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6页    跳转到
 
我的文友圈
2017-03-31  
                                    我的文友圈

                             

    在人际交往闲聊中,人们常说的有一句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基于文化层次的不同,爱好不同,因此生活中各有各的一个小圈子,比如:酒友、牌友、旅友、文友……他们有着共同的志趣爱好,自然不自然地聚集在一起。而我这里所说的是我的文友圈。

王天瑞老师是原周口市文联副主席,今年已经近70岁了,仍然坚持写作,文章经常见诸于报端,他既是我的上级领导也是我的文友。我每有作品问世,是他第一时间打来电话报喜。记得在2013年12月5日10点左右,王老师打来电话说:“钦民,给你报喜,你的散文《当兵的日子》在今天的《大河报》上发表了,祝贺你呀……”我还没有来得及道一声谢谢,他接着说:“其他没有事,挂了啊!”于是,我高兴地跑到报刊亭那里买了一张当天的《大河报》,先睹为快啊。上个月的5月22日上午,王天瑞老师再次打来电话,说:“钦民,向你报喜,你的散文《留在记忆里的亲情》在今天的《周口日报》发表了,给你道个喜,其他没有事,挂了!”就这一句话,温暖着我的心,拉近了我和老师的距离,也激励着我写作的热情。

爱好写作的人都爱订报刊关注报刊,谁看到了文友发表了文章就第一时间打个电话报个喜讯。自己的成绩得到了肯定谁不高兴呢?就这一声报喜,却温暖着我们每个文友的心。就在那一天,一位浙江绍兴的文友音韵发来几张照片,告诉我我的一篇散文在《牡丹》文学杂志上发表了,且也有她的一篇散文,发来让我先睹为快。我把这几张照片发在QQ里和鹿邑文友群里,说:有一篇散文在《牡丹》文学杂志第五期发表,感谢文友音韵告知。太康县文联的文友葛有杰也向我道喜说,今天的《周口日报》也发表了你的一篇散文,祝贺你。一时间,我QQ空间里的文友、群里的文友都纷纷点赞祝贺。

    王尚林是原周口市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他既是我的领导又是我的长辈,我们又是文友。一次,我到王叔家,(我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在王叔的点拨下发表出来的)在闲聊时,王婶说,恁王叔经常夸你,你在报上啥时候发表了啥文章他都记着类,你要好好写呀,不要贪玩…… 还有我在《文友庆立》文章里谢庆立、我们协会里的胥茂森、刘艳杰、宁高明、侯俊昌、尚纯江、吴杰等,他们奋斗在各行各业。我这一大群文友,谁发表文章了,就拿出来晒一晒,谝一谝。在写作的路上我们相互鼓励,没有题材写了,我们就聚到一起,谈文学,谈生活,谈人生,海阔天空地谈,天南地北地扯。这样,不但充实了我们的业余生活,有时在闲扯胡侃中也获得了创作素材。

    我的文友圈里的文学大家就数在京的当代传记文学作家陈廷一了。1987年,他创作的《许世友传奇》是其文坛首部书稿,这一名作花费了他十年心血。之后,他数十年笔耕不辍,创作并出版了传记文学作品《宋氏三姐妹》、《蒋氏家族全传》、《孙中山与宋庆龄》等达101部,2014年获得了大上海基尼斯“个人撰写、出版传记文学著作数量之最”的荣誉称号。每次回来的时候他就给家乡的文友们讲课,传授写作经验;在京的时候,他又经常打来电话询问家乡的文学创作情况,鼓励我们熟读、精思、勤练、多改,攻大刊、上名刊。现在,我圈里的文友个个成绩斐然。有的出版过长篇,有的出版过短篇,还有的获得过国家级、省地级奖项的……总之,我非常庆幸我拥有这个圈子,因为圈子里有一群拥有共同爱好且可以推心置腹的文友们!

