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4页    跳转到
 
稽灵山记
2012-11-12  
稽灵山实际不能称之为山,比起嶙峋陡峭、高耸入云的崇山峻岭来说,顶多是一座山包。它坐落在屯溪区阳湖镇西北面,与休宁县东临溪镇接壤,毗邻新安江西岸,与镇海桥隔河遥望,犹如一颗碧绿无暇的翡翠,镶嵌在碧水泱泱的率水之滨。不远处相伴高歌的率水、横江与波澜壮阔新安江水融为一体环绕着稽灵山由西向东踹急而下。

稽灵山是一座天然植物园,草木葳蕤,欣荣勃发。密匝错落的马尾松、青枝蔓叶的枫香树、舒展腰肢的香樟,抽芽吐绿的银杏,漫山遍野,郁郁葱葱。翻过不高的山岭,便看见挺拔古朴文昌阁虚掩林中,还有望江、听涛、夕照三座观景亭,遥相呼应点缀在松涛斜阳里,山涧汩汩清泉静静流淌,滴滴落入稽灵湖中,一种“鸟宿水中花,鱼游枝上露”错落有致感觉在心中油然而生。

稽灵山的灵性不在于它的旖旎风光和瑰丽的奇景,真正内涵还是它的历尽沧桑的文化历史渊源。屈指而算,在半个世纪前,它是佛事鼎盛、香烟袅袅的圣地。这应验了唐代文学家、哲学家刘禹锡《陋室铭》的“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名言了。

说到稽灵山,就不能不说到稽灵山寺,该寺始建于清光绪壬午年(1882年),是阳湖村里孙、吴诸大姓的家庙。家庙又叫祖庙或宗祠。古代有官爵者才能建家庙,作为祭祀祖先的场所。可是,作为乡村僻壤的孙武诸大姓家族怎会有家庙祭祀呢?这还得从家庙的历史变迁说起。

家庙,上古时期叫宗庙,唐朝始创私庙,宋代才改为家庙。其实,从祭祀礼仪变化来看,宗庙制度产生于周代。上古时代,士大夫不敢建宗庙,宗庙为天子专有。华夏最早用于祭祀祖先的场所叫“庙”,跟后来称之为家庙的内涵不同。

《礼记·王制》记载:“天子七庙,三昭三穆,与大祖之庙而七。诸侯五庙,二昭二穆,与大祖之庙而五。大夫之庙,一昭一穆,与大祖之庙而三。士一庙,庶人祭于寝”。这种祭祀制度分成天子,诸候,大夫,士、庶人五个等级。这里的“庙”就是关乎家族宗法的宗庙。“昭穆”是用来分别宗族内部长幼,亲疏等辈分的一种次序排列。始祖居中,二世、四世、六世位于始祖的左方,称为昭;三世、五世、七世位于始祖的右方,称为穆。

周朝的庙祭制度至秦被废,刚建立的西汉王朝在祭祀的礼仪上将周朝的庙堂用于简单实用的墓祠替代。所谓墓祠,就是建于墓旁的祠堂,用来在岁时节日时节上冢祭祀先人及合族,所以,墓祠又称冢祠,一般多以堂、亭、庵、精舍命名。

到了唐宋年间,随着世家大族的大量迁居徽州,徽州的墓祠、庙宇不断涌现。然而,此时两者间并没有质的区别,因为其宗法家族的特征并不突出明显。

宋元时期,徽州作为朱熹传播理学的重要场所,深受朱熹理学的影响,特别是朱熹的《家礼》对徽州氏族和宗祠建制影响尤深,“人们重宗义,讲世好,上下六亲之疏,无不井然有序”。而此时徽商的兴起则为强化宗族的凝聚力提供了物质条件,通过建祠堂、修宗谱、置族产、建书院、办义学、兴学田等,强化和完善徽州宗族制度。同时,徽州作为一个移民社会,迁徙避难的北方皇宫贵戚及其他外来氏族为了生存,也需要借助宗法制度和宗教文化来强化宗族的凝聚力。这二者的结合构成了徽州社会超强的封建宗法制度的起源。

当然,在古徽州村落,这种“重宗义、建祠堂、修宗谱、置族产”强宗建制有一个漫长的历史演变发展过程。伊始时期,表现为族人纷纷在居家之室设先祖神位,或立家庙家祠以祭祀祖先。这个时期设祠祭祀有一个与传统及后来宗法建制不同的特征,即朱熹《家礼》规制的要求,“设祖考神位于堂中之西,祖妣神位于堂中之东”。这种家庙家祠和后来宗族共建的有前院、享堂、寝殿的独体建筑“宗祠”、“支祠”建制不同,供奉祭祀的内容、对象和形式也有所不同。事实上,这种设立祖妣神位的“内室”只是散落在僻乡村壤一家一户的“灵堂”供奉式的类型,并不具有后世所称的“重宗谊,修世好,村落家构祖祠,岁时合族以祭”族人宗祠的功能和建制,这也就是早期家庙家祠的雏形。

后来宋代朱熹提倡建立家族祠堂:每个家族建立一个奉祀高、曾、祖、祢四世神主的祠堂四龛。清代,祠堂已遍及全国城乡各个家族,祠堂成为了族权与神权交织的中心。祠堂中的主祭——宗子,相当于天子;管理全族事务的宗长,相当于丞相;宗正、宗直,相当于礼部尚书与刑部尚书。徽州族人的宗祠体现了宗法制家国一体的特征。

