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65页    跳转到
 
我不知道要的是爱情还是婚姻
2017-05-24  

2017年05月24日   B04 :情感档案   稿件来源:上海法治报  

  贰柒 制图

1

    □口述:蓝尔 记录:徐约维

  蓝尔的离婚终于在宋颂游学英国之后启动了办理程序。蓝尔说,也许他们都错位了。离婚是给彼此内心缺憾一个名正言顺的说法。暗伤明药,千头万绪都理顺了。离婚就像一个冗长的没有悬念的剧情,终于给出了结局。蓝尔长长舒了一口气,但心却不知归处……

  她竟记得我说的那些话

  研究生毕业时,宋颂走了。她抚慰了我在婚姻里的伤与痛,而我却始终游离在“鸡肋”里。5年的犹豫,“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当我终于决定离婚前,宋颂却翩然而去。她按照她妈妈的意愿,出国留学,去了我所赞美的英国,如今她在剑桥大学攻读比较文学专业博士学位。她说过,她要汲取不同文化的精华。她希冀东西方文化的对比、冲撞、交融,也许会洇染出一个新鲜的自己。不是脱胎换骨也不是焕然一新,只是想氤氲进一些新东西。我明白,其实她潜意识里是想离开,想隔断,想屏蔽,从烦恼里,也从我的优柔寡断里,或者,也从她自己的茫然无措里。“轻轻的我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剩下优柔寡断的我枉自凝眉,一江春水向东流。现在我明白,其实负心的那个人内心最痛苦,内疚最甚,而且无从摆脱。

  宋颂说,她其实很像“那些倒退着往前走的英国人”,她说的是性格,其实容貌也有点像。宋颂正面看,清清淡淡的,具有东方人的古典美,侧面看却线条洗练,棱角分明,凹凸有致,具有欧洲人那种浮雕般的美感。不知道为什么,我认为只有侧面好看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好看。

  宋颂说,英国人怀念过去,说应该回到过去。但他们说是这么说,但其实总朝着前走。

  宋颂说,当黄昏时分,暮色里传来伦敦大笨钟英国皇家《威斯敏斯特》 奏鸣曲报时,她就会乡愁寸转,想起上海的种种。如晚霞燃烧里,我给她们上 《现代文学》 课。她说,她记得我说过的那些话:“老师出神地望着窗外的落日,说‘好一个金色落在暮色里’。落日就是暮色苍茫里的一抹嫣红,在夕阳西下的背景下,显得触目,苍茫。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句诗好,好就好在 ‘无限好’ 后面有一个 ‘近黄昏’ 在限制。这就是生活,美只是一点点。美只是在转瞬之间。太阳马上就要落山。留一份悬想,也是一种美感。”

  没想到,我触景生情的即兴感慨,竟一语成谶,成为我心头隐隐的痛——有时候,我真不敢率性说话,我怕成真。

  我们在一起有心灵碰撞

  宋颂与我一样,喜欢听钟声,尤其是寺庙晨鼓、教堂晚祷里的钟声。悠远与悠长,让人浮想翩翩,想起红尘之外的远方。幻想、憧憬,也包括沧桑,让我们柔肠百转也愁肠百转。

  我们也喜欢一起听外滩海关大楼钟声。那次,我们一起去上海档案馆查资料,当档案馆沉重的大门终于合上时,宋颂甚至有点雀跃,说:“我们去逛外滩吧。给眼睛换换频道,可好?”

  外滩的万国建筑,远眺近观皆可宜。幅员辽阔,沉稳雄壮,有一种睥睨四邻的气魄与韵律,风情万种,气象恢弘。

  我当然同意。当我们漫步到海关大楼那具有古希腊雅典帕特农神庙风格的正门时,恰逢海关钟声整点报时。钝钝的大钟声如此近距离地敲打在我们的心头上,那种余味,那种沉思与悠扬,让我们情不自禁地伫立在那里,并下意识用手机校对一下时间。当我们一幢一幢看完那各具格局的建筑,坐车返校时,钟声又开始回荡,我回眸一望,居然还能清晰地看清楚通体明亮的钟塔大钟的走时。晚风荡漾,雄壮东方红乐曲在夜风轻抚下,变得悠扬绵长,就像我春风沉醉的心。

  我说,这座楼1927年建成,造了2年整。宋颂回答:“好东西还得磨,建筑还得慢。有多少事,要时隔多年才看得出它的意义。”我喜欢她的感觉,真实、由衷,每每够说到我心里去。

  我也喜欢宋颂的语言。一次我们看普希金铜像,她又呆住了,她凝神看着希腊餐厅那通体一色的天蓝色墙立面,这鲜亮的天蓝在周围声色不露的柴门虚掩的酒吧里,显得分外突兀。她说它具有“幻想气息”。令她想到蔚蓝色的大海,蔚蓝色的天空,蔚蓝色的远方……

  我说:“也像你的面孔,具有蔚蓝的幻想气息。”她嫣然一笑,抬头低眸里,有波光潋滟的闪烁,有欲说还休的意蕴。我知道,我也说到她心里去了。于是我们干脆进去午餐,她要了一份青酱意大利面。我有点不好意思,说太简单了,她却拦住了我,“我喜欢这里的情调,我们吃情调就够了。”后来她又说那青酱极是好吃,“那种辣里的欣快、葱茏,就像闻到了夏天清晨花园的气息。”她的语言每每令人耳目一新,里面是年轻生命的真切感受与鲜活体悟。水灵灵,湿漉漉的,本身就像夏天清晨花园的气息。

  冷淡背后潜藏着的厌恶

  但在生活里,我不是一个人缘好的人。在同事眼里,我高冷; 在儿子心里,我生冷; 与妻子关系就更僵冷。也许,所谓“冷淡”背后潜伏着对那个人的深深厌恶,躲不掉、避不开,只能用这种形式来回避。

  在家里,妻子与儿子结成统一战线,把我晾成了孤家寡人。儿子13岁,正懵懂生猛地冲入第一青春叛逆期。老婆47岁,正在大步踏入事业黄金期,而我陷入停滞不前的高原期。我发觉,我不爱妻,也不能与儿子融洽相处。我们无法对话,气场违和。我说话率性随便,直来直去; 她却话里藏话,曲里拐弯。我认为友谊若不发生口角,就不够豪爽跌宕; 而她认为这是情商不高。

  就这样,我们从冷淡发展到互相看不起。她对我横眉冷对,我对她深深鄙视。一些心理学家们认为,导致婚姻破裂的首要因素不是出轨,而是蔑视感。也许,我们就走到了这种“此处无声胜有声”,江河日下、危机四伏的状态。

  现在的我,对妻无欲无求,所以可以做到无动于衷。而现在的她带着中年的颓势,中年的强势,显得很假又装。偶然一次,她收起她的强悍,把一幅动漫画给我看,但我就是不搭理她。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潜意识里的报复。

  一次我从背后抱住妻——她就像显出画皮的“蟒蛇”:冷漠着且一声不吭。这时我就会想起自己童年时期误入地下储藏室那种感觉,空气里灰尘乱舞,各种旧物的味道迎面袭来,铺洒着说不出的落寞感,甚至悲哀感。

