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33页    跳转到
 
人生三步曲
2017-06-22  
人生三步曲

少年,我爱你的美貌;

壮年,我爱你的言谈;

老年,我爱你的德行。

          ——歌德

少年是艺术的,一件一件地创作;

壮年是工程的,一座一座地建筑;

老年是历史的,一页一页地翻阅。

                  ——刘大白

儿子,在土里洗澡;

父亲,在土里流汗;

爷爷,在土里埋葬。

      ——臧克家

儿子喜欢汽水,他只尝甜味;

父亲爱喝咖啡,这里亦苦亦甜;

爷爷要喝白开水,因为它极淡极淡。

                        ——尤今

上帝把幼小的我们给了父母,

把青壮的我们给了国家社会,

到了老年才把我们还给了我们自己。

                    ——王鼎钧

    

作者:[吴金鹏] 分类:[杂文] 时间:[08:56:45] | 评论(0)
 
“兖公答参军”
2017-06-20  
一种模糊对抗法——“兖公答参军”

据唐李肇《国史补》载:陆兖公为同州刺史,有家僮遇参军不下马。参军怒,欲贾其事,鞭背见血。入白兖公,曰:“卑吏犯公,请去官。”公从容谓曰:“奴见官人不下马,打也得,不打也得。官人打了,去也得,不去也得。”参军不测而退。此则记事,叙述的是唐末宰相陆象先(曾被封为兖国公),在同州做刺史时的一则趣闻。

某一天,其家僮路遇其下属参军没有下马,很没有礼貌,但也不属于多么严重的过错。可是这位参军却大发雷霆,想借机灭灭自己长官的面子,即以马鞭狠狠地抽打了这个家僮。随后,参军竟上门挑衅,他向陆象先禀告说:“下官冒犯了大人,请您免去我的官职吧。”

没有想到的是,陆象先却很从容,他应对参军说:身为奴仆,见到做官的人不下马,打也可以,不打也可以;做官的人打了上司的家僮,罢官也可以,不罢官也可以。”说完,便不再理睬这位参军。

参军就呆站在那儿,却不能理解其深意,最后,只得灰溜溜悄然而退。

读过此文,不竟莞尔。我们人人都会面临一些尴尬局面,如何应对,即要避免矛盾冲突升级,又要迫使对手认清风险,陆象先的“打也可以,不打也可以;罢官也可以,不罢也可以”的模糊应对方式,不失为最好的方法。就让那可怕之事,有可能发生,又不能确定发生吧!只有这样,才能迫使对手先行忍耐下来,不再主动寻衅滋事。

    

作者:[吴金鹏] 分类:[杂文] 时间:[22:53:37] | 评论(0)
 
2017-06-19  

[阿根廷]博尔赫斯

棋子们并不知道其实是棋手

伸舒手臂生宰着自己的命运

棋子们并不知道严苛的规则

在约束着自己的意志和退进

黑夜与白天组成另一张棋盘

牢牢地将棋手囚禁在了中间

上帝操纵棋手,棋手摆布棋子

上帝背后,又有哪位神祗设下

尘埃,时光,梦境和苦痛的羁绊

    

作者:[吴金鹏] 分类:[诗歌] 时间:[22:06:54] | 评论(0)
 
背影与父亲
2017-06-19  
背影与父亲

生活中,最被忽略的人是你;

生命中,最后被想起的人也是你。

千百年来留下来的负重形象——如此“背影”深深,

时至如今,“背影”已专属于一人——那就是父亲。

    

作者:[吴金鹏] 分类:[杂文] 时间:[22:06:09] | 评论(0)
 
见与不见
2017-06-17  
见与不见

[仓央嘉措]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作者:[吴金鹏] 分类:[诗歌] 时间:[21:30:03] | 评论(0)
 
