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2页    跳转到
 
漫漫执行路……(十)
2017-06-14  
                                     漫漫执行路……(十)

过吧年的一天,我在城里的大街上见到了申请人朱风英,她老远就给我打招呼:“哎,庭长,庭长,那一次郭永义从拘留所里出来后就出去打工去了!”我问她去哪个地方打工去了?朱风英说不知道,具说是山东哪个地方。我说:“郭永义出去打工是为了挣钱还你帐哩!”

  朱风英说:“屁,他要还我的帐早就还我了。”

  我说:“法院也只能这样给你执行了!”

  朱风英说:“是哩,你们都没少操心。”

  她凑近我,望着我的脸笑着说:“庭长,查封他家的房子中不中?”

  我说:“他家其他地方还有房子?”

  她说:“没有!”

  我说:“哪他一家人咋办?”

  她说:“帖上封条,不让他们的人进家,他就还我钱了!”

  我说这事不能做的太绝了,你们又是一个村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以后咋见面?再说,他家就那三间房子,两间偏房,不值几个钱不说,也卖不出去,法律也是不允许的。

  她脸一吊说:“哪咋办?”

  我说:“你先打听打听他的线索,过一段时间,等他打工挣钱了我们再去执行他!”

  她说:“中!”

  后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的一天上午,朱凤英匆匆来到我的办公室里,气喘吁吁的对我说:“庭长,我看到郭永义在法院北边的名录小区门口在给小区看大门哩,你们赶紧去把他给抓回来!”我说:“你打听一下他去了多长时间了,我们好给小区的领导结合一下,把他的工资给扣下来,来顶你的债务。”她说好就匆匆地走了。

  当天下午,朱凤英垂头丧气的回来了,对我说:“让你们去抓他你们不去,他们小区的领导说他辞职不干了。”我说,你惊动他了吧?!你再慢慢找,真源县就这么大,他能跑到哪里去?”朱凤英说:“好,我看他也跑不到外国去!”

算算从那次分手有两三年了,至今,被告没了踪影,原告也没了音信。

    

作者:[路边草]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0:19:38] | 评论(0)
 
漫漫执行路……(九)
2017-06-14  
                                   漫漫执行路……(九)

转眼十月到了,朱凤英又来了。进屋就说:“庭长,我的案件执行啥样了?”我说你没来我们已经去了几趟了,你是知道的他家里确实没有钱,等他家里有钱我们催勤点。

  她说:“他啥时候有钱?他现在有钱就是不拿!”

  我说:“你可知道他在哪个银行存着类?”

  她说:“不知道,你们去查!”

  我说:“几家银行我们早就查过了,没有钱。!”

  她说:“噢,你们都查过了呀?那玉米下来了,你们可以去执行它家的玉米,原来让你们去执行它家的小麦你们都不去执行!”……

  这次我在心里下了狠心非要执行他家的玉米不中。我说,你先回去吧,一会我们去。我们又一次来到李光光的家门口,朱凤英从一个胡同里迎了出来。我问郭永义在家没有?

她说,我一直在这里守着哩,没有见他出去,在家。

我让她先回去,等候消息。

  到了被告郭永义的堂屋,见郭永义的妻子一人在家。

  我说:“嫂子,你丈夫哩?”

  “家里没有钱,出去打工去了,好挣钱还那个骚X的!”

  “到哪打工去了?”……这时同事说:“庭长,李光光在东间里哩!”

  我一看被告家里喂的狗对着东屋的门口朝里边直摇尾巴,我心想这屋里没人

    

作者:[路边草]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0:18:51] | 评论(0)
 
漫漫执行路……(八)
2017-06-14  

                                         漫漫执行路……(八)

  拘留所里的同志说,郭永义连伙食费都没有交。我能有什么办法,执行款一分也没有交哩!确实也没有其它办法,执行上的口语是穷尽一切手段,既要保护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又要把案件顺利执结。我和庭里的同志,什么样的执行方法都想了就是结不了案,我不敢看到朱风英来,一看到他来我头皮就发麻。

  一次我打电话找郭永义,他接电话说,叫我去是不?我生气的说.你认为这样下去可是办法?法院一次次开着警车去你家,你在左邻右舍面前咋混人?还有你的孩子在村里以后人家给他提媒说媳妇的对他有没有影响?为了你这一段不光彩的历史……他停了半天才说做做媳妇的工作,把家里的三轮、电视机、冰箱、洗衣机都拉到法院给她。我说这也是你的一点诚意,这样也算支持我们工作了呀!你明天给我回话。

