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35页    跳转到
 
窗上之春
2017-02-23  
小动物爬窗越户

一个整夜,微弱的缝隙吹进许多

微信。像是雪花与深冬作别

拍着小手,哼起恣情小调

窗上,手机的荧屏一夜变绿

然后是一栋蛇形小楼迎面扑来

天空自睫毛以下放亮

种子、鸟叫、阳光下的花粉

脚步在农田与树木间一路飘飞

早起的人被玻璃碎片幸福的镶满全身

接近五十岁的人又开始爬楼

他总是这样,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一遍又一遍诵读经书:一年之计在于春

母亲千里来电,说是胃正在逐渐变暖

站直身子,他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声——“妈……”

2017、2、21

    

作者:[余向阳] 分类:[诗歌] 时间:[09:02:51] | 评论(0)
 
早春二月
2017-02-17  
找一个支撑点

固体、液体或气体

重活一次的人向天空抛洒花粉

树叶挤破窗户

将眼睛镶嵌在

渐行渐近的桃花身上

骑马的人开始步行

他要去二月的身后汲水

需要养活的草原缺口众多

包括一条河流的歌声

一批细腰的女子

一路飞絮的绸缎……

2017、2、16

    

作者:[余向阳] 分类:[诗歌] 时间:[09:00:42] | 评论(0)
 
天桥
2017-01-09  

骑一匹马飞过

星湖湾的天空距苏州街

仅仅隔着八车道

草原。川流不息

从不见蓝天

十分钟闪过的小河

身子裹着沉重的冬天

任凭经年不变的口水

顺着雾霾

一路水银泻地

有一些戴口罩的人

不停揣摩着两片树叶

干枯地转动

投石

问路

行色

匆匆

赶自己的脚步像是赶羊

而一个盲人

只因为酒

就轻易地被车灯抛弃

我骑一匹马飞过

早出晚归

草原上的歌唱给一个人听

每天从左边到右边

我只是将家搬动一下

2017、1、6

    

作者:[余向阳] 分类:[诗歌] 时间:[16:32:29] | 评论(0)
 
日记:圣诞夜的白
2016-12-26  

用一桌酒菜围住冬天

这个不足十平米的空间

此刻的雪花热气腾腾

女儿和妻花开两朵

我是挂着礼物的圣诞树

写满一个字:白

女儿说今夜

她找到了工程设计图的灵感

她要筑一座大坝

储存所有温暖的流水

妻子说今夜

终于告别两只看家狗的狂吠

她要去最高的树上停留

看小区成群的鸟儿飞过满天烟花

我说今夜

诗歌在门外徘徊

我要放那些漂泊回家

一家人彻夜读书种树

2016、12、26

    

作者:[余向阳] 分类:[诗歌] 时间:[15:18:03] | 评论(0)
 
高血压
2016-12-23  
午餐后接到母亲电话的时候

我想到三个字:高血压

冬天的太阳刚到鞋跟上

母亲说了很多

关于年龄和身体的话语

诸如少喝酒抽烟,冬天水冷

早上别再去游泳啦等等

末了她第一次在电话里

用了“老娘”这个字眼

于是我看见几许白发样的牵挂

在她满是皱纹的心上

结结实实地生长……

母亲患有高血压

凡是我们乡下人眼中

带“发”的东西,她都不吃

她每天守着老家那几丘菜地

围着门前的水井进进出出

看鸡鸭猪牛在村子里来来往往

傍晚陪一个叫长妈的老人拉拉家常

晚饭后看会电视就上床睡觉

——母亲七十岁

刚体检完

四十八岁的报告单上

第一次出现三个字:高血压

2016、12、23

    

作者:[余向阳] 分类:[诗歌] 时间:[15:47:10] | 评论(0)
 
