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33页    跳转到
 
来不及的中国两代人
2017-04-05  

来不及的中国两代人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杂文] 时间:[12:14:00] | 评论(0)
 
北京好,就是人多不得了
2017-03-23  

北京市医药分开综合改革新闻发布会透露,4月8日起北京正式实施医药分开综合改革。这次改革将主要围绕取消药品加成和挂号费、诊疗费,设立医事服务费。

以三级医院为例,普通门诊医事服务费50元,副主任医师60元,主任医师80元,知名专家100元,急诊医事服务费70元,住院医事服务费每日每床100元。挂号费、诊疗费同步取消。(央广网3月22日)

   这次北京的改革力度不小,把以往人们诟病的糊涂费用一并打包消肿,应当说,这是在人们的千呼万唤中向前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人们会因此更加透明地看到收费的合理组成,同时,也会使人们一眼看明收费清单,以往令人眼花缭乱的收费单从此瘦身亮相,“九九归一”,消除了衍生乱象的土壤。

   然而,也应当看到,好的开头只能说是成功的一半,而成功的另一半则取决于下一步的全力推进,毕竟,好的改革,还要有好的全方位配套。这次设立医事服务费,取消了药品加成和挂号费、诊疗费,但这并没根本缓解看病难,因为看病难不仅是收费高的问题,同时还是医疗资源不平衡的问题。

   在全部的医改中,应当说最难的部分就是解决医疗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因为很多高收费甚至乱收费,其实也是资源不平衡问题的一种变体。而这次改革,只是改变了费用的组合思路,但对于解决医疗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并不会产生多大作用,而只要医疗资源不平衡问题不能深入解决,那么,再好的改革也怕是站在海绵垫上的举重之为。

   医生的价值如何体现,本身就是一个资源环境中绕不过的硬问题。在一个医疗资源集中的地方,定然会产生供不应求的情况,而在这种情况下,医生的价值相对容易体现。然而,这也极易产生不合理收费的现象,即使今天的不合理收费或是乱收费的问题解决了,但由于脚下根基不稳,就难保不发生不合理收费暗中的死灰复燃。

   因而,设立医事服务费,同步取消药品加成和挂号费、诊疗费,虽然是一个改革的“利举”,但却不能称之为改革的“力举”,因为它只是整个改革的冰山上面最容易看到的部分,而在它的下面,还存在着难以直接看到但却起着至关作用的部分,那就是医疗资源不平衡产生的根本性掣肘力。

   医疗改革是一个复杂的综合工程,它即要眼前的“利举”,也更需要持之以恒的“力举”,而要保住眼前的“利举”,就需要恒久的“力举”作为依托。但显然,目前在解决医疗资源不平衡方面还没有步出强有力的步伐,因此,能否将这样的“利举”固定下来,本身也是一个喜中见忧的事,所以,解决医疗资源不平衡的硬骨头问题,也应当同步配套进行,它需要方方面面的滚动交辙合力前行。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评论] 时间:[22:58:28] | 评论(0)
 
最高质问
2017-03-23  
新华社四问

西安地铁三号线“问题电缆”:如何中标

连日来,有关西安地铁三号线使用不合格电缆的消息成为社会关注焦点,也将涉事企业陕西奥凯电缆有限公司推到风口浪尖。3月22日上午,“新华视点”记者在现场看到,陕西奥凯电缆有限公司位于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的工厂已停工,大门紧锁。

  21日晚,一段当地媒体对奥凯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志伟的采访视频在网上发布。王志伟承认奥凯公司以次充好、供应不合格电缆。据他供述,提供给西安地铁的这批电缆型号大约有20多种,总造价4000多万元,其中不合格产品大约有3000万元。

  一问:涉事企业是如何进入西安地铁项目的?

  2016年11月开通运行的西安地铁三号线全长39公里,于2012年年中全面开工。

  西安市地铁办主任、西安市地铁公司总经理宋扬说,2013年3月,西安地铁公司通过公开招标确定陕西省招标有限责任公司为地铁三号线一期工程安装装修项目招标代理公司。2014年8月,地铁公司委托陕西省招标有限责任公司,对西安地铁三号线一期工程车站设备安装及装修工程施工项目进行招标。

  宋扬称,2015年4月13日,西安地铁三号线工程监理组织业主代表及9个标段的施工单位相关负责人召开了乙供关键材料审查会议,审查通过包括奥凯公司在内的7家单位为乙供关键材料供应商。最终由施工单位确定奥凯公司为乙供关键材料供应商之一。

  宋扬表示,按照《西安地铁建设工程材料管理办法》,地铁建设工程材料供应分两大类,一类是甲供材料,一类由乙方自购,也就是乙供材料。他介绍,乙供关键材料由中标施工单位根据办法和设计要求择优推荐材料供应商,经监理组织相关单位召开审查会,审查通过后,由中标施工单位在审查通过的合格供应商名录中自行确定。

  二问:多次发现产品存在质量问题,为何没有及时中止供货?

