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40页    跳转到
 
小法官 大智慧
2012-11-29  

    ——评《执行三十六计》

***

在基层法院,很多法官往往自谦地自称自己是“最低人民法院”法官。而基层人民法院的执行法官,也往往被有些人视为只会查封、冻结,只会抓人、扣物,只会 “冲冲杀杀”的法官。在一些人的眼中,这些专门从事执行工作的执行员和那些高学历、高素质的办案法官相比,没有多少专业知识、没有多少专长,好像只是法院系统的“大、老、粗”。可是,事实总是让人大跌眼镜。自称为“最低人民法院”的基层法院执行员,因为长期奋斗在执行工作的第一线,他们和法官一样,不仅能文能武,善做群众工作,而且许多人身怀执行工作的“绝技”,冷不丁地给你变出一个“戏法”,让你惊异、惊奇和惊叹。

房山区法院执行局的白建永法官,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他平常话不多,可只要你和他谈起执行工作,他就会滔滔不绝,让你很快感受他的朴实、热情和执着。

我与白法官相识源于网络,那时他刚到房山区法院,从事执行工作亦不久。因为都在中国法院网的《法律博客》中开博、写博,都喜欢将自己在工作、生活中的所思、所想、所遇写成或长或短的文字,放在法律博客这个开放的网络平台上与博友们共享,都参加了北京高院组织的“法律博友大会”,很顺理成章地和他认识了。并且通过他的博客,看到他所写的《风雨执行路》连载。这些连载,将执行工作中所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物和案件写成了既独立成章、又连为一体的纪实文学。读来令人浮想联翩、回味无穷。

几年后,他将自己的连载整理、改写成了一本书,书名改为《执行三十六计》。我看了后,不由得拍案叫好。因为,当今法学理论界,研究执行工作的著作已然不多,而通过写案件、写故事、写人物来表现执行工作技巧的专著更少。因此,拿到这本凝聚作者多年心血的红皮书后,我饶有兴趣地把它当作纪实文学和章回小说看完。感觉,这本书真是将古代的三十六计与当今执行工作三十六技完整地融为一体,不失为当代社会研究执行工作技巧的一本好书。

个人认为,本书的优点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将执行工作的三十六技作了客观、翔实的记载。

综观全书,可以看出,本书所谓的三十六计,实质就是三十六技。本书所写的“三十六计”,与孙子兵法的“三十六计”有着本质的区别:孙子兵法中的三十六计,对付的主要是敌人,是对手。而本书的三十六计,实际上只是三十六技,应对的只是执行工作的难题和司法实践中的“老赖”。只不过因为要追求“顺手牵羊”、“欲擒故纵”之目的,作者来了个“偷梁换柱”、“抛砖引玉”,最终达到“树上开花”之效果。

个人认为,世界观确立后,方法论就是成事的关键。如果只有严格执法的决心和公心,没有切实可行的方法,再好的愿望,也会成为镜中花、水中月。而有了公正司法的愿望和决心,又有切实可行的方法论,那么,再难的案件,也能把它攻下来、啃下来。

二是本书将执行工作主体、客观的人物性格和心理活动作了客观、真实的诠释。

法院的执行工作,主要是按照法律的规定,妥善地做好群众工作,让当事人全面履行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法律义务。而要做好群众工作,必须深入地了解和懂得群众的心理,要知道他们想什么、要什么,担心什么和害怕什么……只有深入了解人民群众的合理需要,深入了解和把握人性中的优点和弱点,才能在依法办案的前提下,高水平地公正司法、高效司法、为民司法。

三是本书将执行工作的案例展现得形象生动、活灵活现。

在英语单词中,案件和案例是同一个单词:case。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案例就是案件,案件和案例息息相关。但案件并不一定就是案例,尤其是当生效的案件上升为指导性案例的时候。在当代中国,全国30万法官每年必须办案1200多万件(以2011年为例)。在这1200万案件中,能成为案例,尤其是成为具有一定指导作用的经典案例的案件更少。因为,每一个成功的案件后面,都有它值得总结和挖掘的地方。而失败的案件、有问题的案件以及错案,那是不可能成为案例的,更不可能成为具有指导作用的经典案例。而本书,却从实战的角度,将一个个看似平常的小案,写得生动活泼、客观真实,让读者读起来轻松,读起来快意, 读起来让人若有所思、若有所得。并把难啃的案件逐步升华为成功破解执行难的优秀案例。这,应当是这个书的价值所在。