不忘初心(朗诵诗)
2016-12-20  
划一道弯钩

尽情收割属于我们的麦穗

让脊梁上的月光将大地的苦难照亮

抡起正义的斧头

砍断江身紧裹的铁索

生命的进行曲顺着大江滚滚东流——

不忘初心,鲜红的旗帜席卷狂风猎猎

抓一把井冈的泥土捂在胸口

让骨子的坚硬温暖这最初的中国

军歌如刀响彻八百里翠竹

炮声如雷消遁了成群鬼魅

八角楼跳动的点点星火

照耀穷苦的寒夜闪闪发亮——

不忘初心,钢铁般的躯体保持一路的燎原之势

犁铧插进血液深处

心灵不再蒙尘

翻起的热浪一路奔腾

雪山、草地、沼泽、死亡,子弹如漫天的乌云……

只有坚强的足迹从未停止弹奏

关于太阳的最强音——

不忘初心,江山的画卷铺展二万五千里

去杨家岭和枣园走走吧

去亲近窑洞里的每一个文字

亲近延河与宝塔山上闪耀的真理的光辉

让自己瞬间回到久别的故园

在祖国每一棵丰硕的枣树上

映日眼帘的全是秋天的模样——

不忘初心,用我们的双肩扛起中国的大江长城

翻开华夏的史册打量

有多少道路西去,背影消逝于风尘

仿佛天空中难以复活的浮云飘荡

只有镰刀斧头染绿的这道万水千山

始终播洒着泱泱的文明与福祉

穿行在地球浩淼的森林——

不忘初心,我们怀抱民族的根基继续前行……

2016、11、24

 

    

作者:[余向阳] 分类:[诗歌] 时间:[16:33:03] | 评论(0)
 
冬天的落日
2016-12-20  
——致哀好友lyh

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你就这样匹马单枪杀入冬夜深处

酒杯上的阳光徐徐降落

宁静开始强大起来

壮士不还

我唯有隐含泪水与你

在这个冬天隔墙相望

男人的战场总在马背

哲学垒成高耸的一座座城墙

存在的人吹响冲锋的号角

将阵地坚守在心上

偶尔的日子

我们的村庄散发酒香

天地间飞鸟成群

而更多的日子你在阳光下舞剑

这也是我最喜欢的姿势

谈笑间剑气飞扬

天空中弥漫湛蓝的气息

小河顺手指的方向一路向东

女人们羞红的私语如蜜蜂

纷纷飞上我们的桅杆

如今的家书绵延不绝

对你形成包围之势——

白天举火,夜里航船

清晨望天,黄昏落日……

我无法打马一一送至你跟前

只能透过燃烧的玫瑰和空心的酒瓶

死命向你呼啸……

2016、12、15

    

作者:[余向阳] 分类:[诗歌] 时间:[09:30:20] | 评论(0)
 
从十月到十二月
2016-12-09  

记得是从十月十三日

深秋的那一日开始

五十四人的一行队伍

提着各自的脑袋

摇晃着进入校园

久违的一棵棵老树

就此等候着二个月后

冬天的花期

我是穿过苏州街去的

一路的银杏已经换黄

有人在用竹篙

不停地敲打上头的白果

有几粒充满人性

掉在地砖上只一点

就轻巧地跃入河中

而此时的苏州河

正处于无船少水的状态

课堂每天都有报告

讲座者像是一条条鱼

以不同的ppt的姿势在语言间游走

但一般都是从上游到下游

偶尔也会转一小弯

又回到实事求是的河道上

我们的笔记积满丰实的细沙

思想在其中轻言细语

十一月上旬我们去陕北

穿行了一周。身着单衣

我用心体念北国的风光

窑洞、枣园、杨家岭,日照千里

黄土、兵马、号角与戎装,旌旗遍地

梁家河的大枣又红又甜

伟人站在高处,用经历发布真理

我们还穿越到人类深处,用眼光拾起

石器、陶俑、壁画、青铜器……

编钟的音乐雄浑低沉,历史与文明

每一个音符都昭示着国家的历程……

我们还途经大雁塔

那瞬间我记得诗人韩东写过

“有关大雁塔

我们又能知道什么

我们爬上去

看看四周的风景

然后再下来……”