尴尬时分
2017-06-17  
尴尬时分

周六那天,照例早早出门,想尽快赶往碧波园猎旧书。

登上919路,见公交车厢里人不多,选定后排坐下。

双休日的街道上,不见了车流,交通极畅达,我的眼神飘忽着,思绪也随车速静静地向前滑,一些乘客昏昏欲睡,一些人满脸挂着疲惫和冷漠的表情,下一站很快就到了,此时,一位怀抱婴儿的妇女登上了车,她们径直落座于我的前排。

车门关上,继续前行,车厢静悄悄,人人都在闭目养神,一路上,能听出车轮滑行在金水大道上的声息。

此时,我的目光却落在那前排的婴儿身上,他真可爱,一对黑漆漆的眼珠上下左右乱转着,粉嘟嘟的脸贴向母亲的肩,两支莲藕样小胳膊挥舞着,是那般地自得其乐。

我便目不转睛地欣赏起他来,见他开始将左边的粉拳送入自己的嘴中,然后就用力去品咂,那双水灵灵的眸子,也大大咧咧地在我的脸上巡视。

见他放肆,我便开始做起了小动作,挤眉弄眼吐舌头,以种种的怪模样去引逗他,他的眸子真的就定住了,粉拳也自然地垂落,小嘴张着,竟专心地看起我的拙笨表演来。

突然,一阵银铃般笑声骤起,那婴孩竟傻乎乎地发出了肆无忌惮的且响亮无比的无邪笑声,他只管“喀,咯咯”,尽情自我开心,一任那嘴里的涎水,沿着嘴角晶莹剔透地打着秋千。

我被无端地吓住了,只因他的大笑,引来全车人的眼神,他的母也频频回头,面带神秘的微笑,让我顿感出极端的尴尬。

只能红着脸坐着,我坐立不安,好在公交车又到了下一站,于是乎,匆匆忙忙起身,低头擦身而过,我提前下了站。

终于,立到了车下,去碧波园要转车了。

当那辆车离站而去后,然而,我仿佛仍能听到,那孩子开心的笑声,是那般放肆地打着颤颤,振荡在周围的空气中。

直到此时,我也咧开嘴微笑,那是尴尬后的自嘲,也是对无邪天真婴孩的会心一笑。

    

作者:[吴金鹏] 分类:[散文] 时间:[21:28:58] | 评论(0)
 
心灵远比天空辽阔
2017-06-15  
心灵远比天空辽阔

[美]艾米莉。狄金森

心灵远比天空辽阔,

因为,把它们放在一起,

前者能轻松地

包容后者,还有你。

心灵远比海洋更深,

因为,把它们比一比,

蓝对蓝

前者能吸收后者,

像吊桶,也像海绵。

心灵和上帝一致,

因为,把它们称一称,

磅对磅

它们,如果有区别,

就像音节不同于音阶。

    

作者:[吴金鹏] 分类:[诗歌] 时间:[21:24:29] | 评论(0)
 
买鞋记
2017-06-15  
买鞋记

平时的我,最懒于逛商店,衣着总是极随意,所需鞋子,除了单们配发的,多半由妻子即兴购买。近日来,她忽然就关注起我的身体来,总是要求我加强锻炼,说得多了,我便就借口说,没有运动鞋,我不愿意总穿着皮鞋去走路。有一天,她随兴网上订购一双运动鞋,便自豪地对我说:给你网购一双运动鞋,样好,才花二十元钱呢!

快递很快将鞋递交到我手里,拆开包装一见那鞋,像是儿童鞋,就问妻是四十码的吗?妻说,那还会错,你的号码我能不记着吗。

我嘟噜着去试鞋,样式极小巧,脚也能穿进去,但脚后跟却有一小片悬在外面,再用力蹬,勉强能将后面布底拉上,站起来走走试试,感觉是挺轻快的,底也薄,倒是很贴地面的,比起那皮鞋来更贴脚,大概能走出些一轻松来吧?

