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154页    跳转到
 
金山脚下的追鱼岁月
2017-06-16  
金山脚下的追鱼岁月

□ 高光然

  记得小时候看过一场电影,名字叫“追鱼”,讲述“鲤鱼精”与一位小伙子的爱情神话故事,可那种真正“追鱼”的欢乐场景,我倒是亲眼目睹和感受的。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调到市水产养殖场工作。水产养殖场位于美丽的金山脚下,原来是一片芦柴滩,后来于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改建成水产养殖场,当时职工由部分渔工和知青组成。领导安排我到该场“孵化组”工作,当时职工们戏称为“腐化组”,我此前对此一无所知,又有点好奇。来到该组工作后,才知道该组是负责种鱼的饲养和人工繁殖工作。

  “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这是大自然的法则。鱼类为了适应自然,自身繁殖后代是“以多取胜”,一条种鱼可产上万粒鱼卵,由于大自然的恶劣环境,最终成活率还是很低的。为了解决鱼类的繁殖和饲养,科学家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成功研究出了“四大家鱼”——青、草、鲢、鳙鱼的人工繁殖,为人工饲养作出巨大贡献。

  大地回春,万物复苏,随着天气变暖,鱼种的繁殖季节也已来临,组里的工作也开始忙碌起来,每天拉网检查种鱼的情况,清洗种鱼孵化池和鱼缸,做好种鱼产前的各种准备工作。一切就绪,渔工们将种鱼捞起,技术员给雌鱼打了催产针,雄鱼打了催情素,分别暂养在池中。傍晚将雌鱼和雄鱼放在特制的水泥孵化水池中。晚上留下两名值班人员观察水池中鱼的变化,其他人员在池边暂时休息,池边的灯光照耀着水面,深夜一片静悄悄。

  突然,只听水池中一阵阵“哗哗”的水声,只见此时雌鱼在前面缓慢游动,雄鱼紧跟在后,用头顶住雌鱼腹部,尾巴在激烈地晃动,拍打水面,两条鱼扭在一起,亲密无间,正是真实版的“追鱼”场景。然而,正在此时,值班人员赶紧拉响“警铃”,正在池边休息的工作人员一跃而起,组长一声令下“赶紧提网”(如果动作慢一些,雌鱼将卵产在水池中,将造成极大的浪费和损失)。为了保证它们的后代健康成长,我们也只能当一回“法海”,强行拆开这一对“夫妻”,说时迟,那时快,一位渔工迅速将雌鱼抱起,用手托住其腹部,另一位渔工用脸盆接住,只见雌鱼此时像一股喷泉般将腹中鱼卵一泻而出,一下子就是大半脸盆,然后另一位渔工将雄鱼抱起,将其精液挤在盆中,再放入一些清水,用手轻轻搅拌,以让鱼卵充分授精。完毕后,将鱼子放入特制的孵化水缸中,这个水缸是模拟流动的水(因为鱼类的繁殖是在流动的水中进行的,在静水中鱼卵则会死亡),鱼卵在水缸中不停地翻滚。

  随着时间的流逝,鱼卵开始从芝麻大小慢慢变成绿豆大小,再变成黄豆大小,终于破裂,一条小眼睛的鱼花随着水流在水缸里上下翻滚,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了。看到这些场景,我也感到由衷的高兴,辛勤的劳动终于结出了硕果。

  鱼花在孵化缸中几天后即可以捞出放在暂养的大水缸内,然后可以喂食了。为了给它们增加营养,开始喂鸡蛋黄汁,当时组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鸡蛋白可以人吃,蛋黄必须留给鱼吃。”后来还发生过一段小插曲,有一天,有个职工偷偷将鸡蛋黄放入口中,此时有人突然说:“场长来了。”那位偷吃蛋黄的立刻将蛋黄吞下去,可是蛋黄很干涩,一时难以下咽,只见他此时脸色憋得发青,嘴唇发紫,上气不接下气。这下大家慌了,我赶紧倒了一杯水给他,那位喊的同志赶忙说:“没有来,是开玩笑的”,他喝了水以后,  蛋黄在咽喉中慢慢化开,气才喘过来,脸色开始好转,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小鱼花暂养一段时间,然后放入鱼塘中,经过饲养,逐步长成为鱼苗,最后再销往全国各地。

  光阴荏苒,我后来也离开了水产养殖场,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当年千亩水面的水产养殖场如今已成为美丽的金山湖,但那些往事至今仍在脑海中久久难忘。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10:19:06] | 评论(0)
 