四是本书将执行工作的难处与执行法官的作风、能力表现得淋漓尽致。

执行工作向来被中国当代的法院、法官视为“天下第一难”。案件判决之后,如果得不到切实有效的执行,往往会被当事人视为“法律白条”。虽然,这个词并不是那么的准确和到位。但是,人民群众总是用他们独特的通俗语言,来对某一种现象表达着自己的看法和情绪,因此,稍微传神的语句,虽然不太准确,但总是很快能获得人们的“青睐”并得到广泛、迅速的传播。

因此,在“法律白条”这种现象出现后,法院、法官、学者和赢了官司却得不到执行的人,都在研究“执行难”难在什么地方?法院和法官该有怎样的作为?并且,发自内心地期待,能有一套好的方法来解决执行之难。

这本书,正好从三十六个客观真实的案件出发,从一个个侧面,解剖了执行难难在何处,该用怎样的方法和技巧来破解难局;并通过执行的过程,形象生动地展现了执行法官的作风和技巧,这应当是值得我们高度肯定的。 

当然,本书还有其他方面的优点,囿于篇幅,不多赘述。

勿庸讳言,本书也有一些缺点。如三十六计中的某个之“计”,与执行案件的某个之“技”,不一定能完全做到高度的契合。这对一名一直工作在基层一线的年轻法官来说,在所难免。毕竟,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时间十分有限,作者不可能花那么多的时候来殚思竭虑——他能在工作之余,勤于思考、勇于探索并笔耕不辍,就已经难能可贵了。

让我们以欣赏的眼光来看待这本透着立足于实践、立足于执行工作的书吧。它忠实地记录着一位基层法院执行法官的心路和历程,客观真实地表出了基层法院执行法官的智慧。如果一定要用一句最短的话来概括这本书可取、可信和可爱之处的话,我会写下以下六个文字:

“小法官,大智慧。”

    

作者:[大江东歌] 分类:[评论] 时间:[08:03:16] | 评论(1)
 
清平乐 西山初雪–转杜专委新作
2012-11-15  
京城初雪,飘飘洒洒。西山茫茫,人神俱往。吟清平乐,与友共享。

--作者原注。

***

漫天飞雪,

风紧情更切。

迷漫关山寻红叶,

皑皑四处皆灭。

银装漫掩青松,

遒劲奋托葱笼。

拐角小亭忽见,

一丛冉冉色浓。

***

本诗系杜万华专委11月4日北京大雪中所作。特与各位博友分享。

    

作者:[大江东歌] 分类:[诗歌] 时间:[20:15:52] | 评论(1)
 
调寄清平乐 青衣江清晨—转载
2012-10-11  
杜万华

********************

风轻月冷,

窗外青山隐。

两岸晨光零落影,

几处黄鸡又醒。

汩汩江水无声,

垂钓蓑翁可觅?

倒映碧峰绿镜,

默然向东诉倾。

*************************

注:今年中秋佳节与国庆长假相连,十分快意。在节日中,收到许多领导和亲友的节日祝福;其中就有已经升任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的杜万华专委的祝福信息。杜在祝福信息中说:“国庆回家探母,晨起漫步,吟清平乐一首,祝您快乐。”然后就同步发来了上述具有古典韵味的清平乐。今上传各位网友共赏。

    

作者:[大江东歌] 分类:[诗歌] 时间:[22:23:06] | 评论(1)
 
律师闹法庭是法律人的悲哀
2012-07-24  
看到新华网7月24日关于黎庆洪案的报道和答记者问,得知贵阳市小河区法院23日对黎庆洪涉黑一案进行一审宣判,黎庆洪被判处15年。这个案件本来没有什么新奇之处,可是半年来却一直吸引着我们的眼球。其原因当然不在这个案件本身有什么特殊性,而是律师们在微博上披露的信息以及大闹法庭的“英勇无畏”让我们大跌眼镜。是的,当一个律师敢于在法庭上警告审判长,当一个律师敢于在法庭上故意“晕倒”,当一个律师敢对审判长大放厥词,我不知道,这是中国法官、法庭的悲哀,还是中国律师的悲哀,抑或是我们法律人乃至中国法律制度、司法制度以及司法体制的悲哀?