  第二天,郭永义回话说他媳妇同意了。但这些东西拉到法院后就两清了,结案了。我说你先把这些东西拉过来,我们做做朱风英的工作。

  没几天,朱风英来了。我对她说人拘留两次了,郭永义确实没有钱。通过做他的思想工作心也活便了,他家里有三轮车、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给你顶帐。

  朱风英说:“那能值几个钱?让物价部门评估,评估多少算多少。剩下的多少钱继续执行!”我噎住了,让人估摸了一下这几件东西最多7——8千元。那边说顶帐结案,这边说评估多少是多少。没有调解成。

  

    

作者:[路边草]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0:17:58] | 评论(0)
 
漫漫执行路……(七)
2017-06-14  
                                漫漫执行路……(七)   

我瞅瞅院子里的破三轮买的起码有四五年了,能值几个钱?想想这总比挖人家的小麦强多了。

  我对郭永义说:“院子里的三轮开到法院评评估顶给朱凤英吧?”

  郭永义深思了一会咬咬牙说:“反正是反正了,我这屋里还有电冰箱、洗衣机一块给她就算两清了!”……我心里正高兴:“这案件有眉目了。没有想到刚到三轮车跟前,突然,从屋里套间里冲出一个胖女人,开口就骂:“你,你个老不死的你,你舒坦了,你得劲了,你去跟她过去呀你!这三轮,这冰箱,洗衣机都是我买的谁也不能动!”

  突然冒出了一个胖女人,我蒙了,说:“反了你……!”

  郭永义忙拦住说,这是小孩他娘,不要和她计较。我看郭永义的媳妇有50来岁,胖胖的身材,黑黑的脸,话没有说完就纷呲纷呲的直喘气。心想,这婆娘有病可不能惹。

  郭永义的媳妇跑到三轮车前边,往地上一蹲,用胳膊搂着三轮的前轮说:“你们要开三轮车我就碰死在这!”……

  我对郭永义说:“你这媳妇还真把家哩!”郭永义说:“她有精神病、还有高血压、心脏病。”

  我说:“郭永义,你吓唬谁呀你?既然这样子,你还是跟我们走吧!”

  把郭永义带回来给领导汇报后,又一次送到了拘留所,拘留所里的干警说:“怎么又来了?上次的伙食费还没有交哩!”我们向拘留所里干警做了解释总算收了。

  郭永义算是真

    

作者:[路边草]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0:17:03] | 评论(0)
 
漫漫执行路……(六)
2017-06-14  
                                      漫漫执行路……(六)   

我们来到郭永义家门口,我们让朱凤英在车里等着不要下车,以防见了面打了起来。郭永义正在家里修理三轮车,看到我们进院他愣在那里搓着双手说:“庭长,你们几个来啦?!”

  我说:“我们不来可中?不来你能把钱给送到法院去吗?”

  “朱凤英那个骚X的又去法院找你啦?”

  我说:“郭永义,你说话文明一点。欠人家的不就几个钱吗,同庄、同村的,以后还是你们见面多。再说,你的几个孩子都这么大了,这闹的沸沸扬扬的你能有多好看吗?”

  郭永义说:“她不怕丢人我才不怕哩,我现在跟你们走!”

  我把他拉到屋里说:“老兄,你可能帮帮老弟的忙?这钱也不多,给她不就行了。这一来一回百儿八十里的路,不是干这个职业的谁想往这个鬼地方跑?!你也考虑考虑我们几个人的难处,这几个工资可不是好拿的,就算是帮我们几个人的忙中不中?!”

  “我这是出的啥钱也?庭长,你说说?我,我还是蹲(进拘留所)吧!”

  我说:“光蹲可是办法?解决问题才是根本。你先找一点,今天拿不完,定个计划慢慢还!”

  他说:“我真没有!”

  看看,我费了这么多口舌没起到一毫的作用。正准备发脾气,干警小李说:“庭长,干脆把他院子里的三轮车开走算了!”