背弃了理想,我们才开始真正去梦想
2017-06-16  
背弃了理想,

我们才开始真正去梦想

□ 许益明

  一年一度栀子花开,又一批90后毕业生恋恋不舍挥别校园;岁岁年年又一轮高考落幕,迎来也送走最后一批90后考生;时至今日,连第一拨00后娃娃们都已经步入成年。咱们这批80后老腊肉实在没有理由再装嫩了。

  而立奔向不惑,一晃眼,半数左右的80后摸爬滚打在职场已历十度春秋。于是,同桌的你、匆匆那些年、李雷和韩梅梅、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一幕幕尘封岁月历历在目,个中酸楚怀旧情绪,凭谁问“座中泣下谁最多?”又奈何多少司马青衫湿?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谁料想碌碌无为带带娃。都市的泊油路太硬,几人能踩出足迹?都说城市套路深,又谁知乡村小道滑又滑。

  今天,我,

  寒夜里看雪飘过,

  怀着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

  风雨里追赶,

  雾里分不清影踪。

  三五好友相聚,脸红微醺时刻,耳畔又飘来beyond乐队、黄家驹20多年前的歌声。竟然不由自主地跟着哼了起来,知音共振竟越聚越多。是啊!少年不知愁滋味,当年只是喜欢,渐渐老去,方解其中味。恰同学少年时,我们是那么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粪土当年万户侯。噙着泪水,挥别校园,投身社会,何曾想理想的丰满终究敌不过现实的骨干。

  于是,这些年,我们低到了尘埃里,苟且着、挣扎着、被裹挟在这张名叫生活的网中。背弃了理想竟然是那么的容易,更有甚者,浑浑噩噩之徒破罐破摔,用吹牛来麻醉自己。更可怜更可恨者,自甘堕落,一天二十四小时戴着伪善的面具,坑蒙拐骗偷,走在no zuo no die的边缘。网络上颇具哲理的一句评判人的哲言: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其实,半老80后中恐怕有不少家伙正一步步滑向那一条不归路——成为自己所反对的人——却还不自知,甚至假装不知。

  悲观者才是真正的乐观主义者,因为他做好接受最坏结果的豁达准备。向死处生才是更好地生活,因为他更能体会生的意义。背弃了理想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从此不敢再梦想。走再远,只要不忘记为什么而出发,我们就不会迷失。背弃了理想,我们才开始真正去梦想。历经沧桑,洗尽铅华,舍得不舍得之间抉择时,我们才能更多一份从容和执着。

  理想本应是人清醒时的梦想,青春懵懂时的少年理想却未必是可终身追逐的伟大梦想。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人生道路上,走着走着,总免不了转向,甚至累了慌了走不动了。都不要紧,因为无论从何时启动梦想,你都不会太晚。心有伟大梦想,咱这一生再如何不羁放纵爱自由,世界都会原谅你,因为我们深信着彼此的底色,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80后的兄弟姐妹们,咱们的人生,咱们的梦想才刚刚开始,莫要辜负这个时代、这个自己!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10:15:15] | 评论(0)
 
一盆枸杞
2017-06-12  
一盆枸杞 

■文/陈效麟 

 

 

 

 

 

  临街的窗台上摆着一盆枸杞。此举,不是为了撑门面,充风雅,只不过是想给实在单调的居室,添上那么一丁点儿绿意,醒醒目,养养眼。

  栽枸杞的器具,是花盆。用花盆栽它,实在是“委屈”了花盆。因为枸杞属于似花非花,似草非草的“另类”。

  枸杞在结果前,稀疏的绿叶间,会开上一些紫不紫,白不白,小得不能再小的,六角形的花。这是人家传宗接代用的,不是美化环境,供人欣赏的。人们不承认枸杞是花,不像牡丹、月季、杜鹃等,在名字后面加上缀脚,称某某花,而是秃头秃脑地叫它枸杞。

  不过我是不理会“虚名”而“务实”的。这个“实”就是我要少烦神,少操心,而枸杞正好对路。几天不浇水,它干不死,水浇多一点也淹不坏。这盆枸杞也颇争气,不负我望,虽说不能像生长在小河边、大树下、山坡上的“兄弟姐妹”那样无拘无束,伸胳膊撸腿,想怎么长就怎么长,却也像小家碧玉,婀娜多姿。上面那些小小的叶子,三个一丛,五个一撮,或嫩芽初吐,或绿叶全张。而我总爱在清晨手持水壶浇水之际,傍晚独立凭窗之时,享受这轻风拂面,绿叶养眼,浮躁之气去之八九,精神似乎也爽了不少。