作为法律人,我们清楚地知道,我国的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诉讼参与人违反法庭秩序,可以强制带出法庭;情节严重的,还可以拘留。《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法庭规则》也作了同样的规定, 可是,我们看到,1月10日法庭开庭之时,在公诉人宣读起诉书的过程中,3名律师未经审判长许可强行发言,多次打断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审判长多次警告制止并训诫均无效。1月12日上午,又有一名律师未经法庭许可随意发言,经法官训诫,竟声称“警告审判长”,严重扰乱法庭秩序。在这种情况下,作为维持法庭秩序的审判长,又能做什么呢?将律师带出法庭恐怕只是以“礼”、以法相待了。很有意思的是,竟然还有一名律师在法庭突然“昏厥”在辩护席上,可当法官通知医务人员将其送到医院检查和治疗时,该律师竟立即不辞而别,坐飞机远赴武汉办案。真让人啼笑皆非。

接着,律师们又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法庭规则》规定关于未经法庭许可,不得录音、录像和摄影的规定,更不把法庭不准用手机拍照和进行微博播出庭审的要求放在眼里,拼命地在微博上恣意抨击法庭、法官,与法庭公开对抗。这是律师们的应有作为吗? 

更有意思的是,法庭在开庭前本来就出庭通知送达的问题,与律师作过沟通。律师们也都纷纷表示:“电话通知更为方便、准确一些。”如果让律师单独为了领取出庭通知而去法院一趟,“很麻烦”。而“用邮寄送达的方式,律师本人可能不能及时收到”。因此,在第一次庭审时,法庭通知辩护人出庭都是采用电话通知的方式,律师们也无一例外地都准时出了庭。可是, “6月4日上午,书记员电话通知了本案的6名外地律师开庭时间及地点,其中上海某律师提出,他要在开庭前三天收到书面的出庭通知,否则拒绝出庭。”为此,法院在已给该律师传真出庭通知的同时,为了确保庭审顺利进行,只能派专人乘飞机给外地律师送达了出庭通知书。可就在法官送达到上海后,个别律师还故意推三阻四,迟迟不肯接收出庭通知。笔者不禁要问:律师如此作派,究竟是在为难谁? 

律师,有律师的辩护权利。律师,也有律师的义务。这种义务,不仅表现在要依法为被告人提出无罪、罪轻的辩护意见,同时也表现在要严格遵守法律规定的义务,包括遵守法庭秩序的义务。

可是,在这个案件中,笔者悲哀地看到,一些律师仿佛眼中并没有法律,也没有法官和法庭,更没有法庭秩序。他们眼中,只有自己的权利,只有自身的利益。也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在法庭,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波澜。

这是律师们的胜利呢?还是几个律师的悲哀?

但愿,所有的法律人,都能在法律规定的框架下,用法律的精神来表达自己的意见,来行使自己的权利,来履行自身的法律职责。我想,这才是中国法治的进步,这才是法律的希望。否则,一味地强调任何一方的权利,无视法律的规定,只能使中国的法治建设停步不前甚至倒退。

    

作者:[大江东歌] 分类:[杂文] 时间:[18:15:50] | 评论(6)
 
七律游秦淮河–又见杜庭长新作
2012-05-07  
杜万华

秦淮河畔明月天,醉语清光谁飘然。

仕子满腹策国论,秀闺一扇情溢轩。

休谈昌龄桃渡曲,更语孙文治国言。

历尽金陵千古事,胸怀天下不偏安。

***

小记:5月6日清晨5时56分,正是周六白日作梦的好时光。突闻手机滴滴作响,拿过一看,原来是杜大庭长发来信息。一看,睡意全无也——好诗的作用就是这样的:让你在想睡懒觉的时候,清醒;且心生敬意。

    

作者:[大江东歌] 分类:[诗歌] 时间:[12:40:28] | 评论(3)
 
政府的行政强拆 必须接受司法审查
2012-04-10  

政府的行政强拆  必须接受司法审查

---我对高法相关司法解释的一点看法

这两天,各大媒体对最高人民法院4月9日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称《规定》)进行了颇有深度的报道。看了后,感触良多。特别是看到《规定》第九条明确“人民法院裁定准予执行的,一般由作出征收补偿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组织实施,也可以由人民法院执行”的规定,感觉象是法院在把强拆的责任,又推给了政府。

