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5页    跳转到
 
天花乱坠说读书
2016-12-12  
  读书是一种很私人的事情,是个人兴趣、思索和寄托,是个人的修为,甚至是个人的生活方式。

  不仅仅是读书,还有音乐。西方音乐具有群体性和表演性的特点,动辄几十个人上台,几十种乐器齐鸣,百十人去听、去看、去欣赏。一曲奏罢,掌声雷动。而中国音乐更多的是私人性的,是个人思绪与情绪的抒发,是个人内心的独白。中国式的古典文人,在情绪陷入孤独、沉郁或者飘逸、超脱时,往往要抚抚琴,吹吹箫。有时甚至是无弦之琴,无音之乐。如陶渊明并不会抚琴,置有一张无弦古琴,醉后抚琴,旋律在心底里缥缈,似有还无,无人能懂。

    因此,中西方的乐器在形制上也有很大的不同。比如,西方的小提琴从高音到低音有四根弦,而弓是分离的、自由的。而中国的二胡只有两根弦,弓弦夹在琴体的两根丝弦之间,若离若即,形离而实为一体。其音质乐而不扬,哀而不伤,更适合深山月下,一个人性情的抒怀。如果需要有人欣赏的话,那也是可遇不可求。如俞伯牙与钟子期,高山流水。——读书,又何尝不是如此。

  这样说,便有些过于玄乎了。其实,读书首先是功用。一个人在不同的年龄阶段、不同的人生阶段,读书的内容、价值、目的,还有对读书的感悟是大不相同的。当然,也不能截然分开,只是大致的区分。

   从小学、中学到大学,要读许多的书,应当说主要的、重要的是学习一些知识性的东西。这些知识有着很大的实际功用,可以帮助我们拿文凭、考工作,争取一份比较好的职业。工作之后,还可以帮助我们胜任愉快。这也是一辈子学问的基础。

    但是,读书多了,食而不化,也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养出一些毛病。一是“书呆子”。唯书是从,不懂人情世故,或者不屑于人情世故。二是 “书袋子”。并未真正读懂书,喜欢掉书袋,如鲁迅讽刺的“两脚书橱”。看似渊博,实则浅薄。三是“书篮子”。爱读书,肯思考,善钻研,然只是学些权谋诡计,用来害人,终究还是害己。到头来,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四是“书虫子”。钻牛角尖,钻象牙塔,所谓“批判性思维”、“学术性思维”。

  以“书虫子为例”,在论文中浸淫久了,渐渐养成所谓的“学术性思维”。这种思维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所有人都认为好、所有人都认为对的时候,偏偏要找出一些问题来,然后通过强有力的论证,证明所有人认为好、所有人认为对的东西,其实是存在很大的问题的。

  我在参加今年的“入额”考试时,也深受这种 “学术性思维”之“害”。比如民商类考卷的第二题是公司法的案例,其中第一问是判决是否成立。我在想,这个问题实在不通。从法律上说,判决无所谓成立不成立,而只有生效不生效的问题。如果一定要说成立不成立的问题,也只能说这份判决的理由是否成立,即理由是否有法律上的依据,或者适用法律是否正确。即便是理由不成立,只要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上诉,或者是终审判决,送达给了当事人,达到判决确定的期限,该判决仍然是要生效的,而不会因为其理由不成立而影响生效。

  在我看来,这份判决的理由是不成立的,暂且不论公司法种种复杂的规定,即便从民诉法来说,该判决超出了原告主张事实的范围。即便是这样,这份判决仍然是可以生效的。但是这样来答题,对后面的问题就难以顺理成章,但我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这便是学术性思维与考试思维的区别。

  考完后,我与许多人进行了探讨。经过我多角度论证后,他们大多同意了我的观点,认为自己错了。其实,他们是对的。因为,他们的分数都比我高。

所以说,读书的功用在于活学活用,要看场合、看语境,不能太钻牛角尖。在什么地方用,什么时候用,对什么人、什么事情用,用什么,其中大有学问。比如前面说的,在应付考试的时候,要用考试思维,揣摩出题老师的用意,什么考点,各问题之间的逻辑关系等等。如果此时用学术思维,显然是用错了时候,用错了地方。