  茶余饭后,有时我瞎想,其实这枸杞与其他花花草草相比,不能妄分优劣。枸杞虽说“色不如人”,另一个“食”却是其他花草做不到的。

  我不知道其他地方怎样,在我们镇江,说没有吃过炒枸杞头这个菜的恐怕没有。我特别爱吃这道家常素菜。记得从儿童到青年直到现在,从儿时母亲炒菜到现在老伴掌勺,炒枸杞头都很快被吃得一干二净,连汤水也倒入饭碗内,和饭一拌,呼噜呼噜,吃个精光。虽说是素菜,十分可口,下饭。

  其实,枸杞该大书一笔的不是“姿色”平平的“色”也不是菜肴清爽可口的食,而是“果”、“茎”、“根”。

  “果”:我们这一带人,称之为枸杞子或枸杞果。它是枸杞吸收阳光雨露,取土壤中的各种养分,历经寒暑,凝聚升华形成的。枸杞果外形不大,大的仅有花生米般大,小的比绿豆稍大一点。整体呈椭圆形,顶部收缩成尖锥。根部有果托,绿色。托后长一细细的梗,长柔枝上。枸杞果成熟时,遍体红彤彤,油亮亮的,一串一串的在枝上缀着,绿叶红果,相映成趣。又因为单个的枸杞果,外形酷似红珊瑚制成的耳坠,甘肃宁夏一带的人,又叫它“红耳坠”。

  枸杞果虽说不是稀罕的东西,可别小瞧它。人家是中医药物中算得上的“名角儿”。“百度”介绍:它能养肝明目,滋补肝肾,提高免疫力,抗衰老,养颜美容等等。它,除和其他药材组成药方外,服用极其简便:小到开水一泡,就可以饮用;大到老母鸡一只,抓上一撮,一起煲上一锅浓浓的汤,全家进补。

  关于枸杞果养颜美容延年益寿,还有一个传说:

  盛唐,丝绸之路开通。傍晚,一帮西域商人投宿一个小镇。路边一中年妇女,大声呵斥一白发苍苍的老者,瞪眉竖目,声色俱厉。老者唯唯诺诺,不敢回嘴。围观的西域商人不知内情,愤愤不平。哪有小辈如此训斥老人的,按大唐律法,不敬老人是犯忤逆罪的。其中有人忍不住上前斥责。谁知妇人语出惊人:“我在训自己的孙子,与你何干?”此言一出,众人舌头都惊得缩不回去,细问原委,这谜底却叫人更不敢相信。这外表徐娘半老的妇人因去年按祖训服食枸杞果,现虽已二百多岁,仍像中年妇女;头发乌黑锃亮,脸上白净红润,步履行动,仍然利索。孙子年刚九十,已白发苍苍,牙缺齿残,脸上像核桃一样,满是皱纹,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祖母心疼孙子,恨其不听祖训,不长期服食枸杞果,以致如此,所以不顾丢人现眼,在大庭广众之下,严加训斥。

  这个故事仅仅是个传说,无从考证。然而,枸杞果的神奇功效,却沿着丝绸之路,传到了中东和西方,被称为东方神药。

  别看枸杞,花不算花,草不算草,“无门无派”,可她浑身都是宝。枸杞头,呱呱叫的蔬菜;枸杞果,延年益寿的补品;连最不引人注目的皮和根,也是中药中响当当的药材,大名叫“地骨皮”。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09:31:32] | 评论(0)
 
车的絮语
2017-06-12  
车的絮语 

■文/孙建平 

 

 

  现在早已是汽车进家庭的时代了,而我呢,却是落后得紧。车也有两辆,只是不是汽车,一辆自行车,一辆电瓶车,都是捷安特的。这几年,不断有朋友跟我说,可以买辆汽车开开啦。我听了,都是笑笑,我说,我胆子小,反应慢,控制机械的能力也差,就开个自行车玩玩吧。

  我骑自行车,有几十年的历史了。最早是读初中的时候,那时年少,家里其实没有车子,是跟别人借的。学车子就在自家门口的打谷场上,方法是很多人都会的“掏螃蟹”。车子学会了,但自己家里没有车子,心里就痒痒的,在家里听到外面传来自行车的铃声,都忍不住要跑出去看一下,然后恭恭敬敬地目送骑车的人远去。如果有亲戚或者朋友骑车来我家,就一定缠着人家将车给我骑一下。时间虽然不能太长,也可以过一下车瘾。再后来,自己可以买自行车,骑车就不是稀奇事了。   