过去,《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规定,过去行政机关是拆迁活动的审批者,是拆迁人(项目开发者)与被拆迁人之间的管理者和裁决人,法院重点审查其发放许可证、作出裁决以及直接强制执行等行为的合法性;这个条例寿终正寝后,国务院制定了新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以下称《条例》)。依照新条例规定,行政机关本身是征收人,新条例取消了原来的行政机关可自行审查并强制执行的“行政强拆”规定,统一改为由行政机关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而现在,高法的司法解释又规定“人民法院裁定准予执行的,一般由作出征收补偿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组织实施,也可以由人民法院执行”。感觉象是两个文件在打架。其实,仔细、深入地研究一下,发现最初的感觉,并不正确,两个文件,还是存在着相互补充和相互递进的关系,文件打架的错觉,乃是自已的一时误判而已。

一是,《条例》出台之时,并没有明确规定,谁来负责强制执行的实施。仔细看看国务院有关部门在相关新闻稿件,不难看出其中的奥妙:“对法院强制执行的模式,行政法规也不宜规定,拟再同有关国家机关协商解决”。

二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在《行政强制法》草案审议稿中也指出:“考虑到这种执行方式(即法院审查裁定、行政机关组织实施)尚在改革探索,草案对具体执行方式可不作规定,为法院探索改革执行方式留有空间”。因此,目前的规定,是对《条例》精神的落实和补充,是对强制执行体制的积极探索,是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待今后条件成熟时,有可能以法律形式作出明确规定。

三是,高法的司法解释,究其实质,仍是规定对政府的行政强拆的一种司法审查,体现了权力相互制约和相互监督的关系,对老百姓而言,应当是一件好事,应当得到社会的认可。新条例规定的征收补偿决定的强制执行,都必须由行政机关向法院提出申请,由法院对此进行审查并作出准予执行裁定后才具有可执行性。经过司法审查程序之后的强制执行,属于具体实施的操作层面的问题,并非回到过去的“行政强拆”。

四是,这与法官的职责也基本一致。综合世界各国,法官都是文官,文官的职责主要是文,而不是武。而强拆,显然属于武的范畴。让法官直接去做强拆的事情,确实不宜。与其文官的身份也明显不宜。

五是,这种规定,对保护老百姓的合法权益也是有益无害的。因为行政强拆了,如果违法或显失公平,当事人还可以到法院打官司,可以民告官,但法官直接去强拆,如果违法了,老百姓到哪里去打官司呢?因此,这种规定,对老百姓而言,应当是一件好事。结合《行政诉讼法》、《条例》和《规定》综合来看,人民法院在办理房屋征收与补偿相关案件中,可以通过四个方面对人民群众合法权益提供司法救济和保护:(1)当事人对房屋征收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提起诉讼;(2)当事人对补偿决定不服或者补偿协议达成后反悔的,也可以依法提起诉讼;(3)当事人不申请复议、不起诉又不履行征收补偿决定,有关政府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人民法院对征收补偿决定的合法性、正当性进行审查并作出准予或者不准予执行的裁定;(4)行政机关在执行过程中如果存在违法或者不当情形,被执行人及利害关系人还可以提起行政诉讼或者行政赔偿诉讼。四条途径四条路,对于保护被征收人合法权益、防止行政权力滥用应当具有重要作用。

房屋征收与补偿是事关社会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大事,但愿各级人民政府和各级人民法院,能各司其职,切实维护好人民利益的根本利益。要知道,普通百姓,建一栋房不容易,可别让极少数的开发商勾结极少数的地方官员,一个拆字就把老百姓用血汗建起的房屋,硬生生地拆了。这是法治的要求,也是人民群众的要求。

    

作者:[大江东歌] 分类:[杂文] 时间:[19:33:30] | 评论(4)
 
游雅安上里古镇白马寺泉–转杜庭长诗作
2012-01-27  
春节期间,同事互拜年。收到杜万华庭长的原创祝福和诗作。特摘录其原创诗作一首,以飨博友---博主注。

****

青山白雪掩空灵,

梅蕊傲寒云。

龙渊细聆神马,

禅钟绕山鸣。

****

祥瑞起,

告松林,

转峰群。

千山激越,

万壑飞杨,

一任东临。

***

附杜庭长原注:

1、昨日与吾兄、园林兄及犬子、侄等同游雅安白马寺。酒酣之际,得诉衷情词一首,以作龙年之贺。

2、龙渊指白马寺中白马泉。该泉为恒温间歇泉,涨泉后有马蹄踏踏之声,有万马奔阵之势尤为神奇!白马泉涌,汇小溪,入江河,故白马泉又有龙渊、龙窠之称。

    

作者:[大江东歌] 分类:[诗歌] 时间:[15:58:51] | 评论(0)
 
第60回非洲未游钻石仍到手妻女少陪收获却很多
2011-12-14  
帮小老弟上好轿车牌照后,胡长清又紧锣密鼓地组织相关人员的赴非洲考察工作,他准备亲自率团前往非洲考察游玩,因为他自己也从未去过那片广袤而神奇的热带土地。可是,正当他准备前行的时候,他组织的这个考察团被国家卡下了。他心中大为不快,因为非洲不仅有奇丽的风景,更有闻名世界的天然钻石,他很想去一睹为快,并趁机买点回来作为他今后的送礼物品,为自己捞取更大的政治资本。

可是,已经被批准的非洲考察好事却突然被卡了下来,他有些郁闷。巧的是,他的小老弟邹震华好像他肚子里的回虫似的,正当他在心里感觉不快时,邹震华却打来了电话,并问:“怎么不去非洲了。”

胡长清有些遗憾地说:“去不成

    

作者:[大江东歌]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22:18:33] | 评论(0)
 
第59回明助落榜女生入军校暗帮走私轿车上牌照(下)
2011-12-14  
1998年的7月,天气是异常的闷热,而且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席卷江西,给江西、湖北等地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在这样的日子里,当时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都亲临九江抗洪第一线,给抗洪的官兵以莫大的鼓舞。

但是,在这样的日子里,胡长清却在心里一心一意地准备到非洲三国去考察。当然,就在他要赴非洲之前,邹震华提出,他最近到广东买了两部好车,一辆是日本原装的本田,一辆是德国原装的奔驰,手续不太齐全,请求胡省长帮忙挂牌。

胡长清一听,想也不想,就说好吧。

其实,胡长清那时不知道,邹震华所买的两部车完全是走私车。

这个胆大心细的邹震华为了装饰自己的门面,也为了节省开支,自己一人特意来到广东的九江镇,通过地下关系找到当地的一个业内人士,看到了好几个隐藏得很好的走私车仓库,对其中的一台崭新的奔驰车特别喜欢,一问价钱,发现该车比正常的进口车要便宜得多。精明的他没有立即作出决定,而是又请专业人士带他到了其他几个仓库看货,发现好车不少,因此,经过再三的挑选和讨价还价,他和卖方达成协议:他看中的一辆德国原装的奔驰车付款55万元,日本原装的本田车付款175万元,先付了5万元定金,卖方把两部车送到南昌,付清余款。对此协议,邹震华十分满意,当即付了5万元现金给卖车者,直到两部汽车到达南昌后,他才付完余款675万元。但是,精明的邹震华也有上当的时候,买车时,卖车的老板说,他们也有手续,如果要手续的话,还要另外加几万元。邹震华一想加几万元也无谓,就买了两套手续。谁知当他拿这两套手续找行家一问,人家告诉他这两套手续不行,完全是没有用的废纸。

好在邹震华自恃有胡长清会帮忙,因此,当行家告诉他那两套手续没有什么用时,他也不着急,过了几天就来找胡长清,胡长清果然问也没问就同意了。

几天后,胡长清果然主动打邹震华的电话,告诉他他已经和有关部门的一把手关通打好了招呼,中午他来出面请关通吃饭。邹震华一听十分高兴——这胡省长不仅帮他办事,还帮他出饭钱。因此,他笑着表示了感谢。

胡长清又说:“吃饭时你也来一下吧,就我们三个人吃饭。”

喜得邹震华连声说好。

邹震华其实不知道,这胡长清第一次打关通手机的时候,关通竟是关机。

原来,关通是个有着特殊背景,为人率真、性格耿直的人物。一般人想见他,还真难。也因为如此,他在管车的部门位置上,当了很多年的一把手,并且敢说敢为。由于他所处的特殊位置,为了减少与说情者的接触,他常常把手机关掉,让许多亲朋好友乃至领导都难于直接找到他。