    

作者:[路边草] 分类:[散文] 时间:[19:42:00] | 评论(0)
 
映山红
2017-03-31  
                                    映山红

                                         

    映山红,又名杜鹃花,在所有观赏花木之中,称得上花、叶兼美,地栽、盆栽皆宜,用途最为广泛的。映山红素有“木本花卉之王”的美称,古今中外的文人墨客作了许多赞诵映山红的美文诗句,如宋代杨万里的一首“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日日锦江呈锦样,清溪倒照映山红。”颂扬了映山红质朴、顽强的生命力。我认识“映山红”比认识杜鹃花早。有人可能会说,“映山红”就是杜鹃花,杜鹃花就是“映山红”。“映山红”就是杜鹃花,那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在鹰潭镇(现在的鹰潭市)党校经过一个多月的军事训练后,我被分配到了龙虎山下某通信团下属的一个连队——接力连。到达连队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连队的后边是山,对面是山,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都是山。连队营房就驻扎在山脚下。营房的周围到处是叫不出名字的这树那草的。星期天和老乡一起爬到营房后边的山头上,极目远眺,群山藏在薄雾里朦朦胧胧,山头时隐时现,那真是山的海洋。指导员怕我们新兵想家,除团部一个星期安排一场电影外,就安排几个老兵在晚饭后叫上我们到营房的周围散步、谈心,做我们的思想工作。星期天的时候安排老兵陪我们在营房周围的山坡上照相、聊天。陪我经常散步谈心的老兵叫毛建良,他是江苏人,对我们新兵特别好,他在部队已经五六年了,我们都喊他老同志。

    一天吃过早饭,他指了指周围的草丛对我说,不要看现在这里没有生机,那一片高一点的是茶树,结出的茶子江西老表都是用它做油料,那一片和那一片是映山红,春天来的时候,满山遍野的映山红就会开了,千姿百态,美不胜收,看了你就不会再想家了。到了寝室,他从抽屉里拿出相册给我看,点着对我说,这是在龙虎山下照的,这是我当新兵的那一年映山红开的时候在咱们营房后边指导员给我照的。我说,这不是电影《闪闪的红星》里边的主题曲里边唱的《映山红》吗?他说:嗯,聪明!

    我说:我喜欢电影《闪闪的红星》,喜欢电影里边的潘冬子,喜欢电影里边那满山遍野的《映山红》!

    我们俩都忍不住哼唱起来:

    ……

    若要盼得哟红军来

    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若要盼得哟红军来

    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我说:要是像电影《闪闪的红星》里边唱的那样,那这里可真是美极了!

    老同志说: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美。这里是老区,这里的人民爱军队,我们也要好好的爱护他们。我心里顿时对这里的一切产生了敬意。他又对旁边围上来的几个新兵说:你们看对面的龙虎山上一个洞一个洞的,你们知道洞里边有啥吗?我们都很奇怪,问他洞里有啥?他说,那里边有棺材。我们都很吃惊。我说,这里的人武功肯定了得,这么高的山能把棺材放上去,他们是怎么放上去的呢?他说,据当地老表说,那洞里的东西,是神仙用金丝线吊上去的,也有人说这洞里装的是无字天书、金银财宝。我说,这也太玄了吧?老兵说,这是神话传说,星期天我们向连长请假,领你们几个去龙虎山看看开开眼界!

    星期天,我们向连长请了假一起去龙虎山。龙虎山看着很近,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到山脚下。我们从龙虎山的北面沿着弯弯曲曲的山道向里走,在老兵的带领下往山上爬。山道两旁有松树、茶树、樟树,还有各种各样我叫不出名字的花草树木。再往里走,阳光也越来越暗,周围出奇的静。抬头看看头顶是山,山好像要压了下来,我心里直发怵。忽然,一阵扑棱棱的声音从草丛里响起。我打了一个寒颤,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站在那里。老兵说,是野鸡。他跑过去折腾了一阵也没有找到什么,就失望地回来了。我说:这山里有野鸡,会不会有老虎?老兵说,没有见过,好像听老兵说有野猪。

    我们没有爬过山,大约爬了三分之一的路,我就累得气喘吁吁,我的衬衣也湿透了。我把帽子摘掉说,累毁了,不能再爬了。在我的建议下,大家一致同意,下一个星期天再来。后来,我的战友又去了一次,据说他们爬了上去,但没有爬到顶峰,就这,他们在我的面前也炫耀了好一阵子。因为山高,我一直到退伍没有爬上去过。

    紧张的军事训练使我忘记了想家、忘记了烦恼,把心思全部放在了争当模范标兵上。

    那一天晚上是我最后一班岗。天蒙蒙亮的时候老同志也起来了,我们就端着脸盆到营房后边的井边洗刷,我抬头看到营房后边的那一棵梨树开了花,再一看,营房周围到处都是花。这就是映山红吗?我问一起洗刷的老同志。老同志说,是呀,就是我给你介绍的“映山红”!

