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157页    跳转到
 
立秋漫谈
2017-08-14  
立秋漫谈

■文/协智

  今年的立秋,时间是下午的3点48分。几天前知道这个信息,心里高兴不起来,因为谁都知道这个农谚:“早立秋,凉飕飕,晚立秋,热死牛”,它预示着秋季转凉不会很快到来,而且还很可能面临“秋老虎”的反攻倒算。虽然立秋时间是下午不是夜晚,但毕竟不是早晨或上午,所以对接下来可能还会出现的高温天气,我心里仍有着一种隐隐的担忧。

  经历了四十多天的高温苦夏,人们急切地期盼着能够早日摆脱煎熬,而这个去暑转凉的转折点就是立秋。说起来,古代中国人真的是很了不起,通过长期对自然天象的观察,总结出天体运动的规律,制定出用来指导农事的二十四个节气,而且每个节气的发生,都预示着天气微妙的变化和发展的趋势。非常神奇的是,每年预报节气发生的时间,不仅具体到日期,而且准确到时分。我们知道,由于地球自转轴与地球公转轨道平面倾斜的原因,每年太阳的直射地球表面会在北回归线和南回归线移动变化,从而引起季节和气候的变化。从每年的夏至那一天,太阳直射在北纬23度线并自此开始回归,直到太阳重又直射在北纬16度线上的这一天就是立秋。可为什么能准确预报立秋的时刻,却实在是让人感到稀奇。

  据载,宋代宫廷里报立秋通常是这样的,立秋当天,将一盆梧桐从室外移至大殿内,等到了立秋时分,太监高声报道:“告秋”,于是那盆梧桐便应声掉下一两片黄叶,这便是“落叶知秋”或“一叶知秋”成语的由来。至于那片叶子是被声音震落还是应时而落就不得而知了。我留意了一下,今年的立秋时分依然十分准确。下午我在乘车返回镇江的沪宁高速上,到了4点左右,车行驶在常州路段,此时好端端的艳阳高照突然转阴,接着是乌云翻滚,雷声隆隆,然后便是大雨滂沱,车窗外一片水汽弥漫,直到影响了视线范围,司机不得不减缓车速,小心行驶。根据农谚,立秋雨,下一场,凉一遭,对去除前一阶段因高温积聚在人们体内的暑气而言,太及时太必要了。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10:32:24] | 评论(0)
 
立秋杂感
2017-08-14  
立秋杂感

■文/邬建国

  立秋后的第一个清晨,我赤膊站在自家园子里,秋风毕竟不一样了,吹在身上有了一丝凉意。是心理感觉吗?也是也不是。我长长舒了口气,大伏燠暑终于熬了过去!老祖宗发现并命名的节令真准,开了多日的空调,立秋卧榻之夜竟不用开了。

  老父老母都在忙着,老两口起得很早,又闲不住。我惊奇地发现,栽在铁篱边的两棵小树,一株红梅,一株茶花,已经移植到朝阳的鱼池边,这是老父干的活。老母告诉我,她一早看见老头子吃力地弯着腰,在池边涮鞋子,移树后那鞋满是泥巴,她担心老头子,别栽到池子里。老父昨天对我说,红梅茶花在高大的树荫下难见阳光,长不好,一定要移出来,我说好,我来。树虽不大,但连根和着泥球挖出也要费点力气的,没想到他老人家今晨亲自干了。

  老父年近九旬,经常胸闷气短,医生说他心肺功能减弱,嘱他不能吃力。可他就是个闲不住的人。老两口来瑞安我家度夏天天找活干。老父老母先是天天拔草,偌大草坪的杂草渐渐了无踪影。今年的鱼池水面浮满绿藻,我用“溢水法”仍然除不掉。老父找来薄纱衬在鱼舀子里,执着地天天捞绿藻,水质渐渐变得清亮起来。我要清除一株不大不小的杂树,老父说:“你可以锯掉地面上的枝干,树根不用费力去挖,没有了光合作用,树根就会慢慢烂掉。”

