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1页   共1页    跳转到
 
大城市里走一遭
2009-10-30  
                               大城市里走一遭

    朋友是一家公司里的业务经理 ,说是去武汉参加一个订货会,邀我一同去看看。不花钱又可以玩玩,这等好事求之不得。坐了七个小时的车到了——武汉葛洲坝大酒店。在登记处,一位叫常蒙蒙的工作人员热情接待了我们。

因事前没有思想准备,在人家问及我的职务和称呼时,朋友把我介绍是他们单位的侯庭长。我当时脸微微红了一下(企业有庭长吗?)。常蒙蒙是一位很漂亮的姑娘,她一脸的灿烂。迎着她那热情洋溢的笑容,我感到脸上有一点发烧 。

吃午饭时我听朋友说:那位叫常蒙蒙的女孩是客户经理,问我们企业单位怎么还设有庭?我忙问:你怎么说?朋友说:我说是呀,他负责整个公司宣传工作!我说有宣传科、宣传部,哪有宣传庭呀?又问啥啦?没有,人家随便问问,没往心里去。我说,粘个小光不容易呀!朋友说:没啥,就是说明了你是法院的,搭便车来武汉玩的,说不定人家总经理还来陪你哩。下午我们有预备会,你出去逛逛吧!

   吃过午饭我没有休息,独自一人逛起了武汉大街。天空雾气昭昭,大街上人们摩肩擦背、熙熙攘攘,不知道现在大城市的人们的生活节奏,都在想些什么。我怕迷失方向,买了一张武汉市地图搭上公交车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观看。看了一个商场又看了一个商场,兜里没有钱,逛了一个下午什么也没有买。武汉给我的印象是大街上除了人、商店、宾馆、饭店、桑拿、车多外,没有比家乡更特别更美的的地方。在这里没有钱是寸步难行。是饱了眼福,可也增加了烦恼。

   看看时间已近6点,我想买几本书晚上在宾馆里看,步行了几条街,也没有找到书店,问了几位武汉人,人家都说不知道。后来还是在公交车站台买了两张报纸,一张是武汉晚报,一张是南方周末。后来我听一同去的海超说,武汉的人都是这样,问什么都说不知道.海超曾在这里当过几年兵。

    晚上无聊。站在窗内,望着外边五彩缤纷的霓虹灯,这大城市灯红酒绿的生活节拍使我感受到,我确实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乡巴佬了! 想睡,  隐隐约约传来高胜美何止一句我爱你的歌声,搅的我无法入睡。我把下午买回来的武汉晚报和南方周末两张报纸看了一起来,武汉晚报三分一的是广告,除了一条关于打捞一艘船只的新闻还有一点价值外,其他没有什么可看的,没味扔了。拿起南方周末,从头至尾看了看标题,我感觉南方周末和以前相比,带刺的文章少了,没了。没味,也扔了!睡又睡不着觉 ,把电视打开,随即就传来了今年过节不收礼呀,收礼还是••••••换台仍是广告••••••仍是广告••••••

   庸俗,睡觉!

    

作者:[路边草] 分类:[日记] 时间:[17:44:18] | 评论(1)
 
老家来的人
2009-10-22  
                                  老家来的人

    不常回家,家乡的一些人和事在脑海里变得模糊起来。

    “钦民,你在这里上班呀?”这不,一位中年男子闯进办公室给我打招呼。

    我边让座边在脑海里快速搜索着这个男子的姓名和地址。想着他是谁谁,又怕认错难堪。

    “你真稀罕,来法院有事?”我不能让他看出我认不出来他的样子。

    “邻居离婚哩,今天开庭,我来听听”!

    “哪个村子的?”我想,他一说村子的名字,我立马就对上号他是谁谁了。

    “俺村的!”

     我套不出来了。这时如果让他知道了我不认识家乡人了,回去肯定会当作笑谈的。

    “你现在干啥哩?”我想,他一介绍自己的职业,我又能对上号了。

    “我这人能干啥?还是老本行!”

     我傻眼了。

    为了掩饰自己,我让他喝水。他说:“不渴!”尔后站起来说:“我得赶紧去听听,那边开着庭哩!”

    我一头雾水:“这是老家的谁呀?”

    

作者:[路边草] 分类:[日记] 时间:[21:23:36] | 评论(0)
 
猫咪趣事
2009-08-22  
                                  猫咪趣事

 

 

      一天,我回到家,妻说:“看咱的小猫咪回来了!”沙发上卧着一只大狸猫,正瞪着大眼睛看我哩。 

  我说,咱家丢的那只猫是白的,这是只狸猫,咋是咱家丢失的那只猫呢?说着,我用手小心翼翼去摸猫咪的头。这只猫好像跟我很熟的样子,用头蹭我的手。从此,这只猫便成了我家的一个成员。

  我在外边应酬多,自从家里添了这只猫咪后,我养成了用塑料袋把人们吃剩下的饭菜兜回家一点喂它的习惯。时间一长,猫在我没回来之前,我妻子喂它食物它不吃,专等着我回来。如果见我手里没有掂塑料袋,它会很失望地头一扭,回到它的食盘前吃起来。这只猫咪拉屎拉尿从不拉在屋里,而是从我给它留的窗口出去,拉完后再回来。多么省事的小猫咪呀!

  一天早晨,我起床到当门一看,地上有三处像是猫咪拉的东西,可看到它卧在沙发上病恹恹的样子,便把它抱进窝里。猫那双无神的眼睛惊恐地望了我一下,微弱地叫了一声,我心生怜悯。它真的病了。这有吃有喝的,得的是什么病呀?妻子说:“什么病,撑的。是你昨天喂它的鱼太多了。猫再懂人性,但它终究是一个动物,不知道饥饱,不要再喂它了,休息一上午就好了!”

  我想起来了,我昨天回来,一开门猫咪就“喵呜、喵呜”地围着我转。我看家里没有它吃的食物,就到门口小饭店买了5元钱的油炸鱼,喂它几块,然后把剩余的放在了桌子上。可这鱼一点也没有了,肯定被它吃完了。这怎么能不得病呢?真是馋猫呀!

  自从有了这只小猫咪,我的业余生活充实了许多,也增添了许多乐趣。但是,至今仍使我后悔的是,因为有一次我得罪了这只猫,它便另寻其主去了。

  那是冬天的一个晚上,我嫌它老是往我被窝里钻,就把它关在了外屋,让它卧在当门的沙发上。可还没等我睡着,它又用头顶开了门钻进了我的被窝。我又把它抱到外边,可它又顶开了门。这次我烦了,把它抱到外边后把门扣上了。它用头顶了几次门没有顶开后,就再也没有了声音。

  天明,猫不见了!

  妻子说:“猫生气了!”

  我说:“它知道啥叫生气,晚上就会回来的!”

  妻子说:“是你把门扣上不让它进,它生气了,走了!”

  我不相信:“就因为不让它进屋它就另寻家门?”

  妻子说:“猫是有灵性的。”

  从此,我真的就再也没有见到这只猫的踪影。夜里,每当外边有猫在叫,我都要开门看看是不是我那可爱的小猫咪。

  可是,一天过去了,一星期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仍然没有我那小猫咪的音信。

  猫咪,我可爱的小猫咪,你跑哪去了呢?

  妻子说了一句,是你伤了它的心之后,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它知道主人不喜欢它了,它生气走了,猫精啊!”

 

 

    

作者:[路边草] 分类:[日记] 时间:[08:40:44] | 评论(0)
1页   共1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