    天大亮了。那一天,天湛蓝湛蓝的。抬眼望去,那火红火红的映山红在青山绿树之间云蒸霞蔚,一团团一簇簇,开得那么热烈,那么绚丽。我跑上前去,拈起一朵放到鼻子下边,一丝芬芳沁人心扉,哦,真美!过了几天,映山红映红了满山遍野。站在高处俯瞰营房,营房被花的海洋包围着,就像花的海洋里漂浮着一叶小舟。真真无愧宋代杨万里的那首:

    何须名苑看春风,

    一路山花不负侬。

    日日锦江呈锦样,

    清溪倒照映山红。

我陶醉在想象的美景里。在我的计划中,到我退伍时把我爱吃的空心菜引进我们家乡(因为空心菜是蔓生草本植物,采收期长,一年可以吃几茬)。现在我又多了一个计划,那就是把映山红取几棵回家种植。遗憾的是退伍时因时间仓促,只带了空心菜而忘记了带映山红。后来想想也不后悔。因为空心菜对土壤条件要求不严,好种植;映山红娇贵,生长在大山里,大山里土壤肥沃,平原的土壤它不会适应的,养失败了倒落下终生遗憾。

现在,屈指算来我离开部队已经是30多个年头了,听说我们的团部也已经解散合并了,连队也没有了。如今的我也已是满头银丝,当兵时的一些事情淡漠了,一些事情忘记了,唯独使我记忆犹新的是我那连队营房周围那满山遍野的“映山红”。

我怀念那满山遍野的“映山红”!

    

作者:[路边草] 分类:[散文] 时间:[19:38:38] | 评论(0)
 
留在记忆里的亲情
2017-03-31  
                                留在记忆里的亲情

                          

  舅舅对我很好,在那段艰苦的岁月里,有些事情已经忘记,可还有一些事情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终身都难以忘怀。

  那是1977年冬季的一天,我为了躲避父亲的逼婚,徒步到了20里以外的安徽省亳县(现在的亳州市)小李庄的舅舅家。在我小的时候,每到过年,舅舅都会给我几张崭新的票子。所以,在我心里一直认为只有舅舅对我好,他是我最亲的人。那天,天空阴沉沉的,天空似乎还飘着雪花。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我到舅舅家时,村子里的广播正播报着时间,刚好是中午12点钟。舅母是一个和善热情的人,她身材高大,说话高门大嗓,快人快语。看到我来了,忙吩咐一位女孩说:“去地里喊你大去!”我知道这女孩是我表姐,她的小名叫凤云,人也长得很漂亮。因为见面少,我从来没有叫过她姐。舅母对我说,你舅是生产队长,正带领男劳力在地里抗旱浇麦哩。这当儿,我扫了一眼舅舅的住宅,没有院墙,只有三间堂屋和两间西屋,西屋也就用做厨房了。我想,舅舅家里比较穷,在那个年代谁又能富起来呢?

  舅舅回来见到我,高兴地一边洗手一边问,咋来哩?我说,走着来的。舅舅的脸立刻绷紧了。他问,咋了,有事?逃婚的事我不敢和他说,只说是在家想舅舅及舅母了,来看看舅舅及舅母。舅舅和舅母知道我是一个苦命的孩子,两岁就没了母亲,在家里日子不好过。

  舅舅穿着单衣单裤,裤子上还打着两个补丁,在这寒冷的天气里,他不时地搓着手。他一边安排舅母做饭,一边吩咐我说,正好地里浇麦的水泵坏了,咱爷俩到堂屋里说说话。舅舅问了家里的一些情况后说,来了就在这多住几天,如果急了就跟我一起到地里抗旱去。不过一支烟的功夫,舅母在厨房里喊,饭做好了。这时,我凤云姐也不吭声,拿着擦桌布到屋里把桌子擦了一遍,然后转身去了厨房。不一会儿,凤云姐端过来一盘子煎馍、一盘子炒鸡蛋和两碗面条。煎馍、炒鸡蛋在家里我是吃不到的。正要开饭,上学的表妹表弟陆陆续续回来了,他们和舅母都在厨房里吃,我和舅舅两人在堂屋里吃。吃罢饭,碗筷刚刚放在桌子上,凤云姐就到屋里来,把桌子上的碗筷都收拾了,没让我动手。就这样,大概住了四五天,我跟舅舅和舅母说要回老家去。舅舅、舅母也不拦我,只是说在家急了就来这里玩。我想回家的原因不只是想家,还因为我知道舅舅家里穷,还得养活八个孩子,日子过得本来就够艰难了,还要天天给我煎馍炒鸡蛋吃,天天都是好面,好面吃完了,舅舅一家人过年咋办?况且,我在这里天天让舅舅陪着,让凤云姐伺候着,而舅母领着孩子却在厨房里吃另外一种粗糙的饭食,我于心不忍。

