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33页    跳转到
 
我们的小松狮曼森
2017-05-18  
狗比人亲 : 它不会撒谎,它以命忠诚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杂文] 时间:[22:41:46] | 评论(0)
 
我们的小松狮曼森
2017-05-18  
狗比人亲 : 它不会撒谎,它以命忠诚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杂文] 时间:[22:41:27] | 评论(0)
 
成都温柔安逸,是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
2017-05-09  
遥想城中的灯笼  火红的辣椒在烈火烹油

几年前,有朋友招呼我说,来吧来吧,快来成都,在这里,连一条板凳都会发情。

   我怎么会没有去过成都呢?当兵大理的时候,火车从老家过来,哐哐且且在山腹地里行走十几个钟头,到了成都,恰是漫漫长途的一半。傍晚时分的白雾笼罩着碧绿的平原,白鹭飞过暮色中的江面,江中的舟楫在悠悠地往回划,绕城高速公路的汽车也都举着一束束灯光回家。遥想城中的灯笼已经点亮,火红的辣椒正在金黄的铜鼎里烈火烹油。

   秦地有古训:少不入川。出四川历历往北,横跨在中国南北界线上的陕西,冬天更冷,夏天更热,土地也更贫瘠,物产也更匮乏。成都平原四季温润,肥沃的土地里是插一根筷子都能长出一片翁翁郁郁的竹林的。当陕西的冬天冰雪封山时,天府盆地各处走去,都可以看到一块又一块青翠的菜园。

   后来真的到了成都,住得久了,满世界穿城过巷去寻找一碗汉中面皮的时候,才知道这座城市与陕西有着说不尽的缘源。是的是的,秦蜀栈道的千年烽烟业已消散,关羽的衣冠也埋葬在了这座都市的一环之侧,便是今天,在这座城市里随意往什么方向走去,都可以看得见汉唐文化影响的印迹,比如大慈寺的壁画,比如天府广场出土的镇水神兽,比如武侯祠夕阳斜照下的石人石马,比如蒲江出土战国船棺里青铜矛上抹去沉淤后看到的锈迹斑驳的金文。

   成都到底是怎样的一座城呢? 

   由秦人李冰凿山引水,堆堤分流,筑堰飞沙,浑然天成的伟大军事工程,几千年里灌溉了天府盆地的千里沃野。秦军虎狼之师,横扫天下。但是到了天府平原,草色遥看,春风吹絮,鲜花重重的锦官城里,白日纵酒,自然少不得那些从长安骑马过来的带刀浪子,和纱帽骚客。那时候雪拥了秦岭,子午道上,剑门关前,漫漫蜀道比登天还难,却已经五里一亭,十里一阁,三十里一驿地繁忙如斯。到了明,张献忠率陕军入川,建立大西以拒清敌。后失利败退,江口沉银,最终仍不免为流矢击死。勇敢的大西王却被污名,别有用心的人编造了他狡谲嗜杀,曾率军屠城,引起川人憎恨,流毒至今。便是今天,走在成都的街道,人们一听我是陕西人,看我时眼神也是怪怪的。

  当然,成都人看每一个外地的人眼神,都是怪怪的。特别是那些从北上广深慕名而来的游客,他们西装领带,穿得就跟个推销员似的,脚步匆匆,满面焦急,永远无法慢得下来。

   或许全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的人,能够像成都人那样,在生活的奋斗和人生的享受之间,取得如此美妙的平衡了。有人说,成都人的特点是“喜为人先,乐容天下,进退自如,浮沉自安。”他们务实和勤恳,也热爱享受,懂得取悦自己。盆地优越的自然环境,赋予了他们自足与平稳,他们绝不会像北上广的人们一样匆忙行走,在成都的大街上,到处都是款步慢行的人们。

