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1页   共1页    跳转到
 
玫 瑰 陷 阱
2014-10-20  
神话中,“月下老人”是掌管婚姻的神,只要用红线系住男女二人之足便能使“有情人终成眷属”。然而,对于37岁农民吴为民来说,“月下老人”的这根红线却把他牵进了痛苦的深渊。

断了线的“风筝”

吴为民家居歙南,这里青山碧水,翠峰环绕。虽说地处偏僻却民风纯朴。和村里其他年轻人一样,不甘现状的他走出大山到浙江宁波一带打工。几年下来,小伙子练就了一手砖瓦活的绝计:砌墙搭灶,上房盖瓦,活儿干得利索耐看。可是,父亲吴有德却心急如焚:眼见儿子年近四十还没成家,便托亲戚求朋友,然而,姑娘不是嫌为民年纪大,就是嫌为民的长相憨。转眼间到了2003年8月,这天,邻村的本家亲戚吴老四来吴有德家串门。寒喧中,吴有德和盘托出了自己的“心病”: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自己家三代单传,可儿子对象没个踪影,万一自己一伸腿闭了眼,媳妇娶不进家门,吴家岂不断了香火绝了后?吴老四见本家大哥愁眉苦脸,长叹短嘘,一时间也动了“情”。苦思冥想一番后,老四眼睛一亮,想起老表家的有位大舅子在徽州区岩寺开了一家“满意婚姻介绍中心”,专门给孤男寡女们介绍对象,听说还真撮合成了十几对。听吴老四这样一说,吴有德喜出望外,两人约定,到岩寺去看一看,托那位大舅子帮忙,将为民这门婚姻续上。

8月23日天还没放亮,吴有德便起了个早,他催促儿子洗漱干净,换上了一套新装,邀着吴老四一齐上了路。虽说已过立秋,但骄阳当头,暑热难熬。吴有德汗流浃背和吴老四拥挤在中巴车上,一想到儿子的终身大事有望,老人觉得再苦也值。半晌功夫,吴有德父子和吴老四三人在岩寺下了车。他们急匆匆地找到了“满意婚姻介绍中心”。进门一瞧,满墙的锦旗、奖状使吴有德眼花缭乱。老人暗自思忖“看来这位大舅子果然有本事,不然怎会有满屋子的奖牌呢?”不多时,老四领来了一位和蔼可亲的中年人到了堂前。吴老四介绍说这位就是魏大明。大明殷勤地泡茶敬烟忙乎不停,吴有德父子受宠若惊。一番寒喧后,吴有德说出了自己的来意。魏大明说:自己这家满意婚姻介绍中心就是给那些大男大女们牵线搭桥,撮合姻缘的,目前有几十对男女都在自己的“服务”下结成百年之好了。说着,还拿出了自己的执照和劳动部门的审批文件。大明告诉吴有德父子,自己有正式执照,法律有保障。一番海阔天空的侃侃而谈,吴有德父子觉得吃了“定心丸”。接着,大明告诉吴有德:你儿子这种情况有点悬,长相没长相,年纪又偏大,家又住在在山里,只有山里往外嫁,哪有山外往里跑的呢?吴有德一听急了眼忙告诉大明:儿子有一手砖瓦匠好手艺,姑娘嫁过来绝不会吃亏。魏大明吞吐了半晌答应试试看。但一问到价位,吴家父子大吃一惊:16000元!对于祖辈与泥土打交道的吴有德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瞅着吴有德父子惊诧的表情,大明掰着手指给老人算了一笔账:16000元包括了婚姻的介绍费、女家要的聘金、酒席费用,还有女方要买的首饰、来回车费等等。魏大明告诉吴有德: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就吴为民这个条件不花费点很难续上这个姻缘。

大明见老人还犹豫不决忙说:这样吧,我想想法子,尽力在年底前把这门婚事办妥。一席话说得吴家父子动了心。吴有德思忖着:虽说16000元婚姻费贵了些,但只要全家人缩衣减食,勒紧裤带,这门婚事敲定了吴家就不会断了香火!

回家后,吴有德老俩口拿出了准备养老的积蓄,卖掉了老宅和家里的水牛,厚着脸四处求借,经过三天的奔波终于凑齐了16000元。当吴有德父子赶往岩寺把钱给魏大明送去时,魏大明满面开花地开出了收据,信誓旦旦地对吴有德说:过几天,有位姑娘来,你儿子就等着姑娘抛绣球吧!