明朝最早的祠庙祭祖规定见于《大明集礼》 卷六《吉礼六·宗庙》有“品官家庙”、“家庙图”、“祠堂制度”、“神主式”、“椟韬藉式”、“椟式”、“品官享家庙仪”诸条,这里家庙与宗祠规制有着明显的不同,“庶人无祠堂,惟以二代神主置于居室之中间,或以他室奉之,其主式与品官同而椟。”这是对于家庙或私庙建制不同规定。到了洪武六年(1373)明朝公布家庙制度,新的家庙规定比起《大明集礼》中的家庙令来没有什么变化,仍是照搬朱熹《家礼》中的祠堂之制,有着等级的严格规制。

而到了明代中后期,祠堂才成为普遍可见的一种专门用于祭祀同姓祖先的场所。《歙县桂溪项氏祠谱》记载:“殆亦仿汉之遗意,由墓而通于家于族也”。这种演变有着深刻的社会历史背景。徽州三次大迁徙形成了以姓氏命名各村各族,为增强宗族内聚力修族谱、制谱牒、修祠堂、置族产成为了各家各族首等大事,这在客观上推动祠堂的推广。更为影响深刻的是明中后期《家礼》的普及进一步深入民间。而宗祠的建设与发展,正是在《家礼》的普及和士大夫的推动背景下,逐渐形成规模,成为了明代宗祠发展的动力。尤其是如洪武十七年将庶民祭祖由二代改为三代,嘉靖十五年允许官民祭祀始祖,要求官员建立家庙。“大礼”推恩令导致的嘉靖十五年家庙及祭祖制度的改革,特别是允许庶民祭祀始祖,更在客观上为宗祠的普及提供了契机,强化了宗祠的普及。

由此可见徽州宗祠与“家庙”有天然的缘源联系。但徽州人朱熹书载的“君子将营宫室,必先立祠堂于正寝之东,为四龛以奉先世神主”虽有“祠堂”之称,但朱熹此所指的“祠堂”仅指“正寝之东”的祭祀场所,与居房并无分开。而且“祠堂”所祭祀的对象也仅限于“四龛”,即:高、曾、祖、考四代,始祖、远祖均不在供奉之列。显然,此祭祀范围仅属于家祠、家庙范围。这样,“家庙”无力承受“合族”祭祖之责。更无法让生齿日众的族人济济一堂,共叙亲情。而“祠庙”供奉的显祖已属皇帝赐封的“地域神”。此时的“地域神”由于笼罩了皇帝的恩泽,其所面临的不仅是族人而是不同族姓的村民。所以,以宗法制度的核心,专事宗族“族事”的祭祀活动无法在族内祠庙场地进行。

于是,族人对于“忠臣烈士”祭祀为了避免同朝庭用于族人祭祀的专祠重复而由族人到“专祠”中把庙神请出,然后在各地建“行祠”以祀。

行祠实际成为各族为“庙神”出行而设在各地的祠庙,《篁墩文集》卷十四《休宁汊口世忠行祠记》中载:

古忠臣烈士有俊功大惠于世,有国者必崇祀之,著于令,有家者常祀之外,亦别有先祖一祀,著于礼。礼法并行不可偏废,而况有俊功大惠于世者,置弗祀者可乎?专祠矣而复祀于家则亵,置弗祀则简。于是中古以来,有行祠之设。

而稽灵山寺真正意义在于此,至于家庙到了明清时期统称为“宗祠”,恐怕此时随着各村各家祠堂兴旺,家庙和祠堂规格渐渐变得难以区分,这样,混为一谈也就成为了必然。

说到阳湖吴氏家族,作为新安八大姓的吴氏,左台吴氏后裔,即唐代左台监察御史吴少微为始祖的吴氏支派。

始迁祖为吴义方,唐初以博学闻名,贞观十四年(公元640年),朝廷大招天下名儒讲学于新安歙州、休宁一带,吴义方也参加了这一盛会,由于醉心于新安山水之美,遂举家由豫章(今江西南昌)迁居于此。左台吴氏发展到民国时期,形成的支派有:临溪水、桥、衡川、东里、澄塘、鉴潭、石桥、莘墟、唐模。乾隆二十六年(公元1761年)任徽州府府丞的吴兴宗便是这族后裔。而黟县横冈商贾吴子敬为桑梓培育后人、赈济乡邻美德传为美谈。

而阳湖孙氏史载是在唐僖宗时大将孙万登,东乐安族人,族称是乐安世系中后魏建威将军孙方嗣之八世孙,唐朝后期率族人南迁,定居安徽休宁黎阳乡之唐田。江苏《斜河孙氏宗谱》载“田世系图”记该族始迁之祖孙万登来唐田之后的世系,其后人再分散迁徙。“唐田有迁择富前村、坑口、阳湖、湖稼、小溪者,亦有迁宣门、太平、常州者,故”宁为郡之大邑也,而邑有孙氏者,为邑之著姓也。”休宁逐渐成为孙氏新的郡望。

孙氏家族兴旺,宋代便有休宁名士孙吴会,端平二年(公元1235年)进士,官至江制置使参议。还有如著《松罗吟稿》的孙英,著《三山人诗稿》的孙良器,著《沧洲草》的孙元孚等。明末清初有孙逸,流寓芜湖,精画山水,尝作歙山二十四图,亦工花卉,为当时名家。清代有名士孙默,著有《笛松阁集》、《十六家词》。