  两年前,孩子给我买了一辆电瓶车。那一阵子,我感到特别幸福。一个人骑个电瓶车在马路的慢车道上走,蓝天上白云如絮,耳边吹过来微微的风,还有满眼的绿树红花。置身于这样的环境里,就感到生活真的没有亏待我,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我现在的自行车,伴我好多年了。我最喜欢的,是一个人骑自行车出去跑跑,学府路,谷阳路,禹山路,滨江路,长江路,中山路,解放路,正东路,再回到学府路。一圈下来,就走了半个镇江城。我骑车出去,基本没有明确的目标。车篓里,放一瓶矿泉水,身上,要有一部手机,还有十几二十的零花钱,有这些,就够了。骑自行车出去很是自由,去自己喜欢的地方,看自己喜欢的东西。口渴了,喝一口水。想谁了,就打个电话。想要买一份自己喜欢的报纸或者杂志,也行。如果是来到了北固山脚下,我就会把车子停下来,一个人面向金山湖,看江水的微漪和江鸥的翻飞。如果有人在湖边的亭子旁唱几句京戏,比如玉堂春,或者锁麟囊,我就微微一笑,我想,这些东西,我都喜欢呢。那一天,我也是骑着自行车,沿焦山一直往金山而去,也不在马路上骑,就是沿着江边而走。一路上,看湖水的平静和天空的碧蓝。北固山旁的湖中的木栈道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喜欢在木栈道上随意地走走,感受一下亲水的美好时光。北固山的背面,是一片峭壁,我抬头仰望的时候,就会想起东坡的《赤壁赋》,有一句话印象很深:“清风徐来,水波不兴。”还有就是“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这些意境,在这里好像都能感受得到。

  除了骑自行车,骑电瓶车感觉也是挺好的。气候适宜的时候,我会骑电瓶车去学校上班。出门的时候,夫人会再三关照,戴上帽子,戴上眼镜,穿上防晒衣。我听了,就在心里说,谢谢了。这些小确幸,也令人感动。出得门去,恒运路,智慧大道,辛三公路,四十多分钟的时间,就到美丽的学校了。我骑电瓶车,速度不快,标准的二十公里。一路走,一路看身边的风景。风光四时不同,你能感受到四季相异的美丽。路边漂亮的行道树,田间的青青麦苗和高高细细的玉米,都能让我为之沉醉。同行的人,有遵守交通规则的,也有一些闯红灯的,我呢,胆子小,不敢越雷池一步,只是严格遵守交通规则。我想,我也不赶时间,就这样悠悠地过,着急什么呢?

  其实,我的生活里,也不全是骑车。需要的时候,也坐公交,也坐小车,也坐高铁。我总觉得,现在社会进步,车子的发展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方便,与过去相比,真是不可同日而语。每当我坐在公交车、小车、高铁上的时候,我对生活,便是充满了感激之情,我常常庆幸自己还是遇上了一个好的时代。我有时就想,中国社会往前倒推千年万年,没有人能够有今天这样对于现代科技成果的享受。其实,也不要倒推千年万年,就是回到二十年前,我们能够想到有今天这样丰富多彩的物质和精神生活吗?几年前,侄儿买了一辆车子,我年迈的父亲在饭桌上感叹,说我们家终于也有自己的车子了。话语之中,是怎样的期盼和满足?好多年前,春节回老家,我和孩子挤在公交车上,人贴人的,很是难受。现在春节回家,门前的打谷场就是我们的停车场。几辆车子一字排开,壮观还是有一点点的。这种情形,如在往日,断乎不敢想呢。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09:29:14] | 评论(0)
 
远去的箍桶匠
2017-06-05  
 

■文/潘春华 

 

 

  儿时,镇江城里大街小巷及城郊乡间的村边田头,常见箍桶匠的身影。他们总是晃晃悠悠地挑着箍桶担子,一边走,一边吆喝着:“箍桶哦,箍桶……”

  那个年代,水桶、米桶、饭捂子、洗衣盆、脚盆、澡盆、马桶及幼儿冬天取暖用的暖桶等木器用品,在破旧、损坏之后,家家户户都是修修补补,一修再修,直用到最后实在无法再修,方才舍得换新的。而在这些木器的修补过程中,箍桶匠自然是少不了的。那些走街串巷的箍桶匠,大都手艺精湛,他们善于在一大堆废旧松散的桶帮中挑挑拣拣,刨刨锯锯。经过他们精心修缮整理,不一会儿,一件破损不堪的木器用具,便焕然一新了。