  有时,莫名其妙地我们就会爆发恶战。现在想想,都想不起是为了什么事而开启吵的阀门。但一旦启动,阀门就会自动运转。也许,什么都不为,就为了自己心窝的那团无名火。

  还有多少春天任我挥霍

  也许,我性格冷淡,不好相处,但我与宋颂却一见如故。她就像戳破我身体里郁闷的乌云的一道闪光。

  一开始时,我不想让自己在这种关系里卷入太深。可是深与浅的界限在哪里,却不明朗。我很难控制自己不去多想宋颂,忙起来倒也罢了,一旦闲下来考虑此事,总感到隐隐有些不安。我喜欢和宋颂在一起的感觉,我喜欢她给我的感觉,那种欣快的感觉渗入我身体角角落落,注入生命的每一道裂缝里。

  我着迷于宋颂的笑。那种嫣然一笑,就像春光乍泄,让我心头一亮。那种光,划开日子的缝隙,漏着光,破隙而入,给我与现实脱钩的想象,就像品尝艺术品,照亮我晦暗的心头,让我相信,这个世界任何事情可能都会有转机,也相信命运的宽厚。

  也许,我们70后,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对本能的约束。我一路走来,是精英路子也是平庸而安全的路径,我没有受到过挑战。所以,我会被宋颂这个看起来风和日丽,却混合暗流激越所吸引。或者说,我感受着风和日丽的太平,也享受着越轨带来的危险感。也许,正是这种暗流激越才激活了我的内心,使我兴奋,惴惴不安。就像酒精度很高的甜酒,可口之间就把你释放了,这种感觉令我们瞬间微醺与迷乱……

  有首 《拥抱陌生的摇晃》 的诗,我记住的只有这几句:“--我怕一切不稳的狭窄的东西,我一辈子都试图逃避它。但我现在40岁了,我前面的时间也变狭窄了,想到这,我不禁有了试一下的冲动。”

  如今我终于从婚姻里解套了,可宋颂说不想回国,但会远远地遥遥地注视着我。我知道,这是她希望我有作品问世的潜台词,而且是不断地有。用我的文辞,给思念一个载体,给情感一个寄托。但对于我们的关系,她却不置可否,语焉不详。她说过,恋爱与婚姻是两回事。

  我不知宋颂是什么意思,不知自己是否也应赴英,甚至不知道自己要的是爱情还是婚姻。

  我已45岁了,还有多少春天可以任我挥霍?

  春天,就是重新闻到童年的气息。但春天也最难将息,乍暖还寒,来来回回,待到终于脱了棉衣,却发觉已是夏了。每每还没有做好准备,花朵就一闪而过,春天一闪而过,一树绿意转眼成空。就像我与宋颂的关系。

  日子依旧毫不犹豫地,一闪而过。世事一闪而过。世界一闪而过。

  手记>>>

  我们心头的另一种青春

  岁月峥嵘,我们都慢慢进入“不惑”。“不惑”在练达的同时,是否也是一种屏蔽,屏蔽了我们内心那些蠢蠢欲动的冲动,也屏蔽了我们内心那种鲜活的切肤的感受。也许,那种不计后果的冲动其实也是活力的另一种表达。

  每每在想,除了岁月可以计算出的流失的青春和衰老以外,我们内心里,是否还潜藏着另一种青春等待爆发,就像那些死火山。

  有些人,有些事,有些言语,给我们心头带来撞击,也带来潜入,让我们感受热烈,感受忐忑,也让我们不知所措。谢谢生命带来的这种“陌生”或“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沉潜的“拈香”重新浮出海面,给我们带来遥想,也带来芬芳。使我们面对现实时,想到还有它们的存在,哪怕是遥远的,若即若离的,惊鸿一瞥,也会使我们重新温暖起来,也重新振作起来。

  重新获得想象力,重新获得做事情的热情与驱动力,仿佛一个个遗落的宝藏又重新闪亮起来。当思想的翅膀还能飞翔时,当我们重新开始信任时,或许,我们还有救。

  蓝尔,去追宋颂吧,相信自己也相信宋颂。

友情链接: |新浪 |网易 |搜狐 |腾讯 |大申网 |上海通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官方网站 |上海报协网

|四川新闻网 |大众网 |大河网 |广西新闻网 |青岛新闻网 |大江网 |浙江在线 |环球网 |凤凰网 |网络社会征信网

|金黔在线 |云南网 |山西新闻网 |荆楚网 |每日甘肃 |互联网举报 |中国网联网 |华声在线 |湖南在线 |商都网

|中国传媒网 |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5:29:26] | 评论(0)
 
救护车上死亡能否认定工伤
2017-05-24  
职工工作时突发疾病 救护车上死亡能否认定工伤

2017年05月24日   B03 :案件写真   稿件来源:上海法治报  

无图说

12

    □杨维松 杨承慧

  卢先生在工作岗位上突然发病,送到医院抢救后医生明确告知家属卢先生没救了,并让家属准备后事,家属于是拨打120电话叫救护车送卢先生返乡。第二天返乡途中,卢先生死亡……

  卢先生的家人沉浸在悲痛中,他们认为卢先生属于工伤并申请工伤认定。然而,卢先生所在公司却对此不认可,诉讼纠纷就此发生。

  职工突发疾病死亡 家属申请工伤认定

  江苏人卢先生是上海某保健服务部的职工,2013年12月23日,卢先生在工作时突发疾病,并经送医抢救后于次日死亡。

  卢先生的妻子和儿子于2014年10月向普陀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普陀人保局”)提出申请,要求对卢先生在工作中突发疾病于次日抢救无效死亡进行工伤认定。

  普陀人保局受理后,进行了工伤认定调查,同年12月,作出认定工伤决定,认为卢先生于2013年12月23日工作时突发疾病,当日送医院救治,第二天死亡,卢先生受到的伤害,符合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 《上海市工伤保险实施办法》 第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属于视同工伤范围,现予以视同为工伤。

  某保健服务部不服,诉至普陀区法院,认为普陀人保局作出工伤认定没有查清死者卢先生的工作时间、工作岗位及死亡原因,事实认定不清,法律适用错误,请求法院撤销认定工伤决定。

  工伤认定引发质疑 一审判决认定合法

  普陀区法院审理认为,根据 《工伤保险条例》 第五条第二款、 《上海市工伤保险实施办法》 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普陀人保局作为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依法具有作出工伤认定的执法主体资格。本案中,普陀人保局提供的证据具有真实性、关联性和合法性,可以作为定案证据,予以确认。普陀人保局收到卢先生妻子、儿子的工伤认定申请后在10个工作日内予以受理,并在受理后60日内作出了工伤认定,符合法定程序。根据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五条第(一)项的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

  本案中,普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书、普陀人保局对某保健服务部投资人等的调查笔录、医院门急诊病历、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等,可认定卢先生是某保健服务部的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并经送医抢救后于次日死亡。

  根据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如某保健服务部不认为卢先生是工伤的,应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某保健服务部于工伤认定调查程序中没有提供相应证据推翻上述结论,并且本案中某保健服务部提供的证据也不足以推翻普陀人保局认定的事实。需要指出,普陀人保局在认定工伤决定书上“卢先生受到的伤害”的表述虽有瑕疵,但该瑕疵不足以撤销被诉行政行为。