  在20日晚间西安市政府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电线电缆监督检验中心(武汉)副主任金群,公布了抽样送检的地铁三号线电缆检测结果,结果表明5个抽检样品均不合格。

  西安市常务副市长吕健承诺,将对不合格电缆在保证地铁安全运行的前提下全部予以更换。同时,已依法控制了公司的8名相关人员。

  事实上,奥凯公司相关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已不是第一次被执法部门发现。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公示报告显示,2015年11月至2016年2月间,西安市质监局先后四次对奥凯公司生产、销售不符合国家标准的电力电缆作出行政处罚,其中包括一次“销售伪造产品质量证明的电力电缆”。

  无独有偶,在2015年陕西省质监局公布的6批次电力电缆被检出不合格名单中,奥凯公司也位列其中,不合格产品生产日期为2015年4月18日,原因为护套失重。

  西安市质监局近日发布通报称,2015年10月12日至11月17日期间,执法人员根据群众匿名举报,先后四次赴地铁三号线工地执法检查,共抽检奥凯公司生产的电缆6个批次,其中三次检查结果为产品质量不合格,一次为伪造检验报告,执法人员依法对其违法行为进行了行政处罚。

  那么,既然多次发现问题,涉事公司为何屡罚不改,有关部门缘何没有及时中止其对地铁项目的供货?记者采访西安市质监局,尚未得到明确回应。

  三问:涉事公司商标注册刚满一年,如何获评陕西省著名商标?

  在此次事件中,奥凯公司的商标被评为陕西省著名商标引起广泛关注。那么,这家企业是如何成为名牌的?

  陕西省工商局商标监督管理处处长崔亮说,2015年7月,奥凯公司向工商部门提交了陕西省著名商标申请材料,同年12月成功获评。

  据记者调查,奥凯公司的申请材料显示,该公司的“五胜”商标注册于2014年12月28日。而《陕西省著名商标认定标准及认定程序》明确规定,“申请认定著名商标的商标,在申请时已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注册三年以上”。显然,“五胜”商标并不符合这一要求。

  对此,崔亮坦承,具体经办此事的工商部门工作人员对政策要求的时限理解存在偏差,没有及时发现问题,存在“把关不严”的情况。由于奥凯公司提供了多家权威部门出具的检验报告,工商部门便以此为依据,为其颁发了陕西省著名商标称号。

  此外,曾受到处罚的企业怎么能顶着“著名商标”的光环呢?

  崔亮说:“西安市质监局对奥凯公司第一次行政处罚是在2015年11月,但处罚信息上传至相关信息公示平台,已是2016年7月28日。也就是说,在评定之前,工商部门并没有获知这一处罚信息。”

  四问:还有哪些城市建设项目使用了涉事公司的产品?

  在西安地铁三号线曝出使用问题电缆后,成都、合肥等地也发现地铁项目使用了奥凯公司的电缆产品。

  记者在中国采招网查询发现,在建的成都地铁四号线二期工程低压电缆、地铁七号线工程的动力与照明专业电线电缆(C包)以及尚未供货的一号线三期工程1500V直流电力电缆的中标单位均为奥凯公司,中标时间为2016年。

  成都轨道集团在其官微上表示,3月17日,集团成立专项工作组,通过排查,目前已运营的三号线一期、在建的四号线二期和七号线部分400V低压供电标段采用了涉事公司的电缆。还未开始安装电缆的一号线三期等项目计划使用该品牌电缆,暂未供货。

  官微还称,如果检验结果不合格,将按照相关法律和合同规定,责令相关单位在最短的时间内彻底整改,并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有材料供应商提供的合格证及检验证书等存在任何弄虚作假问题,成都轨道集团将配合相关部门,依法处置。

  22日下午,合肥城市轨道交通有限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排查情况。据公司副总经理吴四二介绍,2015年9月23日,轨道一号线供电系统总承包单位中铁电气化局通过竞争性谈判方式,确定奥凯公司为杂散电流监测电缆(主要用于监测泄露电流)、隧道区间疏散指示电线(主要用于疏散指示牌用电)电缆产品供货单位,合同价格约为155万元。电缆到货后,中铁电气化局按要求进行了自检以及报验。同时,第三方检测单位安徽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进行了取样检测,检验结果均为“合格”。

  为慎重起见,合肥城市轨道交通有限公司已经联合第三方检测、咨询、监造、设计、施工、监理等,共同再次对奥凯公司电缆产品检测。检测结果预计本月28日得出,届时将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评论] 时间:[22:52:32] | 评论(0)
 
恨京都厕纸长 把纸抽光
2017-03-19  

京都纸长    

它乡贫穷辘饥肠

皇城显大腚

厕纸潺潺流水长

不知中国穷人多

把纸抽光

天坛公园园区厕纸消耗量相当惊人,公园内人少的公厕,一天用纸在10多卷,但在北门和东门附近,一天多的话需要20多卷。基本上每隔20分钟左右就得重新续纸。

经常有人在取纸器前不停地拽,有的人一次能拽4~5米,更有甚者拿着个包一直不停地往自己包里拽,直到彻底拽光为止。遇到有人劝阻,就理直气壮地说:你管得着吗?拽纸的主要是一些上了年纪的本地居民。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杂文] 时间:[17:14:58] | 评论(0)
 