稽灵山历史文化渊源还跟佛文化在屯溪传播有关。佛教在屯溪的起源与传播历史时间最早见诸文字的是南宋《新安志》中所载的新屯寺和齐祈寺。新屯寺建于唐贞观十年(636年),今已不存,其遗址亦无可考。齐祈寺址在柏山。另外,佛教活动的场所还有华山禅院、稽灵山寺、龙山寺、鬲山寺、黎溪古庵、静净庵、潜山庵等。

徽州佛教历经唐、宋、元、明、清五个朝代,到清末已是寺庙遍布城乡,凡人口较多的村落或名山风景之处均建有寺庙庵堂且有僧尼居住。据许承尧纂民国《歙县志》卷二“寺观”条的记载,仅徽州歙县一地先后兴建的佛教寺庙就有246处,道观也有近20处,且不包括许多一再重建的在内,其中不乏有历代朝廷敕建或赐额的著名道场。

徽州的黄山、齐云山以及附近的九华山更是著名的佛、道圣地。每逢一届秋令,前去朝拜观音、玄帝、地藏诸神的善男信女总是络绎不绝。此种宗教活动与日常生活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徽州社会牢固的民俗风情。徽州的庙宇虽多,但其兴建的缘由多与养生有关。譬如歙县富褐的雨粟禅院,建院延僧主要为管理园林栖息;又如箬岭之北的同德寺,因此崇山峻岭,筑寺请僧的目的仅为供商旅往来休息、壮行之用。其他许多寺庙的兴建也多与政治、教育、伦理等社会生活相关。

明朝中后期,徽州佛道文化的衰弱有着深刻的政治原因和历史背景。明清时期,由于宗族势力的加强,儒教信仰的强化,统治者对宗教信仰的严格控制和对民间宗教的严厉打击,导致道教和佛教开始衰落,儒释道三位一体的发展结构遭到破坏,于是由三教构成的传统文化开始崩离,从而导致民众宗教信仰的危机。《徽州府志•寺观》中记载:“江南有寺观始于三国吴而本府有寺观则始于晋,历唐及宋元而益炽洪。惟我高皇帝稽古为治,于佛老虽不废其教而给牒度,天下郡邑僧道则有定额,未尝少滥。洪武二十四年又下归并之令,合数寺观各立一丛林,且严私创庵院之律,故本府寺观皆仍前代之旧,未尝少有私创者。”

明朝对佛教和道教的严格控制使有限的正统的宗教资源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宗族群体的需要,从而促发了大量民间宗教的兴起。徽州积极发展地方宗法性传统宗教势力,如兴建神坛、祀庙、祠堂或家庙,以加强儒教统治,逐渐填补佛道教化文化的空白,缓解日益严峻的宗教信仰压力。

到了明清后期,徽州佛文化得以恢复。稽灵山寺佛教文化也日渐鼎盛。民国33年,居士汤秉遴来主持香火,司姑舒宜萱、孙益喜分别于民国34年、1950年到寺。汤秉遴曾在南京长生禅寺参研过佛学,他来寺时,正值全国救济委员会的特派员弘伞法师也在屯溪,于是由“和成银行”行长徐磊生等发起成立了“皖南佛教协会”,由汤秉遴主持会务,经常做“法事”,开坛讲经。屯溪的僧尼全部参加“皖南佛教协会”,亦有不少社会名流经常参加讲经参禅活动。协会规定,农历每逢初一、十五两天要集中举行拜诵仪式,稽灵山寺遂成屯溪佛教文化传播的集散地。

由此看来,一座并不扬名天下的稽灵山却蕴含着如此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文化渊源,无疑成为徽州传统文化发展进程中的一朵奇葩。

    

作者:[八月雪] 分类:[游记] 时间:[17:27:02] | 评论(0)
 
八月中秋观大潮
2011-09-14  
   早就听说钱塘江大潮自古以来被称为天下奇观,不仅仅它的壮观的气势,还因为钱江潮的历史悠久的文化渊源。

   宋代著名诗人苏东坡曾在八月十五中秋节这天观潮,写下闻名遐迩的《八月十五日看潮五绝》:“万人鼓噪慑吴侬,犹似浮江老阿童。欲识潮头高几许,越山浑在浪花中。”你看那钱塘怒潮掀天揭地呼啸而来,潮头奔涌,声响洪大,有如万人鼓噪,犹如两军对阵,千军万马呼啸挥杀,使弄潮和观潮的“吴侬”,无不为之震慑。气壮山河的气势毫不逊色于当年西晋名将王阿童统率长江上游的水军,浮江东下,楼船千里,一举攻下吴都建业。无怪乎,在这排山倒海、呼天啸地的阵势中,“越山浑在浪花中”了。 

   其实,对于钱江大潮青睐,不仅仅苏东坡,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骚客为之痴迷为之咏叹。古代诗人王在晋曾经在《望江台》中写道:海阔天空浪若雷,钱塘潮水自天来。唐代大诗人刘禹锡也曾经写道:八月涛声吼地来,头高数丈触山回。李廓在《忆钱塘》这样描绘:一千里色中秋月,十万军声半夜潮。孟浩然在《与颜钱塘登樟亭望潮作》也这样写道:“百里闻雷震,鸣弦暂辍弹”。“惊涛来似雪,一座凌生寒”。 