  当然,任何事都不是绝对的,学术思维一般不能用在考试上,但用在学术思考上,则是物尽其用。学术思维往往具有偏激性的特点。做人做事不可偏激,但在学术探讨上有时不妨偏激一点。偏激中见深刻。在西方学术史上,比如边沁的“功利法学”,以快乐与痛苦作为人的行为动机,作为立法的人性基础。比如凯尔逊的“纯粹法学”,将法律与法学从政治、经济、社会中剥离出来,将应然法与实在法区分开来,将法律归结为一套精密的技术体系,体现其独到的深刻性。

   在一个行业干久了、干精了,尤其是在技术层面趋于极致,就会陷入到一种瓶颈状态,此时,就会关注哲学问题,试图在更高层次上寻求突破。哲学是知识的知识,是最高层次的知识,是化繁为简,直透本质本性。方法论是哲学的重要内容。学点方法论,是突破瓶颈的最好途径。

  这几年,我们在组织大家写论文时,一直倡导结合实践写实证性论文。实证性论文的创新方法,就是从演绎推理向归纳推理的转变。演绎推理以现成的理论作为大前提,将要研究的问题作为小前提,导出结论。这样的方法很难有理论或实践上的创新。而归纳推理从大量的经验事实中,归纳出规律性的东西,提炼出新的概念,这就是创新。

  这几年,我自己写的论文,主要关注的是审判方法问题,提倡体系性论证,建立论证体系。其由来,是在组织裁判文书评比中,发现即便是获评优秀的判决书,往往也存在论证不足的问题。因为,在司法三段论中,法律规范作为大前提,案件事实作为小前提,推出裁判结果。但是,大前提中的法律规范有很多,同时法律规范可能存在冲突、漏洞、模糊、空白等问题,需要选择、填补、界定等。而在小前提中,案件事实需要运用证据规则进行认定,要进行要件剪裁等等,其中也存在大量的争议。在外部证立存在诸多问题的情况下,司法三段论的内部证立也就难以逻辑地证成,因此需要体系性论证。简单地说,就是对一个结论,从不同的角度、不同方面、不同层次上去论证,正面证立,反面证伪,侧面加固。并且,各种角度、方面、层次上的论证,彼此之间要形成一个融贯性的论证体系。

   今年我写的论文,就是有感于许多裁判文书论证不足,在最高法院发布的指导性案例中去挖掘论证方法。指导性案例,是全国各级法院层层遴选,又经最高法院审委会讨论通过,对全国法院审判工作具有指导意义,代表着全国法院裁判文书的最高水平。——以指导性案例为样本,挖掘其论证技术,这就是所谓的“取法乎上”。

  我们学习和适用指导性案例,并不是简单地看其结论,最重要的是其论证方法,这样才能举一反三,真正学其精髓。但是,指导性案例的结论虽然是明确的,而其论证方法却是隐含的,是一种默会知识,因此需要挖掘。通过对指导性案例的研究,发现有好几个案例,运用的就是体系性的论证方法,其证成的结论,很难推翻。这篇论文投到中国案例研究会征文,被评为一等奖。

  这种研究是具有实践意义的。在审判中,任何一个案件,并不是只存在唯一的正解,有的甚至是截然相反的结论,但裁判最终只能是一个结论。当你选择一个结论时,最好能将其论证成唯一的正解。

  去年,我承办了一起民事二审案件。案情很简单,二审改判,只是减了三千来元。但我的审理报告写了两万多字,判决书写了七八千字。在这个案件中,我所运用的就是体系性的论证方法。二审判了之后,双方都表示接受。当然,这是一种研究型的办案,与常规型办案是有区别的。我想说的是,在论证中多注意一些方法论的问题,将法理、道理讲清楚、讲透彻,或可有利于服判息诉。

  同样一个案件,不同的人去办,效果是不同的。同理,同样一本书,很多人在读,读出来的效果和感悟也是很不一样的。

  为什么会这样?

  读书,其实包含着以自己的经验为基础的眼界,眼界不同,看到的内容、理解的层次,以及达到的境界大不相同。也就是说,书中有书外之书。这种个人的经验,不仅仅是读书得来,更重要的是在工作中、在生活中、在你的人生经历中,在种种实践中打熬出来的见识。高尔基说过,我的哲学是皮肉里熬出来的。带着这种见识去读书,就会发现,书中别有洞天,形成自己的创见。有这般见识蕴含心中,再去读书,便能见人所未见,发人所未省,常读常新。读书,不仅仅是读书,亦是阅人阅世。反过来说,文章要写到让人每读一遍,都有新发见、新启发,这便是经典了。