    

作者:[路边草]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0:16:30] | 评论(0)
 
漫漫执行路……(五)
2017-06-14  
漫漫执行路……(五)   

  5月人倍忙。人们都在赶好天气忙着收麦,单位里有地的同志也请假回去收割小麦去了,一年的口粮都在这几天里。也就是5月人们最忙的一天,朱凤英来了。看到她我有一点毛头,又不敢发脾气,递给她一杯水,又拾起桌子上的一支烟递给她说:“这大忙季节的,你不在家里好好收割你的小麦,为了这一个小案件值得这样子跑吗?”她说:“我的麦子收完了。庭长,郭永义没有钱,你能不能执行他家里的小麦?”我心想,这弄的是啥事?到人家囤里去挖人家的小麦,我还真没有干过。但是法律也是允许的呀。在给当事人留足口粮后,粮食也可以作价低给申请执行人的。

  我说:“你想的也真够细的,今天就听你的。等麦收过后去执行他家里的小麦。”说完,我劝她先回去,好说呆说她才不情愿地走了。

  在收完小麦,打场晒粮播种以后,收获的小麦经过几次的翻晒都入了粮仓。

  一天,申请执行人朱凤英又来了,她说:“走吧庭长!”

  我愣怔了一下说:“咱还是不要去挖人家的小麦,一提起挖人家的粮食我就想起过去电影上国民党的兵挖老百姓粮食,牵老百姓的牛的镜头。想办法让他出钱多好!”

  她说:“那是再好不过了,我听你的。你只要能把钱给我执行回来,你说咋办都中。执行结案后我给你送一面锦旗。”

  我说:“你打听一下郭永义在家没有!”

  她说:“在家,这几天他哪没有去。”

  我说:“走,再做做他的工作,尽量让他拿钱!”

    

作者:[路边草]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0:15:38] | 评论(0)
 
漫漫执行路……(四)
2017-06-14  
漫漫执行路……(四)   

  

过了半月,原告朱凤英来到法院问案件的执行的情况。我给她说,被告家里确实没有偿还能力,给他缓缓劲过一些时间再执行。

  朱凤英:“他怎么没有钱?整天杀着牛,有钱!”

  我说:“你提供信息呀!看他的钱在哪个银行存着哩?!”

  朱凤英:“我不知道,反正他有钱,你们法院不会去查?”说着,朱凤英掏出一支烟点上,往我对面的椅子上一坐说:“你不给我执行我今天就不走了!”

  我无可奈何,只好又给被告郭永义打电话,让他带着钱来法院,谁知郭永义又是背着一个鼓鼓的破化肥袋子来了。在让朱凤英回避后,我磨破了嘴皮子,郭永义就是一句话,没有钱,非要找朱凤英对质不可。我说,你在开庭的时候你干嘛去了?这时候你来劲了?我左劝右劝才使他安静下来。对待这样的被告就是全国法院的执行能手又能奈何于他呢?我真的没有办法了。在给院领导汇报后,领导说:“既然这样,那就先拘留几天,给原告也有个交代。”

  就这样,我们对郭永义司法拘留15天。在拘留中间,我和庭里的同志到拘留所里提了郭永义一次,做郭永义的思想工作,钱没有多有少呀。郭永义就是一句话,没有钱,钱干生意陪了。看样子郭永义不是给法院

    

作者:[路边草]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0:14:57] | 评论(0)
 
漫漫执行路•••••(三)
2017-06-14  
                                    漫漫执行路•••••(三)

郭永义:“打啦!不打不行呀!我怕,人都说监狱里不好受!”

  我说:“是哩,要是好受都想去犯法哩!你上诉时在市中院怎么不陈述你的冤枉?把你的一些证据拿出来?”

  郭永义:“我哪有其他什么证据呀?”

  说着,郭永义把一张小纸条递过来,“这是我原来给她打的欠条的复印件!”

  欠条内容是这样写的:我欠朱凤英钱20000元。欠款人郭永义。下边是年月日。

  我说:“这你还有啥说哩?!开庭时你还有其他证据没有?怎么不给市中院的审判长当庭印证一下?”

  “印证了,在开吧庭后她突然拿出药瓶子,说我借她的钱是给我儿子买车了,如果判决他输她今天就死在法庭里!法官们慌忙夺去她手中的药瓶子,说判你赢,判你赢。这不就落得这一份判决书!”

  我说:“这样子判决你不满意是不?”

  “不满意!”

