人相互倾吐心声。谈到兴高采烈之时,两人抬头望天,城墙根边的樱花树伸出长长的枝丫,与榆树碧绿的叶子在空中握手。她们被这小片天空吸引了,顿时语止,连表情都变得柔肠百结。

  登上明城墙的神策门,就像飘浮在梦境之中。神策门在明城墙十三座内城城门中是保存最完整的一座。这座有着600年岁月的古城墙,再现了历史的风沙与金戈铁马。悲欢荣辱,而今俱往矣,作为南京丰厚的历史文化遗产,城墙上层层剥脱的砾石,无声地诉说着大明王朝当初的荣耀。 

  台城遗址也在这段城墙上。据说朱元璋筑应天府城时,原计划将这段城墙向西修至鼓楼岗并与石头城相接,后遭废弃。台城最早是三国时代吴国的后苑城,从东晋到南朝,一直是朝廷台省和皇宫所在地,曾经佳丽如云,到了中唐时期,奢华繁荣已化作古城墙上的缕缕藤葛。六朝如梦,一切皆空。唐代诗人韦庄曾作诗《台城》来凭吊:“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世事沧桑,古台城早已荡然无存。站在这段城墙上俯瞰鸡鸣寺,庙廓绿树环抱,黄墙青瓦尽收眼底。鸡鸣寺历史要追溯至东吴的栖玄寺,三国时属吴国后苑之地,东晋以后,这里被辟为廷尉署,后来梁武帝在鸡鸣埭兴建同泰寺,遂成佛教圣地,成了“南朝四百八十寺”之首寺。 1387年(明洪武二十年)朱元璋重建寺院,题额为“鸡鸣寺”,从此,古刹钟声,香火不绝。 

  然而,鸡鸣寺作为南京最古老的梵刹之一,并无想象中的规模宏大,清幽之中隐隐透着些许的破败和萧条。有个比丘尼与我擦肩而过,一身腰宽袖阔的黄色大袍,晃荡着清瘦绝尘的味道。我目送着她的背影,看她轻手轻脚地走路,生怕踩死一只虫子或踏疼一棵小草。在佛门,任何一种生物,都有着自己的前生、今生和来世,因果轮回,善恶有报。天地有灵性,万物有生命。我相信。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游记] 时间:[09:09:56] | 评论(0)
 
谁说野百合没有春天
2017-04-14  
谁说野百合没有春天

□ 谢立新

  “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书是人类最有力的武器。闻书香,使人心暖、心宽、心坚,浸润在书香中,内心舒展开阔,自身的格局也慢慢变大,看央视《朗读者》,董卿邀请社会各界人士,讲述他们的人生故事并朗诵心灵成长的文章,你会收获感动,懂得读书的力量,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生。

  早上上班,“天将小雨交春半,谁见枝头花历乱。”路见南徐大道两旁,市树广玉兰,含苞日久,突然怒放,这是春的力量,信念的展示。我突然很感动,刚刚读过的台湾作家林清玄写的散文《百合花开》也仿佛在我耳边回响起来: 

  在一个偏僻遥远的山谷里,有一个高达数千尺的断崖。不知道什么时候,断崖边上长出了一株小小的百合。百合刚刚诞生的时候,长得和杂草一模一样。但是,它心里知道自己并不是一株野草。它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内在的纯洁的念头:“我是一株百合,不是一株野草。唯一能证明我是百合的办法,就是开出美丽的花朵。”

  公开的场合,附近的杂草讥笑百合;偶尔也有飞过的蜂蝶鸟雀,它们也会劝百合不用那么努力开花:“在这断崖边上,纵然开出世界上最美的花,也不会有人来欣赏呀!”百合说:“我要开花,是因为我知道自己有美丽的花;我要开花,是为了完成作为一株花的庄严生命;我要开花,是由于自己喜欢以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不管有没有人欣赏,不管你们怎么看我,我都要开花!”

  在野草和蜂蝶的鄙夷下,野百合努力地释放着内心的能量。有一天,它终于开花了,它那灵性的洁白和秀挺的风姿,成为断崖上最美丽的颜色。

  这时候,野草与蜂蝶,再也不敢嘲笑它了。

  此后年年春天,野百合努力地开花、结籽。它的种子随着风,落在山谷、草原和悬崖边上,到处都开满洁白的野百合。

  几十年后,远在千百里外的人,从城市、从乡村,千里迢迢赶来欣赏百合花。

  许多孩童跪下来,闻嗅百合花的芬芳;许多情侣互相拥抱,许下了“百年好合”的誓言;无数的人看到这从未有过的美,感动得落泪,触动内心那纯洁温柔的一角。

  那里,被人们称为“百合谷地”。

  不管别人怎么欣赏,满山的百合都谨记着第一株百合的教导:“我们要全心全意默默地开花,以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

  百合花、广玉兰何其相似。

  1985年3月,镇江市第八届三次人代会通过了广玉兰为镇江市市树的决定。疑是经冬雪未消,花开花笑春几天。看到南徐大道上广玉兰孕育整整一年,含笑怒放只有几十天,甚至几天。花期虽短,从未敷衍了事,全心全意默默地开花,真可谓天人合一,人花相同。这让我想起了“时代楷模”赵亚夫,奋斗一生,只为农民致富——“我有一个梦想,就是让农民富起来。”

  其实,我们每一天的工作何尝不是这样。机关工作千头万绪,分工不同,岗位不一,要想做好,绝非易事。可以说,机关工作正是施展才华、磨炼意志的广阔舞台。弯下腰来、沉下心来、脚踏实地,像“百合花”一样,全心全意默默地开花,以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像赵亚夫一样一生追逐一个崇高的梦想,不管你以后身处怎样的逆境,都能于罅隙中看见远方。若始终保持政治定律,持有“百合花、广玉兰”应有的境界和情怀,“两聚一高”事业中,一定会有你花开、花怒、花放的地方。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游记] 时间:[11:41:50] | 评论(0)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213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