  木匠有圆木和方木之分,箍桶属圆木,建筑、家具属方木,两者加工工序及工艺不尽相同。箍桶匠需要懂点几何知识,也就是匠人说的“别别窍”。所以,箍桶匠又称圆作木匠。箍桶使用的木料皆为杉木,因杉木耐腐,木质松,遇水易膨胀,不易漏水。箍桶匠一般出身于农家,农忙时以农为主,农闲时才挑着担子,跑城镇走农村从事此业。箍桶匠挑的担子里通常放有斧头、圆刨、平刨、圆锯、木钻、凿子、圆铲等工具以及杉木段、竹篾、铅丝、桐油灰、竹钉等辅料。

  箍桶工序,十分讲究。首先,检查木器破损、腐朽部位。桶盆通常由10多块弧状大小一致桶帮组成,桶盆直径越大,帮料越多,时间久了,桶帮、桶底腐朽漏水,就需拆除桶箍,更换腐朽部位。其次,按照被更换桶帮大小尺寸进行挥斧制作。桶帮一般上宽下窄,外大内小,每一块都呈圆弧状,需用平刨刨平桶帮侧面,再用圆刨修整桶帮料正反两面,然后,用木钻在桶帮上打眼,桶帮料之间用竹钉连接,拼接桶板及桶底,使之组成一个完美的圆桶。接着,要用破篾织竹箍或用铅丝织圆箍。竹篾、铅丝的大小要按照桶径的大小而定。别看这织箍,说得简单,其实是相当难的一道工序,倘若技术不到位,会将箍织得太紧或太松,造成前功尽弃,得重新拆箍再织。第五道工序为套箍、紧箍。桶状木器一般须套两道圆箍,桶底、桶腰各箍一道。紧箍时,使用一支经过特制熏烤的老毛竹片为垫片,敲打工具最好使用斧头的背部,动作一定准、稳、轻快,让毛竹箍或铁箍一点点箍紧木桶,这样才能箍制出一个理想的木桶。第六道工序为修桶脚、凿木屑油灰。先用圆锯修整桶脚,再用九头刨刨平,并用木屑桐油灰填实桶底缝隙,以起到整个桶具的牢固与防止漏水的作用。

  记得那时,每年梅雨季节到来之前,家家户户都要将自家的水桶、洗衣盆、脚盆、澡盆等木桶、木盆,在烈日下暴晒两天,让木器料身收紧,然后请箍桶匠紧紧箍、修修漏,整理一番,再用桐油将盆桶重重地油一遍、晾干。经过一番打理,这些桶具、盆具决不会漏水,可舒舒心心地用上一年。

  城里,只要哪家请来了箍桶匠,孩童们总会好奇地守在旁边看箍桶匠修漏、箍桶。如今,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和日常器具的更新换代,纯天然的手工木桶、木盆已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箍桶匠这行当也已远去了。然而,当年箍桶匠那一声声、一串串此起彼落的吆喝声,仍不时在人们的耳边回荡。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10:21:28] | 评论(0)
 
手足之情
2017-06-05  
 

■文/朱成林 

 

 

  有母在,家不散。母亲从把孩子生下来,哺乳婴儿,到教孩子读书写字画画,懂得做人的道理,再到他们成家立业,生儿育女,倾注了毕生的心血。含辛茹苦大半辈子,母亲唯一的希望,就是看到孩子们健康快乐幸福地生活。

  等到孩子们都成家立业了,每到逢年过节,或婚庆生日,父母亲都要把孩子们喊回家团聚,不大的老宅里面是热闹非凡,挤满了大人小孩,进进出出,有的屋里挤不下就站到外面,母亲一边做事,一边还不时地盼望着、记挂着还有那一个子女没到家,做子女的到了这一天也是欢天喜地,早晨起得很迟,然后夫妻双双,拖儿带女,打扮得漂漂亮亮,回到父母身边团聚,吃一桌母亲做的家宴,从中午一直吃到晚上,觥筹交错,开怀畅饮。直到吃过晚饭,才各自惜别回家。嘴里还念叨着、心里惦记着下一个欢聚的时刻。做母亲的,忙活了几天,花了钱,受了累,但心里面特别开心,那真是天伦之乐。