   不过,说到观潮,钱江潮的气壮山河只是她的“冰山一角”。当地人说法有“奇景四看”。钱塘江涌潮景象变化万千,潮起潮落各不相同。每当涌潮在天边出现时,犹如“素绿横江,漫漫平沙起白虹”。待涌潮到达眼前时,又犹如万马奔腾之势,雷霆万钧之力,势不可挡。东西二十多公里的海塘上,即可看银涛滚滚整齐,东西横挂而来的“一线潮”,也可看到东南两股潮头相撞,犹如掀起万座冰山、千座雪峰震荡风雷的“碰头潮”。当你漫步在江边大堤,随潮远眺还可看到潮水猛冲凸入江中的美人坝的围堤,形成“卷起沙堆似雪堆”的“返头潮”。如果你想皓月当思,细细咀嚼习习夜风中,钱江潮那妩媚婉颜的丽容,那就当属于钱塘江的“夜潮”:皓月当空、月影银涛、观潮赏月、心旷神怡。奇妙的钱江涌潮,使你无不奇哉乐哉。 

   很久以来,去钱塘江观大潮成了我牵肠挂肚的念想。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这天,在朋友陪同下来到钱塘江南岸萧山南阳的赭山美女坝附近,耐心地等待奇景的出现,吃过当地著名的鱼宴后,我爬到了高楼顶,抬眼西望,一览无余,只见波澜壮阔的钱塘江到了美女坝处婉转曲折前行,江面浩瀚,雾气朦胧。远处的高楼和近处的钱江桥朦朦胧胧,依稀可辨。使人奇怪的是靠近河堤美人坝一带20米左右宽的江水上,呈现的是墨色的江水,与远处黄褐色的宽阔无际的江面隔成了不同颜色的画面,是不是潮汐现象的缘故,不得而知。 

   到了快十二点时候,人们欢呼雀跃起来,循声东望,白茫茫一片,江面仍是风平浪静。只有空中的一架直升机盘旋,感觉什么都没有。可是,奇怪的是却有一种好像擂鼓般的响声随风飘来,鼓点断断续续,由远至近,时而紧时而远时而快时而缓,响声越来越大,越听越急,片刻后,犹如擂起万面战鼓,震耳欲聋。

   此时,江堤簇拥的人群中不知谁尖叫一句,抬眼望去,只见几千米开外,雾蒙蒙的江面出现一条白线,迅速西移,犹如“素练横江,漫漫平沙起白虹”。浪涛翻卷之间,几位驾驭冲浪的勇士,在翻滚腾跃,逆水踏浪,波涛汹涌中忽隐忽现,姿态万千,而两艘捕鱼船迎着波浪张网待捕,浪前潮尾,还有几艘汽艇迎风博浪,劈波斩浪飞驰前行。再近,白线变成了一堵水墙,逐渐升高,“欲识潮头高几许,越山横在浪花中”。随着一堵白墙的迅速向前推移,涌潮来到眼前,巨浪汹涌澎湃,气势雄伟,潮声震天动地,如千军万马,横江翻腾,真有“翻江倒海山为摧”之势。一米两米渐高的潮头浩浩荡荡向上游挺进,势如破竹,蔚为壮观。无怪乎明代文学家张舆曾写下了这样的诗句:“罗刹江(即钱塘江)头八月潮,吞山挟海势雄豪。六鳌倒卷银河阔,万马横奔雪嶂高。”

   眼见此景,脑海里不禁想起了南宋文人周密观钱塘大潮后写下那篇著名文章《观潮》,确实,“浙江之潮,天下之伟观也”。然而,江水滔滔,潮起潮落,到钱塘江观潮难道仅仅是为了感悟那种气势、场面带给自己的震撼吗?想那当年迎风斩浪出没于万仞巨浪,翻腾变换尽展各样雄姿的水军健儿们,如今英雄已去,江潮依旧。真真切切地感悟出明代大家杨慎“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真谛。

   是的,沧桑巨变,伍子胥也好夫差也罢,多少枯荣悲喜皆成钱塘江波涛浪花中昔日的故事。还是杨慎老先生说的好:白发渔樵江楮上,惯看秋月春风。多少兴盛衰败都付之在这仲秋皎月下的一壶浊酒中。确实,八月中秋来萧山观大潮不仅是精神的感悟而且是心灵的净化和升华。

    

作者:[八月雪] 分类:[游记] 时间:[07:53:43] | 评论(0)
 
徽州山越人与山越文化
2011-09-05  
   徽州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从境内陆续发掘的新石器时代遗址的情况来看,早在6000多年前就有人类在活动,以后又随着时间的推移及经历吴越争锋、雄楚灭越等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与洗礼,成就和丰富了山越人的文化和生存技能。

   山越人就是一千八百年前,居住在长江中下游及其以南的广大地方的越族人的一支,是一个内部发展很不平衡的民族共同体,在历史上有百越之称,百越的最早记载是在《吕氏、春秋、恃君》篇,而且百越不是单一的民族而是多个民族的泛称他们源于各地的土著,同时也是现在我国南方的大部分少数民族的祖先。

   远古时期,活跃在我国华北大平原的氏族部落是东西两大部落联盟,即东部的“九黎部落联盟”和西部的“炎黄部落联盟”。根据古代文献所记载的传说,九黎部落联盟在山东、河南、河北一带,炎黄部落联盟在陕西一带。后来,炎帝族人从陕西中部沿渭水流域经黄河向东发展,遇到九黎族,战败而返;黄帝族从陕西北部的黄河上游经太行山向东到达河北的怀来县一带,同样为九黎族所阻,炎黄两族联合起来,将九黎族打败,占据了中原地区。九黎部落或被融合,或移徙南下,形成中国原始氏族部落联盟的第二个演变,即东夷、西戎、南蛮、北狄的历史演变。

   这个史实可以在《国语·楚语下》中佐证。“及少

    