  综上所述,普陀人保局作出被诉行政行为,主要事实认定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某保健服务部要求撤销被诉行政行为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依法不能成立,法院难以支持,普陀区法院一审判决驳回某保健服务部的诉讼请求。

  用工单位提起上诉 终审判决维持原判

  一审判决后,某保健服务部不服,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某保健服务部上诉称,卢先生发病时非工作时间,死亡地点不明,卢先生患肝硬化,并非突发疾病,也不是经抢救无效死亡,而是慢性病发作并主动放弃治疗所导致。卢先生家属租用非正规救护车运送卢先生回乡,医疗中心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日期有不当涂改,上述证据真实性存疑。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及被上诉人普陀人保局所作工伤认定决定。

  普陀人保局辩称,被诉工伤认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根据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卢先生病史材料等证据可以证明卢先生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送医救治,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因此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原审判决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卢先生的妻子和儿子也表示卢先生是在工作岗位上发病,应属工伤。经抢救,医生明确告知卢先生没救了,并让家属准备后事,卢先生的家人才拨打120电话叫救护车送吴先生返乡的。原审判决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普陀人保局具有作出工伤认定的法定职权。普陀人保局受理卢先生家属的工伤认定申请后,依法进行了调查,于法定期限内作出被诉工伤认定决定并送达双方当事人,行政程序合法。普陀人保局依据某保健服务服务部员工的调查笔录及卢先生的病历材料、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等证据,认定卢先生于2013年12月23日工作时突发疾病,当日送医院救治,次日死亡的事实,证据充分、事实清楚。

  普陀人保局依据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上海市工伤保险实施办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认定卢先生因病死亡的情形属于视同工伤,适用法律正确。不过,普陀人保局所作的工伤认定决定书在适用法律条文时,将上述规定均表述为“第十五条第(一)项”,未写明第一款,显然不符合规范,应予纠正。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析案>>>

  “未超过48小时”视同工伤

  本案中有三大争议,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此进行分析。

  首先,关于某保健服务部对卢先生死亡医学证明真实性存疑的意见。法院认为,死亡医学证明是有资质的医疗机构出具,该证明形式完整、要件齐备,虽然在“死亡日期”的月份处有涂改,但该涂改不影响对卢先生死亡时间的认定,也没有与其他证据相矛盾,所以该证明的真实性法院予以认可。

  其次,某保健服务部关于运送卢先生回乡的救护车为非正规救护车的意见。法院认为,认定卢先生死亡的依据是死亡医学证明书,该证明书载明卢先生死亡医院为急诊救护车,即已经对该救护车予以了确认。而且,卢先生的家人是通过拨打120电话的正规途径呼叫的救护车,即使该救护车不属于上海市医疗急救中心所有,也不能推断该救护车为非正规救护车。某服务保健部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其该项主张,法院不予支持。

  此外,关于某保健服务部认为卢先生死亡是家属主动放弃治疗运送其回乡而导致,不属于“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情形的意见。

  法院认为,从卢先生发病后被送至医院治疗直至在救护车上死亡,他始终未脱离医疗机构的治疗抢救状态,卢先生的家属始终没有拒绝接受救治的意思表示,所以上述主张不能成立。原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某保健服务部的上诉请求和理由缺乏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因此法院不予支持。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将该起审判作为指导案例,认为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后医生虽然明确告知家属无法挽救生命,在救护车运送回家途中职工死亡的,仍应认定其未脱离治疗抢救状态。若职工自发病至死亡期间未超过48小时,应视为“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视同工伤。

友情链接: |新浪 |网易 |搜狐 |腾讯 |大申网 |上海通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官方网站 |上海报协网

|四川新闻网 |大众网 |大河网 |广西新闻网 |青岛新闻网 |大江网 |浙江在线 |环球网 |凤凰网 |网络社会征信网

|金黔在线 |云南网 |山西新闻网 |荆楚网 |每日甘肃 |互联网举报 |中国网联网 |华声在线 |湖南在线 |商都网

|中国传媒网 |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5:28:29] | 评论(0)
 
不做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协商解除劳动关系协议无效
2017-05-23  
用人单位安排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的作业的劳动者进行离岗职业健康检查是其法定义务,在职业病鉴定结论未出之前,不得解除或者终止与其订立的劳动合同

不做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

协商解除劳动关系协议无效

 

 

2017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发布一起职业病危害作业审判指导案例,该案例确立的裁判指导原则是: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的,用人单位不得解除或终止与其订立的劳动合同,即使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已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解除协议也应认定无效。该案例对保护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具有重大深远的指导意义。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7:14:42] | 评论(0)
 
丈夫为妻买百万保险将其淹死
2017-05-19  
丈夫为妻买百万保险将其淹死

发布:2017-05-19 14:05:44  来源:齐鲁晚报  6 【大 中 小】 

  这故事也太吊诡了:

  一男一女通过网上认识,仅相处了13天就结婚,领证后的第3天和第5天,他为妻子分别购买两份意外险,保险金共计达450万元。“巧合”的是,婚后2个月零5天,妻子骑电瓶车时居然淹死了……

  这是一个真相极为残酷的案件:一男一女通过微信摇一摇认识,仅相处了13天就结婚。婚后,丈夫对妻子的照顾无微不至。

  不过奇怪的是,领证后的第3天和第5天,他接连为妻子购买两份人身意外保险及一份旅游意外险,保险金共计达450万元。

  更为“巧合”的是,婚后2个月零5天,妻子骑电瓶车时居然淹死了……

  江苏常州警方最终侦破了这一杀妻骗保的恶性刑事案件,主谋已伏法。

  然而,事情并未到此结束……

  心急的可以先戳视频看原委 好丈夫?结婚第三天就给妻子买巨额保险

  2013年5月10日上午7时许,江苏常州龙虎塘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称,一电子产业园人工湖里漂着一具女尸。

  当天16时多,一名李姓男子到派出所报警称,其妻廖某某5月9日晚骑新买的电动车外出后至今未归。经李某辨认,从人工湖里打捞上来的死者即为廖某某。

  民警深入调查发现:

  李某2013年2月离婚,当月20日通过微信认识廖某某,两人在认识仅13天后便领证结婚。

  同年3月8日和10日,李某分别为廖某某购买了两份人身意外险,保险金共计达300万元,不久后又购买了一份旅游意外险,保金150万元,并把受益人从法定继承人改为李某本人。