穷人
2017-03-13  
穷人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酷图] 时间:[21:47:39] | 评论(0)
 
中国人丑陋的群魔乱舞
2017-02-20  
中国人如果都跳这个舞,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群魔乱舞?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评论] 时间:[18:49:34] | 评论(0)
 
春之歌
2017-02-16  

春之歌

你来了,春天也来了;

那山包,

那溪流,

那一汪湖泊,

那弯延的林中小路,

那么的春机盎然。

天蓝蓝,

水也蓝蓝,

你轻盈的脚步,

你笑而不语的妩媚,

你就是春天的风,

你来了,春天也来了;

春暖花将开,

你就是我的春天。

犹太大胡子

2017  2  7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诗歌] 时间:[18:21:00] | 评论(0)
 
今天是情人节:一个暧昧的日子
2017-02-14  
现实中国把“情人节”演变成一个暧昧的日子

今天是情人节,却寒风凛冽。当我与妻子踏在清晨的音乐广场大理石地面发出“橐橐”声,看着四周涌动的卖玫瑰花男女孩子时。突然感觉该给常年辛劳妻子买束玫瑰表达爱意——“银婚”的年份,我从未想过什么“情人节”,更没有想给她买点什么。记忆中甚至连她的生日都没庆贺过,便一阵阵感到内疚和刺痛。

   一个买花女笑盈盈朝我们走来。

   “多钱一支。”

   “十块。”

   女孩让我挑花还叨念着:“一束表示‘情有独钟’;三束表示‘我爱你’”。

   我边掏钱边笑道:“嘿嘿。三束的话蛮好听。得了,来三支吧。”

   妻子看到我要真买,一把拉住我说:“算了吧,老夫老妻的啦,买什么花呀。再说家中有许多花。”

   看到生活节紧的妻子真心不要,我只得作罢。——我很了解自己的妻子:在朝朝暮暮心有灵犀的情感世界中,她真心的愿望是把不该花的钱节省下来用在生活“刀刃”上,不愿意乱破费。

   因为她知道:省下这笔钱,就是我“情人节”送给她的最珍贵礼物啊!

   也许一些青年朋友认为我们的举动太不浪漫,甚至有点郁闷。不!这是我们这一代相当普通平民家庭的实际想法。一对同甘共苦走过几十年坎坎坷坷路程的夫妻,难道还需要“羊毛出在羊身上”的形式上互增礼物的慰冀么?相互理解相互体贴,这本身就是最好的情人节礼物,是感情笃深的“调味品”和浓浓的醇酒。朝夕相处几十年的老夫老妻,或许此刻的心领神会的默契远比“一种形式”来得实在。后汉孟光粱鸿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寒窑虽破能抵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等故事成了两千年国人对传统正宗爱情默许的样板,或许我还没有从这种桎梏中解脱出来。

        

   情人节好象在国人中普遍嘘嚯的就在近几年,如今成了一种盲目时髦的风潮。什么婚内婚外葫芦茄子乱搅和一通。而我始终把“情人”和“有情人”划为两个概念。“情人”在西方多指恋爱而未结婚的双方或已婚的有情人。但“情人”在传统国人中多指那些婚后配偶外的性伙伴,即“第三者”。我曾经看了法国女作家杜拉斯自传体小说《情人》,感慨某些“情人”含义背后的风景;今看刘震云《手机》,更感外表道貌岸然,言必称“仁义道德”伪君子服饰后的“猫腻”。而“有情人”确是情真意笃的“爱”。西汉司马相如亲著犊鼻,卓文君当垆卖酒演绎了一场文君为情私奔和相如差点情变的浪漫故事,像今天的情爱潮流。但相如和文君最终还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成全一段佳话。如今不少国人却难能恪守这种情感的诺言,更不用说行动了。

   改革开放了,“情人”的概念也由过去国人传统偏见中延伸较为合理的泛概念,即包括已婚夫妻之间、热恋中男女双方或“第三者”。如今“第三者”包容广泛,除了婚外恋人外,还包括权贵或大款的二奶或小秘等。“第三者”现象是国人表面所不齿、违背传统伦理道德的。坦率讲,对“第三者”的“情人”现象还是要具体分析具体对待。我认为,对历史的、政治的无奈等原因造成的一些貌似和睦而实际并不幸福的家庭,本身家庭的维系就是一种压抑和摧残人性的极不道德行为。因此家中弱者一方引发“红杏出墙”是值得同情和理解的。但对那些“温饱思淫”、借谈情说爱玩弄异性肉体和感情的家伙,则必须给予道德甚至是法律上的谴责或制裁。如果把一个原本纯洁的“情人节”演变成一个暧昧的日子。在相互利用的虚情假意中觊觎对方的“性”乃至“性”背后的钱权交易,从而满足和成全了自己权力、性欲和炫耀的资本——这除了赤裸裸龌龊外,哪有一丝一毫的纯真情和爱?倘若如此,我看这个“情人节”还是低调或者不过为好!