  成都人既笃定,又淡定,可进可退,宠辱不惊。一样宠辱不惊的,还有他们身得其中的这座城。成都沃野千里,水旱从人,不知饥谨,时无荒年,天下谓之天府。和西安、洛阳这些古旧的五大都会不同的是,闲适的成都虽然也有着二千六百多年的建城历史,浮沉自安,却是从未没落衰败过的古城。

   政治和经济、文化重心的迁移,使得那时欧亚大陆的重心西安,盛极而衰,早成为了有名的“废都;”自诩为帝都的洛阳,古老的荣光也沉进了时间的深处,变得面目模糊。

   李白诗云:“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成都远政治而重商业,曾发明和印刷了全世界最早的纸币“交子”,也领全球之先,发现和开发了天然气“火井”。盐、茶、丝绸、造纸、漆器和音乐、戏剧、歌舞、文化,将成都这座城市描摩得活色生香,千古繁盛。

   比较其他城市“一环之外,都是乡下”的眼光不同,成都是多元而包容的,在龙泉驿,人们甚至发现了那里只说客家话而不讲四川话的古老群落,他们世代居住在成都,却又沿袭着客家的生活习惯,与成都既交往,又相对封闭。成都不仅没有拒绝陕西人,而且历史上几次著名的人口迁徙,比如湖广填四川,都为成都注入了新的生机。

   和从前以为成都人爱奢华,喜吃喝,整日声色犬马的印象不同的是,在成都生活得久了,会发现成都人少有爱慕虚荣的,他们率真本质,不浮夸造作。虽然在成都几年的生活里,我仍旧不过与热闹红火的世俗生活相隔,始终单身一人,但我是见过一个娇滴滴粉嫩嫩如同瓷娃娃的成都妹子,爱上了一个大山里来成都求学的“青勾子娃娃”,男孩懦弱胆怯,女孩却不假打,是把他揪回家去见了父母的。

   虽然有有数据显示,四川是全国离婚率最高的地方,而又以成都尤甚。人们感叹世风日下,现代人类的爱情也变得世俗和功利,爱情也越趋发数字化,和情越来越远离,也不再坚守承诺,而是将爱情交于荷尔蒙和金钱的快节奏市场。甚至人们将自己完全交付给手机,却连在交友软件上相遇相识,都是被女孩们嗲嗲的催促着,先发一个红包的。

   但成都是有着琴台路和驷马桥这样的地名的,那是为了纪念爱情私奔的一对有情人。二千多年前的春天,在京城郁郁不得志的武骑常侍司马相如称病,回到临邛的家。一次宴饮中,酒酣耳熟,这位大才子受邀抚琴,一曲《凤求凰》,凄凄复戚戚,屏风外偷看的卓文君心旌摇荡,爱慕不已。一见钟情的才子佳人,当夜即携手私奔了成都。但那时的司马相如不过是一位家居徒四壁立的穷书生,日子过得颇有些困窘尴尬。在升仙桥,胸怀大志的司马相如写下了这样的话:“不乘高车驷马,不过汝下。”几年后,司马相如应召进京,官拜中郎将,两次出使西南夷,岂止高车驷马,“令蜀太守郊迎,县令负弩矢先驱,”英雄美人,成都满城增光,遂改升仙桥为驷马桥。

   没有想到的是,几千年后,成都的另一座桥,也因为爱情而暴得大名。那一段只有短短27秒的视频,火遍网络,后来被称为了桥震。慕名远道而来的游客,到了成都,大快朵颐之外,自然而然的,头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夜晚的九眼桥了。那里的水中岸上,灯光迷蒙,空气里酒香弥漫,男人女人互为猎物,也都成了猎手,在桥底下守株待兔。

   这是年轻一代的娱乐,那些老派的土著,虽然不会像八旗子弟一样提笼架鸟斗蛐蛐,却是喜欢泡茶馆,喝盖碗茶,吸旱烟和打长叶子牌。虽然戏台上的川剧已经红红火火地漫演了半个下午,但他们仍是嫌不过瘾,于是身下的竹椅上摆上了蓝牙音箱,播放着曲韵悠长的四川清音。