  老父那天告诉我,吃我家鱼池里锦鲤的大鸟是灰鹭白鹭,这对我犹如电光石火,由恨变爱,根本转变了对鹭鸟的态度,它的身份既然这么高贵,随它去吃鱼吧!老父的态度可比我更正面,他采取的是积极防御战术。他在鱼池上拉起绳子,横上竹竿,上面系着鲜红的塑料袋,红袋随风摇曳。老父说,鹭鸟怕红色,它不会飞下来吃鱼了。几天观察下来,老父此言不虚。老父比我技高一筹。

  立秋真好,秋日多睿智。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10:31:49] | 评论(0)
 
把握好自己的尺度
2017-08-07  
把握好自己的尺度

□ 季钰程

  《淮南子》有一则言:“华骝绿耳,一日而至千里,然其使之博兔,不如豺狼。”这句话告诉我们:作为名马,可以一日千里,然而让它去与兔子搏斗,还不如豺狼呢。生活中,我们做事情,应恰到好处,才能顺利完成,而怎样才能做到恰当好处呢?需要我们把握好自己的尺度。

  把握好自己的尺度,要有成为“巨匠”的耐心与勇气,别让速成毁了自己的初心。尺度是一种拿捏,这离不开对事物自身属性的充分了解,以及技艺达到一定的高度,否则尺度难以准确把握。

  把握好自己的尺度,具备一定的人生境界,才能在纷繁复杂的社会中把握好自己的生活节奏,协调好自己各方面的事情。除了个人以外,国家建设也是这样,如果不能协调好各方面的关系,很容易造成不良的影响。如综艺节目《朗读者》将朗读与人的故事相连,成为一档真材实料的节目。朗读者未必是名人,而是有过经历,有内在底蕴,真正有故事的人。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朗读者》的尺度在于不落于俗套,将节目引领到传播文化的层面,向国内综艺传播正能量。

  把握好自己的尺度,不人云亦云,大步向前走,定能成为独一无二的珍稀品,找到自己的归属。有人认为尺度是孙行者头上的紧箍咒,容易限制人的发展;也有人认为在这个喧嚣的时代,无下限地嘻哈才是处世之道。而我认为,把握好自己的尺度,反倒更容易形成自己的个性,因为尺度是做事的原则,而不是决定事物自身性质的核心要素,因为做事情恰到好处,更有助表现自己的个性。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09:44:07] | 评论(0)
 
拖延似把温柔刀
2017-08-04  
拖延似把温柔刀

  □ 张巧慧

  一年前,我的事业依然不温不火,遭遇天花板的尴尬。

  都说拖延如烟,久了,能上瘾。一旦恋上了,很难戒掉。在我看来,拖延如罂粟,妩媚养眼,让人陶醉其中忘记初心,安逸过后,回忆里除了遗憾便是辜负。

  眼看着曾经的同学同事都青云直上,我却没心没肺的朝九晚五。生活在四线城市,三点一线,没什么爱好,也没太多的朋友。

  如果不是遇见大学同学小柯,这辈子或许就永远这样混下去。

  那天,在同事的婚礼上,小柯给我讲述了她十年间的奋斗史。从一名普通记者到电视台主播,现在已为年薪近百万的知名企业高级总监。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柯的老公曾是我一见钟情的初恋。如果当时我再努力一点,大胆一点,或者说是靠谱一点,或许,他就不会对我失望透顶而放手。大学四年,我像进入了保险箱,做事拖沓,虚荣安逸,时常逃课,还总理直气壮地把“再等等”作为口头禅。几乎没怎么去过图书馆和自修室,也没完完整整地读过一本名著。毕业季遭遇分手+失业,投了N多份简历,风尘仆仆焦头烂额,跑断腿磨破嘴,连连碰壁,心情low到极点。985重点院校的大学毕业生,兜兜转转四年,竟然灰溜溜地把人生定格到了老家县城。

  入职之初,我曾N多次地信誓旦旦,该奋斗的青春不要再选择安逸。只是,我的雄心壮志只坚持了半年,“既然结婚了,还是好好经营婚姻吧。”“女人就应该对自己好一点,太拼老得快。”“好容易下班了还上什么培训班?瑜伽啊,不用了吧,太累了。”“人生不易,吃好玩好才是王道。减肥啊,等过完春节再说吧。”