  这样读书读多了,就为集大成创造了条件,为进一步感悟一些深层次的道理打下基础。佛教的禅宗在历史上有南北两派。南宗的慧能崇尚顿悟,北宗的神秀推崇渐悟。其实在我看来,两宗说的是一回事。渐修顿悟,顿悟渐修,再修再悟。个人的根器不同、根底不同,修道见道的快慢、层次不同而已。

  读书是吸收知识,同时也是一种修为。当知识积累到一定程度、修为积累到一定的层次,就会转化为一种修养。读书明理,学问足而知礼节。此时,对自己、对他人、对事物的认识、态度,以及处理问题的方式,就会有一种理性、敬畏、谦卑、真诚,乃至悲悯。

  如此再读下去,读到一定的阶段,读到一定的境界,也就除去了许多功用,再不问读书有何用。此时,只是随意而读,甚至是随读随忘,却化成一种滋养。就像吃饭,并不知道吃进去什么营养,这些营养在体内起了什么作用。饿了便吃,如此而已。

   此时,便能对五光十色的外相、对欲念丛生的内相,不离不染,不执不过,看透而不看破,渐渐进入到一种“般若”的境界。这种境界不是聪明,当然更不是小聪明。

    

作者:[魏学锋] 分类:[散文] 时间:[09:24:19] | 评论(0)
 
大美
2016-08-12  
    晚上无事,躺在床上读《红与黑》。这是一个后英雄的时代,一个复辟贵族把持的社会,一个出身卑微、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悲剧性的个人奋斗史。斯丹达尔笔下,于连具有女性的柔美。德•瑞那夫人第一次见到于连时,怀疑他是一个女扮男装的美丽姑娘。文学史上,有许多这样的人物。如德国的少年维特,当然,还有中国的那位著名的情种贾宝玉。

  女性的柔美,并不代表柔弱。她们心地纯净,认定一段爱情,便抛却一切功利,赴汤蹈火,无所畏惧。外表上看似柔弱,内心却至刚至强。

  与女性相比,许多的男人往往是外刚内弱。甚至,以粗野来显示所谓的男子汉气概,其实不过以此掩饰内心的虚脱与算计。无事时心雄万夫、豪气万丈,一遇利害,便退避三舍、避之唯恐不及。

  前几天看电视,央视主持人朱迅谈到,有一次她与李玉刚同在后台化妆,看到他一步步由刚硬化为柔美,不禁赞叹:男人怎么能如此之美!其实,男人之美,并不要刻意地去拒绝柔美,只是,其中还要有一种义无反顾,斯为大美。

    

作者:[魏学锋] 分类:[散文] 时间:[11:32:49] | 评论(0)
 
儿童节漫笔
2016-06-01  
   同事上午来,说下午请假,带小孩参加节日活动,才想起今天是“六一”。虽然早已失去了童贞,但总算还残留了些许童真。

   在研究室,很多时候就是看看书,写写文章,聊聊闲话。处在一个单纯的环境里,也就保留了一些孩子般的单纯。因此,这个节日,仍然属于我。

   你我是同类,这个节日也属于你。这样,我们也许还有机会青梅竹马,再续一段天真烂漫的情缘。

    

作者:[魏学锋] 分类:[散文] 时间:[18:10:07] | 评论(0)
 
史笔与判笔
2016-04-12  

   

   读史书,常感叹史笔与判笔何其相似乃尔。史家于浩繁史料中烛幽发隐,断评得失;法官于纷乱证据中去伪存真,断评是非。二者皆是对事实的认定与断评。

   近读鲁迅所著《中国小说史稿》,对史实之考据,无征不信,确为信史;对得失之断评,持之有据,识见尤深。今取此书对蒲松龄《聊斋志异》、纪昀《阅微草堂笔记》之断评,略加指要,可见其断评如老吏断狱,谨严周详,凿凿可信,又深谙世故,烛照幽微。

   书云:“《聊斋志异》虽亦如当时同类之书,不外记神仙狐鬼精魅故事,然描写委曲,叙次井然,用传奇法,而以志怪,变幻之状,如在目前;又或易调改弦,别叙畸人异行,出于幻域,顿入人间;偶述琐闻,亦多简洁,故读者耳目,为之一新。”

   指要:《聊斋》笔法生动传神,又简洁精炼,惜墨如金。

   书云:“明末志怪群书,大抵简略,又多荒怪,诞而不情,《聊斋志异》独于详尽之外,示以平常,使花妖狐魅,多具人情,和易可亲,忘为异类,而又偶见鹘突,知复非人。” “又其叙人间事,亦尚不过为形容,致失常度。”