  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等到了父母亲都进入天堂,结束了有母在、家不散的局面,兄弟姊妹各过各的日子,难得有事,才会相聚,这也很正常。但只是缺少了父母在世时的那种热闹甜蜜和温馨,没有了中心感。

  然而最不愿意让人看到的是,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贫富差距的逐步扩大,人们望着这山比那山高,羡慕的是房子车子和票子,有的人甚至想不劳而获,就指望天上掉馅饼,只认金钱不认感情,在金钱和亲情上出现了倒置,特别是在遇到祖上房产面临拆迁的问题上,更是你争我夺,唇枪舌剑。如果父母在世时没有将房产安排好,兄弟姊妹为了多争房产六亲不认,翻脸无情,争得面红耳赤,有的还动手打架,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

  等到最终家产分完了,兄弟姊妹的情分也了了。互不见面,不再相约,有的甚至老死不相往来,亲情变成了仇恨,包括他们的下一代也不再联系,形同陌路,这确实是人生亲情的一大悲剧。就个中原因,一是腐朽的男尊女卑传统观念作祟,许多老年人重男轻女,认为儿子是家里的,女儿是人家的,嫁出的姑娘是泼出去的水,把家产全部留给儿子,另一方面,做儿子的也认为理所当然,虽然也知道从法律层面上讲男女平等,但就是不理这个账,甚至于说出女的没资格来分家产,这就导致了兄弟姊妹心里不平衡,吃亏讨便宜,各怀各的心思。

  人世间,情为何物,兄弟姊妹情是最深的亲情之一,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物质产品不丰富,能解决温饱问题是家庭最重要的事,即使父母过早离世,大哥大姐也会主动挑起家庭的重担,抱团取暖,做老大的,哪怕自己有一口吃的也要先分给弟弟妹妹,有的大哥大姐为了能让弟弟妹妹读书上学,宁愿自己辍学去找工作,甚至忍饥挨饿,也要照顾好弟弟妹妹,有的大哥大姐也是为了一个承诺,就是兑现父母的临终嘱托。

  等他们到了晚年,聚在一起闲聊往事时,还念念不忘那段艰苦岁月,珍惜那段兄弟姊妹的手足之情,大的照顾小的,小的尊重大的,已经形成了一种良好的习惯,就是到了个个长大成人,成家立业了,遇到什么事,总是要先听听大哥大姐的意见。这种尊重,是因为兄弟姐妹们互相搀扶着走过艰难岁月养成的,这样的兄弟姊妹情是世上最深的情,情为何物,就是一种相互之间的无私的奉献。

  但愿今天的人们,都能重情轻物,传承祖辈们的传统美德,珍惜兄弟姊妹间的手足之情,并传递给子孙后代。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10:13:50] | 评论(0)
 
儿时 吃野菜
2017-05-31  

 

 

  ■文/赵理章

  

  小时候,由于生活条件较差,我们常吃野菜。主要有:枸杞子藤、野芹菜、马齿苋、棉芨头、毛蓟头(俗称)以及现在人们还常吃的马兰头、荠菜等。

  在我的老家丹阳,枸杞子大部分生长在墙边、墙角处,高旱的沟塘沿边及坟基地块上面。枸杞子是耐旱的多年生木本植物,每年冬季叶落,春天时长出的嫩头、嫩叶,采摘下来洗净,开水中滚焯一下,捞出沥干切碎,拌入盐末食用。棉芨头的茎叶为银白色,叶面、茎体上布满着绒绒细毛,生长在干旱的十边田处及旱作物的老田埂边。棉芨头一般不直接做菜单吃,嫩头嫩茎叶在开水中焯滚后沥干,再用米、面粉与之搅拌。小时候,家里极度困难,母亲就用糠麸代替米、面粉与之搅拌,做成圆的糠麸饼给我们几个小孩充饥。棉芨头做的食品很有黏性。现在清明节前,老家还有部分村民,会特地到野外采摘棉芨头,回来做糯米粉团子。

  另有一种野菜,因其根部有甜味,我们小时候称它甜藤根。甜藤根生长在三麦田里,根系长在泥土里面的比较粗壮,出土时呈白色,可直接生吃。我们钻进麦田里,边挖边吃。用手指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10:40:27] | 评论(0)
 
数字时代的集体崩溃
2017-05-22  

( 来源2017年5月21日 星期日江江晚报江花专栏)

 

 