  N多次的妥协,成了冠冕堂皇的安逸。孩子出生后我的体形开始横向发展,肆无忌惮。心宽体胖,喝口凉水都长膘。老公对我越来越不在乎,甚至看我的眼神都满是不屑和鄙视,常常冷风夹雨,笑我走路像企鹅,素面朝天不修边幅,农村大妈,没品位。还故意当着孩子的面损我,你妈啊,曾经可是羡煞校园的美女才女,只可惜,都已成过去式了,小蛮腰变成水桶了。

  辗转难眠夜,我N多次地翻看青葱岁月里的照片,五味杂陈。拖延真像把温柔刀,慢慢割。

  痛定思痛,通过近400天的努力,我成功减掉了20kg。一言难尽的背后,是莫名的欣慰和惊喜。当拖延占据生命的主导时,人生充满了负能量。挫败,抱怨,失利,婚姻也是硝烟弥漫一地鸡毛。

  和拖延症说再见,年龄就成了一个递增的数字,人生不再被设限,被标签。只要努力让自己成为最好,哪怕你到了80岁90岁,也一定会成为生命里最美丽的模样。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09:28:06] | 评论(0)
 
静 心
2017-07-31  
静 心

□ 张芳芳

  林清玄在《心静下来,就闻到了香气》中写道,和新婚妻子到阳明山的白云山庄喝茶买花,一种兰花很香,而一种兰花没有香气但很美。但即使是有香气的兰花,也不是一下子就可以闻到的,原来,兰花香虽然漂浮于空中,点燃香气的火柴,名字叫“静心”。

  而且,最早最美的兰花都生长于山谷之中,野兰花的生长高度、纬度、温度、湿度都和五步蛇是一样的。所以,要想找到空谷幽兰,就必须看好脚下,防止受到五步蛇的攻击。然而,真正喜欢兰花的人,不会因为蛇就失去寻找兰花的坚持与勇气。最后告诉我们,勇气与坚持都需要在最纷乱的时候,保持静心。生活中遇到的不完美与不平衡,都是人生最美好的启蒙,就如同乌云与暴风雨是天空最好的启示一般。

  喜欢林清玄的文字,空灵、清逸、干净,带一点禅意。犹记十几年前买的一本《林清玄散文》,天青色的封面,里面有《木鱼混沌》《黄昏菩提》等名篇,因为读的次数太多,书被翻得很旧,而有种故交般的温暖。我在四十岁的时候,来到一个新的城市,一切重新开始,自然有很多不适应。像一棵在一个地方住了很久的树,拔起来栽到了另一个城市。这时候读到一些温暖而有力的文章,觉得特别有治愈力。据说选自《所有的遗憾都是成全》,书我是没有读过的,可题目多让人喜欢,所有的遗憾都是成全,就像前几天多年前的师兄给我朋友圈的评论:“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世事难料,所有发生的一切,都静心接受,不管当时觉得遗憾也好,圆满也好,多年以后回望,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都是对你最好的成全。

  生活中,也有和林清玄同样的体验。在新工作的校园里,一棵花树正在盛放,看到她就想起想起席慕容的那首《一棵开花的树》:“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多么美好的诗!有人说:“这个世界是铁做的,但诗人努力把它变成银制的。”感谢诗人,让我们除了应付眼前的苟且,还能让思绪飘向远方。

  一直不知道这棵树的名字,网上搜一下,可能是“染井吉野樱”,又名“日本樱花”,花朵有五枚花瓣,花色在初开时是淡红色,完全绽放时转白,丽而不媚,似梦如云。原来我过去认识的多是花瓣多而密、悬垂开放的樱花,在四月春深开放,是“八重樱”或“丹樱”,而这种吉野樱花,是三月初就开,随风而落,飞花似梦,有人称她为“风花”。吉野樱是没有什么香味的,我从树下来来往往经过,从来也没在意过这花有什么味道。