当然,为了工作上的方便,他自己特别配备了一个传呼机,这个传呼机的号码,只有他的直接领导、中层干部和圈子内关系很好的人才知道。

也因为如此,胡长清在答应了邹震华后,连续几天打他的电话,都没有找到他,好在胡长清不是个省油的灯,最后他经过打听终于了解到关通的传呼号,因此立即打了关通的传呼,并在传呼时明确告诉关通,他是胡长清副省长,请他速回电话。

这关通在接到胡长清发来的信息后,不知胡副省长找他何事,因此,就回了一个电话。结果,胡长清只是很客气地和他拉了一个家常,并说:“今天中午我请你到赣江宾馆吃饭。”

关通一听,有点受宠若惊——毕竟,胡长清是副省长,而他,不过一个副厅级的部门领导而已,两者之间的地位,应当说是相差较大的,因此,当他在电话听到胡长清副省长亲自请他吃饭时,他立即满口答应了。

吃饭也是工作,省领导叫你来吃饭你能不来吗?省领导叫你来吃饭完全是看得起你。因此,关通当即按照胡长清的要求,及时赶到了赣江宾馆的餐厅,当他走进餐厅时,他发现,胡长清已经比他先到,而且,他的身边坐着一位小伙子。

两人寒暄一番后,胡长清对关通说:“今天特意请你吃饭,就我们三个人。”说完后,他指指了身边的小伙子说介绍说:“这位小伙子是江西华特公司的老总,叫邹震华,他很想认识认识你。”

“谢谢,谢谢。”关通很有礼貌地说,他在心里想,仅仅想认识我不会特意请我一个人来请饭吧,肯定有事要找他帮忙。果然,在几杯酒后,胡长清开口对关通说:“邹震华最近新买了两个走私车,什么手续都没有,你帮他办理一下牌照业务吧。”

关通见胡长清这样直截了当地提出了明确的要求,不好当面拒绝;而且,自己正吃着胡副省长的饭,喝着胡副省长的酒,怎好拒绝呢。于是,他只好硬着头皮说:“既然省长开了口,我只有照办就是了。”胡长清听到关通如此回答,很是高兴,立即叫邹震华敬酒,在邹震华连声道谢和敬酒后,胡长清又进一步说:“邹总的华特公司呢,目前比较困难,你看给这两部车挂牌的时候能不能给他们免控购费用?”

关通看到胡长清这样步步进逼地为华特公司说话,只好再一次放弃原则,说:“既然你省长都这样说了,那不行也得行,我们只好照办了。”

胡长清听到这个一把手如此回答,心里很是高兴:一方面,他感觉这个特殊部门的一把手很尊重他;另一方面,他感觉自己收了邹震华那么多的钱,也总算又可以为邹震华办到一件事情,也算是良心上的一种平衡吧——权钱交易,总得有交易的成份,否则,就是巧取豪夺了,那样的吧,他邹震华以后就不会再给他钱了。

而邹震华呢,看到胡长清为了他的事这样卖力,也很是高兴。只有关通在心里暗暗叫苦,因为,作为管车的部门领导,他在心里很清楚进口车、走私车要合法化,必须要上牌照,而要合法挂牌,必须要有正式的汽车销售发票、海关单或罚没证、商检单以及控购手续等完整手续,可是,邹震华的车子完全属于他们内部所说的“光头车”,这种车子是不能办理合法手续的——他知道,办这种事情,如果出事了,对他非常不利,因此,他只好在心里暗暗叫苦。

两、三天后,邹震华便拿着自己公司的一张介绍信来找关通,关通一看,见邹震华是为走私的本田车上牌,感觉自己在胡长清面前答应的事,不办不行,但又必须有所说明,以便为以后查起来也有个根据,因此,他想了一想,便在介绍信的背面刷刷刷地写下了以下几个大字:“按胡省长交代(下级领导通常都会写‘胡省长交办’或是写‘按胡省长指示’,只有关通才会这样、才敢这样写‘按胡省长交代’),准予上牌。”