  5月9日,廖某某死亡。

  心太黑!指使老乡色诱杀妻

  警方从廖某某手机通话记录中发现,案发前几日,一个尾号“716”的手机号曾发短信邀请廖某某去案发现场。

  经过进一步查证,该号码事发前可能为一名周姓男子使用。而周某是李某的老乡,两人系同学,长期跟着李某“混”。

  在确认李某和周某有重大作案嫌疑后,警方决定实施抓捕。

  到案后,周某交代了作案过程。随后,李某也详细交代并自行书写了伙同周某实施杀害廖某某骗取高额保险金的犯罪事实。

  貌似斯文的李某,伙同他人杀妻骗保。

  原来,李某认识四川巴中籍廖某某并与之结婚的目的,就是为了杀妻骗保。

  为了让“事故”更加真实,李某让周某勾引廖某某,周某通过送廖某某电动车等礼物,与廖某某发生了性关系。

  李某竟让同乡勾引新婚妻子,并许以20万报酬

  周某约廖某某出来,骑电动车载她在电子产业园里兜风,故意将车开入人工湖中,将廖某某的头按在水中,致其溺亡。

  死者沉入湖里的电动车

  溺水死亡现场

  廖某某死亡时,距其结婚仅仅两个月零5天。

  事后,检察机关已就李某、周某故意杀人案向法院提起公诉。

  法院公开宣判,判处李某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周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遭拒赔,被害人家属向法院起诉

  李某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已经丧失保险受益的权利。而廖某某家人认为,他们具有保险金的继承权,因而要求承保的上海某保险公司对一份人身意外保险进行理赔,但遭到拒赔。

  无奈之下,廖某某家人将其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支付保险金300万元,并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自2016年3月14日起至给付之日止的利息。

  保险公司辩称:

  李某系本案保单的投保人。虽然本案投保单中投保人处填写的是廖某某,但根据刑事判决书查明的事实“李某购买”涉案保险及相关证据,购买涉案保险是李某的意思表示,是李某实施的行为,其是在为了谋财害命而实施的保险诈骗,咨询、购买、支付保费均是李某的行为,李某符合投保人的特征,李某将廖某某作为投保人的做法,只是其实施保险诈骗的手段。

  而根据刑事判决,李某购买涉案保险,并为骗取保险金而故意制造事故,涉案保险合同属于无效合同,被告无需支付保险金。

  且保险法规定,投保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的,被告无需支付保险金。

  判决:保险公司应支付保险金及利息

  本案主审法官认为,案件的争议焦点为如何认定涉案保单的投保人。

  首先,保险合同系书面合同,应以书面记载为准。本案中,保险单明确记载投保人为廖某某。

  其次,法院认为,廖某某本人对本案保单的存在明确知晓,亦可佐证廖某某应对其本人为投保人系为知悉,进而佐证廖某某对于本案投保系其真实意思表示。

  法院因此确认,涉案保单的投保人为被害人廖某某。

  根据保险法第43条规定:

  ■ 投保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等的,保险人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

  ■ 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等的,该受益人丧失受益权。

  本案中,投保人和被保险人均系廖某某,李某作为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廖某某死亡,丧失受益权。

  根据保险法第42条规定:

  ■ 被保险人死亡后,受益人依法丧失受益权,没有其他受益人的,保险金作为被保险人的遗产,由保险人依照继承法的规定履行给付保险金的义务。

  现涉案保单已无其他受益人,根据继承法,被保险人廖某某的家人为其法定继承人。

  近日,法院因此判决:

  ■ 保险人应当向三原告支付保险金300万元;

  ■ 三原告主张保险金的利息损失尚属合理,法院予以支持;

  ■ 诉讼费减半收取,由被告保险公司负担。

  案件判决后双方均未上诉,本案判决目前已经生效。

  网友炸了!闪婚代价太大

  游尾会-旅游尾单:

  一开始就是处心积虑,人心叵测啊 还是单着吧

  樱洛飞雪:

  人心可怕!遇到有心眼的更可怕!

  Real_浅野忠信:

  廖某也是渣女,刚结婚就被一辆电动车勾引上床了

  Zoe_晴天:

  重点是,以后刚认识结婚的对方要给你买保险,你们千万别同意

  明眸善睐大仙女:

  女人碰到几天就和你求婚的男人赶紧跑吧 不是要你负债就是要杀你骗保险

  淘专享优惠券:

  结婚快如闪,断魂咫尺远。相恋十三天,被杀两月满。不为今生缘,只图死后险。娶你为杀你,财产即遗产。识人要长久,联姻要慢缓。

  小心隔墙有我:

  第一眼看标题我以为是什么感人的爱情故事,后来啊……唉

  O_Duok:

  真可怕!13天就结婚本来就很有问题,都不了解,也不清楚对方…………能遇到好人?

  雪橇sled:

  那女的以为找到了天使的幸福,没想到原来是恶魔的诅咒

  最后要温馨提醒仙女们:

  找男友、老公时千万要擦亮眼睛

  这种通过网络认识才十几天的

  说什么也不能闪婚啊!

  赶紧逃!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6:44:16] | 评论(1)
 
出车祸保险公司不定损 法院: 赔!
2017-05-17  
出车祸保险公司不定损 委托第三方评估不认可

法院:怠于履行义务且无相反证据 赔1.8万余元

2017年05月17日   B01 :法苑周刊   稿件来源:上海法治报  

  资料图片

1

    法治报记者 徐荔

  车辆发生事故后,保险公司有及时定损、理赔的义务,但是如果保险公司没有及时履行义务,受害方委托第三方评估机构进行的评估是否有效?保险公司是否应该按照第三方评估机构的定损金额予以赔偿?胡先生2015年就遇到了这么一件麻烦事儿,案件一波三折,日前,上海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判决。

  车辆发生事故

  保险公司迟迟不定损

  2015年7月31日,胡先生驾驶某物资站所有的小型轿车正常行驶,不料却与林先生驾驶的小型普通客车在本市沪闵高架发生碰撞,两辆车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损坏。经过交警处理,双方签署了 《机动车物损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协议书》,确定林先生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胡先生不负事故责任。

  事发后,承保全责方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应该对某物资站的这辆小型轿车进行定损,但是某保险公司却迟迟没有行动。等不到某保险公司的定损,物资站只能自行委托上海道路交通事故物损评估中心对事故车辆进行评估,结论为直接物质损失1.8万余元。物资站支付了修理费1.8万余元。

  虽然自己垫付了钱,但这起事故毕竟应该由林先生负全责,于是物资站起诉至法院,要求某保险公司及林先生赔偿修理费。

  不料,面对物资站的诉求,某保险公司却提出对车损评估结论不认可,但他们没有申请重新评估,也没有提供其他相反证据。

  一审法院经过审理认为,公民的财产权益受法律保护,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某保险公司虽然提出对评估结论不予认可,但某保险公司没有提出重新评估,也没有其他证据。于是,一审法院判决某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物资站车辆修理费2000元; 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物资站车辆修理费1.6万余元。

  法院二审判决

  采纳第三方评估结论

  某保险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上海铁路运输中级法院提出上诉。

  某保险公司认为,一审判决的车辆修理费过高。并且,物损评估机构是物资站自行委托的,所以对该物损评估意见不予认可。

  上海铁路运输中级法院经审理认为,机动车交通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有及时定损、理赔的义务。但本案中,某保险公司没有履行定损义务,对于车辆修理费过高的主张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

  因保险公司怠于履行定损义务,受害人单方委托第三方评估机构评估车损金额,经审查程序合法且无相反证据证明评估金额不当的,应予采纳。于是法院二审判决,驳回某保险公司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析案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保险公司怠于定损的情况下,车损金额是否能按照事故受害人单方委托的物损评估意见确定。