   指要:《聊斋》一书主角固是花妖狐魅,天赋异才异禀,却甘于平常生活。又其写人状物,入情入理,尤显真实可信。

   书云:“《阅微草堂笔记》••••••立法甚严,举其提要,则在尚质黜华,追踪晋宋••••••其轨范如是,故与《聊斋》之取法传奇者途径自殊,然较晋宋人书,则《阅微》又过于偏于议论。盖不安于仅为小说,更欲有益人心,即与晋宋志怪精神,自然违隔。”

   指要:前指《笔记》之文风,崇尚质朴,杜黜华丽;后取《笔记》之功用,不仅以故事取胜,而应有益人心。

   史书之断评,略似判决之论理,可为镜鉴。判决书之论理,固有一定之规,不可违逆。然能守正以出新,自是杰构。判决书之论理,自应结合事实,而叙事贵以简练之笔生动传神;判决书之论理,自应以法律法理为基调,而入情入理,不失常度,方能使人信服。又判决书之效力,自然只是及于个案,但其所针对的社会问题之论断,更应有益于世道人心。

    

作者:[魏学锋] 分类:[散文] 时间:[12:40:33] | 评论(0)
 
写意
2016-03-28  
                             新化奉家古桃花源写意

   这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美景,喜欢寻奇探胜者恐怕会有些失望。

   但一切构成美景的要素都有:有山、有水、有树、有花。只是,山并不雄奇,水并不湍急,树并不参天,花并不繁茂。一切都自自然然,没有丝毫的刻意。

   景与人皆不刻意。偶见一两处摊点,竹篮里盛放些当地特有的野菜粑,村姑兀自做着手工,十分专注,有游客经过,并不抬眼一望。寻一处古旧的木屋住下,在坪里略站一站,便有老人递过一张小凳,并无一语。外销数百元一斤的山茶,大把大把地塞进茶壶,滚开的水泡了,粗茶碗盛了,清亮橙红,随意饮用,并不收钱。

   名山大川也去过若干,常有一些景致,触发许多的联想与感慨。在这里,我只是感觉舒服与清净,别无其他。

    

作者:[魏学锋] 分类:[散文] 时间:[12:48:25] | 评论(0)
 
物极
2016-03-09  
   在凤凰网看到一则新闻:作家严歌苓的小说《扶桑》2015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再版,据说好莱坞要改编成电影。2016年3月6日下午,严歌苓在北京大学与高晓松、史航对话“糟糕的历史与优美的文学”。这本小说沉寂多年之后,重现江湖。《扶桑》创作于1995年,书写的是一百多年前,被拐卖到美国做了妓女的中国女子扶桑与一个白人少年克里斯之间的恋情。

   在接受采访时,严歌苓谈到这本小说的创作由头。1993年的一个中午,严歌苓等丈夫劳伦斯吃饭。丈夫从公司过来大约需要一个小时。她在附近的楼下看到一个箭头指引——中国移民馆。那是一个在地下室的陈列馆。“我看到一幅巨大的画像,画像的中心焦点就是一个盛装的、身形比较高大的中国妓女。她看上去还有那么几分的端庄。她的周围围着很多的人,人群中的几个白人对于这个妓女流露出一种狐疑的神色。这个妓女带有某种秘密的象征性。”严歌苓说。

    画像题为《一代东方名妓》。 “我深深地被她身上的气质打动了。”严歌苓仍能清晰地记起那幅给她极大冲击的照片。“我想知道这个女人是谁。”按图索骥一路寻找过去,书看了几十本,报纸也翻了不少,丈夫和朋友们也来帮忙,但最终她还是没有找到这个女人的名字。寻找的过程中,她对中国移民的历史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于是,就有了这本名叫《扶桑》的小说。

   看到严歌苓对那幅《一代东方名妓》画像的描绘,我在想,其实最好的妓女并不是那种极度的风骚,反而有几分端庄、几分才情,甚至有几分冷傲,是对自己职业有着有着终极理解的人。物极则必反。在“物极”意义上理解,也许才能窥透本质、窥破本性,直到灵魂深处,才能把一种职业的技术和境界推向极致。——这样的例子,也许并不那么具有“正当性”。