作者:[八月雪] 分类:[游记] 时间:[13:06:27] | 评论(0)
 
跑马溜溜的山上,朵朵溜溜的云哟
2011-08-05  
在西藏山南,热情好客的藏族同胞款待了我们后,便带着我们去了扎西次日山上的雍布拉康宫。这个时候,是午后的一点多钟,太阳明晃晃地悬在空中,太阳背景是深蓝深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一片片地漂浮在天边,灿烂的阳光下,高原的一切都显得那般的神秘,我们来到了扎西次日的山脚下,几位藏族马夫等待那里,招揽着来客。远远望去,巍峨的扎西次日矗立在眼前,陡峭而又嶙峋,一条细细的山道盘旋在山间,十分险峻。

雍布拉康,藏语意为“母子宫”,是西藏历史上第一座宫殿,也是西藏最早的建筑之一,位于山南地区泽  雍布拉康当镇东南,高耸于雅砻河东岸扎西次日山顶。相传是苯教徒于公元前2世纪为第一代藏王聂赤赞普建造,后来成为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在山南的夏宫,五世达赖时改为黄教寺院。 雍布拉康主要供奉释迦牟尼佛像。宫殿内的壁画上生动地描绘了西藏的第一位国王,第一座建筑,第一块耕地的历史故事。 雍布拉康分为两部分,前部是一幢多层建筑,后部是一座方形高层碉堡望楼,与前部相连。公元5世纪,藏王托托念赞时期,传说一本佛经从天而降,正好跌在雍布拉康宫顶,当时无人能识。有圣人断言,到了公元7-8世纪就有人能解读此书。所以这本书被很好地保留在雍布拉康。

“雍布”意为母鹿,因扎西次日的山势形似母鹿而得名;“拉康”意为神殿。雍布拉康传为西藏最早的建筑,最初并非寺院,而是早期雅砻部落首领的宫殿。民间传说云:“宫殿莫早  雍布拉康于雍布拉康、国王莫早于聂赤赞普、地方莫早于雅砻”,雍布拉康正是聂赤赞普在雅砻地方建造的宫殿。   

《西藏王臣记》载:第一代赞普聂赤赞普”下降天梯而步行到赞唐旷四门平原时,被在那里放牧的有才干的苯教徒十二人看见,问他从何而来?他手指着天示意答复,他们了解到他是从天界罚降下来的,也就是说他有资格作藏疆之王,这样他们就用肩头当作他的舆座,把他高高抬起来到市中,由此都称他为聂赤赞普(意为肩座王)”。这与《青史》中所说的赤赞波峨德同是一事。聂赤赞普修建了雍布拉康的时候,他并用口译说出了苯教中的《辛氏之罕嘉法门》。依次,按普巴桑杰加措历算法所说,聂赤赞普是木虎年(公元前127年)来到雅砻的,那么雍布拉康的始建,距今已有两千一百多年的历史。到地二十八代赞普拉妥妥日聂赞当政时,于水蛇年(公元446年)“雍布拉康王宫的宫顶上面,从空中降下来《百拜补证忏悔经》、金塔、《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心要六字真言》、《积达嘛呢法门》等,又从空中发出声音说:‘再传五代,将会知道这些经义’”。拉妥妥日聂赞以后的第五代赞普即松赞干布,据说松赞干布在原来宫殿的两边修建了两层楼的殿堂。殿堂底层为佛殿,二层为法王殿。至此,雍布拉康由宫殿改作寺庙。后来历代都有扩修,逐渐在殿堂西边增建了门厅,南边增建了僧房。五世达赖时在碉楼式建筑上加修了四角攒尖式金顶。十五世纪,宗喀巴弟子克珠顿珠在雍布拉康北七华里处创建了日乌曲林,并开始由该寺管理雍布拉康事务。每年向雍布拉康派喇嘛五名,一年一次轮换,每人年奉十克青稞,直至民主改革前。 

爬扎西次日山上的雍布拉康宫。我们是策马上山的,每人骑着一匹马有藏民们牵着沿着崎岖不平的山道向顶峰进发,由于陡峭弯曲,马儿也是一脚高一脚低地吃力地爬着,颠簸高低使我们感到头晕目眩,回首望去,山下一切景色尽收眼底,栉次邻比的街道和房屋新罗密布的村庄,还有远处的草滩及迎风簌簌的大片大片的白桦林构成了一幅高原夏日图。看着三三两两地山道上的游客和马匹,于是想到了那首蒲巴甲唱的康定情歌,情不自禁地唱了起来--------

跑马溜溜的山上

一朵溜溜的云哟

端端溜溜的照在

康定溜溜的城哟

月亮弯弯

康定溜溜的城哟······

只是李家大姐何在呢?

    

作者:[八月雪] 分类:[游记] 时间:[14:23:36] | 评论(0)
 
青稞熟了的时候,向乃钦康桑雪峰进发!
2011-07-28  
我们在去日喀则的途中,在浪卡子县一家重庆人开的饭店里吃饭。这家饭店就在车站附近,而县机关就在旁边。我们没有去惊动挂职干部。

饭店前后是一望无际的田野,黄绿相间。黄的是油菜花,由于海拔高气候寒冷的缘故,这里的油菜刚刚开花,而青绿青绿的就是青稞。一些藏民三三两两地在田间农作。

浪卡子县地处西藏南部的喜马拉雅山中段北麓,是山南地区海拔最高的县,也是西藏自治区的边境县之一,与不丹王国接壤,全县平均海拔 4500 米以上,是山南地区的牧业大县、旅游大县、资源大县和文化强县。面积8022平方公里,水域面积1054平方公里,耕地面积3.6万亩,草场面积680万亩。总人口近3.1万。