  首先,保险公司有及时定损的义务。

  根据我国 《保险法》 第六十五条的规定,责任保险是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因此,当被保险人发生保险事故时,保险人就应当依照法律规定或者合同约定承担责任。《保险法》同时规定了投保人在出险后的通知义务及保险人的定损义务,此为确定损失、赔偿损失的必经程序。因此,保险公司在发生保险事故后应当及时对车辆损失作出评估,怠于定损属违反合同义务的行为。

  其次,受害人委托评估程序合法,且无相反证据推翻评估结论。

  在保险公司怠于履行定损义务的情况下,事故受害人为避免其损失因无法确定而导致权利长期处于不确定状态,有权委托第三方评估机构对车损金额作出认定,此为实现权利救济的有效途径,并不违反法律规定。

  对于第三方评估机构出具的评估意见,法院应当秉持形式审查的原则,在保险公司无相反证据证明修车费过高的情况下,对评估意见书确定的修车金额予以确认。在结合维修发票、维修结算清单等相关证据后,应认定受害人确因此次交通事故造成如数金额的修车费损失,依法应予支持。

  此外,在机动车日益普及的今天,在责任保险赔偿中应当始终坚持诚实信用原则,引导各方当事人诚实守信地行使权利、履行义务。本着全面赔偿的理念,保险公司在发生保险事故后应当及时定损,并及时对受害方的损失作出赔偿。

友情链接: |新浪 |网易 |搜狐 |腾讯 |大申网 |上海通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官方网站 |上海报协网

|四川新闻网 |大众网 |大河网 |广西新闻网 |青岛新闻网 |大江网 |浙江在线 |环球网 |凤凰网 |网络社会征信网

|金黔在线 |云南网 |山西新闻网 |荆楚网 |每日甘肃 |互联网举报 |中国网联网 |华声在线 |湖南在线 |商都网

|中国传媒网 |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6:02:16] | 评论(0)
 
搭顺风车遭车祸谁赔偿?
2017-05-11  
搭顺风车遭车祸谁赔偿?

郑州法院判滴滴无责保险公司赔 

发布:2017-05-11 08:38:07  来源:未来网  40 【大 中 小】 

  未来网北京5月10日电(记者 李盈盈)在乘坐网约车、顺风车出行时,万一出了交通事故,谁来承担责任?日前,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对一起顺风车出行交通事故赔偿作出了判决,由肇事车主的保险公司进行赔偿。

 

  2016年11月20日,刘女士乘坐崔先生的顺风车沿郑州市中原西路由西向北行驶至郑煤集团附近时,与另一小型轿车发生交通事故,坐在后排的乘客刘女士受伤。车主第一时间将刘女士送到医院入院治疗,花费医疗费6000余元。

 

    交警:交通事故双方车主承担同等责任

 

  事故发生后,郑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认定,事故双方车主承担同等责任。

 

  受伤的刘女士要求双方车主对其进行赔偿,但因赔偿事宜无法达成一致,刘女士将双方车主崔先生、陈先生以及车辆投保的两家保险公司以及顺风车平台滴滴公司诉至中原区人民法院。2016年12月21日立案后公开开庭审理。

 

  刘女士诉称,此事故给自己身心带来了极大的伤害,主张被告承担自己花费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75632元,并为其日后的治疗、疗养承担相应费用。而车主崔先生和陈先生则认为,刘女士部分请求不符合法律依据,费用过高。

 

  事故车辆驾驶车主该不该赔?事故车辆投保保险公司该不该赔?顺风车服务提供平台该不该赔?

 

    法院:顺风车平台无责 由车主双方保险公司理赔

  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由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乘坐合乘出行者提供的小客车,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者免费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滴滴顺风车是合乘信息服务平台,并非承运人,在本案中并无过错,不承担本案过错赔偿责任。

 

  车主在保险公司太平公司投保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不计免赔额100万元),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太平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对刘女士予以赔偿。事故车辆车主不再承担赔偿责任。

 

  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最终判决:太平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刘女士,医疗费6877.4元,营养费3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70元,误工费2505.37元、护理费1252.68元、交通费500元,共计11705.45元。(其中崔先生已支付的医疗费450元可向保险公司理赔)法院驳回了刘女士其他及过高部分诉讼请求。

 

  河南国银律师事务所肖强律师告诉记者,顺风车属于平等民事自然人之间的私人小客车搭乘,属于偶尔性的不以盈利为目的的绿色出行方式,各个国家对顺风车的管理多以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为基础,不纳入公共运输管制的范畴。交通事故的赔偿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赔偿按照先后顺序依次为交强险、商业三者险、侵权人。交强险不分事故责任比例,在责任限额内赔付,有责全额,无责的交强险也要在无责限额内赔付。超过交强险限额部分的损失,按照侵权责任的过错原则根据侵权责任比例在商业险内由保险公司承担,超过商业险赔偿范围的部分由侵权人按责承担。因此,此案法院判定由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滴滴公司有关人士告诉记者,为了保障乘客的利益不受侵害,滴滴公司规定,凡乘客发生服务中的事故,除车辆自身保险限额外,滴滴保险体系提供全额保障。对于符合平台保障范围的事故,凡是由该事故造成的人员伤亡,无论责任如何划分,只要符合垫付范围,在事故责任认定前,滴滴平台先行垫付所需的费用。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7:58:55] | 评论(0)
 
突发疾病后因过度抢救超过48小时死亡的应认定视同工伤
2017-05-09  
突发疾病后因过度抢救超过48小时死亡的应认定视同工伤

【裁判要旨】 

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在48小时内抢救已经确定无存可能,只是用人单位或家属不放弃抢救,致其死亡时间超过48小时的,应当视同工伤。 

【案号】 

一审:( 2013)赣行初字第30号  二审:(2013)赣中行终字第126号 

【案情】 

上诉人(原审原告):罗江华。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赣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第三人(原审第三人):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赣州市分行。 

原告的配偶钟云峰系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赣州分行的职工。2013年1月14日钟云峰由单位安排前往江西萍乡、宜春等地进行审计工作。1月20日午饭后钟云峰回房间整理资料,下午17时左右被发现其倒在房间,并被送往高安市人民医院抢救,18点25分初次诊断为脑疝形成、右基底节脑出血并破人脑室、高血压病3级,临床症状为深昏迷,对光反射和生理反射均消失。当天21点30分手术后钟云峰呼吸停止,右侧瞳孔散大,后在气管插管接呼吸机辅助呼吸,此后,患者一直靠呼吸机维持,无自主呼吸,从1月22日2时起至1月25日17时心跳停止,钟云峰一直处于深昏迷,双侧瞳孔散大为6mm,对光反射消失。1月25日17时,经抢救无效死亡。2013年2月4日,第三人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赣州市分行向江西省赣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2013年3月18日,赣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不予认定钟云峰死亡为工伤的赣市人社伤认字[2013]124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原告不服该决定,依法向江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并予以受理。2013年7月8日,江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作出赣人社复决字[2013]1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赣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赣市人社伤认字[2013]124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原告仍不服,故向章贡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依法撤销赣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赣市人社伤认字[2013]第124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审判】 