    

   不错。人是有感情的动物,但注重感情更应理智。现实中我们看到的是更多一些中老年人按耐不住对青年人卿卿我我的妒忌,借 “情人节” 名正言顺的阳光,把平日的偷吃“禁果”出演成光明正大的性行为;一些涉世极浅的青年,为了网络上交结的“面具”异性痴情不改不远千里“情人节”来寻觅相会,从而导致了终生难以挽回的“千古恨”;一些未成年的孩子效仿大人也公然向同辈或长辈师长表述超龄的“性成熟”,使平日单纯可爱的小天使演化成一个个追寻“梦中情人”的小大人……若如此变味的“情人节”发展下去,又有谁能为下一个“情人节”准确的定位呢?倘若有些已婚或终身当“王老五”者找精神上或志趣上的知音,却又不想破坏对方家庭或承担家庭责任——嘿嘿!我建议他们还是搞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柏拉图式的爱情”,或者像法国著名的存在主义大师萨特与西蒙娜·德·波芙娃志同道合不婚姻契约关系为妙。——尽管这也是当今一种时髦现象。

   同样,面对与“圣诞节”同样属于舶来品的“情人节”来到之际,狡猾的商家瞄猎物在陷阱中布下诱饵,俨然以广收“情人们”银子、充当推销劣质或滞销商品的“大情人”。据上海《新闻晨报》2月12报道该市 “情人节商战”居然出现了许多恶俗的消费现象。淮海路某商厦推出了一种以男女性爱姿势为造型的“性感巧克力”,而看电影赠送安全套、当众接吻免费获入场券等,酒吧向情侣派送避孕套更是比比皆是,更将情人节消费引向“性”的暧昧。该报2月11日还报道说,沪上某酒店特意为情人节推出了88888一夜的玫瑰套房。“世纪新娘”则举办了“悬赏12万·寻找另一半”的活动,吸引情侣们进门拍张情侣照。许多权贵富豪和商家厂家为社会风气江河日下推波助澜沆瀣一气在一些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效仿和追逐浪潮中,在一片灯红酒绿的折射和歌舞升平喧嚣氛围中,预示着我们优良传统道德早已决堤,一些优秀伦理受到挑战,并影响着我们的下一代,就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极度关注了。

              

   一对情真意切的恋人,应该遵循道德的约束。同样,也应该突破旧道德的桎梏。情爱活动存在三个重要因素,即性欲、爱情和道德。三者相互关联构成一个稳定的三角形。缺少其中任何一边,人的情爱活动就不可能是完美和健全。在缺少道德一边的制约下,其它两边便成了脱缰的射线,将严肃的情爱活动无限异化成动物性本能的宣泄。当今凸现的“情人”恶俗之风,就像高度的镪水,把特色和个性全部“滋滋啦啦”腐蚀成泡沫;像“恶之花”,在玫瑰、巧克力和蜡烛的牵绕下眨着莫测的鬼眼——这就是就当今“情人节”泛起的变味“情”潮!

   当然,我们老了,只能踯躅而彳亍;我们落伍了,感叹这“做的比想的还快”的潮流!不管怎么着,我们还是在试图更改一些传统观念,尽快适应新的时代潮流。比如我刚刚决定:这两天给妻子买个她喜欢的某款式戒指,算是对整日为家操劳无怨无悔妻子的“形式”上的一种报答吧。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日记] 时间:[17:25:27] | 评论(0)
 
倒霉的“大师”在权与利的政治“绞杀”中早早毙命
2017-02-12  
大师王林今天死了,死得凄惨悲凉。

大师,精明。“大师”,总以为自己极精明,颇得意借助权力行骗敛财、与良知对垒,虽每每很有风光,然最终悲剧发生了:在权与利的政治“绞杀”中早早毙命。

如果他死在5年前,那么相信他的追悼会将有各种达官显贵、影视明星、商界巨子到场送挽联。只可惜死在现在,如果开追悼会,哪个名人敢到场?从2013年王林见马云引爆网络之后,我就没见过一个名人公开帮王林说过一句话。

倒霉的王林当初和那么多名人合影拍照,还当了那么多女明星的干爹,帮那么多官员商人牵线搭桥办事,他可曾想到自己会有今天?什么叫世态炎凉,什么叫人情淡薄,这下他可看得真真切切。

马云见王林是大师最终倒台的导火线

当初一篇文章《为什么有钱有权的人喜欢拜大师?》,文章的意思说得很清楚,对马云这个层次的人来说,这个世界是充满着各种不确定性的,所以他们容易迷信;而对广大的中产阶级老百姓来说,这个世界是很确定的,所以他们不容易迷信。要理解这一点,我们先从一个实验入手。