  我说:“不满意你不申诉?”

  “这来来往往的路费得多少?还有吃饭!我没有钱!”

  我说:“谁让你下边不主贵哩!,你官司打输了,我就要按照判决书执行。你说今天咋办?”

  郭永义:“我知道你是干公差的,你不执行人家告你,这样吧,你啥时候传我我啥时候到!”

  我说:“好呀!你今天既然背着被子来了就不要走了?没有钱就先进去几天吧,我们也好向原告有个交代!”

  郭永义:“领导,我真的没有钱,你传我我到了,以后我随传随到••••••!”

  看他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我便生了恻隐之心,作为一个男人,生活不难到极点能这样子?给他记记笔录限定个时间让他走了。••••

    

作者:[路边草]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0:13:19] | 评论(0)
 
漫漫执行路••••(二)
2017-06-14  
                                       漫漫执行路••••(二)

  

我整理了一下,郭永义说的情况大概是这样的:在2004年1月10日,郭永义的“老相好”,也就是现在的原告朱凤英打电话要郭永义去她家有事商量。郭永义去了以后,朱凤英又是包水饺又是炒菜,尔后又从里间里掂出一瓶当地名酒。在他俩喝了八两酒后,按照惯例郭永义和她上了床。在郭永义迷迷瞪瞪、翻身下床穿衣服准备走的时候,原告朱凤英拿出纸笔递给郭永义。

  朱凤英:“写”!

  郭永义:“写啥?”

  朱凤英:“写欠款两万元!”

  郭永义:“欠谁?”

  郭永义说:“当时我很吃惊,“你吃肉,咱天天杀着牛;零花钱我经常给着你哩,咱们两个是一个钱串子,写什么欠条?”

  朱凤英说:“写!”

  郭永义:“我犹豫着,不明白她是啥意思”。

  朱凤英:“你写不写?不写我喊人啦!”

  郭永义说:“她真的喊了起来,•••我当时吓得不知所措,千方百计地求他,她说,咱们两个相好多年,有缘分呀,你一定得和我结婚。我昨天去了一趟城皇庙,算命先生说,咱们两个上一辈子就应该在一起的,我就应该是你的媳妇,她是一个狐狸精,捣的我们两个没有婚配成。你不给我打条子也中,今天就不走了和我结婚,一起过日子。••••••!”

  我正在犹豫,她又喊:“郭永义强奸我了•••!郭永义强奸我了•••!”

  郭永义:“我当时急了说:你、你别喊,我的姑奶奶,我写,我写还不中吗!领导,我就这样把条子写啦?领导,你、你、你说我这是算什么呀?”说着,他委屈的哭了起来。

  我说:“你有一点男子汉的气质没有你,就这样把条子打了?”

    

作者:[路边草]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0:12:33] | 评论(0)
 
漫漫执行路•••••(一)
2017-06-14  
                              漫漫执行路•••••(一)

  

原告朱凤英诉郭永义债务纠纷一案,判决书生效立案执行后,法院执行人员在向被执行人下发了执行通知书后的第三天,被执行人郭永义拒不履行法院判决书所确定的义务,办案人员打电话通知被执行人郭永义,郭永义说:“你是法院的领导,是执法者,你难道不知道我是冤枉的吗?”

  我说:“我怎么知道你是冤枉的?你打官司打输了,就就应该按照判决书履行,还找什么借口?!”

  郭永义说:“我明白了,你是只管执行!”

  我说:“对呀,你还真懂得一点法律哩,就像铁路工人一样,我只管这一段!”

  郭永义说:“那我这就去”!•••

  我说:“你来呀,把钱带过来!”

  等了个把小时,郭永义来了,背了一个鼓鼓的破化肥袋子。

  我说:“郭永义,你还真有头脑,来县城里一趟还趁着买一些东西!”

  郭永义说:“买什么东西?我这里边是被子。你们不让我走,我就不走了”!

  我说:“哟,你还真有个性哩你!你坐下,说说情况!”

  郭永义说:“领导,我也不瞒你,说出来你们也不要笑话我。这判决书上的两万块钱是我俩相好的时候打下的!”

  我说:“是你底下狂了吧”!

郭永义苦笑一下,因激动,嘴结结巴巴地说的前言不搭后语。

    

作者:[路边草]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0:11:28] | 评论(0)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2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