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1页   共1页    跳转到
 
游大熊山四记之二:陋石
2011-05-23  
   曾经读过贾平凹的一篇散文,名曰《丑石》。大意是说,故园门前有一块石头,奇丑而又百无一用,村人皆厌之。后来村里来了一个天文学家,发现这块丑石竟是天上掉下的陨石。作者通过丑石所发现的哲理是,丑到极处,便是美到极处。记得当年我在读此文的时候,还引申出另外一番道理:无用之极,便是无用之大用。

   此次大熊山之行,虽专为探花之旅,却以花为媒,遭遇了与一块石头的缘分。当时攀临绝顶,与友人品评大熊山之壮美雄奇,指点江山,豪气四溢。稍作小憩后,准备寻路下山。此时,发现草丛中散落几块鹅卵石,显然是修游道时遗弃的。其中一石,材质粗陋,上面还留有水泥残渣。而其稍异之处,就是在上端有一白色圈纹,但其下端却被人敲去一角。有游人见我持石端详,笑曰:这种石头在山下河边到遍地都是,不以为奇,随便捡一块都比这要好。我以为,此石上着一圆,有圆满之意,其下缺一角,于圆满中寓缺憾。曾国藩以“求缺斋”为其藏书堂号,寓意满则溢,人不可太求圆满,物极必反,过之则不及。记得去年曾游大熊山峡谷溪流,遍寻奇石不遇,没想到此次于高山之巅无意中得此陋石,成就一段石缘。石虽陋,却有大道存焉。

   其实,世上奇石难有一遇,亦不必刻意求之。缘来则随手拾上一块,都是亿万斯年锻造而成,置于桌上,把玩于手中,时空之浩渺,历史之沧桑,人生之况味,都尽在其中了。

    

作者:[魏学锋] 分类:[游记] 时间:[18:19:40] | 评论(0)
 
游大熊山四记之一:花期
2011-05-20  
   周末稍暇,乘兴往新化大熊山一游。当地友人曰:大熊山方圆数百里,其中清流急湍、险峰怪石、奇花异草、古人遗迹、山居民俗,不可胜数,一日何以遍游?我想起苏东坡在《赤壁赋》中说过,天地之间,物各有主,如果非我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只有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我想,世上美景乃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虽取之无尽,用之不竭,哪可均为我之尽有,又何能为我所尽观?难得浮生半日闲,游一景,适其意,便有一得,亦有一乐。于是对友人曰:闻大熊山辟有十里杜鹃游道,此次大熊山之行就专为赏花,作探花之旅。其他景致,或可为此行留些遗憾,以作他日的不时之需。友人莞尔:如果提前数日来,尚可尽拥杜鹃绝色,此时花期已过,残花枯枝,难有一观了。我说,不妨不妨,既来之,则姑且游之。

   于是与友人过溪流,觅山路,至十里杜鹃游道。果然,落红满地,花枝疏落。几抹暗红,兀挂枝头,了无生意。微风拂过,摇摇欲坠,似有无限留恋。红色本是一种灿烂和热烈,此处却只剩寂寞与落寞。所谓黯然销魂者,正是在这落红满地、几抹暗红中动人心魄。美人迟暮,眉宇间无意中顾盼一闪,亦蕴含难以言说的无限风韵。正在留流连痴迷时,忽闻友人在高处惊呼:快来看,快来看!攀援数步,举目四望,见郁郁绿海中,几蓬杜鹃开的正欢,虽艳丽四射,却妖而不邪。让人近之则不逊,远之则不舍,不可玩而狎之。路呈绝顶,忽见道旁灌木丛中数枝杜鹃正含苞待放,青涩中寓活力。一山之中,花期各不相同。沿道而上,有凋谢者、有怒放者、有含苞者,花谢花开,各逞其绝色与意蕴。一步即有一景,一步即有一悟。此行不虚,友人之言虚矣。

   古人游历,喜作游记。唐宋以前,大都将景物注入某种人格,游人与景物融为一体,借景物浇心中块垒。元明清之后,则将景物作为一个独立的审美对象,以“他者”的眼光加以品评鉴赏。景物无言,寓意无限。理性与审美,为人生两个境界。在游历中将理性与审美熔铸一炉,是为人生之大境界也。

    

作者:[魏学锋] 分类:[游记] 时间:[11:29:03] | 评论(1)
 
风物长宜放眼量
2010-10-13  
 

 

    平生好游历,常常于闲暇之时,或登高望远,一睹江山之胜;或凭栏怀想,叹历朝兴废,人生几何。名山大川固可一游,然于常人司空见惯、不以为奇之处,亦可另避蹊径,发人之未省,则更有一番兴味。游历之趣,得之于心,寄之于笔,不足为外人道也。

     记得数年前初访隆中,见当路一石牌坊上赫然刻着诸葛亮的一句名言: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不由会心一笑:孔明寓居隆中,躬耕陇田,绝非“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观其自比管仲,“鸿生巨儒,朝夕谈论”,可知其淡泊、宁静是假,明志、致远才是真。及至穿门拾级而上,经抱膝亭,立梁父岩,顾三顾堂,进武侯祠,数小时之内,我走完了诸葛亮的一生。再返石牌坊门,凝视诸葛亮的这句名言,则另有一番感悟。

     诸葛亮祖籍徐州琅邪阳都县(今山东省沂南县),自幼父母双亡,又历汉末之乱,孤苦无依,于是随叔父辗转襄阳。不久,叔父被杀,十七岁的诸葛亮便携弟避难隆中。此处远离尘嚣,清流映霞,佳木藏阴,可谓青山秀水。那时还没有工业污染,故那晨风夕月,格外润人腹肺。孔明在此耕田亩,读经书,与友人朝夕论道,一住十年。史载诸葛亮“少有逸群之才,英霸之气”,更兼“容貌甚伟,时人异焉”,自然不同流俗。其时,荆州牧刘表拥兵自重,俨然一国之君。以亮之才,如为生计附炎趋势,谋一官半职,坐享荣华,似非难事。诸葛亮却认为刘表外宽内忌,无所作为,不足以成大事,故对其不屑一顾。而对身无官衔却素有重名的庞德公,则“每至其家,独拜床下”,恭敬之至。耕读之余,与志趣相投之友“望衡对宇,欢情自接,泛舟

    

作者:[魏学锋] 分类:[游记] 时间:[09:24:38] | 评论(0)
1页   共1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