巴甫洛夫条件反射实验你肯定听说过,摇铃就给狗喂食,久而久之,狗一听到铃铛响,就流口水。

这回我们来说说另一种条件反射。哈佛大学心理学家斯金纳(B.F.Skinner)做过一个关于给鸽子喂食的实验。他完全以随机的方式给鸽子喂食,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了令人惊奇的事情,这些鸽子竟然都变成了“神经病”。有些鸽子会对着特定的方向摇头,有些又不停的逆时针转头,还有些像中了邪一般不断的跳舞。因为每只鸽子都慢慢发展出了自己的条件反射系统,似乎觉得只要不断重复一种行为,就一定会得到食物,事实也确实得到了食物,于是这种行为就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

 刚过花甲,“大师”因病死亡;王林只有65岁,可谓“英年早逝”很遗憾:喜他他爱的人,暗自庆幸;憎他他恨的人,欲哭无泪。

昨天17:12,抚州法院网消息:2017年2月10日16时17分,被告人王林因患ANCA相关性血管炎、自身免疫性周围神经炎,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在(南昌一家)医院死亡。

2015年7月13日,香港居民“气功大师”王林回江西萍乡协助警方调查江西天宇燃料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萍乡市人大常委、江西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邹勇被不明身份人带走下落不明(被害)”案;7月15日,因涉嫌非法拘禁罪他在深圳被江西萍乡警方带走并实施刑事拘留;8月20日,他被宣布逮捕开启他第二次牢狱生涯(有报道说,上世纪70年代末,因在垦殖场下放期间调戏妇女,快接近30岁的王林被判刑在江西第4监狱服刑)并羁押于抚州市看守所。去年11月11日,抚州市人民检察院以王林犯非法拘禁罪、诈骗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行贿罪向抚州市中院提起公诉,认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可不久前的今年1月10日,总是捂着、网上禁议、几乎不向外透露信息的王林一案,突然有了消息:王林“因患有严重疾病,无法出庭,抚州市中院决定对王林取保候审;

1月12日,裁定对王林中止审理......”见这一消息,草民颇为生疑。1月13日,立即写了篇杂谈《“大师”王林病重让人生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204b0d50102x00f.html)

65岁年龄并不大,以往未曾听说其身体有病?患啥“严重疾病”,抚州中院为何不说?善于“表演”的王林是否为保外装病以便像“躲香港”般企图避过法律制裁?“气功大师”能医绝症(题图),咋不治好自己当下这“疑难杂症”呢?王林“中止审理”,也许有人心里求之不得,甚至眼巴多大的盼望其迟早死掉。

往日几乎“无所不能”的“大师”王林,昨天真的死了?!虽新浪等门户网站至此未见刊发这一消息,但北京时间、抚州法院网有关王林的死讯,应该是没啥可疑的。

只是“王林”这名儿,媒体似乎很敏/感?王林“生病死亡”,也并非死这么简单:被他害苦(死)的,见其被捕拍手称快,可今儿他“病死”了,被害者再次陷入了痛苦;以往与之“深交”特别是政界“朋友”,见他被捕时也许紧张,而今天他“病死”了,这些“朋友”或许会暗自庆幸,再次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气功大师”王林,尽管心知肚明自己“隔空击人”、“气功治病”等等是骗人把戏,因此“赢”得很多演艺界“艳星”和高官巨贾们“亲热”时,恐怕绝对不会想到,自己刚过“花甲”的今天,就被“上帝”提前“招安”,且还是在看守所(后送医院)内。

大师,精明。“大师”,总以为自己极精明,颇得意借助权力行骗敛财、与良知对垒,虽每每很有风光,然最终悲剧发生了:在权与利的政治“绞杀”中早早毙命。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杂文] 时间:[19:45:04] | 评论(0)
 
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剂科主任司法启涉嫌受贿罪被立案侦查
2017-02-08  
青海大学附院药品回扣贪污腐败的普遍根源

司法启今天被逮捕的结局,应当认为标明着青海省医疗卫生系统的"白家天下"的历史将就结束。而经营"白家天下"数十年之久的大掌柜原青海省卫生厅长兼党组书记的陈资全离风声鹤唳的未日不远了,尽管他买官攀爬到了青海省"白家天下"协副主席高位。

如果他的真正坍塌不是泛西北的大贪官,清朝何必和坤爷?

那么这个身担数职司法启主任,霸道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剂科近20年,狂贪不止,在权力重新洗牌之后,被踢了出来,这是一个小官职大贪巨敛的罪恶典范,问题没有这么简单,曾几何时,西宁市城西区检察院反贪局的张艳可是司大主任的闺蜜哟?那个李美林呢?为什么?因为司法启有的是钱。

2016年11月23日讯 据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消息,日前,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剂科主任司法启因涉嫌受贿罪依法被西宁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案件侦查工作正

   司法启,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剂科主任系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毕业于西安医科大学药学系,药学学士学位。

        曾任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学部主任。

       还担任中华医学会药事管理委员会委员;

       中国药学会高级会员;

     《中国药房》杂志、《中国医药药学》杂志、《西部医学》杂志等十余部杂志编委;

       青海医学会医院药学副秘书长;

       青海省药学会理事;