  一天,细雨蒙蒙,微风轻抚,片片落花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我忽然灵光一闪,想录下风吹花落的视频,伫立树下,举着手机,连呼吸都不由自主地放慢了,看镜头里,一片片花瓣,毅然决然地离开枝头,又飘飘悠悠地落下,唯美之至。一片、一片、一片片……每落下一片,似乎就在我的心上轻轻击了一下,落红满地,唯有人独立,周围的一切声响都如潮水般退去,世界似乎只剩下我和那棵开花的树,安静到了极点。不经意间,忽然有一缕极淡远的花香钻入鼻息,刚开始我还不敢相信,又轻轻吸鼻确认了一下。果然,只有当心非常静的时候,才能闻到花香,似有若无,在心头氤氲荡漾。

  世上熙熙攘攘,与很多人擦肩而过,君子不多,小人也不多,小人只会一时得志,但不会长久。别人对我的一点好,都要记住,不说涌泉相报,起码心怀感激。别人对我的不好,也要记住,记住提醒自己不要影响心情。看破不说破,守得初心,方得圆满。镜花水月,世事如花似月,而心如镜似水,只有自己的心美好,才可以照见一切美好。

  林清玄是信仰佛教的,他的很多文章也都带有佛家哲学情怀,融合了东方的诗性审美,构成清而不玄的美学意境。然而,他又不是出世避世的,所以,虽然吃素、诵经、礼佛,却依然关注着世俗的一切,用他独特而真实的笔触来书写一些普通的小人物或每个人都会遇到的小事。他说:“我所信奉的佛法,并不是为了要切断我们的生命体验,或斩断我们与生活的关系而存在,相反的,我所信奉的佛法,是为了加深我们生命的体验,使我们与生活的关系更加和谐与圆满。”

  夜晚灯下,陪儿子写作业时,我临了两遍苏轼写的《心经》,据说抄佛经可以消业障、增福报,福报是上天给的,我们凡人无法看到,只是觉得抄佛经可以让人的心很安静——世事纷扰,心安静,多么美好,多么难得!

  林清玄说:“心静下来,就闻到了香气。”要求足够低,幸福感才足够高。幸福像花儿一样,只有低下头,才能闻得到花香。这花香,是生命之香,是灵魂之香,不低下头,不静下心,一定闻不到……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09:55:33] | 评论(0)
 
一场蓄谋已久的邂逅
2017-07-26  
一场蓄谋已久的邂逅

■文/梅花雪

  对于喜欢书的人来说,一个地方若有好的书店,这个地方的感觉就不一样了。因此,当我在中山陵下找到一家心仪的书店——永丰诗社,一刹那间感受到的欣然欢喜真是难以形容。

  这是一次误打误撞的偶遇,也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邂逅。

  喜欢南京的钟山风景区,自然景观丰富优美,文化底蕴博大深厚。尤其是山道两旁种植于民国时期的法国梧桐树木,树冠高大,枝繁叶茂,无论是晴好的天气,还是细雨之中,光是在这样的林荫道上走走就非常舒服。那次,我们是特意去钟山脚下的灵谷寺吃素面,天气燥热,出来后想找个地方喝冷饮。山路边,一座民国建筑的庭院留住我们的脚步,铁栅栏围成半人多高的院墙,院门口挂了块小小的木牌,上面写着先锋书店。走进院子,首先入目的是一排硕大的悬浮书架,院子里随意散落着几张木头的桌椅,撑着几把阳伞,坐着些手上捧着书的读书人。

  阳光照着地面的青砖,几株百年老树在微风里静默不语,没想到这么一个低调隐蔽的院落里竟暗藏乾坤。庭院右角有一幢带有栏杆和走廊,红柱蓝瓦的民国建筑,门楣中间悬挂着“永丰社”三个大字的匾额,很有点古典的味道,这是书店的主体。这家属于先锋书店旗下的书店,另有一个诗意的名字就叫“永丰诗社”。

  书店既然称为诗社,自然是出售诗歌为主的书籍,也卖文创商品。记不清有多久没读过诗歌了,置身于书海中,满目突然遇上诗的这一瞬让心中有微微的悸动,时光亦变得十分美好。小小的店堂辟有一块读书区,摆放着高靠背沙发,不消费也可以就座读书。一位穿着淡粉色连衣裙的女孩占据了窗下的位置,她专注地读着书,桌上还放着一顶《情人》里杜拉斯戴的白色草帽。那场景分明是一幅油画,充满着文艺的气息,不由地吸引我多看了几眼。