于是,当晚下班后,便着此鞋去沿金水河边散步,头一回穿极轻松的新鞋去走那老路,便放开来逛,走得极远,从紫荆山转大圈儿然后回家,进屋后便觉脚后跟生痛,脱下鞋一看,两脚都磨起了泡。自叹曰:近来是不好动,人就娇气啦?今后,一天也不间断散步,加强锻炼,多多走路,不能让自己就这样变修了。

闻讯过来的妻子,为我的双脚上些碘酒,叮咛说,万不可挑破了泡,那样会发炎的。随后,她自言自语道:这双鞋标明是四十码,怎么会这般小呢?

我便打趣说,你出的价码太小了,那鞋还能大那去?见她仍是疑惑,便笑出声来。妻子便不好意思起来,自己反复去试那鞋,走得来果然不很舒服,便生气地说,网上广告真不能信,净骗人。我却说,老话说过:一分价款一分货,你自以为捡个大便宜,其实是自己骗自己,还让我的脚底跟着遭罪。

后来,我们去逛曼哈顿商品街品牌店,这回,妻花去三百多元,买了一双真正运动鞋,这鞋样式好,也宽松、感觉很舒适、有着厚实的牛筋底,待我上脚后,即便觉出那种结结实实、也不打滑,当场上脚就不再脱下,我说,不试不知道,一走起来这鞋就是不一样,真是舒适,从此锻炼身体就是它了。

天天穿运动鞋上下班,妻见了就笑,好像她也悟出些什么道理了,总是说,有些事可以将就,有些事就不应将就,比如这鞋,真就是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的脚,我总是自以为聪明能干,花小钱也能办大事,其结果却将本该享受的事却变成了人生煎熬,人啊人,还有多少的苦痛,不都是自己强加给自己的吗?!

    

作者:[吴金鹏] 分类:[散文] 时间:[21:23:49] | 评论(0)
 
6月14日,星期三,晴
2017-06-15  
6月14日,星期三,晴

今天上午,张立勇院长率河南省高院一百八十余名首批入额法官,向着宪法和国旗宣誓,我是其中一员。

誓词如下:

我宣誓: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维护宪法权威,履行法定职责,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恪尽职守、廉洁奉公、接受人民监督,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国家努力奋斗!

宣誓人:吴金鹏

宣誓仪式上,省人大、省政协、省委政法委的同志,以及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入额法官家属代表等,出席今天宣誓仪式观礼。

卜发忠、牛志英代表入额法官,先后做了表态发言,省人大刘满仓副主任、省法院张立勇院长先后讲话。

活动开始于上午九时,持续一个多钟头,有不少的记者在现场,跑前忙后地抓拍,有的还用上了航拍。

在平时,我是较少关注自己职级的,也不善于主动为自己去谋划官衔晋升,自驻村归来,更是忽视院里的一切晋升机会,尽量去做一名旁观者、局外人。

我总是不无偏见地自以为:对于任何一个不能免俗的法官来说,只有强制自己远离那些选聘活动,任由组织来挑选,才能真正抗得住各类干扰,方能踏实认真地去实心办案。

然而,这次却大不同,一直以来,我将自己的定位,就是放在做一名合格法官方面。今天能参加首批入额法官宣誓,终于得愿以偿。

仪式开始前,身着法袍的我被同事以手机多次抓拍,像片传过来,我也很高兴,平时不喜照像,借此机会,便将微博的头像换了,今后就是要以身着法袍的我,时刻来激励自己,不忘初心,不辱使命。

另,拖了这么久,整理出的“5。9警示日”活动综述,今天终于见报于《人民法院报》。

    

作者:[吴金鹏] 分类:[日记] 时间:[08:11:17] | 评论(0)
 
啊,我渴望—
2017-06-13  

啊,我渴望---

[俄]杜勃罗留波夫

啊,我渴望有高强的才干,

    能在一天内读完这些书籍。

啊,我渴望有惊人的记忆力,

    能牢记一生中读过的东西。

啊,我渴望有万贯的钱财,

    能购买这全部的书籍。

啊,我渴望有高超的技艺,

    能传授出书中的全部知识。

啊,我渴望有非凡的智慧,

    能写出这么多的书籍。

    

作者:[吴金鹏] 分类:[诗歌] 时间:[21:00:10] | 评论(0)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33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