  后来,我结了婚有了孩子,一直没有忘记舅舅及舅舅一家人对我的好。在我的印象里,由于过度的田间劳作,舅舅的背驼了,但舅舅的精神头一直很好。舅舅操劳一生,四个儿子都成了家立了业,四个女儿也都嫁了好婆家,过上了安稳的生活,他们也都很孝顺。

  舅舅来我家,从亳州到鹿邑几十里的路都是骑着一辆没有挡瓦、没有闸、没有铃的破旧自行车。舅舅性情豪放,喝酒爱来枚,喝起酒来从来不让人。这几年生活好了,我每次去舅舅家,舅舅就陪我来枚喝酒。我也喜欢和舅舅来枚,但就是赢不了舅舅。现在想起来,我最对不起舅舅的,是没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去看望舅舅,但是舅舅从来也没有责怪过我。直到一次表妹凤芝(舅舅的三女儿)打来电话,说舅舅有病了,我才匆忙赶到医院看望舅舅。表妹说舅舅得的是胃癌,没敢对舅舅说。舅舅本来就不胖,这一得病,他人又瘦了一圈,脸色看上去显得苍白,眼睛也陷了下去,颧骨突了出来,整个人骨瘦如柴。看到舅舅的模样,我的鼻子一酸,眼泪不知不觉就下来了。

  舅舅看到我,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就这一丝笑,让我又看到了舅舅过去的精神头。舅舅想坐起来,被表妹按住,她说,不要起来了,你就躺着跟俺哥说话吧。舅舅说,我以为见不到你了哩!我安慰他说,你的病不重,安心养病,过几天就好了,我会经常来看你的。中午在表妹家吃了饭就回来了。这中间我又打了几次电话,表妹说,舅舅已经回家住了,精神比以前好多了,他见了你格外高兴,没有事了不要挂念。可我心里却一直放心不下。

  大概过了十来天的光景,表妹打来电话说舅舅又住院了。我又赶紧去了医院,看到舅舅正在打吊针,舅舅的家人都围在病床周围。我急忙过去握住舅舅的手,可他闭着眼,嘴里已说不出话来。表妹把我叫到外边说,这一次病情严重了,医院已经不给治了,看样子是治不好了……我把兜里的几百元钱给了表妹,表妹不收。她说,我们姊妹几个都不缺钱。我把钱强塞到她手里说,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尽最大努力,把舅舅的病治好。

那次是我和舅舅最后一次见面。

    

作者:[路边草] 分类:[散文] 时间:[19:36:28] | 评论(0)
 
瘸 德
2017-03-31  
                                       瘸 德

  德,因小时候患了小儿麻皮症,落下了一点残疾——走起路来有一颠一颠的,又因营养不良,个子像没有长成似的,矮且小。于是,人们又喊他瘸德。瘸德从小没有了父亲,是母亲寡妇熬儿把他拉扯大并且上完了高中后,终因学习不好辍学在家拾掇家里的二亩地。正当母亲为他张罗着娶房媳妇成个家时,母亲却又突得心脏病弃他而去。

  这个苦命的孩子呀,面对母亲的遗体束手无策了。在村里他可是一位出了名的孝子。可是,腰里没有分文,你想孝顺又怎么孝?他在求拜了左邻右舍之后,把院子里还没有成才的几棵桐树锯了下来,请来了村里的木匠,用桐木锯成指把厚的板子凑合着做成了一个棺材。旁晚,他跪在母亲的遗像前默默地祷告:娘,请你老人家不要责怪儿子,儿子真的没有办法呀!请你老人家在阴间里饶恕儿子吧,等儿子打工挣了钱回来再给你老人家树碑……

  第二天天刚亮的时候,人们就发现村南不远处冒出来一个新坟头。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有两辆民政局的小车开到新坟前,从车上下来七八个青年人,他们手里拿着铁锨、掂着油桶直奔新坟而去。他们不问青红皂白,七手八脚把新坟里的棺材挖了出来。据知情人说,他们把棺材掀开并把尸体拉出来后,一桶汽油浇了进去,点燃后扬长而去。那火整整燃了一个上午。后来,还是几位老者看不下去了找瘸德找不着,就拿着铁锨把坟头草草地又立了起来。