   当你从事某种职业,并且对职业十分上心的话,无论看到什么,都会从职业的角度,或者往职业方面去思考。职业的感悟,在很多的时候发生在职业之外。

   每次写论文,首先要做的事就是找资料。先是大量的浏览,找出有参考价值的,打印几大本,再细细品读。这些资料,当然也是论文。这些固然都是必要的。

   而从我的经验来看,文学更能让人感悟写作的本性,包括论文的写作。各类写作,在技术层面来说是大不相同的,但在高层次上其实是相通的。物极则必反,物极亦相通。文学的阅读,让人感悟的不仅仅是写作的方法和技术,在思想、在灵魂,都会让人有深深的感悟。这种感悟,是一种禅宗意义上的“顿悟”。

   在论文的选题时,我常常想,无论这个题多么的专业、多么的技术化,多么地与文学不搭界,但我想选这样一个题,这个题,能够承载、能够蕴含、能够融入自己对人生、对命运、对生活、对职业、对人性、对社会的大感悟。这些感悟,并不仅仅是文学或者艺术的专利,论文亦然,只是表达方式不同而已。

    

作者:[魏学锋] 分类:[散文] 时间:[08:46:35] | 评论(0)
 
云淡风轻
2016-02-06  
  阳历的元旦早已过了,阴历仍滞留在旧年,有种时光穿越之感。对中国人来说,真正的过年则在阴历。明天过年,正式的放假也在明天。早上,一如平常来上班。前天立春,今天的太阳格外明媚,一扫郁积了很久的阴霾。一个人守在办公室里,阳光满屋。

   临近放假,急事早早地忙过了,不急的事可以推到年后。上午,在网上浏览了几篇闲文。中午吃了饭,散了几圈步,在石椅上坐了,懒懒地晒着太阳,竟有些潮热。只是,不能像古代名士那样,“白昼扪虱眠,清风满高树”。

  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听了几首降央卓玛的歌,又看了一集《琅琊榜》,感觉挺不错。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女声之极是男音,智谋之极是无形。联想起昨天中午读《反经》中的“大体”一卷,与降央卓玛之音、《琅琊榜》之意,同出一理。

   天下学问,何止千万,而在高处、在深处,其理相通。高处与深处,不过云淡风轻。

    

作者:[魏学锋] 分类:[散文] 时间:[15:36:48] | 评论(0)
 
深山
2016-02-05  

  

   古德修行悟道,往往结庐深山,枯灯黄卷,山高月小,不知有汉,无论魏晋。自古名山僧占多。山虽深而名于世,香火旺盛,红尘滚滚,只是再难清静了。

   穷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闹市与深山,隐喻一种现实与心境。穷居闹市,自然可得清静,却也不尽然。汉初陈平未显时,虽负郭穷巷,毙席为门,然门外多有长者车辙。东晋陶渊明“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身处人境,欲求清静,则应归结于“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心自悠然,方能见山之悠然。

   故而,潜心问学,不必远涉深山。心静即处深山,书多便是丘壑。明人陈继儒说:闭门即是深山,读书随处净土。进而言,诚心问道,门常开又何妨;真好读书,处纷扰亦如何!

    

作者:[魏学锋] 分类:[散文] 时间:[11:41:23] | 评论(0)
 
漫话书记员
2016-01-18  
   法官,至少在理论上说是一种神圣的职业。而法官们闲聊起来,似乎少有人把自己当回事,不过如此罢了。不过,但凡在法院工作的人,又有谁不想当法官,不想办几件案子、到审判一线去历练一番。《水浒传》里潘金莲逗武松说:叔叔,只怕你口头不似心头。

   在法院,书记员是一个大量的存在,法官如此,书记员似应更加“不堪”了。但如果较真起来,书记员这种职业还真不简单。

   书记员是审判工作的事务性辅助人员,在法官的指导下开展工作。在这个总的定位下,具体应从“五大员”的角度来认识书记员的职业内涵,明确书记员的职业要求。

    第一,书记员是“记录员”。书记员的一项基本职责是担任案件审理中的记录工作,这是审判工作成果的重要体现。其中一字一句、一标一点,关乎法律的权威,关乎当事人的切身利益,关乎法官的劳动成果,关乎法院的形象;其中任何一个环节上的疏漏,都有可能造成整个案件审判过程的前功尽弃。因此,作为“记录员”的书记员,必须准确、完整、清晰、及时的记录案件审理的全过程。

   第二,书记员是“助理员”。书记员的重要职责涉及办理庭前准备过程中的事务性工作;检查开庭时诉讼参与人的出庭情况,宣布法庭纪律;整理、装订、归档案卷材料;完成法官交办的其他事务性工作等等。作为“助理员”的书记员,必须根据法官的指导和安排,高质高效地完成相关工作。