  书店不大,可别有洞天。穿过店堂内门,后面有几间书屋,还有小小的天井。走到这里,好似滑脚迈进了读书人的“桃花源”:“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几间书屋各自独立,皆以诗人名字命名,有俄国的普希金、智利的聂鲁达、阿根廷的博尔赫斯和俄罗斯的茨维塔耶娃。每间书屋里的色调都与诗人相匹配,比如,普希金诗屋的色调是红色的,象征着诗人的热烈奔放;聂鲁达诗屋的墙壁则涂成蓝色,寓意这位智利诗人是“大海的儿子”。读者可以点杯咖啡,任意挑一间喜欢的诗人之屋,读一本喜欢的书。

  我们选坐在俄国女诗人茨维塔耶娃的小屋,屋内摆放着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留声机和挂钟,两只镶着铆钉的旧旅行箱咖啡桌,墙角还有台漆面斑驳的风琴。懒懒地坐在沙发上,细细地品味咖啡,慢慢地翻阅手中的诗歌,轻声的聊天。这样的光景里自然应该读诗,而且是读茨维塔耶娃的诗: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 

  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诗是要吟诵的,我顿了一下,淡淡的诗香与浓浓的咖啡香相互交织,时光仿佛倒流了百年。

  在永丰诗社,享受的不仅是阅读之美,更延展到生活方式之美。顺便提一下,离永丰诗社不远的地方是南京地铁二号线上的苜蓿园爱情车站。与大多充斥着广告招牌的地铁站不太一样,这座车站里面有布满星空的穹顶和经典爱情故事壁画,以七夕为主题,融合各种浪漫元素。有嫦娥奔月、鹊桥相会、梁山伯和祝英台等中国神话爱情故事,有罗密欧与朱丽叶、维纳斯和阿都奈斯、埃及艳后和安东尼等西方古典爱情故事。车站里还有蓝色的音乐阶梯,行人步行在上面会发出《卡农》、《梁祝》等钢琴曲,这里因此被誉为南京最美的地铁站。匆匆等车的过程,因为这些爱情故事多了几许浪漫,也多了几许温馨。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10:15:00] | 评论(0)
 
阳光下的马齿苋
2017-07-26  
□ 李 军

李 军 摄

  周末,忽然想去挖马齿苋,重温下年少时暑假必修的功课。于是向长山方向而去。

  酷暑,乡野干燥的空气薄而透明,山石,流水,甚至植物都在这蒸发过的空气里有了质感。户外亮晃晃的日头几乎要把人融化,草木如撒过发酵粉般碧绿肥硕。丝瓜藤蔓顶着黄灿灿的花朵,虽然那种黄色的鲜艳里,自带了一点点寂寞孤傲。是啊,除了丝瓜,盛夏所有的植物都屏气敛息,收缩成一种低调的姿势。节节高的芝麻开着粉粉小铃铛,花生的花已低到尘埃里,辣椒和西红柿的叶被晒得微微卷起。唯有不远处的十里长山,在碧蓝的天空下生机勃勃,呈现滴翠的黛色。顶着袭人的热浪,我在玉米地和花生地里发现好多马齿苋。满地细碎的马齿苋,椭圆的小叶子在暴热的阳光下,居然还是闪耀着油亮的革质光芒,太阳越暴,它们越精神。马齿苋不像荠菜,要用剪刀去深挖,伏地生长的马齿苋只需用右手握刀铲,左手抓住马齿苋主茎,咔嚓,大片马齿苋就到了篮子里。回来洗净焯水,在大日头里暴晒两三天就可以储存一两年。长山靠新城,马齿苋不会太多,去年在上党一茶厂附近,见到漫天铺地的马齿苋,壮观得让人惊讶。

  当然,也可以挑选肥硕的新鲜马齿苋,焯开水切碎,淋上蒜末香油等,鲜美带酸的凉拌马齿苋,就可以吃得齿颊芬芳。不过马齿苋最好吃的,还是过年时拌了油渣做包子,其香扑鼻鲜美无比。