而海子却在理想中死去

留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句子

我喜欢这样美妙的诗句

但反对他们的担当

日子打秋天过去后冷了几天

十二月了,尚未见大雪的踪迹

人们早已开始纷纷加衣

但至少有五十四人是温暖的,我也一直是

校园的山坡依然写满绿色的文字

今早上学,苏州街转角的路上一地红叶

但我一抬头,就看见两棵树上

枫叶仍在死命地红……

2016、12、7

    

作者:[余向阳] 分类:[诗歌] 时间:[14:50:06] | 评论(0)
 
弹纸
2016-09-19  
戏剧每天上演

舞台是棉花一样的白纸

各种角色纷纷在上面留痕

画下梦里拥挤的躯体和脸

好让其他眼睛的光或明或暗

在迷宫里行走

我不时地弹一弹白纸

听一听自己从墙的另一侧走过的声音

如同一只蟾馀雌伏在八月的草丛梦呓

然后掰着手指算时间,四十八年

站在五楼的窗口望远

白纸后有人在翻着黑暗的书

一双手套上下飞舞,像一只黑鸟

露出针一样的嘴唇

一页一页的数着过去和未来的日子

弹纸奏乐

残留的银杏果躲在树梢看流水

看蝴蝶拖着一艘沉重的油轮

随手挥一挥指尖

便从搁浅的礁石挪向深海

2016、9、19

    

作者:[余向阳] 分类:[诗歌] 时间:[14:45:58] | 评论(0)
 
一个杀人犯的生死两重天
2016-08-08  
                        ——张文斌故意杀人案审判纪实

                                余向阳 彭安琪

   只因无法接受女友的移情别恋,张文斌采取极其残忍的手段将女友杀害,并将情敌杀伤。被害人家属怒火中烧,拒不谅解,法院一审、二审均依法判处张文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在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阶段,经过最高法院、江西高院和萍乡中院三级法院法官不懈的调解工作,被告人与被害人双方终于就民事赔偿部分达成调解协议,张文斌也在年迈父母的努力下为受害人家属所谅解,最后被改判死缓。一生一死,对在看守所度日如年的张文斌来说,可谓经历了生死两重天。

                          三观尽覆的少女埋下杀身之祸

   2013年7月,18岁的小美被告知“自己是被收养的”,这天大的消息砸得她晕头转向。仅仅过了一个月,又一个噩耗传来——她的生母在公园学游泳的时候意外死亡,而母女二人还没来得及相认。

   生母死后留下100多万元的赔偿金,小美却一分钱也没有分到。生母的男朋友占有了本该属于她的遗产,她本打算去法院起诉,无奈势单力薄,最终不得不接受所谓的“和解”,从生母的男朋友手里拿到施舍一般的六万元钱,了结了此事。

   “从那以后小美就变了。”张文斌父亲向民警感叹,“她说‘对我们说什么亲情、友情、爱情,都是假的,只有钱才是真的’。”

   虽说张文斌是独子,可一家三口居住在亲戚的房子里,父亲只是一个需要下井的煤矿职工,每月领着一千多元低微的薪水,母亲做着临时工,没有稳定收入。在厂里上班的张文斌,薪水同样微薄。

   如此贫寒的家境,一开始就是小美的养父所不能接受的,在他知道小美和张文斌的恋爱关系时,就极力反对他们在一起,并要求他们分手。可那时的小美还没有完全拜倒在金钱的脚下。

   张文斌十分清楚自己的处境,悉心呵护着他们脆弱的感情,不免对小美千依百顺,为她洗衣做饭,努力赚钱,几乎有求必应。而小美住在张文斌家期间,很少做家务,很多时候,连内衣裤都是张文斌母亲帮她洗。