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江西省工伤认定操作规程》第七条第二款第(六)项“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提交医疗机构的抢救和死亡证明及住院相关材料”的规定,医院出具的抢救和死亡证明是认定钟云峰发病和死亡时间的依据。钟云峰突发疾病送入医院至认定其死亡相差5天,已超过48小时。因此,被告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认定其不属工伤,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据此,依照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维持被告赣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3年3月18日作出的赣市人社伤认字[2013]第124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原告罗江华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本案上诉人的丈夫钟云峰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的事实清楚,没有争议。关于“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问题,原则上超出了48小时的,不能认定为工伤,但如果职工在48小时内已经确定无存活可能,只是家属不放弃抢救,并经连续抢救致使死亡时间超过48小时的,应当比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认定为工伤。从本案医院抢救病历可以证明,钟云峰人院抢救时为深度昏迷,对光反射和生理反射丧失,在2013年1月20日当晚手术后呼吸已经停止,瞳孔散大,医院在钟云峰气管导管处接呼吸机辅助呼吸,此时钟云峰已无救治可能,只是在钟云峰家属及其单位不愿放弃并积极要求下,医院用呼吸机延续其生命至2013年1月25日。虽然钟云峰的死亡时间超出48小时,但在48小时之内钟云峰已深度昏迷,呼吸停止,双侧瞳孔散大,对光反射丧失,已无存活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应当比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规定,认定为工伤。 

据此,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三)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70条的规定,判决:一、撤销章贡区人民法院( 2013)章行初字第30号行政判决;二、撤销被上诉人赣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赣市人社伤认字[2013]第124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三、由被上诉人赣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 

【评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主要是:钟云峰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时间已超过48小时,能否视同工伤处理?一种意见认为,根据医院出具的死亡证明,钟云峰是在48小时之外死亡的,不应认定为工伤;另一种意见认为,钟云峰在48小时内已经确定无存活可能,只是其家属不愿放弃抢救,才导致其死亡时间超过48小时,在这种情形下应认定为工伤。围绕争议的问题,需要明晰48小时抢救无效死亡视同工伤的法律规定演变,正确理解与适用该规定,统一裁判标准。 

一、48小时抢救无效死亡视同工伤的规定演变 

对于在工作中由于职业病以外的疾病而导致死亡能否被认定为工伤,在立法上经历了一个从不认定到认定的发展过程。1951年颁布的《劳动保险条例》对因工负伤、残废的待遇做了一些规定,但未明确规定工伤认定的具体范围。1953年公布的《劳动保险条例实施细则修正草案》对工伤认定范围做出了更为详细的规定,但仍未规定因疾病而导致死亡能否被认定为工伤的问题。1965年全国总工会劳动保险部在(65)险字第760号《关于职工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突然发病死亡待遇如何处理问题的复函》中认为:“职工在正常的工作中,确因患病而造成死亡的,原则上应按非因工死亡处理。但是对于个别特殊情况,例如由于加班加点突击任务(包括开会)而突然发生急病死亡,或正在执行任务中突然发病但没有条件离开工作岗位,去进行治疗(如火车、轮船司机等,发病不能进行抢救治疗),而造成死亡,或者患病后医师令其休息治疗,但本人为了工作坚持上班,而突发病变造成死亡,以及其他类似上述特殊情况,经职工群众讨论,党委同意,可以当做个别特殊问题,予以照顾,比照因工死亡待遇处理。”该复函肯定了突发疾病死亡在特殊情形下可以认定为工伤。 1994年劳动部办公厅在《关于在工作耐间发病不作工伤处理的复函》中却指出:“在工作现场、工作时间内发生高血压,不应作工伤处理,而应按因病或非因工负伤处理。”该复函又否认了在工作场所、工作时间发生疾病可以认定为工伤。但1996年劳动部办公厅在《关于在工作时间发病是否可比照工伤处理的复函》中又重新肯定了(65)险字第760号复函的精神,提出可以按照工伤待遇处理。1996年颁布实施的《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正式将工作中的突发疾病纳人工伤范畴,该办法第八条第(四)项规定“在生产工作的时间和区域内,由于不安全因素造成意外伤害的,或者由于工作紧张突发疾病造成死亡或经第一次抢救治疗后全部丧失劳动能力的”,应当认定为工伤。2003年颁布的《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为工伤。”自此,突发疾病48小时抢救无效死亡视同工伤的规定正式建立并沿用至今。 

二、48小时抢救无效死亡视同工伤的规定解读 

从上述规定演变来看,疾病本来并不属于工伤范畴,因为工伤一般是指职工在劳动过程中遭受到的人身伤害,包括职业病,不包括非职业病的疾病。工伤的内在属性是其与工作具有关联性。职业病之所以可以认定为工伤,就是因为其是因工作的原因导致的。而非职业病的疾病,可能是因职业之外的原因所致,也可能是因工作原因引发的。如果是因工作原因引发的,就应认定为工伤。如1965年全国总工会劳动保险部在(65)险字第760号复函例举的由于加班加点突击任务、突然发病没有条件离开工作岗位、为了工作带病坚持上班等原因造成死亡的情形,均与工作具有内在关联性,因此应认定为工伤。1996年颁布实施的《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肯定突发疾病死亡可以认定工伤的前提条件也是由于工作紧张引发的。但是突发疾病是否是因工作紧张造成的在实践中难以认定,从而导致只要疾病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发生的,一般都认定为工伤。如此一来,就把那些与劳动无关的疾病也纳入了工伤范畴,明显不符合建立工伤制度的初衷。2003年颁布的《工伤保险条例》对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死亡认定为工伤作出了限制性规定,即要求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该规定避免了将所有突发疾病都无限制地纳入到工伤的范围,也考虑了证明突发疾病与工作相关性的困难,不要求是由于工作紧张突发疾病,而只要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即可,这样规定更容易操作。但任何制度都不可能是完美无瑕的,《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也存在着明显的弊端,即造成与工作无关的突发疾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被认定为工伤,而与工作具有关联性的突发疾病在48小时之外经抢救无效死亡却不被认定为工伤。但证明突发疾病与工作相关性毕竟相当困难,立法者可能是为了寻求平衡,从可操作性出发,无奈地作出了48小时的限制性规定。 

三、48小时抢救无效死亡视同工伤的规定适用 

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关于48小时抢救无效死亡视同工伤的规定,应坚持以下原则:一要坚持把握立法精神原则。在司法过程中要充分保障职工的合法权益,不要缩小职工的保障范围,还要充分调动工伤风险较小的单位参加工伤保险的积极性,从而实现法律效果与祉会效果的统一,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二要坚持有利劳动者原则。劳动法的立法宗旨就是要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适用48小时抢救无效死亡视同工伤的规定,也应倾斜保护劳动者。在规定的理解和适用存在争议时,应作出有利于劳动者合法权益保护的理解和适用。行政机关在无法明确的工伤认定案件中,应大胆地倾向于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无需担心工伤认定结论被法院否决。三要坚持兼顾公平与效率原则。劳动争议处理本来就程序多、时间长,因此在司法中要注重提高工作效率,尽快处理,及时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另外,在注重劳动合法权益保护的前提下,也要兼顾用人单位、工伤保险基金的权益。 