  这个村的村名虽然叫乱寺庙,但是,村里的村民的规矩却不乱。他们自己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而且相互配合的很默契,那就是谁家老了人,家人不吱声,邻居不声张,大伙帮忙偷偷地葬了。如果发现有人举报到县民政部门,知道是谁后,到他家里有什么事情,村里人都不去帮忙。这件事出来后,村里的村民义愤填膺,非要查出村里的内鬼不行,挖坟灭族虽然不得民心,但村民们知道,拿那些执法人员也没有什么好法子。可是,村里的内鬼不除,那可是后患无穷。他们查来查去,也没查出个结果。

  没过多久,县里召开平坟复耕会议。会后,村里派去参加会议的代表捎回来一个消息:内鬼就在本村,瘸德母亲的坟就是本村里的内鬼举报的,据民政部门负责殡葬改革的领导说,是一个又瘦又小,走起路来有一点颠的青年人举报的,而且在民政局已经领走了5000元的奖金。

  村里人查来查去,也没有查出来这个内鬼是谁。后来,大伙在一起议论:又瘦又小,走起路来有一点颠……有人一拍大腿说:莫不会是瘸德干的吧!?

    

作者:[路边草] 分类:[小说] 时间:[07:46:30] | 评论(0)
 
无 赖 
2017-03-31  
                                      无 赖                                                                                    

  听证会上。

  主持人:“周八,判决书判决被告还你欠款5万元,法院已经给你执行5万元。后来,你又要求赔偿你误工费、精神损失费20万元,现在又改成10万元,说说你的理由。”

  周八:“我没有要10万元,是执行局的李庭长许给我10万元。”

  李庭长一惊:“我许给你10万元了?”

  “是呀!”

  “我啥时候许给你10万元了?”

  周八从皮兜里掏出一个小录音机,大家听听:“……10万元……”

  录音机里传出来的确确实实是李庭长的声音。周八把录音机的按钮按住了。李庭长说放呀,继续放!

  “没有了。”

  “就这一句话?”

  “嗯,就在一句话,是你许给我的10万元。”

  “你,你,你混蛋!”李庭长差一点气昏过去。又稳了稳情绪,说:“周八,我有这个权力许给你10万元吗?”

  “我不管,反正是你许给我的!”大家都看着李庭长。李庭长无语,心里想这家伙真狡猾,领导让我做他的思想工作,我打手机说你不要说要20万元,10万谁给你呀?……这家伙把我说的话前前后后都掐头去尾了,留下一句10万元。他脑子真的懵了。

  周八这个无赖就咬住一句话:李庭长许给他的10万元。

  听证会草草结束。

  过了两天,周八所在镇里的书记打来电话,说:“经镇领导研究,同意给周八10万元,周八也同意结案,停访息诉。

  我说:“哎,咋决定恁快?他要10万你就给他10万?”

  “嗨!没有办法。拿钱买稳定吧!”

  后来我通过朋友的关系才知道,周八给镇里的张书记打手机:“张书记,你再不给我解决,我可真上访告你啦!”

  “你本来就没有理你告啥?”

  “我非把你告倒不可!”

  “你这是非访,是打击的对象,你就是告到市纪委,告到市纪委书记杨震清那里你也告不赢。”……周八嗨嗨笑了两声挂了。第二天他来到张书记办公室里,从皮兜里掏出小录音机放到张书记的桌子上说:“咱今个先不说钱不钱的事,我告的是你让我告倒杨震清,我明天就去市里告你去。”张书记一听懵了,说:“你真是地地道道的刁民,我啥时候让你告倒杨震清书记了?”

  “你昨天在手机里就是这样说的你还不承认?”

  周八把录音机的按钮一按:“……你告倒杨震清!”

  “张书记,这是啥?这就是证据,是你让我告倒杨震清书记的!”

  张书记一伸手抓起桌子上的录音机“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周八,你,你真是无赖,地地道道的无赖!”周八蹲到地上边拾被摔碎的录音机边说:“你摔呀,我还有录好的在家里放着哩。明天我就去市里!”周八把门一摔走了。

  张书记坐在椅子上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心想:干一辈子了,没想到被这个乌龟王八蛋给耍了。市里抓纪检的杨震清书记外号杨青天,来到颍河市半年就已经查处了两个处级、10多个正副科级干部。这要是传到他那里,我又怎么能解释得清,以后我这个小小的镇党委书记的名字可就在他的脑子里挂上号了。他抬头对站在一旁的秘书说:通知开个班子会!