   而从街道上走过去的女孩,无不是明眸皓齿,温润如瓷娃娃的。她们的说话,比陕南山地的呢哝软语要干脆许多,又去掉了云南山地口音里的涩滞,也区别于四川别处口音的咬牙切齿,麻辣不失温柔,这也是成都恰在我陕西与云南路程中间的原因吧。

   这些湿润如玉的瓷娃娃们,又后来多为电视台歌手比赛的佼佼者,一路过关斩将,都是走出了盆地,而在全国崭露头角,成为一线巨星。而最令人惊异的是,在成都,那些火遍全球的巨星们,并不比他们本土明星更多地受到欢迎,比如裤儿随便穿的谢帝,比如贝尼玛列斯·李·贝金。

   吃亦是如此。和外地人一到成都就嚷嚷要尝试那种会辣哭的火锅不一样,成都本地土著是不会去那些灯火辉煌的火锅城里进的,他们喜欢往那些毫不起眼的偏街小巷的苍蝇馆子里挤。川菜的崛起,似有一夜之间横扫天下,一统全球之势,当然少不得那些二荆条、小米辣和朝天椒的功劳。但世界各地只学会了麻辣而不得精髓的所谓川菜,一路吃去,人们又往往以为回锅肉是肉炒豆瓣,水煮鱼是水煮豆瓣,麻婆豆腐是豆腐炒豆瓣,郫县豆瓣是豆瓣炒豆瓣。

   曾经有一位哈尔滨的女性友人来到成都,和我一起去街边的大排档里吃包子。她戴着时尚的帽子,涂着大红唇,好奇的看着这里鲜活的一切。玲珑剔透的包子端上来,蒸腾着白雾一般的热气。她惜疼着好看的红唇,轻咬一口,却不吃了,纤纤玉手,将包子放回盘子,说,连成都的包子馅儿,都放了辣子。当然如此了,四川人无辣不欢,不辣就不仗义,但或者连大多数的成都本地土著都不知道,最为顶级的川菜,却是一道深藏功名的开水白菜。

  整个成都,笼罩在辣椒的一团红光之下,呛在鲜活和流动的辣油的香气之中无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杂文] 时间:[17:18:41] | 评论(0)
 
距离无美
2017-05-09  
  从前喜欢说距离产生美,美在哪里呢?

   大概有了距离就有了文学。几年不见,自然会时时书信往还,书信还称鸿雁,这已经充满了文学的遐想,信写多了,就可能结集成书,文学家的家书很有名,“两地书”也是文学的形式。

   距离还会带来旅途,古时交通不变,一走就是数月,沿途风光、一路人情,当然也就诗兴大发,那些诗词,不如叫旅游文学更为准确。一直到晚近,出国留学依然属于旅途遥远的事情,乘船是那时的唯一选择。1923年8月杰克逊总统号在上海浦东启程,清华癸亥级学生60多人和几位燕京的毕业生一道赴美,旅途中,他们办了一份壁报《海啸》,创作译作纷纷问世,还选了14篇寄回国内发表,其中多一半来自冰心、梁实秋、许地山之手。可见,颠簸晕眩的航程也能出文学。

   如今这样的距离还能产生美么?起码文学很难。

   短讯、微信、电话、视频,大概不会有鸿雁一般的联想,只剩下传播八卦的功能。费了半天功夫写篇思念的文字,还不如买张机票赶紧登机,上海、广州甚至海口,朝往夕返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机场一个样、飞机一个样,除了看到某人举止不大合拍,有可能写篇杂文外,诗兴是绝对没有的。在闹哄哄的机场和火车站如果能平添诗情,恐怕也是一绝。乘高铁、上航班,看本小说当然算是增添了文学修养,但挤在那个狭小的空间,眼看两侧大同小异的云彩、情趣皆无的田野和楼群,催眠的作用好像更多一些。