突发疾病48小时抢救无效死亡视同工伤应满足以下条件:一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这里的工作时间,是指法律规定的或者单位要求职工工作的时间;工作岗位是指职工日常所在的工作岗位或本单位领导指派从事工作的岗位。本案中钟云峰到外地进行审计工作,属于单位要求其工作的时间和指派从事工作的岗位,可以认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二是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48小时成了区分视同工伤与非工伤的界限,在48小时内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超过48小时死亡的则不能视同工伤。48小时一般是以医疗机构的初次诊断为起算点,以医疗机构出具的死亡证明书作为认定死亡时间的依据。但是,不能在任何时候都完全机械地以死亡证明来认定职工的死亡时间,有时还应结合职工抢救的病历、治疗单和病情等综合认定。 

司法实践中,关于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存在一些特殊情形,主要有两种:一是放弃抢救治疗;二是过度抢救治疗。关于第一种放弃抢救治疗的情形。如果在48小时之内经过抢救,并经医疗机构诊断确定确实没有继续存活的可能,那么放弃抢救死亡的,应该视同工伤。如果经过抢救并诊断确定尚有继续存活的可能性,那么在48小时之内选择放弃抢救导致死亡的,则不应视同工伤。在无法证明是否有继续存活可能性的情形下,为了防止随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违背社会伦理现象的发生,不应将在48小时之内放弃抢救导致死亡的视同为工伤。关于第二种过度抢救治疗的情形。如果在48小时之内病人已出现心跳停止或脑死亡或呼吸停止等症状,并经过医院诊断确定没有继续存活的可能性,但用人单位或家属强烈要求继续抢救超过48小时的,应视同为工伤。 

如果在48小时之内并未出现心跳停止或脑死亡或呼吸停止等已无救治可能的症状,医疗机构也不能确定是否有继续存活的可能性,用人单位或家属坚持要继续抢救超过48小时的,则不属于过度抢救,不应视同工伤。本文所指的过度抢救是指对无存活可能性的病者在48小时之外继续进行无效的抢救。本案即属于过度抢救的情形。从本案医院抢救治疗的病历来看,钟云峰入院抢救时为深度昏迷,光反射和生理反射消失,在抢救的48小时内呼吸已经停止,瞳孔散大。此时钟云峰已无救治可能,只是在钟云峰家属及其单位不放弃治疗并积极要求下依靠呼吸机辅助呼吸并继续抢救,才导致医院出具的死亡证明书证明其在48小时外死亡,在这种情形下应视同工伤。 

 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来源/人民司法 2015第08期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7:45:15] | 评论(0)
 
江苏省高院关于职工请假外出看病期间发生车祸能否认定为工伤问题的纪要
2017-05-08  
职工请假外出看病发生车祸认定工伤

2014-08-12 14:18阅读:19

江苏省高院关于职工请假外出看病期间发生车祸能否认定为工伤问题的纪要

2013年7月1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3次会议讨论了孔宪俊诉镇江市丹徒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简称丹徒区人社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就该案中职工请假外出看病期间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能否认定为工伤问题形成意见。现将讨论意见纪要如下:

一、案件基本情况

2010年5月、8日下午13时许,江顺英(生前系镇江金鹏电子有限公司职工)在工作期间因身体不适,向生产负责人请假去医院看病。生产负责人签发的出门证注明:出厂时间为13:30,进厂时间为14:30。当日13:35左右,江顺英驾驶电动自行车行至谏黄公路辛丰食为先酒店路口右转弯处,与王永刚驾驶的号牌为豫PD5166的重型自卸货车发生交通事故,致江顺英当场死亡。镇江金鹏电子有限公司为江顺英办理了工伤保险。交通事故经公安机关认定,王永刚负全责,江顺英无责任。2010年6月10日,江顺英的丈夫孔宪俊向丹徒区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要求将江顺英所受伤害认定为工伤。同年9月2日,丹徒区人社局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认为江顺英在工作期间因私事外出,发生机动车交通事故死亡,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情形,认定江顺英的死亡性质不属于工伤。孔宪俊不服,向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丹徒区人社局的工伤认定决定。

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江顺英是因为自身身体不适而外出看病,属于因私事外出,不属于上述规定的工作原因。《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但江顺英当日申请的出门证上标注的出厂、进厂时间,结合丹徒区人社局提供的其他材料,可以认定江顺英系临时性中断工作,亦不属于“下班途中”。因此,江顺英发生交通事故死亡,既非履行第三人镇江金鹏电子有限公司工作职责所致,亦不属于“上下班途中”,依法不能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丹徒区人社局的工伤认定决定书依法应予维持。

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江顺英在工作期间请假外出看病的行为并非企业的工作安排,故丹徒区人社局认为江顺英系因私事外出并无不当。镇江金鹏电子有限公司的出门证 上载明的出厂时间和进厂时间表明江顺英仅是暂时请假中断工作,并非请假下班,不应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因此对于孔宪俊主张江顺英系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的上诉理由,不予支持。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抗诉认为,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镇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理由如下: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制定目的,工伤应适用无过错赔偿原则,工伤待遇同时具有保险法律关系特征。因工作受伤,除法定的免赔责任外,义务方均应承担责任。在司法实践中,不能对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工作原因等做狭隘的理解,更不能完全拘泥于法律条文的字面含义而机械地予以理解。江顺英系在工作过程中发生身体不适,为了身体状况好转后继续工作而请假看病,江顺英因病请假去诊治与继续工作间具有关联性,且办理请假手续经单位批准而外出,在看病途中受伤害显然与工作原因有关。故本案中发生的这一行为和结果,不能简单地认为系受害人江顺英因私请假而中断工作。江顺英因身体不适请假外出看病,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致死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应认定为工伤。

二、关于相关问题的处理意见

对于职工请假外出看病期间受到的机动车事故伤害能否认定为工伤的问题,会议认为,修订前的《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江苏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第十五条指出,“上下班途中”应是在合理时间内经过合理路线。上下班途中时间是工作时间的合理延伸,不仅包括职工正常上下班的途中时间,还应包括职工加班加点后上下班途中时间以及因合理事由引起变动的上下班时间等情形。本案中,江顺英在工作中因身体不适无法继续工作,在公司没有医务室的情况下,向生产负责人请假一小时外出到医院去看病,故其请假外出一小时看病这一事由具有合理性和必须性。考虑到其请假目的是为了身体康复后继续工作,没有脱离与工作相关的实质,应当认定其请假外出一小时属上下班途中合理时间。鉴于江顺英请假外出目的是看病,医院应为其第一目的地。从公司到医院应当视为其上下班途中合理路线。因此,江顺英在请假规定的一小时内,从公司去医院途中受到机动车伤害并致其死亡,符合修订前《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情形。原终审判决认为江顺英仅是暂时请假中断工作,并非请假下班,不应适用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属适用法律错误,机械地理解了“上下班途中”的规定,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本意。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20:17:16] | 评论(0)
 
在工作期间因身体不适请假去医院看病的途中遇交通事故死亡属工伤
2017-05-08  
在工作期间因身体不适请假去医院看病的途中遇交通事故死亡属工伤

2014-04-20 22:05阅读:20

原文地址:在工作期间因

身体不适请假去医院看病的途中遇交通事故死亡属工伤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2)苏行再提字第0002号