浪卡子藏语意为"白色鼻尖"。吐蕃时期属约茹管辖。14世纪中期,帕竹地方政权在此设浪卡子宗。1954年噶厦分设浪卡子、白地两宗,归洛喀基巧管辖。1960年,浪卡子宗和白地宗合并设浪卡子县,打隆与岭谷并设打隆县,划归江孜专区管辖。1964年打隆县并入浪卡子县,划归山南专区管辖至今。县府就驻浪卡子。

这里属藏南山原湖盆宽谷区。四周边缘高突,中间呈低洼湖泊。就像一个倒扣的碗。浪卡子县境内山峰众多,海拔6000米以上的就有6座。最高海拔为7206米。属高原温带半干旱季风气候区。

这时,有几位藏族少年簇拥过来,央求我给他们几支铅笔,我每人给了一块钱,几位很高兴,让我照相留念。

吃过饭就向日喀则进发,途中要经过乃钦康桑雪山。在过了浪卡子之后往江孜方向大约40公里就可以见到乃钦康桑大雪山了。说话间,车子进入两排巨大的石山。从远处看,车子仿佛是高速钻进了一条石缝里。果然,海拔7191米的乃钦康桑雪峰就撞进了我们的眼帘。连绵不断,峰顶像戴了雪白的帽子,形具百态,犹如待嫁而归的少女,百千年来静静地矗立在那里。转眼间就到了雪峰脚下的卡岩拉山冰川,这里海拔5100米。我兴奋地提着相机,兴致勃勃地下车跑到了山口。寒风一阵阵地吹来,而阳光却火辣辣直射头顶。这时,可能是高原缺氧的缘故,觉得自己有些头晕目眩、头重脚轻的感觉很强烈。我大口大口地喘息,放缓了脚步,屏息凝神地望着眼前的美景。在卡若拉山口,洁白辉煌的乃钦康桑雪山清晰明

    

作者:[八月雪] 分类:[游记] 时间:[23:11:22] | 评论(0)
 
登格儿,你就不经意在那儿
2011-07-28  
在去西藏曲水县的途中,除了一排排的白杨树外,就是路边一丛丛鲜艳夺目的花儿,就那样不经意地生在在这高原的土地上。当时以为是雪莲花,可问了几位都说不是。而是叫“登格尔”的花。花儿开得很灿烂。微风处轻轻地摇曳,像是欢迎我们这些远方的客人。导游说,在曲水县这种花随处可见,是为了纪念出使西藏的清朝大将军登格尔而取名的,花也是他从内地引进的。

花儿八片花瓣,花芯黄色,有红白两种。煞是好看,在这海拔4000多米冰天雪地的高原,就这样生长在哪儿。

    

作者:[八月雪] 分类:[游记] 时间:[07:56:20] | 评论(0)
 
拉萨的一天
2011-07-26  
七月十五日,我们逗留在拉萨。由于高原反应,头晕、胀痛、心悸、腿软各种难以名状的感觉都呈现出来。鼻子干燥的缘故,常常鼻塞而且流血。不过在高原这座美丽城市,带来的新鲜感和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在心中荡漾着,减缓了身体里的不适。

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去了藏民们朝拜的圣地---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位于拉萨市玛布日山上,是我国著名的宫堡式建筑群,布达拉梵文意为观世音圣地。相传公元7世纪,土蕃赞普松赞干布与唐联姻,为迎娶文成公主,在此建宫室,后世屡有修砌。至17世纪中叶,达赖五世受清朝册封后,又扩建重修,历时500年始具今日规模,后为历代达赖喇嘛的冬宫。布达拉宫分为白宫和红宫两部分,全部建筑依山势修建,群楼高耸,崇阁巍峨,宫体主楼13层,高117米,东西长400米,南北宽350米,全部为石木结构,五层宫顶覆盖金瓦,外观气势雄伟非凡,建筑艺术别具一格,体现了藏汉文化的融合,是藏族建筑艺术的精髓。

果然,我们到了那里,信男善女从四面八方而来,接撞而至。整个寺庙前水泄不通。进到布达拉宫里面,巍峨挺拔的建筑,震撼威严,一些信徒们自发地来到宫内手拿木槌修打着宫内一些房屋的房顶,导游说这是一种信仰的力量,使他们自发自觉地来到这里无偿地劳作,以修德行。层层叠叠的白宫红宫,走马观花地参观完后,我们来到了宫殿外的一条老街上,这里熙熙攘攘的人们和街市上吆喝招揽生意的藏民是整个街道喧嚷热闹,街道旁一排古色古香的转经筒十分显眼,古铜色的经筒和口中念念有词的僧侣、喇嘛以及朝拜的藏民。络绎不绝地前来转经,转经筒旁的一处香炉香烟不断,袅袅的烟雾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在街道的一个拐角处,一位美丽年轻的藏族姑娘在卖着煎油饼和冻酸奶,我和同伴们拥挤上前,要了一份。这时,空中飘来了那个熟悉的歌声,歌手郑钧高昂优美的唱腔在街道蔓延开来--回到拉萨