结果,邹震华拿着关通签字的介绍信,很快为这辆走私过来的本田车上了户口,并且挂了一个数字吉祥的牌照。乐得邹震华暗喜,仅此一项,就可以为自己省下不少钱财,好啊。

两天后,邹震华想到第一部走私车顺利过关,便叫自己的手下去办奔驰车的挂牌手续——两部车子同时挂牌,两部高级小轿车由同一个人去挂牌,也太显眼、太招摇了。结果,果真如邹震华所料,这一辆走私奔驰车的挂牌手续,也非常顺利,关通一看到华特公司的介绍信,便在上面签了字,当然,那内容和第一次签字是一模一样的。

邹震华给这两辆高级走私车挂好牌照后,非常高兴,便开始整天开着新买的奔驰到处炫耀,为自己把生意做大做强四处奔波,一有余闲,便和一帮朋友豪赌。

当然,在这一年里,邹震华也做了一件值得他日后炫耀的好事:在这一年的江西特大洪灾中,他邹震华非常大方地给灾区捐了不少救灾款物,无偿地献出了自己对灾民、对社会的一片爱心,还在国家级的特困县——江西兴国县捐资20万元创办了一座希望小学。在这一点上,邹震华还是值得肯定的,毕竟,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好人,也同样没有十恶的坏人。许多人都是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只不过在法律的约束下,把丑恶的魔鬼关进了内心,而把善良和美丽释放到人间。

而胡长清呢,也应当是一个有着天使的心肠,同时也有贪婪之心的成功高官,当法纪不能完全约束他时,他隐藏在灵魂深处的魔鬼就出来伺机活动了。也因为如此,当他看到邹震华的新奔驰后,竟然感觉良好——毕竟,从此后他用奔驰车更方便了——虽说自己是副省长,有自己的专车,但是,由于政府官员实行严格的汽车配备和汽车管理制度,他是没有资格乘坐进口、豪华、超高排量的奔驰汽车的,政府官员,不坐国产车谁坐啊?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何法官点评:

如果余悦是普通的、贫困的高考落榜学生,他胡长清大力帮助不但无可厚非,相反是一件值得大力宣传的好事——热心帮扶贫穷的失学女童本来就是党和政府大力提倡的一件好事。可惜的是,胡长清帮助的不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也不是贫穷的失学女童,因此,他的“帮扶”事迹,不但不能宣扬,反而要受到法纪的谴责:胡的这种行为,实质上是破坏公平、公开、公正的参军制度——参军也走后门,那兵源的质量能保证吗?那国家的坚强后盾也始终坚固如一吗?

胡长清真够大胆的,不仅敢送关系户去当兵,同时还敢为走私汽车挂牌下指令,真不知道法律、纪律这两根弦在他的内心到底算个什么东西。

    

    

作者:[大江东歌]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22:09:06] | 评论(0)
 
第59回明助落榜女生入军校暗帮走私轿车上牌照(上)
2011-12-03  

前回说到邓大树为了让儿子上北京的名牌大学,专程坐飞机来到南昌找胡长清。而南昌的另一位年轻老板,也为了让自己的表妹上大学,特意把胡长清接到了舅舅的家中。这个人是谁呢,就是和胡长清关系极其密切的“小老弟”邹震华。

邹震华做事向来老道,这不,为了显示自己与胡长清的特殊关系,更为了舅舅女儿的前途,他特意把胡长清邀到了其老家进贤——其舅舅余平海家。

余平海在进贤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他是某个特殊行业的一把手,他在进贤一跺脚,进贤的地都要抖三抖,套用一句歇后语来说,那就是张飞卖刺猬——人强货硬,他在邹震华的介绍下,与胡长清也多次吃过饭,也比较熟悉。

因此,当胡长清的官车来到进贤后,余平海感觉自己的腰杆更硬了——就是他进贤的县长也不一定能请胡省长到家来吃饭,但他余平海能,这就充分说明了胡长清与他余平海一家的关系不一般,因此,胡省长来他家吃饭的消息一下子就传遍了进贤城内。

胡长清是上午到的,来到余家时,正好快到吃午饭时间。余家人在胡长清出发前得知了其要到他家来的消息,立即忙前忙后地准备着饭菜,他们对省领导的那种纯朴的感情,让人感动。

经过整整一个上午的努力,余平海的妻子终于把饭菜做好了。

在饭桌上,面对着婷婷玉立的表妹余悦,邹震华先是叫余悦喊胡长清为:“胡大伯”。

年轻美丽的余悦闻言立即乖巧地对胡长清叫了声:“大伯。”叫得胡长清微笑着点了点头。

接着,邹震华向胡长清特别介绍余悦说:“这是我舅舅的女儿,我舅舅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现在正在读高三,我舅舅把她当作心肝宝贝,看得十分得重;她马上要就参加高考了,不知道能否考上大学。”