  网友跟Siri撒娇说要听睡前故事,Siri回答说:听话,把我放下,你自然就睡着了。本来微信是为了避免接电话,现在则是接到电话:“你看下微信。”叔本华说,闲暇是人生的精华。我想问一句,你有多久不曾彻底放松了?科学家们开展的一系列研究表明,先进的数字化本应带给我们更多的休息时间和更高的效率,结果却使我们变得更匆忙,更容易筋疲力尽。

  现在微信公众号平台的文章每天的阅读量是30亿,25%的微信用户每天打开微信超过30次,55.2%的微信用户每天打开微信超过10次。这组数据抛开做广告的功利心之外,我们可以看到的是,现代人极易被电子产品干扰,从而很难集中注意力去工作和实现真正的放松。

  英国心理学家理查德·威丝曼发现,在10年内,世界大都市行人的步行速度已经增快了10%,尤其突出的是新加坡和中国广州。这两个城市的排名在20世纪90年代初还位于后列,10年后的第二次观察中就已经分别位列第一和第四。不得不时刻保持在线,使得我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2006年,威丝曼得出一个推论:一个社会的技术化、数字化和个性化程度越高,日常生活节奏就越快,人们的耐心就越差。1999年,当一个网页的加载时间长于8秒钟时,会失去1/3的访客;而到了2006年,仅仅4秒之后,访客的耐心就已经耗尽;如今甚至只需短短2秒。

  由此看来,微信公众号平台推送文章看似巨大的阅读量被刻意地解读为人们不再需要纸质阅读,未免有失偏颇。书报因此一味地朝浅阅读方向改进,以迎合所谓现代人的口味,也不见得就是正确的选择。事实上浩如烟海的微信文章除了所谓10万+文章之外,多的是被忽视掉的小尘埃。即便是所谓的10万+,又有多少人仔细研读学习的呢?绝大部分都是几秒钟扫完,实在觉得好的,会花个1秒钟收藏,收藏收藏,也就是束之高阁啊。所以不是书报办得比以前差,是人们的注意力已经很难集中,注意力成了一种稀缺资源。不耐烦成了一种通病。

  研究智能手机用户在应用软件上行为方式的德国信息专家亚历山大·马克维茨提出“数字时代的集体崩溃”一说,他相信,持续被外界打断思路会损害我们的大脑,影响我们的思考能力和专注力。很多手机应用软件利用神经活动的规律,促进幸福激素多巴胺的释放,让我们一再拿起手机。他说,大多数人已经适应了这种有损健康的生活方式,严重依赖手机,甚至出现了行为障碍。而另一位脑研究学者、成功的作家曼弗雷德·施皮策尔对此发表了最尖锐的观点,他认为电脑和手机让人愚蠢,现代人正走在“数字化痴呆症”的道路上。

  而我需要深刻反思的是,我连续三日整夜失眠,与晚上12点前还未能舍得放下手机,有莫大的关系。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17:30:59] | 评论(0)
 
春去蔷薇开   
2017-05-14  
春去蔷薇开

  暮春的天气或冷或热。有时候,两天之内就有一二十摄氏度的起伏。前几日一场雨把周遭淋得透湿,心神还没来得及回暖,南风就携带着干燥的气流跌跌撞撞地来了。南风就是一种季节暗示,它和子规鸟一样,是春日谢幕的奏鸣。

  南风熏染田地里的庄稼,从春天的青涩逐渐成熟为夏天热烈的颜色。油菜绿浪一般,将金黄的花朵结成了籽,在枝节间翘首阳光。麦子摇曳着沉实的穗子,根根触须在南风中伸展。子规鸟,也在扮演着送春迎夏的使者,“不如归去,不如归去”,这是替大自然在劝解:春啊,时候已到,明年再来吧。

  南风一紧,立夏了。春季真的是穷途末路了。尽管春离去是那么的不情不愿,夏还是欢天喜地地来了。春天的花开花败竟是如此利索,同它的季节一样短暂。人往往是在失去时才会懂得珍惜。春走得太快了,快得让人来不及记忆,过去的时光像撕碎的纸片丢在风中,转瞬间就没了踪影。好在,春夏两季交接的时候还有一个五月,可以让惜春的、叹春、恋春的,从容过渡到夏季。

  五月是季节里最有趣味的。虽说春花渐止,但绿荫沉静,萧瑟已远,人的身体、情绪与温度相宜,如此美好良辰,去山里写生、采风,或是漫无目的地在山中闲逛,感受五月的意趣,再合适不过了。