   其实,现在的距离早已不是那种远赴异国他乡的距离。从我现在的居所到火车站不过30分钟,再登上每隔15分钟一趟的列车,到达天津也就29分钟,加起来一个多小时。而去同一座城市的另几个方向,即使乘坐地铁,起码也要两三个小时,如果更多,还不如去东南亚划算,距离与所需时间已不成正比,漫长的时间、漫长的等待,替代了漫长的距离。开车在城市的路上,美更不知从何而来,最多的就是焦灼、厌烦加脏话;拥挤在地铁里,美也无处可寻,一脸无奈、昏昏沉沉、无事生非,比较普及。

   距离尽管已无美可言,但现代化的交通确实让距离不再遥远。40年前我在城市郊县的农村落户,每次离家都感觉无比遥远,而回家更是不易,手扶拖拉机、长途汽车,好像经过了千山万水,现在呢,一上高速公路,不过30分钟而已。沧海桑田,令人喟叹。

张自忠路三号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杂文] 时间:[17:16:32] | 评论(0)
 
来不及的中国两代人
2017-04-05  

来不及的中国两代人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杂文] 时间:[12:14:00] | 评论(0)
 
北京好,就是人多不得了
2017-03-23  

北京市医药分开综合改革新闻发布会透露,4月8日起北京正式实施医药分开综合改革。这次改革将主要围绕取消药品加成和挂号费、诊疗费,设立医事服务费。

以三级医院为例,普通门诊医事服务费50元,副主任医师60元,主任医师80元,知名专家100元,急诊医事服务费70元,住院医事服务费每日每床100元。挂号费、诊疗费同步取消。(央广网3月22日)

   这次北京的改革力度不小,把以往人们诟病的糊涂费用一并打包消肿,应当说,这是在人们的千呼万唤中向前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人们会因此更加透明地看到收费的合理组成,同时,也会使人们一眼看明收费清单,以往令人眼花缭乱的收费单从此瘦身亮相,“九九归一”,消除了衍生乱象的土壤。

   然而,也应当看到,好的开头只能说是成功的一半,而成功的另一半则取决于下一步的全力推进,毕竟,好的改革,还要有好的全方位配套。这次设立医事服务费,取消了药品加成和挂号费、诊疗费,但这并没根本缓解看病难,因为看病难不仅是收费高的问题,同时还是医疗资源不平衡的问题。

   在全部的医改中,应当说最难的部分就是解决医疗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因为很多高收费甚至乱收费,其实也是资源不平衡问题的一种变体。而这次改革,只是改变了费用的组合思路,但对于解决医疗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并不会产生多大作用,而只要医疗资源不平衡问题不能深入解决,那么,再好的改革也怕是站在海绵垫上的举重之为。

   医生的价值如何体现,本身就是一个资源环境中绕不过的硬问题。在一个医疗资源集中的地方,定然会产生供不应求的情况,而在这种情况下,医生的价值相对容易体现。然而,这也极易产生不合理收费的现象,即使今天的不合理收费或是乱收费的问题解决了,但由于脚下根基不稳,就难保不发生不合理收费暗中的死灰复燃。

   因而,设立医事服务费,同步取消药品加成和挂号费、诊疗费,虽然是一个改革的“利举”,但却不能称之为改革的“力举”,因为它只是整个改革的冰山上面最容易看到的部分,而在它的下面,还存在着难以直接看到但却起着至关作用的部分,那就是医疗资源不平衡产生的根本性掣肘力。

   医疗改革是一个复杂的综合工程,它即要眼前的“利举”,也更需要持之以恒的“力举”,而要保住眼前的“利举”,就需要恒久的“力举”作为依托。但显然,目前在解决医疗资源不平衡方面还没有步出强有力的步伐,因此,能否将这样的“利举”固定下来,本身也是一个喜中见忧的事,所以,解决医疗资源不平衡的硬骨头问题,也应当同步配套进行,它需要方方面面的滚动交辙合力前行。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评论] 时间:[22:58:28] | 评论(0)
 