  暑假,我们几个女孩喜欢在中午相约去菜地里挑马齿苋,韭菜地里马齿苋最肥硕。由于是酷暑中午,菜田瓜地基本没人,那时候我们可以顺带几个香瓜番茄黄瓜,放在篮子最底下,然后找个僻静地方,偷吃难得的水果盛宴,那是我们童年时最惬意自在的幸福时光。

  家里有小孩拉肚的人家习惯用水煮干马齿苋,一般几次就可止泻,原来马齿苋也是一味中药,具有“清热解毒,散血消肿,止泻消炎”的功效,有一年亲戚脚背肿起,若轻微丹毒,后坚持用马齿苋水泡脚,一周后双脚竟奇迹消肿好转。

  “仙草” 马齿苋确有传奇的传说,当年后羿射日,射掉了其他太阳,只剩下一轮太阳时,却怎么也找不到最后一轮太阳,只见其阳光,原来那太阳躲进了遍地丛生的马齿苋草里,才逃过一劫,为人间带来普惠的阳光。为感谢马齿苋的恩情,太阳便对马齿苋特别垂青,越是厉害的骄阳,马齿苋越是精神焕发。还有种花叫大花马齿苋,叶子就是马齿苋的样子,花朵却又大又艳,也与太阳有此之缘,盛夏中午,在烈日里开得越发娇艳,让人惊叹它们的茁壮与蓬勃。

  每年初夏,我还是喜欢顶着毒辣的太阳,去乡下挖几篮马齿苋焯水晾干,闲时或凉拌或烧肉,那隐忍的酸酸甜甜又会冲到脑海,散血消肿,在风气浮躁逐名追利的今天,我宁愿理解成马齿苋这味中药,更能医治我们荒芜的精神与心灵。

  从童年到少年,马齿苋的绿就一直映射在我心里,让我童心不泯,甚至在盛夏还惦记着去与那些如旧友的植物们相逢。等我老了,这油亮的绿,还是会映射在我心底,让我的生活如童年少年般清明澄澈,快乐满足吧。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10:02:54] | 评论(0)
 
小馄饨
2017-07-17  
小馄饨

□ 江泽涵

  廿年前的街边早餐铺里,小馄饨皮薄如玉片,呈半透明,馅肉就如一粒涨透的糯米那么大,拖着散发式的大尾巴,再因用大口敞开的土式高脚碗盛装,看上去愈像一条条漫游的白色小金鱼。

  佐料将清水汤底渲染得颇不俗,由葱花泛起的一层青晕,烘托了白玉清光的效果;小勺猪油化作若干金色小圈,关键是刺激了嗅觉;小半勺番茄咸辣酱,又似注入了一片红润的生气,于色香味无疑是锦上添花的,而小金鱼也更显灵动了。呵呵,一幅若素如艳的泼墨画恍若水到渠成。

  皮爽滑,汤鲜香,江南饮食素以温和为主,三分辣麻倒了口舌。小馄饨一勺一个往嘴里送,一不小心就顺着喉咙滑了下去,无妨,噎不着,呛不着。

  小馄饨的馅选纯瘦猪肉,不得有一丝肥肉和筋骨,剁成糜子,无须任何调味料,包括蒜蓉、姜末。不是说肉少寒碜,而是真的小小一粒就足够鲜了。有的店家想把价格叫上去,将馅做得大了点,但口感和胃感反降了。有的店家为了省成本选了劣等猪肉,经常吃到搭着肥肉星子的软骨末和脆筋粒,那是彻底糟蹋了小馄饨。

  当然也琢磨过创新,学人家往馅里加胡萝卜丝、白菜丝、芹菜丁、虾仁等。其实,馄饨吃的是皮,而不是馅,饺子才吃馅。这般改良实有舍本逐末之嫌,而且底子都搬了人家的,哪还配称小馄饨。也有往汤里加蛋皮丝、榨菜丁、紫菜等,同样给人糟乱感,破坏了原本的清爽。