    “因为小美一直不做家务,我说了她几句,她就说是来享福不是来做奴隶的。”张文斌的父亲无奈地对侦查民警说。

   生母的遗产一事过后,小美对这个贫寒的家庭更加变本加厉,而她与张文斌之间脆弱的感情也突然间千疮百孔。

   2014年3月,小美终于提出跟张文斌分手并搬出张文斌家。张文斌很痛苦,但他固执地以为“小美离开是因为我家里穷”。

   此后,张文斌一直打电话、发短信给小美,二人很快复合,并租住在外。可张文斌的父母只以为二人已经分手,对此毫不知情。

这份一厢情愿的复合在此时的小美眼里,分文不值,接受他不过是多了一个免费的移动钱包,即使这个钱包很小。

   如此扭曲的人生观促使她开始寻找新的目标。仅仅过了三个月,也就在她被害前两天的一个下午,她正在驾校学车,张文斌去接她,却发现她身边多了一个男人——阿飞。

   “当时他们两个打打闹闹、有说有笑,完全无视我的存在。”张文斌告诉民警。

更令他无法忍受的是,当天晚上11点后,他给小美打电话,却一直无法接通。第二天,他偷偷找到小美的备用手机,看到的正是小美和阿飞暧昧的聊天记录。于是他怀疑小美前一天晚上是和阿飞去开房了。

   6月9日晚7点,在出租屋内,张文斌尝试与小美沟通,却发现她和阿飞在微信上聊得火热,他随即妒火中烧,杀心顿起。

                            卑劣动机驱使下的残忍报复

   当晚10点,小美跟阿飞去了KTV,张文斌在房间里等她,并不断打电话催问,可接电话的却是阿飞,两人随即起了冲突。阿飞挑衅的言语让张文斌气愤不已,他想要小美接电话,可没想到小美却在电话那头回了句“你不要再缠着我了,不要总烦我”。张文斌彻底崩溃了,他拿了把水果刀,开始想该不该把小美杀掉。

   张文斌关掉手机,抓起一把水果刀裹在上衣里,一个人躺在出租屋的床上,静静地等候小美。

   一个小时以后,小美回来了,她丝毫没有察觉到张文斌的异样,并试图赶张文斌出门。张文斌用左手拿着衣服遮挡住右手里的水果刀,起床朝小美走过去,最后问了一句“你说的是真的吗?”。

   小美给了他决绝的答案,张文斌立即甩掉衣服,左手勒住小美的脖子,右手反握水果刀从左至右割小美的右脖。小美急忙呼救,阿飞听到后跑进屋里与张文斌缠斗,却被张文斌划伤脖子,随即逃出门求救。张文斌立刻将门关上并反锁,丝毫不顾小美的哀求,再次对她痛下杀手。

   此时已是6月10日凌晨,萍乡市特巡警支队接到逃跑的阿飞报警后,迅速赶往现场。

等民警踹开反锁的房门时,张文斌正欲将鲜血淋漓的水果刀挥向自己,一旁年仅19岁的小美正趴在血泊里,早已死去。她的脖子被那把并不锋利的水果刀反复切割了二十多刀,头部几乎与身体分离。

   “你用枪打死我!”张文斌颤抖着对民警嘶吼,民警一脚将他手上的刀踢开,反手将其擒住。

                                极刑背后的无力申辩

   2014年12月4日,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文斌故意杀人案进行一审开庭审理。公诉人提出,本案系预谋杀人,被告人张文斌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小美死亡;故意持刀伤害阿飞致其轻伤一级,构成故意杀人、故意伤害,应当以故意杀人罪和故意伤害罪数罪并罚。

辩护人提出,本案是因恋爱纠纷引起的激情杀人案,在感情纠纷的处理过程中,小美和阿飞存在一定过错。且张文斌系家中独子,张文斌父母尽力赔偿了五万元钱给被害人家属,请求法院对被告人免除极刑、从轻处罚。

   庭审过程中,张文斌一直沉默寡言。庭审最后,审判长宣布张文斌可以作最后陈述,他低着头沉默了很久,缓缓说道:“我对不起父母。”审判长问他是否需要补充,他摇了摇头,没有为自己辩解。

   2015年3月(其时张文斌已经在看守所被关押九个月),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组织的调解无果,一审认定张文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判决书上写道:“被告人张文斌杀人前有所预谋,并非激情杀人……被告人归案后,虽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但其作案动机卑劣,杀人手段极其残忍,后果极其严重,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

   一审宣判后,张文斌立即提出上诉。他在上诉书中如是写道:“请求二审法院适用死缓留住我的生命。”