       青海省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委员;

       青海省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调查诊断专家组成员等职务。

  司法启在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品回扣中贪污受贿并不是一天二天的所谓医疗体制问题,但却是医院管理制度从上到下恶化的根本直接原因之一,这种置于医疗最前沿的药品回扣的贪污受贿经年不息,它直接摧毁了医患信任。

  央视多次曝光医生吃回扣,与以往不同的是,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医生直接收受的比例特别高,达到药价40%-50,大大超过了医药代表的推销提成,也大大超过了医院官方最高的加成比例,疑似站在了利益链的顶端。

   其次,司法启在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名气职位倍受赏识,他早在90年代就承包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这个省级第二大医院的制济中心,包揽整个医院临床全部输液的采购生产,并掌管青海大学附属医院每年人民币一亿多元药品采购使用权,因此也在证明着青海大学附属医院从上而下在药品回扣问题中各占山头,处处设卡贪污腐败的普遍性和猖獗性。

  司法启在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品回扣中贪污腐败至少已有20年的霸道历史,基于上述特征,这个问题迟早要被曝光、要解决,而涉事的青海大学附属医院领导班子早就是腐败窝案,他们长年累月的药品回扣问题的路径里, 司法启只是众所周知的一个前沿科室中坚的主管职位大贪污犯,进而也影响着整个医院的普遍回扣的长期性,复杂性的不断蔓延渗透。

               

                                                                                                                                                                                                                                                                                          

  医生本该是典型的高学历精英人群,其话语权颇高,司法启利用社交媒体除毋庸置疑的专业优势之外,其文采飞扬、逻辑清晰、煽情抨击皆有一套,是综合能力极高的两面派人物,在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近年频发的医院贪污腐败事件中他始终扮演着引领角色。

   甚至在地方检察机关查办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贪污腐败案件侦查中,司法启公然充当掮客,游说办案人当事人之间,混水摸鱼,替办案人吃拿卡要。

     现如今,司法启自己到被市级检察机关立案侦查,不能不说明当下反腐之重要形势对许多人的震慑力及地方检察机关的自醒自悟迫于当前大局势,也说明司法启注定死到了临头:要么攀咬出一大串,要么当庭认罪不上诉求之不得自保保一窝。

  然而,司法启在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品回扣贪污受贿被西宁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事件曝光后,青海医疗圈一反如常的人人自危,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回扣问题的普遍性。

  钱很好,医生应该有钱,然而这样挣钱不好,医生不应该以这种屈辱和非法的方式有钱,回扣问题考验着医生的价值观。

   用回扣渠道来抹平待遇上的亏欠,绝非解决医生收入问题的上策,而是万劫不复的下策,即便抛开道德考虑,仅仅从医生群体的利益考量。

  看司法启因涉嫌受贿罪依法被西宁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的"下一回"如何分晓吧,西宁市城西区检察院反贪局的张艳胆大包天如何去"捞"哥哥司法启?

      

西宁市城西区检察院反贪局张艳

    这个司法启主任身担数职,霸道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剂科近20年,狂贪不止,在权力重新洗牌之后,被踢出来,这是一个小官职大贪巨敛的罪恶下场典范。司法启在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品回扣有20年的霸道历史,是医药回扣与权力紧密挂钩的典型人物。

   这个司法启无德无才,但占据关键岗位这非常的一官半职下,即可以轻松捞钱;可以大把交易捞回政治资本,同时还有他经营数十年的私人承包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制济药厂等增收渠道,每年上交300万之后的利润回扣之高更是让司法启的贪污受贿锦上添花。

  在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剂科药品回扣问题长期不解决的青海省卫生糸统,因为医院领导班子直接把药剂科当成私人发财之地。他们人人肥头大耳个个盆满钵满,而医院党委书记陈资全恰到好处跑官为青海省卫生厅长兼党组书记,继而又爬上青海省政协副主席"省部级"官位,司法启今天被逮捕的结局,应当标明青海省医疗卫生系统的"白家天下"的大掌柜陈资全离已风声鹤唳的未日不远了,如果他的真正坍塌不是泛西北的大贪官,清朝又何必和坤爷?

  正如在回扣问题上,青海医疗圈表现出同样的暧昧和沉默、甚至公然收买地方纪检,检察机关,而罕有一句“顶风作案”的起码表态,老百姓当然也晓得医院当官的与地方纪检,检察机关许多人心里的声音,我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有他自己认为必须该做的事情,甚至不惜任何代价,不论结局,只要过程。社会正直,邪恶不横。法律正直,良心有用。

  医疗体制改革只能靠外来推动,是悲哀的,从业者放弃了自己的担当和价值判断,客观上助纣为虐,阻碍变革,不但葬送了基本的良知,也断送了公众理解和谅解的机会。

青海省审计厅对青海大学附属医院

例行年审中医院处处贼窝青海大学附院药品回扣贪污腐败的普遍根源

司法启今天被逮捕的结局,应当认为标明着青海省医疗卫生系统的"白家天下"的历史将就结束。而经营"白家天下"数十年之久的大掌柜原青海省卫生厅长兼党组书记的陈资全离风声鹤唳的未日不远了,尽管他买官攀爬到了青海省"白家天下"协副主席高位。

如果他的真正坍塌不是泛西北的大贪官,清朝何必和坤爷?