  靠馅里和汤里加点料就能出彩的话,前人早就做了。上乘美食总是以简单的形式呈现出来,简单也最见功力。小馄饨的奥妙还在擀皮子上,湿度、厚度都得拿捏准,否则湿了黏,干了裂,薄了碎,厚了硬。先姑丈的这门家传手艺炉火纯青,生皮子就有一种鲜香味了,沸水中煮开后,滑不溜丢,透明有弹性。据姑丈说光做皮就要十道工序,可惜他因患肝癌而英年早逝,我未能有机会聆听个中诀窍,而姑姑及表弟也未曾学得里头精髓,更为憾。

  就算手艺公开化,面对现今如此庞大的需求量,体力怕也难能持久,一色改用压面机了,可不是硬了嚼着碎口,就是软得失了韧度。万般美食到底吃不过手工,可唯有匠心和诚心才出得灵气。机器和经济的大发展对手艺的精进和传承似乎一直是伤害的。无数手工食品打着正宗和传统的招牌,其实大部分的精髓已失传了,独留几成火候,很多食客慕名前来品食,也无非是吃个名头。

  当日的小馄饨从馅到皮到汤料都透着简约而不简单。常出没于街头巷尾,寻寻觅觅,盼能再相遇,却总是失望而归。常吃得上,怕也难说珍味了,难得才珍贵,会失传才晓得珍惜。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11:03:20] | 评论(0)
 
挑井水
2017-07-17  
挑井水

□ 伍中正

  我有过挑井水的经历,并且是在炎热的夏天。

  我要帮队里干活的劳力挑井水,不让他们在劳作时口渴。

  那时候,田地还没有分到户。学校放假回来的学生,自然要参加队里的劳动,其中,就有挑井水的活。

  挑井水,相对来说算是轻松的活。

  王家井水好。不是我说的,是队长说的,也是队里人公认的。队长要我专挑王家井的井水。

  王家井在邻居队里。因为一口好井,让整个王家家族的人引以为自豪,他们走到哪里,就说王家井,就说王家井的井水。实际上,喝过王家井水的人都这么说。看来,王家井名副其实。

  到王家井挑水,来回要走两里路,走的都是田埂。

  天一亮,我就去挑井水,挑来的井水,送给田地干活的人。那些人自然包括割稻的、插秧的、耕田的,还有在队屋禾场上晒谷的。只要有人喊喝水,就要送过去。

  每次挑井水,我就在井边喝上好几口井水。每次喝,都觉得那井水好清凉好清凉的。每次喝,我对水井生出无限的热爱。

  我负责送水给割稻的那些女劳力。在挑井水的人中,我的个子最小。每次把水送到那些割稻的女劳力面前,有的女劳力还心疼我,其中最心疼我的是桃婶。桃婶没了丈夫,只有一个跟我一般大的女儿和我同读一个班。桃婶每次喝完半瓢井水后,还特意要我给她再舀少半瓢。那少半瓢井水,她喝得很慢。喝完,她说,晚上到她家和她女儿一起吃她种出的菜瓜。我听了桃婶的话。果真,晚上我去她家。她切开一个菜瓜,让我和她女儿坐在一起吃。吃完,桃婶还特意送了两个菜瓜,让我提回来。桃婶还让她女儿送我一段路。我没让她送。

  凡是挑水送水的人,都要用家里的器具。我用的是家里的一担小木桶。挑水时,一只水桶里放一个瓢。那瓢是娘用芦瓜的壳做成的。娘先年把老掉的芦瓜锯成两半,去掉里面的籽和瓤,等瓜皮和瓜瓤晒干脱落,就成了瓜瓢。那瓜瓢用起来非常轻巧,又非常干净。那些年,我看见很多人家用芦瓜做的瓜瓢当水瓢,现在回过头来想:那瓜瓢除了轻巧的好处之外,就是环保。

  多半个暑假,我都在挑井水。挑过一段时间后,我就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让酷暑很快过去,等没有酷暑了,我就不用挑井水了。 

  有些愿望是不可以实现的,有些愿望是可以实现的。没想到,老天爷帮我实现了那个愿望。一段酷暑过后,老天就开始下雨。几场雨下来,就挨近秋天。瘦瘦的队长通知我,再不用挑井水了。