果然,9月初的一天,吴为民接到魏大明打来的电话,说有位叫“阿婷”的姑娘来会面。吴为民一听心急火燎地赶到了岩寺,当他走进大明家堂前时,茶几旁坐着一位眉清目秀、皮肤白皙的姑娘。魏大明介绍说她便是阿婷。婷姑娘瞅了吴为民一眼便羞红了脸,十分局促不安。大明见状拍手笑道:看来你们还真是有缘呢!你们好好谈谈吧!婷姑娘告诉为民:自己今年二十六岁,高中毕业,在浙江湖州一家电器厂工作,已经干了五年了。同去的姐妹大多都嫁到浙江,但自己是独女,家中父母双亲都年逾六十,缺人照料,想回家找个对象好照料父母。吴为民一听姑娘比自己相差十多岁,长相俊,学历又高,心里直犯嘀咕:自己真能高攀这位如花似玉的姑娘吗?可转念一想:恐怕是那一万多元钱起了作用,谁家女不青睐出手阔绰的婆家呢?想到此,吴为民忙从兜里又掏出了一对玉镯子交给姑娘,说是作为定情的礼物。婷姑娘推辞一番,便收了下来。男儿有情姑娘有意,吴为民觉得吃了“定心丸”。临别时,两人留下了电话和通信方式,姑娘含情脉脉地对吴为民说:过二天她要去湖州上班,要一个月后才回来。到时,她去吴家看看,顺便把终身大事跟自己的父母说。

婷姑娘依依不舍地送吴为民上了车。透过车窗看见“一见钟情”的婷姑娘越离越远,吴为民顿觉心里空荡荡的。

这天夜晚,他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眼前时常晃动着婷姑娘腼腆的笑容和秀丽的双眼。就这样,迷迷糊糊捱到夜半,吴为民再也睡不着索性坐了起来,提笔写道——

阿婷,见到你使我丢了魂似的。我终于明白了“千里姻缘一线牵”的典故竟是真的!我再也不怀疑“一见钟情”这句话了。我真心喜欢你,一个月的时间太漫长了,我想这几天就去湖州看你,你爱吃的蜜饯我也备好,等着你的回信……  

吴为民小心翼翼地将信折好寄出。然而,半个月过去了,信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吴为民顿时傻了眼,忙去邮局打听。邮局人说地址不详所以退回。吴为民心急如焚,“莫不是婷姑娘出了什么事?”忙打电话给魏大明,大明告诉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要小伙子耐心在家等待,幸福很快会降到吴家。

日子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到了寒冬。然而,婷姑娘却像断了线的风筝,杳无音讯。吴为民像丢了魂似的寝食难安,失恋的痛苦像磐石压在了心头,日渐消瘦。见儿子这般光景,吴有德看到眼里疼在心里,他一边好生安慰儿子一边几次离家找“满意婚姻介绍中心”的魏大明,可大明不是推托事忙脱不开身不照面,便是说婷姑娘离开湖州又去了温州打工,具体地址不详。时间一天天过去,直到魏大明“满意婚姻介绍中心”涉案事发。

荒唐的合同

有人说:幸福的家庭有同样的幸福,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用到歙县霞坑镇方大泉身上再合适不过。方大泉今年28岁,随着农村经济对外开放搞活,脑瓜活络的他在村里承包了五亩地的鱼塘,满以为起早贪黑辛苦能换来丰硕的收成,然而一场大旱使鱼塘见了底,当年投放的一万多支鱼苗 “颗粒无收”。镇上谈了三年的女友一气之下离开自己远嫁浙江临安。心灰意冷的方大泉不甘心自己的倒霉,在别人的撮合下,他又干起了小型水利工程承包的行当,两年下来净赚了二万多元。可是,好景不长,方大泉性格豪爽,空闲时常和镇上一帮兄弟打牌搓麻将。天长日久,麻将桌上的方大泉输多赢少,家里入不敷出。亲戚劝阻,老母的唠叨都不能拴住方大泉那颗入了魔的心。不分昼夜的嗜赌使方大泉一贫如洗。眼见家徒四壁、冷冷清清,方大泉的母亲终于一病不起,撒手离他而去。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的方大泉痛哭一场后,惭愧不己。内疚和自责使他终于戒掉恶习,整日埋头在工地上。然而,使他苦恼的是,由于沾上“赌鬼”恶名,村里竟没有姑娘看上他。当听人说徽州区岩寺有家婚姻介绍中心生意很红火后方大泉拿定了主意,决定通过征婚的方式,解决自己的婚姻大事。

有人说:莫愁枝头不停鸟,就怕鸟儿不停留。方大泉找到魏大明后,大明告诉方大泉:照理,像大泉这样的能人找个伴侣不困难,然而找个能跟着丈夫一道吃苦耐劳创事业,勤俭持家过日子的媳妇,还真要打上灯笼细细觅。大明对大泉说:眼下有一个合适的,但在岩寺开建材店,正好与方大泉的工程业务相配衬,可是开店的周转金、介绍费、车费和娉礼等要18000元。方大泉一思忖:只要对象称心如意,多花掉线也算不了什么。方大泉爽快地从提包里掏出了钱全数点给了魏大明。大明见方大泉如此爽快,兴高采烈对大泉说:这钱我也不会动,替你保管。按你们包工头的做法,立字为据,我和你先签个婚姻合约,一切按合同法办事,让你放心。