那么这个身担数职司法启主任,霸道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剂科近20年,狂贪不止,在权力重新洗牌之后,被踢了出来,这是一个小官职大贪巨敛的罪恶典范,问题没有这么简单,曾几何时,西宁市城西区检察院反贪局的张艳可是司大主任的闺蜜哟?那个李美林呢?为什么?因为司法启有的是钱。

2016年11月23日讯 据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消息,日前,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剂科主任司法启因涉嫌受贿罪依法被西宁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剂科主任司法启

   司法启,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剂科主任系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毕业于西安医科大学药学系,药学学士学位。

        曾任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学部主任。

       还担任中华医学会药事管理委员会委员;

       中国药学会高级会员;

     《中国药房》杂志、《中国医药药学》杂志、《西部医学》杂志等十余部杂志编委;

       青海医学会医院药学副秘书长;

       青海省药学会理事;

       青海省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委员;

       青海省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调查诊断专家组成员等职务。

  司法启在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品回扣中贪污受贿并不是一天二天的所谓医疗体制问题,但却是医院管理制度从上到下恶化的根本直接原因之一,这种置于医疗最前沿的药品回扣的贪污受贿经年不息,它直接摧毁了医患信任。

  央视多次曝光医生吃回扣,与以往不同的是,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医生直接收受的比例特别高,达到药价40%-50,大大超过了医药代表的推销提成,也大大超过了医院官方最高的加成比例,疑似站在了利益链的顶端。

   其次,司法启在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名气职位倍受赏识,他早在90年代就承包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这个省级第二大医院的制济中心,包揽整个医院临床全部输液的采购生产,并掌管青海大学附属医院每年人民币一亿多元药品采购使用权,因此也在证明着青海大学附属医院从上而下在药品回扣问题中各占山头,处处设卡贪污腐败的普遍性和猖獗性。

  司法启在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品回扣中贪污腐败至少已有20年的霸道历史,基于上述特征,这个问题迟早要被曝光、要解决,而涉事的青海大学附属医院领导班子早就是腐败窝案,他们长年累月的药品回扣问题的路径里, 司法启只是众所周知的一个前沿科室中坚的主管职位大贪污犯,进而也影响着整个医院的普遍回扣的长期性,复杂性的不断蔓延渗透。

               

                                                                                                                                                                                                                                                       

                                       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党委副书记宋怡

  医生本该是典型的高学历精英人群,其话语权颇高,司法启利用社交媒体除毋庸置疑的专业优势之外,其文采飞扬、逻辑清晰、煽情抨击皆有一套,是综合能力极高的两面派人物,在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近年频发的医院贪污腐败事件中他始终扮演着引领角色。

   甚至在地方检察机关查办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贪污腐败案件侦查中,司法启公然充当掮客,游说办案人当事人之间,混水摸鱼,替办案人吃拿卡要。

     现如今,司法启自己到被市级检察机关立案侦查,不能不说明当下反腐之重要形势对许多人的震慑力及地方检察机关的自醒自悟迫于当前大局势,也说明司法启注定死到了临头:要么攀咬出一大串,要么当庭认罪不上诉求之不得自保保一窝。

  然而,司法启在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品回扣贪污受贿被西宁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事件曝光后,青海医疗圈一反如常的人人自危,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回扣问题的普遍性。

  钱很好,医生应该有钱,然而这样挣钱不好,医生不应该以这种屈辱和非法的方式有钱,回扣问题考验着医生的价值观。

   用回扣渠道来抹平待遇上的亏欠,绝非解决医生收入问题的上策,而是万劫不复的下策,即便抛开道德考虑,仅仅从医生群体的利益考量。

  看司法启因涉嫌受贿罪依法被西宁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的"下一回"如何分晓吧,西宁市城西区检察院反贪局的张艳胆大包天如何去"捞"哥哥司法启?

      

西宁市城西区检察院反贪局张艳

    这个司法启主任身担数职,霸道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剂科近20年,狂贪不止,在权力重新洗牌之后,被踢出来,这是一个小官职大贪巨敛的罪恶下场典范。司法启在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品回扣有20年的霸道历史,是医药回扣与权力紧密挂钩的典型人物。

   这个司法启无德无才,但占据关键岗位这非常的一官半职下,即可以轻松捞钱;可以大把交易捞回政治资本,同时还有他经营数十年的私人承包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制济药厂等增收渠道,每年上交300万之后的利润回扣之高更是让司法启的贪污受贿锦上添花。

  在青海大学附属医院药剂科药品回扣问题长期不解决的青海省卫生糸统,因为医院领导班子直接把药剂科当成私人发财之地。他们人人肥头大耳个个盆满钵满,而医院党委书记陈资全恰到好处跑官为青海省卫生厅长兼党组书记,继而又爬上青海省政协副主席"省部级"官位,司法启今天被逮捕的结局,应当标明青海省医疗卫生系统的"白家天下"的大掌柜陈资全离已风声鹤唳的未日不远了,如果他的真正坍塌不是泛西北的大贪官,清朝又何必和坤爷?