抗诉机关:江苏省人民检察院。

申诉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孔宪俊,男,汉族。

被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镇江市丹徒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原审第三人:镇江金鹏电子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辛丰镇沿江公路于南段。

申诉人孔宪俊因诉被申诉人镇江市丹徒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丹徒区人社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不服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镇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向检察机关申诉。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作出苏检行抗(2012)1号行政抗诉书,向本院提出抗诉。本院于2012年2月21日作出(2012)苏行抗字第0001号行政裁定,本案由本院提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余红、何丽出庭,孔宪俊的委托代理人伏国云,丹徒区人社局的委托代理人张顺祥、顾彬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镇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认定,江顺英生前系镇江金鹏电子有限公司职工。2010年5月8日下午13时许,江顺英在工作期间因身体不适,向生产负责人报批出门证请假去医院看病,生产负责人签发了出门证,并注明:出厂时间为13时30分,进厂时间为14时30分。当日13时35分左右,江顺英驾驶电动自行车行至谏黄公路辛丰食为先酒店路口右转弯处,与王永刚驾驶的豫PD5166重型自卸货车发生交通事故,致江顺英当场死亡。另查明,镇江金鹏电子有限公司为江顺英办理了工伤保险。交通事故经公安机关认定,王永刚负全责,江顺英无责任。江顺英的亲属已经通过民事诉讼向肇事方取得了事故赔偿金额。2010年6月10日,江顺英的丈夫孔宪俊向丹徒区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要求将江顺英所受伤害认定为工伤。丹徒区人社局于同日受理了孔宪俊的申请。同年9月2日,丹徒区人社局作出了镇徒人社工认(2010)第135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以下简称第135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为江顺英在工作期间因私事外出,发生机动车交通事故死亡,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情形,认定江顺英的死亡性质不属于工伤。孔宪俊不服该决定,向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2010年11月24日,镇江市丹徒区人 民政府经复议后,作出(2010)徒行复第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第135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孔宪俊仍不服,向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丹徒区人社局作出的第135号工伤认定决定。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以(2011)徒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维持了第135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孔宪俊不服,提起上诉。

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江顺英在工作期间请假外出看病的行为并非企业的工作安排,故丹徒区人社局认为江顺英系因私事外出并无不当。对于孔宪俊主张的江顺英外出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与其工作之间存在必然联系的理由不予采信。江顺英请假去看病,已经得到该公司生产负责人的同意,并且出具了出门证。该出门证上载明出厂时间和进厂时间,表明江顺英仅是暂时请假中断工作,并非请假下班,不应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因此对于孔宪俊主张江顺英系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的理由,不予支持。综上,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2011)徒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维持丹徒区人社局的工伤认定决定书正确。据此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抗诉认为,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镇行终字第20号行政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理由如下: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制定目的,工伤应适用无过错赔偿原则,工伤待遇同时具有保险法律关系特征。因工作受伤,除法定的免赔责任外,义务方均应承担责任。在司法实践中,不能对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工作原因等做狭隘的理解,更不能完全拘泥于法律条文的字面含义而机械地予以理解。江顺英系在工作过程中发生身体不适,为了身体状况好转后继续工作而请假看病,江顺英因病请假去诊治与继续工作间具有关联性,且办理请假手续经单位批准而外出,在看病途中受伤害显然与工作原因有关。故本案中发生的这一行为和结果,不能简单地认为系受害人江顺英因私请假而中断工作。江顺英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在工作过程中因身体不适请假外出看病,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致死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应认定为工伤。

孔宪俊申诉称:江顺英在工作期间突发疾病,疼痛难忍,已无法正常继续工作,而镇江金鹏电子有限公司没有医务室,江顺英必须通过外出治疗才能继续工作,其请假外出看病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与其工作之间存在必然联系。江顺英请假去看病,得到公司生产负责人的同意,并且出具了出门证,因此江顺英离开工作地点后处于下班时间,在下班途中发生机动车事故伤害应当认定为工伤。

丹徒区人社局答辩称:《工伤保险条例》对工伤认定条件进行了列举式的规定,本案中,江顺英系因私离厂后发生的机动车伤害事故,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因工作原因及上下班途中发生的机动车伤害事故。原审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本院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均表示对原生效判决所认定的事实无异议。经本院审查,原生效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孔宪俊于2010年6月10日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故应适用修订前的《工伤保险条例》。该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江苏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第十五条指出,“上下班途中”应是在合理时间内经过合理路线。上下班途中时间是工作时间的合理延伸,不仅包括职工正常上下班的途中时间,还应包括职工加班加点后上下班途中时间以及因合理事由引起变动的上下班时间等情形。本案中,江顺英在工作中因身体不适无法继续工作,在公司没有医务室的情况下,向生产负责人请假一小时外出到医院去看病。故其请假外出一小时看病这一事由具有合理性和必须性,考虑到其请假目的是为了身体康复后继续工作,没有脱离与工作相关的实质,应当认定其请假外出一小时属上下班途中合理时间。鉴于江顺英请假外出目的是看病,医院应为其第一目的地。从公司到医院应当视为其上下班途中合理路线。因此,江顺英在请假规定的一小时内,从公司去医院途中受到机动车伤害并致其死亡,符合修订前《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情形。申诉人孔宪俊的申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原终审判决认为江顺英仅是暂时请假中断工作,并非请假下班,不应适用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属适用法律错误,机械地理解了“上下班途中”的规定,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本意。

综上,丹徒区人社局作出的第135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和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检察机关抗诉理由部分成立,本院予以采纳。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二)项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9:48:24] | 评论(0)
 
6年没休年假辞职后要求补偿
2017-05-08  
6年没休年假辞职后要求补偿

  法院:部分已过时效

  刘某于2004年2月20日到某公司工作,至2014年4月18日辞职。2014年8月27日,刘某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其2008年1月1日至2014年4月18日期间未休带薪年休假工资。

  仲裁委裁决某公司支付刘某2012年1月1日至2014年4月18日期间未休带薪年休假工资3700元。该公司认为刘某主张的2013年8月27日之前的带薪年休假工资已经超过仲裁时效,故起诉要求无需支付上述带薪年休假工资。

  《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27条第1款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而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根据《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5条规定,年休假一般不跨年度安排,确有必要的,可以跨1个年度安排。

  由此,法院认为,刘某主张的2012年的年休假最晚可以延续到2013年12月31日休,那么,从2014年1月1日起视为刘某知道或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刘某2014年8月提起劳动仲裁,未超过一年的仲裁时效,但刘某主张的2012年以前的带薪年休假工资均已超过仲裁时效。故判决某公司支付刘某2012年1月1日至2014年4月18日期间的未休带薪休假工资3700元。

  法官提示

  法官提示说,为敦促公民积极行使自身权利,法律专门规定了时效制度。因此,公民知道自身权利受侵害后应积极、主动的维护自身权利,如果过了时效,将视为放弃了该项权利。

  劳动者要求带薪年休假工资补偿,适用一年的一般仲裁时效,故劳动者应在一年内行使权利。如果员工待离职后才起诉,就可能丧失胜诉权。(实习记者 李婧)

    

作者:[佳木江南]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1:36:22] | 评论(0)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65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