  王家井在修高速公路那年,被填了。桃婶有天在忙完农活后觉得不适,到医院检查出了癌症,没过一年就走了。而那两只在我身边晃荡的小木桶在搬家那年,就扔掉了,瓜瓢在挑完井水的第二年,就破了。桃婶的女儿在桃婶去世后就辍学了,后来,去了城市的工厂打工。那以后,我就没有看见了。很多年后,我时常回忆到王家井,回忆到桃婶,回忆到那些酷暑天,回忆到那些平常的实物,譬如小木桶,譬如瓜瓢,还回忆到桃婶跟我同班的女儿。

  现在,我所在的村庄同样遭受酷暑袭击,农田里几乎看不到劳作的人。人们藏在空调房里看那些长长短短的电视剧。他们有没有回忆和感受当年的酷暑?他们还记不记得那些在王家井一担担挑井水的少年?    

  我不知道。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11:01:26] | 评论(0)
 
依依西冯情
2017-07-17  
依依西冯情

■文/韩蓉

  初见西冯村就喜欢上了她的那份清静安宁、婉约美丽。西冯村是一个有着“江苏最美乡村”和“长三角最美乡村”称号的美丽村庄,坐落在道教圣地茅山西麓的句容市后白镇。

  久经钢筋水泥城市的冰冷,忽见到西冯村如画一般的风景,烦躁的心随之摇曳,渐渐安定下来。如果说繁华的都市是浓妆艳抹的世俗女子,那么西冯村就是素面朝天的小家碧玉。没有工业污染、城市喧闹,有的只是一抹淡淡的风景。西冯村盛产草坪和苗木,绿色是她的主打色。

  春风又临江南岸的时候,满眼都是郁郁葱葱、深深浅浅的绿色。“嫩绿柔香远更浓,春来无处不茸茸。”西冯村因这一碧万顷醉人的绿色而显得生机盎然,就连空气中也弥漫着草木的清香。若遇上缠绵不休的雨季,悠悠然然漫步在曲陌小巷,抑或可能遇上一个撑着油纸伞的丁香一般的姑娘。如果说春天的西冯村是风光旖旎的山水画,夏天的西冯村就是浓墨重彩的水粉画。枝枝蔓蔓的葡萄、亭亭玉立的荷花、袅袅升腾的炊烟……秋的黄昏,夕阳晚照,一抹斜阳和偶尔掠过天空的白鹭相映成趣,冬的大雪,飘飘洒洒,整个村庄都是银装素裹的世界,这份寂静,这份空灵涤荡着人的心灵。无论四季如何更迭变换,西冯总有她别样的风情。

  曾经有人说过,没有山的地方就少了一份沉稳庄重,没有水的地方少了灵动清雅,只有山水相依的地方,才更让人流连眷恋。西冯村有山有水。有道教圣地茅山,有烟波渺渺的茅山水库。夏日时光,约上三五好友来到这里垂钓,一边耐着性儿等鱼儿上钩,一边欣赏微波荡漾的水面上美丽茅山的倒影。钓鱼累了,亦可抛下渔竿在长虹卧波般的堤坝上走走,遥看水天一色处的茅山一派庄严肃穆。

  当我们沉醉今日美丽西冯时,很难想象这里曾被当地人称为“北大荒”。2000年以前西冯村还是一个贫困村。地广人稀,种植粮食全凭望天收,村民们主要靠外出打工养家糊口。为了摆脱这种窘况,村人请江苏农林职业技术学院的专家教授来此调研,针对西冯村实际情况,开始试种水果、苗木和草坪。起先,种了一辈子粮食的村民并不接受这种改变,慢慢地一户带动一户,最终村民们全部接受了新的种植模式。目前,西冯村不仅是“无粮村”,还是远近闻名的“绿银行”。种、产、销到运输,西冯村已经形成了自己独有的产业链,草坪、花木、果树畅销全国。富裕起来的西冯还利用自身优势,大力发展乡村旅游业。西冯正以自身独有的优势吸引着八方来客。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也许,习惯都市快节奏生活的我们,应该停下匆匆的脚步,去西冯感悟荷尔德林说的诗意栖居。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散文] 时间:[10:54:53] | 评论(0)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157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