余平海说:“是啊,如果考不上不知能做什么。”

邹震华说:“考不上,干脆让她去参军算了,到时请省长帮忙打个招呼就可以。”

余平海说:“是啊是啊,我这个女儿平时娇惯,读书方面不太行,搞不好就要去当兵,到时请胡省长帮帮忙,搞个女兵的指标。”

胡长清感觉这是一件小事,立即答应了,说军分区某某领导和他关系不错,到时打个招呼就是。

高考过后,余平海的女儿余悦不幸被父亲言中,名落孙山,气得余平海半死,更让余悦更加难过和伤心。当邹震华得知自己的表妹余悦没有考上大学,其父亲余平海正在九四医院住院时,便特意到病房来看望舅舅。

余平海看到邹震华来探望,便忧心忡忡地请求说,我的这个女儿真不争气,还真的没有考上大学,只有请做表哥的帮忙了。邹震华看到舅舅病成这样,还一心惦记着女儿的前途,心中很是感慨,感觉天下做父母亲的确实很伟大,心中只有儿女,而没有自己,于是他忙安慰舅舅说:“余悦的事情,你尽管放心,高考前胡省长不是已经说了愿帮忙吗?我找他说说。”

“只好请你多辛苦了。”舅舅这样苦笑着说道。

离开舅舅后,邹震华便打了一个电话请胡长清到他的别墅来玩玩,直接开口请他出面帮忙搞个女兵指标,胡长清也二话不说地叫邹震华给他写上其表妹余悦的基本情况,并说他一定会跟某省军区的某某领导打招呼,这一次,胡长清自然也是说到做到,不久后,胡长清告诉邹震华,他表妹的事已经说好了,这是他写的一张便条,你叫你舅舅去找一个某省军分区某某领导的张秘书就行,上面有他秘书的电话和传呼。”

这余平海看见这个外甥这么厉害,也很是高兴,大病当即好了一大半,于是他立即起身拿着手机打了张秘书的传呼,然后按和张秘书说好的时间专程来到张秘书的办公室,一进办公室,张秘书就说:“胡省长已经打了招呼,我会向领导汇报,以后的情况会通知你。”

由于余平海在进贤为人处世不错,他的手下蒋厉在得知余悦高考落榜想参军时也主动大献殷情,说余悦当兵的事他可以帮忙,因为他以前给某军区的李主任开过几年车,真是病急乱投医,余平海为了女儿的前途又跟着手下蒋厉来到省军区的某某领导家,诉说了余悦的有关情况,此领导当即说:“一是要平衡指标,二是会想办法解决。”

可是,不久后,还是邹震华打电话告诉余平海,说:“余悦当兵的事不要去找张秘书了,当兵的指标已经落实了,是通过胡省长找某军区的李主任落实的,果然,这一次余平海再去找李主任,李主任说他已经给进贤落实了二个指标,接着,他还关心地问,他女儿想到哪里当兵。余平海大喜过望,当即说了一个好地方,李主任也就点了一下头。

为了表示感谢,邹震华一方面打电话给舅舅余平海,说是李主任这次帮了大忙,应当去看看李主任,另一方面,他又请胡长清出面,专门邀请李主任到凯莱酒店吃了一次饭,席间,胡长清对李主任说:“这邹老板是我的兄弟,好朋友,你这次可是帮了我朋友的大忙,在此表示感谢。”李主任一听,忙说:“胡省长交待的事情,我只有照办,应当的、应当的。”

为了让李主任在余悦当兵后继续关照她,聪明的余平海在邹震华的安排下,来在凯莱大酒店请客吃饭,席间,余平海特别带着女儿余悦给李主任等人敬酒,并说:“我女儿各方面条件都符合,请李主任多多关照。”

李主任听了余平海的这一句话,再次点了点头。

数月后,余悦得到顺利进入军营,并进入某武警指挥学校当兵,职务是总机通讯员。当然,这是后话。

因为和胡长清关系极好,邹震华在请胡长清为他表妹进军校的同时,也不忘请胡长清为他个人办事。

    

作者:[大江东歌]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20:41:21] | 评论(0)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40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