最高质问
2017-03-23  
新华社四问

西安地铁三号线“问题电缆”:如何中标

连日来,有关西安地铁三号线使用不合格电缆的消息成为社会关注焦点,也将涉事企业陕西奥凯电缆有限公司推到风口浪尖。3月22日上午,“新华视点”记者在现场看到,陕西奥凯电缆有限公司位于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的工厂已停工,大门紧锁。

  21日晚,一段当地媒体对奥凯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志伟的采访视频在网上发布。王志伟承认奥凯公司以次充好、供应不合格电缆。据他供述,提供给西安地铁的这批电缆型号大约有20多种,总造价4000多万元,其中不合格产品大约有3000万元。

  一问:涉事企业是如何进入西安地铁项目的?

  2016年11月开通运行的西安地铁三号线全长39公里,于2012年年中全面开工。

  西安市地铁办主任、西安市地铁公司总经理宋扬说,2013年3月,西安地铁公司通过公开招标确定陕西省招标有限责任公司为地铁三号线一期工程安装装修项目招标代理公司。2014年8月,地铁公司委托陕西省招标有限责任公司,对西安地铁三号线一期工程车站设备安装及装修工程施工项目进行招标。

  宋扬称,2015年4月13日,西安地铁三号线工程监理组织业主代表及9个标段的施工单位相关负责人召开了乙供关键材料审查会议,审查通过包括奥凯公司在内的7家单位为乙供关键材料供应商。最终由施工单位确定奥凯公司为乙供关键材料供应商之一。

  宋扬表示,按照《西安地铁建设工程材料管理办法》,地铁建设工程材料供应分两大类,一类是甲供材料,一类由乙方自购,也就是乙供材料。他介绍,乙供关键材料由中标施工单位根据办法和设计要求择优推荐材料供应商,经监理组织相关单位召开审查会,审查通过后,由中标施工单位在审查通过的合格供应商名录中自行确定。

  二问:多次发现产品存在质量问题,为何没有及时中止供货?

  在20日晚间西安市政府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电线电缆监督检验中心(武汉)副主任金群,公布了抽样送检的地铁三号线电缆检测结果,结果表明5个抽检样品均不合格。

  西安市常务副市长吕健承诺,将对不合格电缆在保证地铁安全运行的前提下全部予以更换。同时,已依法控制了公司的8名相关人员。

  事实上,奥凯公司相关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已不是第一次被执法部门发现。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公示报告显示,2015年11月至2016年2月间,西安市质监局先后四次对奥凯公司生产、销售不符合国家标准的电力电缆作出行政处罚,其中包括一次“销售伪造产品质量证明的电力电缆”。

  无独有偶,在2015年陕西省质监局公布的6批次电力电缆被检出不合格名单中,奥凯公司也位列其中,不合格产品生产日期为2015年4月18日,原因为护套失重。

  西安市质监局近日发布通报称,2015年10月12日至11月17日期间,执法人员根据群众匿名举报,先后四次赴地铁三号线工地执法检查,共抽检奥凯公司生产的电缆6个批次,其中三次检查结果为产品质量不合格,一次为伪造检验报告,执法人员依法对其违法行为进行了行政处罚。

  那么,既然多次发现问题,涉事公司为何屡罚不改,有关部门缘何没有及时中止其对地铁项目的供货?记者采访西安市质监局,尚未得到明确回应。

  三问:涉事公司商标注册刚满一年,如何获评陕西省著名商标?

  在此次事件中,奥凯公司的商标被评为陕西省著名商标引起广泛关注。那么,这家企业是如何成为名牌的?