  回到了布达拉

  回到拉萨

  回到了布达拉宫

  在雅鲁藏布江把我的心洗清

  在雪山之颠把我的魂唤醒

  爬过了唐古拉山遇见了雪莲花

  牵着我的手儿我们回到了她的家

  你根本不用担心太多的问题

  她会教你如何找到你自己

  雪山尽头

  美丽的喇嘛庙

  没完没了的姑娘她没完没了的笑

  雪山尽头

  美丽的喇嘛庙

  没完没了的唱我们没完没了的跳

  拉呀咿呀咿呀咿呀咿呀咿呀萨

  感觉是我的家

  拉呀咿呀咿呀咿呀咿呀咿呀萨

  我美丽的雪莲花

  纯净的天空中有着一颗纯净的心

  不必为明天愁也不必为今天忧

  来吧来吧我们一起回拉萨

  回到我们阔别已经很久的家

  拉呀咿呀咿呀咿呀咿呀咿呀拉呀咿呀咿呀咿呀咿呀

  来吧来吧来吧来吧来吧来吧来吧来吧来呀咿呀······ 

    

作者:[八月雪] 分类:[游记] 时间:[07:37:49] | 评论(9)
 
徽州的冬晨
2010-12-05  
到徽州,感受到徽州的冬天是雾、水、街、屋组成的画面。尤其是冬天的早晨,一切都在朦朦胧胧中,忽隐忽现,给人一种腾云驾雾做神仙的感觉。那种雾又是动着的精灵,当一幅幅精美得无以伦比的山廓水城泼墨画,渐渐地在你眼前变得清晰起来的时候,却在水雾缭绕中一瞬间无影无踪。

放眼远眺,山蒙蒙水蒙蒙,乳色的薄纱撩着你的脸盘缭乱了你的心扉,那种神秘抚摸的感受,使你觉得宛若天仙,身和心都飘飘然起来。

恍惚间,倏然见一条,不,两条还有更多条的木船在江边的晨风中摇曳,猛然想起了韦应物的《滁州西涧》那句诗

    

作者:[八月雪] 分类:[游记] 时间:[22:44:20] | 评论(32)
 
瘦西湖畔,惊起一行沙鹭
2010-11-23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初冬的晌午,漫步在瘦西湖的五亭桥畔,赏识着深秋过后的满目彩林,橘黄的银杏叶飘飘洒洒落在了红尖枫从中,有些落在了绿葱葱的松柏树上,织成了一幅动态的冬景美图。倏地,林子里惊飞起一群白鸽,千姿百态,跃越林间,打破了湖畔的宁静。于是,陶醉在驰骋中折回,思想间顿时忆起了唐代大诗人李

    

作者:[八月雪] 分类:[游记] 时间:[21:29:44] | 评论(9)
 
谁人不识你,身在闺阁中
2010-11-07  
狮石,一个久违的名字。还是在二十多年前,刮起的一阵“北方一把火,南方一把斧”风暴中,听说,当时的村民为了维护自己那点可怜的利益,竟然对前去做工作的县委县政府的工作组的人,举起了“土铳”(猎枪)。那时,我恰恰在不远的长陔乡做县委县政府的专案组,查处乱砍滥伐违法违纪案件。

长陔乡地处歙县南部,歙岭西麓,王街公路贯穿其中,驻地距县城58公里。总面积达 90.6平方公里,辖5个行政村,88个村民小组,共有3876户,14467人口。乡政府所在地人口居住集中,常住人口4000多人。

长陔东近望子尖与浙江省淳安县交界,西接石岩山与绍濂乡苦祝村,北与绍濂乡芝岭、黄毛村接壤,长陔村沿河延伸呈长条状,周围群山环抱,外围为高墩中间地势较为平坦因此称为长陔。

每天吃过晚饭后没地方去,我便和专案组的老胡、老许他们沿着眼前高耸入云的长陔岭脚下的羊肠山道一步一步往上散步,说是散步其实就是登岭,长陔岭上下十五里,到了天抹黑时候我们还只是走到岭脚。听人说,由于山道崎岖,又是盘山绕道,交通十分不便,一天也就两趟公交车到县城和屯溪。村里人去县城大多是搭便乘做别人的手扶拖拉机,在左拐右转中,冒险前行。85年的时候半山腰曾经发生过一起拖拉机坠崖特大事故,七条人命命丧黄泉,拖拉机手被判刑七年。

办案三个多月,我们破获了一起姓毕的乱砍滥伐案件,并配合林业公安将罪犯押到县城。其实,当时这里没有什么副业收入。而在这种只见青山不见田的贫瘠的山区,要想富要砍树在当地成为了一种共识。于是,偷偷摸摸地走上一二十里地翻山越岭、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在悬崖峭壁间砍个根把树卖个一百多块钱维持生计,也苦了这帮山里人了。所以,我们在总结砍伐成风的原因时主要还是把它归结为贫穷落后。

就在我们这里整治开展的轰轰烈烈卓见成效时,传来砍伐更严重的狮石乡进展缓慢,阻力重重。随后在我们工作组抽掉了大批人员去援助狮石。

一晃就是十七年过去了,现在的狮石是否旧貌换新颜了呢?