  正如在回扣问题上,青海医疗圈表现出同样的暧昧和沉默、甚至公然收买地方纪检,检察机关,而罕有一句“顶风作案”的起码表态,老百姓当然也晓得医院当官的与地方纪检,检察机关许多人心里的声音,我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有他自己认为必须该做的事情,甚至不惜任何代价,不论结局,只要过程。社会正直,邪恶不横。法律正直,良心有用。

  医疗体制改革只能靠外来推动,是悲哀的,从业者放弃了自己的担当和价值判断,客观上助纣为虐,阻碍变革,不但葬送了基本的良知,也断送了公众理解和谅解的机会。

青海省审计厅对青海大学附属医院

例行年审中医院处处贼窝

医院财务 科某人员在宾馆包房吞药自杀未遂,一夜间引出财务科惊天大案!

该财务人员数年间贪污现金数百多万,因怕审计被查,自知难逃便服药自杀从而使审计部门成立“专案组”进驻医院。

深查中接二连三、接三连四、接四连五查出医院财务科更多人的贪污案件;

多则数百万,少则几十万不等。

财务科成了“鼠窝”!

审计部门专案组继续深查:

又曝出医院后勤部门数百万计贪污“窝案”!

但所有帐目就在被查中有人焚之一炬,烧了个干干净净!

审计组又查医院药品采购中“退款倒帐”问题:

省内大牌药品公司以“还借款”、“退款”、种种名义在药品采购供销中“让利”、“回扣”给医院:左一笔30万、右一笔60万……这“借”也好,“退”也罢,其实都是医院领导与药商厂家暗中谈妥,利用从帐面上倒手而己的“做手脚”,审计部门一次就查获三笔药品公司“倒帐”让利回扣款〔1219731万元〕,这一百二十多万仅是3家公司每年在药品采购供应中“让利”、“回扣”款中的九牛一毛!

审计部门再查:又查出医院药库堆放着早已失效过期5年的报废药品,总款数为:2263960万元!

这二百二十多万的药品款在前任院长李金福退休下台前,早己由财务科长张俊全部支付一清!

这其中的蹊跷在于;

所有报废药品不论挂在哪个公司名下,其实都是由院长李金福女婿梁锋的经手。

李金福2000年离任后经青海省审计厅3次审计,均安恙无事;

这笔220多万的“废药”全部由医院承担一切损失:最终转嫁到患者身上。

220多万的“报废”过期药品在医院一放五年。

西宁城西检察院依法传唤了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党委副书记宋怡,其涉嫌在药品让利回扣款中贪污87万元现金,其实早在之前青海大学附属医院领导班子实际上已经成为从药品采购让利回扣款中大肆贪污药品采购让利回扣款8576万巨额的腐败集团!

当时的宋怡书记在医院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医院身兼双职即是副书记又是人事部门一把手的核心人物,位高权重,举手投足,一言九鼎的重权之人,在医院领导班子贪污数百万中她就占有870万之巨额!

西宁城西检察院反贪局接到医院人事科长梁挺举报:

将宋怡书记从办公室直接押到审讯室进行讯问。

“一树动、百叶摇!”押走宋怡,早就有人暗地里电话通知了方方面面。

许多人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宋怡书记却根本不以为然:昂首挺胸∶趾高气扬:大闹反贪局!

传唤宋书记:“牵一发而动全身”,各种官权势力下的“关系网”四面八方涌聚而来,各种权力暗中操作,从而引发了地方检察机关三级大地震!

青海地方三级检察院都是有“领导亲自出面”直接要求“立即放人”!

青海省反贪局长李保国直接公开干预;

 亲自打电话下令城西检察院“放宋怡”!

西宁市检察院某领导亲自驾车风驶电掣般赶耒,要“面对面看着放了宋书记”“今天你们不放人,我就不走了!”

西宁城西检察长赵一平下令“立即放人!”---宋怡书记扬长而去!

上有所昭,下有所应,“侍弄”形势都自有过程,做人的法则是诚实,做事的原则更是要认真,更多的时侯大家却都在做“好人”,都在相互间“和气生财”,这其实是一种软对抗。

假如能靠事实将昨天和今天串联一览,就能借此追出真相下的“特权”和“霸道”,那我们面前一定会出现奇迹。

习近平强调,各级领导干部要带头依法办事,带头遵守法律,牢固确立法律红线不能触碰、法律底线不能逾越的观念,不要去行使依法不该由自己行使的权力,更不能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要建立健全违反法定程序干预司法的登记备案通报制度和责任追究制度。

我们的认识基础是;

面对任何事物的发生和经过时,我们要有认真的态度去分析判断,因为辨证唯物主义的科学发展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评论] 时间:[22:57:47] | 评论(0)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33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