  陕西省工商局商标监督管理处处长崔亮说,2015年7月,奥凯公司向工商部门提交了陕西省著名商标申请材料,同年12月成功获评。

  据记者调查,奥凯公司的申请材料显示,该公司的“五胜”商标注册于2014年12月28日。而《陕西省著名商标认定标准及认定程序》明确规定,“申请认定著名商标的商标,在申请时已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注册三年以上”。显然,“五胜”商标并不符合这一要求。

  对此,崔亮坦承,具体经办此事的工商部门工作人员对政策要求的时限理解存在偏差,没有及时发现问题,存在“把关不严”的情况。由于奥凯公司提供了多家权威部门出具的检验报告,工商部门便以此为依据,为其颁发了陕西省著名商标称号。

  此外,曾受到处罚的企业怎么能顶着“著名商标”的光环呢?

  崔亮说:“西安市质监局对奥凯公司第一次行政处罚是在2015年11月,但处罚信息上传至相关信息公示平台,已是2016年7月28日。也就是说,在评定之前,工商部门并没有获知这一处罚信息。”

  四问:还有哪些城市建设项目使用了涉事公司的产品?

  在西安地铁三号线曝出使用问题电缆后,成都、合肥等地也发现地铁项目使用了奥凯公司的电缆产品。

  记者在中国采招网查询发现,在建的成都地铁四号线二期工程低压电缆、地铁七号线工程的动力与照明专业电线电缆(C包)以及尚未供货的一号线三期工程1500V直流电力电缆的中标单位均为奥凯公司,中标时间为2016年。

  成都轨道集团在其官微上表示,3月17日,集团成立专项工作组,通过排查,目前已运营的三号线一期、在建的四号线二期和七号线部分400V低压供电标段采用了涉事公司的电缆。还未开始安装电缆的一号线三期等项目计划使用该品牌电缆,暂未供货。

  官微还称,如果检验结果不合格,将按照相关法律和合同规定,责令相关单位在最短的时间内彻底整改,并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有材料供应商提供的合格证及检验证书等存在任何弄虚作假问题,成都轨道集团将配合相关部门,依法处置。

  22日下午,合肥城市轨道交通有限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排查情况。据公司副总经理吴四二介绍,2015年9月23日,轨道一号线供电系统总承包单位中铁电气化局通过竞争性谈判方式,确定奥凯公司为杂散电流监测电缆(主要用于监测泄露电流)、隧道区间疏散指示电线(主要用于疏散指示牌用电)电缆产品供货单位,合同价格约为155万元。电缆到货后,中铁电气化局按要求进行了自检以及报验。同时,第三方检测单位安徽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进行了取样检测,检验结果均为“合格”。

  为慎重起见,合肥城市轨道交通有限公司已经联合第三方检测、咨询、监造、设计、施工、监理等,共同再次对奥凯公司电缆产品检测。检测结果预计本月28日得出,届时将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评论] 时间:[22:52:32] | 评论(0)
 
恨京都厕纸长 把纸抽光
2017-03-19  

京都纸长    

它乡贫穷辘饥肠

皇城显大腚

厕纸潺潺流水长

不知中国穷人多

把纸抽光

天坛公园园区厕纸消耗量相当惊人,公园内人少的公厕,一天用纸在10多卷,但在北门和东门附近,一天多的话需要20多卷。基本上每隔20分钟左右就得重新续纸。

经常有人在取纸器前不停地拽,有的人一次能拽4~5米,更有甚者拿着个包一直不停地往自己包里拽,直到彻底拽光为止。遇到有人劝阻,就理直气壮地说:你管得着吗?拽纸的主要是一些上了年纪的本地居民。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杂文] 时间:[17:14:58] | 评论(0)
 
穷人
2017-03-13  
穷人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酷图] 时间:[21:47:39] | 评论(0)
 
中国人丑陋的群魔乱舞
2017-02-20  
中国人如果都跳这个舞,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群魔乱舞?

    

作者:[犹太大胡子] 分类:[评论] 时间:[18:49:34] | 评论(0)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33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