    

作者:[路边草] 分类:[小说] 时间:[07:44:14] | 评论(0)
 
小 名
2017-03-31  
                                 小 名

    取个赖名,好养活。算卦先生给我合了八字之后父母就叫我狗蛋了。我上学后就自作主张改名李培君,培君者,培养君子之气也。我觉得这个名字很大气,叫起来亲切,听起来响亮。

  “狗蛋!狗蛋!”小的时候有人这样叫我,我听了嘴一咧,心里感到特亲切。大一点的时候,就有一点不大认同了,顾及到脸面了,后来在老家,除了爹妈叫,其他人就只能叫我的学名。这也算是我的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否则我是不依的,轻则我听而不见,重则我会义无反顾地反击,甚至大打出手,只有关系特别好的小伙伴才可以以嬉戏的方式这样称呼我。

  “狗蛋,狗蛋!”

  这天早晨我刚走到单位门口,就听到有人喊我的乳名。我转脸望去,见是我昔日的同学狗剩笑吟吟地走来,他是我儿时最要好的玩伴。眼睛的余光使我知道周围的同事都在用怪异的眼光看着我。我的脸上有一点发热,急忙走到同学跟前小声问,有事?他说,是呀,来了好几趟了,没有见着你,你官当大了,好忙呀,见你一次真不容易。我唯恐他再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惹同事们笑话。拉着他的手说,走,到我办公室里说吧。

  进了办公室,我把门关上,说:“狗剩,你到这里来是给谁打官司哩?”

  狗剩说:“狗蛋,我的官司前天开过庭了,你给问问赵庭长,啥时候才会有结果?”

  我说:“狗剩,前天开的,也不能恁快呀。”

  狗剩说:“狗蛋,你们都是同事,好说话,给我问问呗。”

  狗蛋狗蛋地叫,我听了很不自然,甚至心里有一种抵触情绪,可又不好翻脸。小时候我们两个嬉戏惯了的,他叫我狗蛋,我叫他狗剩,彼此心里有一种平衡的感觉。可现在毕竟大了,都有儿女了,我觉得再这样叫很不雅观,只好建议说,咱们是老同学哩,你就叫我的大名吧。

  狗剩愣了一下,说:“狗蛋,你的大名……”

  连我的大名都不知道,我心里很不痛快,沉着脸说:“李培君。”

  狗剩不好意思地说:“培、培君,你现在就打电话中不中?”

  我说我是负责执行工作的,不能乱干预别人办案的。但碍于情面还是拨通了赵庭长的电话问明了一些情况后,给狗剩解释了一番,要他不要急,案件判决得有个过程。

  “中。”狗剩站起身走到门口又打了一声招呼,“狗蛋,这事就拜托你了,我走了。”

  我说:“好,你走吧。”

  狗剩摆摆手独自下楼去了,我竟然没有往外送。望着他略显苍老的背影,我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狗剩,狗剩……他的大名叫什么呢?

               

    

作者:[路边草] 分类:[小说] 时间:[07:43:29] | 评论(0)
 
你笑的是那样灿烂
2017-03-29  
      你笑的是那样灿烂

         

初看见你的时候

你的表情深沉而又凝重

踌躇满志

 

再看见你的时候

你的表情象阳光一样明媚灿烂

目光坚毅

 

初看见你的时候

你的头发乌黑发亮

意气风发

 

再看见你的时候

你的两鬓斑白

憔悴许多

 

是呀

污浊的“五河”

臭气熏天,蚊蝇繁衍

多少年了

人民期盼治理的愿望

牵动着你的心

 

终于

你发出“五河”共治动员令

这一举动

大家都替你捏了一把汗

这可不是小工程

你咋敢冒这个险

民心所望施政所向

你把眼光聚向“五河”

你把脚步伸进“五河”

以首战必胜的气势

郑重宣言

有什么责任我一身担

 

三百六十多个日子里

顶风雪冒酷暑

脚踩污泥头顶星星

你或徒步、或骑车

和工作人员一起

奔波在施工的前沿

多少个节假日

多少个深夜里

微信平台上总能看到你

以上率下的身影

 

五四青年节这一天

全县万人长跑比赛从闫沟河南段出发

你一个潇洒优美的发令动作

让数万干部群众见证了

这一年付出的辛劳

领略了“五河”美景

 

如今的“五河”夜晚

水清景美五彩斑斓

成了一道亮丽的城市风景线

人们在这里尽情地健身、游玩

 