   第三,书记员是“管理员”。书记员在法院的审判绩效管理中,负有基础性的管理职责。作为“管理员”的书记员,必须及时、准确、完整地收集审判工作信息,在此基础上进行加工、整理和反馈,全面反映审判过程,为领导决策提供科学依据和建议。 

   第四,书记员是“技术员”。书记员工作的重要工具是计算机,在一定程度上说,计算机在书记员岗位的运用要超过审判员。作为“技术员”的书记员,必须熟练掌握和运用有关法院工作的各种计算机软件,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为法官的工作提供技术支持。

第五,书记员是“勤务员”。书记员的工作职责是完成审判的程序性和事务性辅助工作,面宽事杂。作为“勤务员”的书记员,必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同时还应当从小事着眼,从小处着手,为法官和书记员的工作创造良好的环境。

   总之,在审判活动的运行过程中,法官作为审判活动的绝对主体,居于中心地位,以自己的知识和智力,对案件作出裁判。作为“记录员”、“助理员”、“管理员”、“技术员”和“勤务员”的书记员,必须甘当配角、甘当绿叶,以自己的辛勤劳动为司法事业贡献力量。与此同时,书记员是法院整体组织体系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其工作贯穿于审判案件的全过程。诉讼程序性和事务性工作能否合法、正常、有序、高效地组织和推进,直接影响到案件审判活动的顺利进行。而诉讼程序性工作完成的质量直接取决于完成该项工作的主体——书记员工作水平的高低。因此,根据职业化的标准来规范和要求,书记员不仅要树立强烈的事业心和高度的责任感,而且要提高职业素养,胜任本职工作;不仅要能在细节上关注整个审判过程的点点滴滴,而且要从总体上认识审判程序的逻辑联系;不仅要掌握法律知识,而且要广泛吸收各种社会知识和自然科学知识;不仅要有动笔书写的能力,而且要具备“上机”的本领;不仅要沉稳扎实,按部就班,而且要与时俱进,开拓创新;不仅要服从指挥,听从安排,而且要坚持原则,严守法律。

   俗话说: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做任何事,不管从世俗的眼光看去如何“卑微”,只要做好、做精,都会成为专家,成为权威。无论从事何种职业,都会有把这一行推向极致的人。在这一极点上,这一行脱却了世俗的功利,而成了一种境界、一种艺术、一种难以言传的享受。如此,人家口头虽然没说,但总会心存感念,心存尊敬。

    

作者:[魏学锋] 分类:[散文] 时间:[14:29:22] | 评论(3)
 
别情何以依依
2016-01-04  

   如今,高技术支撑的交通工具愈发快速了。汽车、火车、高铁、磁悬浮、飞机,依依别情来不及酝酿,瞬间便在千里之外,迅速地拉开了人与人的距离。陶渊明有诗云:心远地自偏。现在恐怕要反其意而用之:地远心自偏。我毫无根据地认为,现代人心的疏离,可能与交通工具的提速有关。

   遥看古人送别,行行复行行,长亭更短亭,请君更尽一杯酒,借问行人归不归,柳条折尽花飞尽,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惜别之情,流连之意,期盼之心,叮咛之切,眷恋之真,思念之深,令人回味无穷。而这一切,均与速度无关。

   古人的许多赠别诗文,至今仍然感动着我们,但现在已无法在车站、机场去细细品味那悠远深长的意境了。许多厚重的情感,被淹没在机器的轰鸣和嘈杂的市声之中。即便是临别的最后一瞥,也被攒动的人群所隔断。别后,一个人静静地呆立在熙熙嚷嚷的街头,有些茫然。

   岁月,亦如这现代交通工具,飞奔而去。转眼之间,又是岁末。如今的人生,似乎总在奔忙,没有了一个让心灵休憩的驿站。岁末紧接着年初,不及回想。种种经历,转瞬即忘,人生的过程,因此而在记忆中留下许多空白。往事如烟,而其中所遇所知所思所感,又何忍任其随风飘散。远山云烟,亦可成为一道道风景。故而,记之博客,无事时翻翻,咀嚼回味。斯人斯事,斯情斯景,时常温暖心头。

    2015年就这样匆匆而去。这一年故事不多,宛如平常一首歌,余韵却萦绕心间。回望2015,别情依依,何以为寄,此文以志。

    

作者:[魏学锋] 分类:[散文] 时间:[09:13:27] | 评论(0)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5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