   同年8月,张文斌等来了二审结果。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

   “他呆呆的,好像没有求生的欲望了。”主审法官摇头叹息。

                               两次艰难调解敲开生死之门

   生命是最大的人权,基于我国“保留死刑,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的死刑政策以及本案的相关从轻处罚情节,最高人民法院在死刑复核阶段委托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对该案组织调解,以期通过达成和解最终免挽救张文斌的性命。

   调解安排在2015年10月的一天。到场的有被害人小美的养父、表叔及被告人张文斌父母及其叔伯。

   案发至此,时隔一年多,小美的养父不再歇斯底里地开出天价索偿,张文斌父母也没有像上一次调解那样落荒而逃。

   “我们受最高法院委托,就张文斌故意杀人案召集你们,来谈一下赔偿问题……现在到最高法院核准死刑的阶段,请你们把握这次机会。”法官让姗姗来迟的小美的养父坐下。

调解的进程异常艰难,于被害人家属而言,丧女的悲痛远没有那么快消散,而被告人张文斌的死刑迟迟没有落定,又加深了他们内心深处复仇的欲望。于被告人张文斌的家属而言,张文斌残忍的行为已经触到了他们所能承受的底线,经济压力同时加重了对他们的打击,是否要营救张文斌在他们内里是个大大的问号。

   调解一开始,小美的养父强忍悲痛,诉说自己十九年养育独女的艰辛,更痛斥张文斌的残忍行径以及事发后张文斌父母消极回避的态度。张文斌的父母一面反复道歉,一面诉说生活的贫困,提出尽量给予补偿。但小美的养父却无法接受,“人都没有了还要钱做什么。”

法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反复引导并耐心劝说小美的养父:“都是做父母的,你也知道一个女儿没了,有多伤心。我相信你不会是为了使他们做父母的伤心才要求判张文斌死刑。”

张文斌的父亲也在法官的引导下适时地提出自己可以赔偿十万元,并且把厂里分的老房子给小美的养父。可小美的养父似乎铁了心,嘴里只有一句话:“我不接受。”

   如此僵局,在整个调解过程中一次次反复,法官只能根据双方心理的变化,不断揣摩双方言语中最真实的含义,并不断调整方式方法反复开导、劝说,终于把调解的进程推进到赔偿金谈判的阶段。

   小美的养父也终于报出了一个数字:二十五万。张文斌母亲无法接受:“我们问了律师,我儿子就算不死也要判29年,以我们现在的身体状况,他出来以后我们也是见不到了”。

刚刚好转的调解局面再次僵化,双方不欢而散,调解也被迫中断。

   2015年的年底,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赶赴萍乡,再次组织双方当事人调解。

时间不仅给了双方更加理性的思考,也为彼此换来了更加理性的沟通机会。在法官们的努力下,被告人与被害人家属达成了和解,以18万元补偿金为条件,被害人家属对张文斌出具谅解书,请求法院对张文斌从轻判决。

   2016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下达裁定不核准死刑。同年3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张文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2016年5月,法官又一次赶赴看守所对张文斌宣判。看守所狱警迫不及待向法官询问情况,得知结果后狱警们脸上如释重负。

   张文斌戴着手铐和脚镣,被押解进入到提讯室接受宣判,和以往不同的是,他抬起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生气。显然,他已经得知了调解成功的消息。

   “你被改判了死缓。”法官向他郑重宣布。张文斌接过判决书,不住地点头,心理顿时如释重负,突然感觉自己又活过了一次,此时生命在他看来是如此的宝贵。

   “日子还很长,在监狱里面好好改造。”法官离开的时候叮嘱张文斌。张文斌一阵点头。

   一桩残忍的情杀案至此终于尘埃落定,张文斌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等待他的将是漫长的囚徒生涯。试想,几十年后,待他刑满释放,他的父母是否还能在监狱外等候?我们谁也给不了肯定的答案。有些代价,永生难以偿还,譬如被害人的生命,譬如罪犯张文斌父母的余生。法官们坚持不懈的努力,反复不断的调解不仅是要减轻这份代价,更是警示后人:要敬畏生命。

    

作者:[余向阳] 分类:[通讯] 时间:[11:55:02] | 评论(0)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35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