  一个愣神之间,山里的蔷薇带着刺和芬芳,肆意地开了。粉的白的,一朵朵,一丛丛,一层层地开在飞檐翘角的红墙边上,开在绿色的丛林深处,开在山道弯弯的拐角旁。山风吹过,蔷薇的花朵频频低头,枝条来回颤动,像在对我振臂招呼,点头示好,又像是在对我摆手示意,不许靠近。

  环顾四周,已没有什么当季的花朵来与蔷薇争奇斗艳了,占山为王的蔷薇,花开热烈,灿烂又蓬勃,伴着深深浅浅的绿叶背景,活脱脱一幅色彩明艳的油画。欣赏一朵朵蔷薇相继盛开,成了我五月里最浪漫的事。

  北宋的黄庭坚认为,蔷薇花盛开之际,也是可爱的春光离去之时。所以他问,春天去哪里了呢?《清平乐·春归何处》:“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蔷薇,就是来给春天画句号的呀。

  难怪少年得意,晚年屡遭贬谪的黄庭坚要问“春归何处?”黄庭坚写这首词正处于刚刚被贬之时,心情像满地凋零的落花。词人当时想借伤春悼春来抒写他暮年无为的感慨,只是他没想到,“尽道春光已归去,清香犹有野蔷薇”,春去了又如何?还有蔷薇花开呢。

  五月的山风,和着蔷薇香,朝我踏歌而来,使我每天的散步都有了固定的方向。每次见面我都满怀着朝圣的心如同初见,我相信,万物有灵,哪怕是天天与我见面的蔷薇。所有的花朵在这个五月拼了命地开,她们不愿意辜负我的等待,蔷薇知道,我爱她们,注定要为她们消磨许多时光。

  ■文/杨莹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19:59:14] | 评论(0)
 
野百合 也有春天
2017-05-07  

  第014版:俗世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01版

封面导读

 

第002版

要闻

 

第003版

要闻

 

标题导航

箍桶师傅的记号

野百合

也有春天

醉美响水涧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7年5月7日 星期日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野百合

也有春天

■文/谢立新

  早上上班,“天将小雨交春半,谁见枝头花历乱”。路见南徐大道两旁,市树广玉兰,含苞日久,突然怒放,这是春的力量,信念的展示。

  我很感动。

  刚刚读过的台湾作家林清玄写的散文《百合花开》在我耳边回响:在一个偏僻遥远的山谷里,有一个高达数千尺的断崖。不知道什么时候,断崖边上长出了一株小小的百合。百合刚刚诞生的时候,长得和杂草一模一样。但是,它心里知道自己并不是一株野草。它的内心深处,有一个纯洁的念头:“我是一株百合,不是一株野草。唯一能证明我是百合的办法,就是开出美丽的花朵。”

  公开的场合,附近的杂草讥笑百合;偶尔也有飞过的蜂蝶鸟雀,它们也会劝百合不用那么努力开花:“在这断崖边上,纵然开出世界上最美的花,也不会有人来欣赏呀!”

  年年春天,野百合努力地开花、结籽。它的种子随着风,落在山谷、草原和悬崖边上,到处都开满洁白的野百合。

  几十年后,远在千百里外的人,从城市、从乡村,千里迢迢赶来欣赏百合花。

  许多孩童跪下来,闻嗅百合花的芬芳;许多情侣互相拥抱,许下了“百年好合”的誓言;无数的人看到这从未有过的美,感动得落泪,触动内心那纯洁温柔的一角。

  那里,被人们称为“百合谷地”。不管别人怎么欣赏,满山的百合都谨记着第一株百合的教导:“我们要全心全意默默地开花,以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百合花、广玉兰何其相似。疑是经冬雪未消,花开花笑春几天。看到南徐大道上广玉兰孕育整整一年,含笑怒放只有几十天,甚至几天。花期虽短,从未敷衍了事,全心全意默默地开花,我觉得以此来象征镇江人的精神再恰当不过了,真可谓天人合一,人花相同。这又让我想起了“时代楷模”赵亚夫,奋斗一生,只为农民致富。“我有一个梦想,就是让农民富起来。”这就是赵亚夫,这就是“亚夫精神”。 

  其实,我们每一天的工作何尝不是这样。机关工作千头万绪,分工不同,岗位不一,要想做好,绝非易事。可以说,机关工作正是施展才华、磨炼意志的广阔舞台。弯下腰来、沉下心来、脚踏实地,像“百合花”一样,全心全意默默地开花,以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像赵亚夫那样一生追逐一个崇高的梦想,不管你以后身处怎样的逆境,都能于罅隙中看见远方。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11:42:34] | 评论(0)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154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