当汽车经过了一个多小时颠簸翻过长干岭在岭头上左拐又进了一条绵延不断地盘山公路,几十分钟后,回首眺望,这条蜿蜒回绕的公路隐隐约约地盘在半山腰,犹如一条蜷曲翻转的飞龙。此时,我们已经处在海拔1265米的歙岭顶,再上山,指的是前往狮石境内的两座大山脉,大连岭和啸天龙,海拔分别为1204米、1396米,均与浙江省淳安县交界。车子轰鸣地走到悬崖峭壁出,我们站在这条被称之为“天路”上远望,“一览众山小”:近处山高林密,地形陡峭,周边群山环抱;人间的山水画卷,天上的超凡脱俗。

听人介绍,狮石乡地处天目山山脉,1984年成立乡政府,1992年并入石门乡政府,1994年又恢复狮石乡人民政府建制。狮石乡地处歙县最边远的西南山区,交界于浙江省的淳安县中州镇、休宁县的白际乡,距离歙县75公里,乡政府驻地营川村。全乡辖4个行政村15个村民小组,平均居住海拔在800米以上。全乡总面积56.6平方公里,其中林业用地56571亩,森林覆盖率达98%以上。

传说,古时候,石门一带来了一头威猛的狮子,它十分喜爱这个山深林密、鸟语花香的地方,和百兽们无忧的生活着。   

不知什么时候,从浙江来了一大群野猪,为首的是头修炼了数百年的野猪王。这伙野猪到处糟害百姓的庄稼,尤其是屯溪近郊百鸟亭一带田畈,更是成了野猪们的乐园。于是,数十村农民联合起来赶野猪,结果野猪未赶掉,反被野猪王伤了许多人。   

狮子被惹怒了,它与野猪王搏斗了三天三夜,野猪王受伤不敌,便带着猪子猪孙们窜怒入山林,狮子仅仅在后面追赶。追呀,追呀,追到与休宁毗邻的一座高山上。野猪王伤重倒地死去,化成了石头。狮子也脱力跑不动了,不得不匐下身子喘息。猪子猪孙们乘狮子喘息功夫,迅速越过歙县地界,逃回了浙江。狮子怕野猪再回来,便一直匐在那里守着,两眼一直注视着野猪逃走的方向,久而化成一座硕大的狮形石崖。人们为了纪念狮子的功绩,就称那座山为“狮峰山”,称那狮形石崖为“狮石”,把山上的一处石洞称作“狮子洞”。又把狮石背后,当年狮子经常往来的那道大岭命名为“威风岭”。据传,朱元璋打天下时,曾以徽州作为根据地,朱元璋准备去浙江时,徽州人在白际岭和威风岭为朱元璋作途中准备,朱元璋最终走威风岭过结竹营去了浙江,结竹营就是“接朱营”的谐音。

传说归传说,但到了狮石确实感到她好似一位身在闺阁中的纯朴、清秀美丽而又腼腆的山里姑娘,使人感到清新、可爱、留给人们无限的遐想。

狮石村座落在两座大山的山凹中,它的周围是一望无际的竹海和绵延不断的山脉,村后的山崖上隐约能看见巨大的悬洞,那也许就是“狮子洞”吧。村中一条常年流淌不息的山涧,流水潺潺,清澈见底,千形百状的大大小小的鹅卵石或凸出或隐没在泉水中,涧畔长满了水杨柳、野枫树等一些不知名的灌木还有稀稀落落的芦苇,长着棕色的芦花,在山风中摇曳,黄土泥筑成的土楼星棋部落在群山峻岭中,构成了一幅山村秋色的美图,还有虚掩在翠林里的古桥和青石垒出的山道,真正点缀着狮石,使人不免想起“小桥流水人家,西风古道瘦马”的诗句。

使人感到惊奇的是山坳间处处可见黄泥土楼屋,当地人叫“吊楼”,一排排,几间房排成一溜,上下两层,二楼有木板打造的楼房,长长的过道,用木栏杆连成一长溜,颇有西南苗族村寨的风情。午饭是在村头一处“吊楼”的堂前吃的,全是山里的土菜,野山蕨、蘑菇、野猪肉和山笋、红尖椒之类,香鲜可口。

 饭后我们到了狮石村中,有一棵高达30多米,树径6.5米的巨大红豆杉,树杆直生一根,斜长一枝,主次难分;树杆上已有一截被岁月掏空,形成一个空洞,奇特壮观。据了解,红豆杉是世界上公认的濒临灭绝的天然珍稀抗癌植物,是第四纪冰川遗留下来的古老树种,在地球上已有250万年的历史,被誉为自然界的活化石。由于在自然条件下红豆杉生长速度缓慢,再生能力差,所以很长时间以来,世界范围内还没有形成大规摸的红豆杉原料林基地。我国已将其列为一级珍稀濒危保护植物,联合国也明令禁止采伐。据说树龄已有上千年,狮石乡政府已对这棵红豆杉进行了重点保护。

随后,我们前往狮石的一座山涧。这里,翠竹成林,树木成荫;清澈的溪水,小鱼畅游其中;七彩卵石,晶莹剔透。半山腰,有一眼温泉,常年不枯,常温34度。山道旁,生长着箬竹,宽阔的箬叶青翠欲滴。原来我们端午节包粽子的东西就长在这儿。

临别狮石,已是黄昏,村中炊烟袅袅,星罗密布的土楼浸蕴在云蒸霞蔚中,远处青色的群山也笼罩着七彩的晚霞,呈现出仙境的感觉。我们依依不舍地与狮石告别,待到车行至大连岭和啸天龙的最高峰时,回首而望,狮石村已成为一小片一小片的棋盘,此时极目远眺,一轮红日透出诱人的光彩,在群山峻岭间一点一点地沉没,山风骤起,山间却是一片宁静。眼见着这崎岖险要的徽商古道脑海里翻腾着千百年来徽州历史的沧桑和多少儿女情长、悲欢离合的动人的传说,真正体味到古人“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感叹!

确实,谁人不是你,谁人欲识你,身在闺阁中山姑----狮石!

    

作者:[八月雪] 分类:[游记] 时间:[07:34:54] | 评论(0)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4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