接着,魏大明拿来了笔墨,两人签订了如下的合同:由“满意婚姻介绍中心”负责为方大泉介绍对象,服务费用定为17800元。婚姻成功不退钱,不成功退还方大泉本人90%;为明确双方权利义务,“满意婚姻介绍中心”确保年底内为方大泉办妥结婚登记手续。否则,发生一切后果均由魏大明负责。

几天后,婚姻介绍中心果然给方大泉介绍了一位端庄秀丽、身材窈窕的叫“萍萍”的姑娘,几番温存体贴的相互问候后,方大泉与这位姑娘订下了终身:2005年元旦摆酒订婚,2005年8月前把婚事办掉。眼见得天下掉下个“林妹妹”,方大泉心花怒放。一连几天陪着“萍儿”逛市场串大街,买了许多首饰衣物以表白对她的爱慕之心。

然而,随着“满意婚姻介绍中心”主人的魏大明锒铛入狱,方大泉大梦初醒,原来眼前的一切不过是“一帘春梦”。

东窗事发

随着群众不断的投诉举报,“满意婚姻介绍中心”借介绍婚姻行骗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公安部门迅速对这家中心展开侦查,经过几个月的内查外调,查明2003年7月至8月间,魏大明以“合法”外衣非法从事婚姻介绍活动。采用女方要礼品、包婚姻成功收取介绍费等手段,骗取他人财物。骗得他人现金53050元。因涉嫌诈骗罪魏大明被逮捕。

今年46岁的魏大明,家居歙县,高中文化,是个颇有经济头脑的个体经营户。应该说高中毕业后,大明曾有过要出人头地干一番大事的宏伟理想。步入家政服务市场之前,他种过地,打过工,改革开放初期,也曾在市场拼搏过。一个偶然的机会,魏大明获悉沪浙一带家政市场很火爆,笃信“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他认为家政服务是一条发家致富的新路子。于是,他做起了家政服务行当。无奈初航折楫,变幻莫测的市场使魏大明“出师不利”:几个月下来亏损了数千元。正当魏大明陷入进退两难窘境时,一位同窗好友从浙江给他带来了一则信息:随着打工潮风起云涌,皖女外嫁浙江现象十分普遍,如果抓住这个契机倒可以赚上一笔不菲的“中介费”。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魏大明觉得这是条一本万利的生财之道。于是,他四处奔波,于2004年7月份挂牌成立了“满意婚姻介绍中心”。如果此后魏大明正儿八经地做好“月下老人”的“牵线”之举,成就他人姻缘之美,不失是一件善事。然而,鬼迷心窍的他却信奉“马无夜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富”,觉得抓住介绍婚姻趁机捞他一把是天赐良机。

俗话说:贪婪吞噬了灵魂,罪恶就不会遥远。成天做着发财梦的魏大明为了实现自己宏伟的“致富计划”,专门印制了一批“介绍婚姻合同”,并将自己定做的锦旗奖牌挂满在厅堂。一切布置妥当后,他便将目光盯住了农村中那些大龄男女,当他从老实巴交农民那布满老茧的手中接下成百上千的钞票时,他脸不红心不跳,觉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当他看到一个又一个年轻人为讨媳妇痴情诚意地跌落到他精心布置的陷阱而弄得家徒四壁时,他没有丝毫愧疚之心。甚至在法庭上,面对受害人的发问和法官的调查,这位财迷心窍的被告竟振振有词地为自己辩解,说是签了婚姻合约应受法律的保护。

多行不义必自毙。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魏大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钱财,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诈骗罪。依据刑法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

爱情是心与心撞击的火花。然而,本案荒唐的是魏大明竟然把无价的爱情用合同烙上交易的价码,推销给寻觅天涯芳草的年轻人,并称之为合法,使一个又一个法盲上当受骗。可悲可叹的还有那几位稀里糊涂成为本案征婚“托儿”的五位姑娘小婷、阿娴、小燕和萍萍。她们从外返乡,唯一的希望是想通过征婚中心找个如意郎君以便今后生活有个依靠。可谁知这几位初涉爱河的姑娘却成了魏大明诈取他人婚嫁聘金的“诱饵”。在与征婚男子相亲时,几位姑娘也曾编织过爱情的玫瑰之梦,但她们却经不住魏大明软拖硬磨违心地答应帮忙,殊不料一同落入了骗子精心布下的玫瑰陷阱。

警惕啊!善良人们!

    

作者:[八月雪] 分类:[通讯] 时间:[18:55:10] | 评论(0)
1页   共1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