清澈河水见证着城市的新

绿色长廊见证着城市的美

莺歌燕语,蝶儿翩翩

是哪位音乐爱好者送来了

谁不说俺家乡好的笛声

阵阵清风吹来

欢声笑语一片

 

游子回到鹿邑

禁不住竖起拇指赞叹

家乡变化真大呀

大城市的夜色不过如此

从没有动过笔的一位老领导

忍不住赋诗一首

奇迹博得众人点赞

 

你看到群众乐了

自己也舒心的笑了

笑的是那样灿烂

你的笑容

深深烙在群众心间

    

作者:[路边草] 分类:[诗歌] 时间:[17:56:11] | 评论(0)
 
向老赖宣战
2017-03-29  
向老赖宣战

  ——写在法院集中执行日

  侯钦民 

  鹿邑县人民法院在2016年7月12日凌晨,在主抓执行工作的李玉华副院长的带领下,兵分五路,开展了打击拒执犯罪雷霆行动。当天抓获被执行人12人,拘留3人,结案5件。

  ——题记

  2016年的7月12日

  就是这一天的凌晨5点

  鹿邑县法院的全体执行干警们

  兵分五路、东南西北中

  向东躲西藏,以种种借口

  拒不履行法院判决、裁定的老赖

  ——宣战

  老赖,你可知道

  当你已进入安逸的梦乡里时

  申请人的一家却因为生活

  彻夜难眠

  老赖,你可知道

  当你拿着申请人的钱花天酒地

  申请人的一家却因为生活

  度日如年

  老赖,老赖网上有你的名字

  老赖榜上有你的照片

  你可知道

  你将出差受阻

  消费受限

  你诚信丢失

  面子丢尽

  难道你真的敢向法律叫板

  老赖,在依法治国的今天

  请你自重

  放下你那侥幸的心理

  主动履行法院生效的法律文书

  不要等到对你绳之以法的那一天

  老赖,法律在对你宣战

  你幻想的末日到了

  法律文书不是一纸白条

  这是给你发出最后的期限

  再执迷不悟

  法院将对你强制执行

  以彰显法律的尊严 

    

作者:[路边草] 分类:[诗歌] 时间:[14:58:04] | 评论(0)
 
当兵的日子
2014-04-30  

  1975年初,我来到江西鹰潭镇(现在的鹰潭市)当兵。新兵在鹰潭镇集训了一个月,便陆陆续续地被分配走了。我们那一批兵有的去了福州,有的去了漳州,有的去了南昌,而我分配到了鹰潭镇某通信团下属的一个连队——接力连。连队就驻扎在龙虎山下。当兵那一年,我还不满17岁,当时个子又不高,显得稚气未脱。

  连队为了给战士改善生活,营房周围都是连队的菜地。菜地以外就是当地群众的稻田。江西是革命老区,这里的群众非常爱护部队,兵爱民、民拥军的文化活动经常开展。一次,我被抽去支农,为当地群众插水稻秧苗。到了稻田里,有一位跟我差不大岁数的青年人喊:“小哥哥,来,咱们比赛看谁插得快!”我看看左右没有其他人,才知道是叫我呢。我忙跑过去,和他比赛插秧。我出生在平原,从小到大都是与麦茬豆、豆茬麦打交道,肯定是比不过人家的。加上我又怕稻田里的蚂蟥和水蛇,插一会儿要看看稻田里的水面上游的是不是水蛇,腿上有没有蚂蟥在叮我。那青年插秧弓下腰,十分专注,左手分秧娴熟,右手插秧像鸡啄米似的。为了面子,我也顾不上水蛇和蚂蟥了,我在后面拼命地追,累得我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也追不上。

  这时来了一位送秧的姑娘,她把满满一担秧放在田埂上,就笑盈盈地对我说,兵哥哥,累坏了吧,你来帮我扔秧,我来跟他比比。姑娘提出的条件很特别,就是在田埂上插两根小木棍,两根小木棍在田埂的两头成一条直线,姑娘从一根小木棍的这一头往那一头插。那男青年则从对面的小木棍那一头往这边插,这种难度非常大,谁偏差了一点点就不能成直线。姑娘插秧的速度极快,而且插得非常直。我看她插秧看入了神。比赛结果,姑娘快了几株禾的时间。

  1975年6月7日,那天是星期天,我和老乡约好请假出去玩玩。以往我们都是爬到连队后边的山上,眺望远处数着山头。这一次去哪呢?去龙虎山的仙岩吧,传说当年日本鬼子在仙岩的山脚下重兵把守了一个多月,也没把逃到仙岩顶上村民饿死在山上。仙岩险峻,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理优势。我们害怕爬不上去,就放弃了爬仙岩。我们三个老乡一商量,去上清宫看古钟,听说那里的古钟可大了。大概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到了上清。千年古镇依水而建,群山环绕,自然环境优美。我们一边游览上清古镇,一边了解那里的风土人情。

  现在,屈指算来,我和我的战友们已经离开部队40来个年头了,据说我们的团部也早已撤离合并了。但是,美丽动人的姑娘喊我兵哥哥的声音时常萦绕在我的耳边,上清的古钟一直浮现在我的眼前。每当战友聚会,我们就会谈起在连队紧急集合时我把裤子前边穿到后边去了的事,有人把一个新兵的衣服穿到自己身上了的事,谈起睡在上铺的战友因睡觉不老实,从上铺掉了下来后,吭哧、吭哧两声又睡着了的事,我们都为之大笑不止。后来我们又谈起了龙虎山的巍峨雄伟,上清古钟那 “咚——咚——”悠远浑厚的声音……

    

作者:[路边草] 分类:[散文] 时间:[21:41:42] | 评论(0)
 
豫东方言:“适味”
2014-04-30  
  

  适:适当。适龄。适销。适度(程度适当)。适应。味:舌头尝东西所得到的感觉:味觉。味道(亦指兴趣)。滋味。鼻子闻东西所得到的感觉:气味。前边加上香是香味,加上臭是臭味,加上适是适味。适味两个字如果运用到语言中就不好理解了。

  在我们家乡鹿邑县说起“适味”两个字来,语气的不同可以体味出“适味”两个字的不同意思。

  两个人好,在一块玩得得劲,那就是玩得“适味”。你看看他俩,刚才还玩得好好的,突然打起来了,真不适味!其中还有一个歇后语是:适味他娘打适味——适味毁了!这一句歇后语不但表达说一个名叫“适味”的孩子要被娘打,“适味”这一下可栽了;同时也表达出两个人在一块玩的感情达到了极致,玩得适味不能再适味了。玩得不能再适味了咋表达,方言里没有。我想,那就是——适味毁了!适味这两个字到底应该咋理解?在公开场合,你可以说两个男人在一块玩得适味,但你绝对不能当着大伙的面说一对男女在一块玩的适味。所以,说适味时也要注意对象,注意场合。我过去听到过一段关于“适味”两个字的有趣故事讲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看看“适味”这两个字在日常生活中的应用。

  据传,在上世纪70年代,鹿邑县的张三用瓦罐掂着5公斤小磨香油,到李四家走亲戚,那时候5公斤小磨香油可不简单,一般人也吃不起。拿5公斤小磨香油,也足见他和亲戚李四的关系不一般。李四家住在商丘公共汽车站附近。李四把张三从车站接下车后顺手接过张三手里掂着的香油。

  李四说:“你看看你外了不是,来就来了还拿东西!”

  张三说:“咱们两个在一块恁适味,这么长时间也没来看恁,俺给恁掂几斤小磨香油尝尝!”

  李四说:“三哥你也太客气了,我们这里啥都有!”

  张三说:“恁有是恁的,我这可是从百里以外给恁掂的俺当地的土特产!”

  李四说:“还是哥对弟的感情深呀。你刚才说咱俩适味,适味是啥意思?”

  张三说:“适味就是咱俩好呀,咱俩玩得得劲。”

  正说着,李四脚下突然被绊了一下,油罐子本是草绳拴着,一颠簸,绳断了,啪叽,油罐子掉在地上烂了。

  张三站在那里嘴里说着:“适味!”

  李四的鞋上、裤腿上溅的都是香油愣在那里,有一点恼自己,嘴里自言自语地说:“适味,这也适味?”

  张三说:“适味呀!我掂一路了没有豁一点,到你手里罐子烂了,油也全豁了,你说适味不适味?!”

  李四慌乱地用手绢沾着裤腿上的油说:“你这是啥话,咱俩家关系好,你说适味,这一罐子油烂了你也喊适味,到底是适味还是不适味?!”

  张三笑着说:“适味呀,咋不适味?!”

  读者朋友,你说这事是适味还是不适味?

    

作者:[路边草] 分类:[散文] 时间:[21:38:37] | 评论(0)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6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