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9页    跳转到
 
跟着局长学执行
2017-07-26  

                                                      

    天刚蒙蒙亮,麻雀在树上有气无力地半天叫一声。我和执行局长一行五人在被执行人的家门口已经守候了一个多小时了。这时,门“吱”的一声开了,闪出一个女人的身影。

  “你们辛苦啦,天不亮就在俺家门口守着!”

  局长:“你要是知道俺们辛苦,还不把人家的账还上?”

  “哟,看你说哩,有头发谁装秃子?他已经外出一年多了,等打工挣到钱一定先把这笔钱还上!”

  局长:“不就是两万块钱吗?我们已经来了多少趟了,你是知道的。今天你找亲戚、邻居借借,把案件结了!”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男人外出打工,我一个女人谁借给我钱啊?”

  局长:“你不借,我可说难听的了。”

  “你说啊,我听着哩!”

  局长:“申请人提供信息说你丈夫昨天回来了,现在在家!”

  “看你说哩,我还敢欺骗你们这些大法官?我要是欺骗你们,你们还不枪毙我啊!”

  局长向我使了个眼色,我和小李及另外两位同志趁机闪进了屋里。女人大声叫起来:“快来看,快来看啊!天不亮就来抢东西啦!这还有王法没有!法院的法官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啦!”这女人边喊边往里间挤,想把里间的门给锁上。我拉住女人,让小李去了里间。小李到了里间说:“愣子,天亮了,该起来了!”

  这时,愣子穿着一身白色带暗蓝花的睡衣,穿着拖鞋从里间出来,满脸怒气:“几个人欺负一个弱女子算本事?不就是欠几个钱,值得这样兴师动众!”

  愣子进厕所,洗漱、穿衣,我们耐心地等到愣子忙完。

  局长:“咱先到法院里说说?”

  愣子:“我明白,不就是15天吗?”说完转身对跟在身后的嘴里一直不干不净的女人说:“你给老四打个电话,让他在拘留所门口等着我!”说完大摇大摆地上了车。

  天亮了,还没有到上班时间,法院里静悄悄的。我们把愣子带到法院执行局。到了局长的屋里,愣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掏出烟点上火,吐起了烟圈,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局长示意我记笔录。

  局长:“说说你的基本情况。”

  愣子:“判决书上都写着哩!”

  局长:“判决书判决你偿还原告债务两万元,你今天怎么履行?”

  愣子:“没钱!”

  局长:“你可知道拒不履行法院判决的后果?”

  愣子:“咋?这几个钱不够判我死刑的吧!”

  局长:“那好,就你这态度,就可以司法拘留你15天!”局长语气严厉起来:“你不要以为你鞋大不挤脚!”局长停顿了一下,看看愣子没有吱声,说:“没有钱,你可有一句像样的话?都像你这样法院的工作咋开展?你还是一个男子汉哩,你在你那一片咋混人了? 你在社会上咋混人了?”

  局长的一席话,使愣子感到理亏,良心的发现使他不得不低下了头。随后,局长向原告刘阳打电话,让他在八点到法院执行局。

  刘阳和愣子是一个村的,又住在不远,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刘阳本来也不想起诉,因为每次去愣子家要账,愣子都不给好话,他一气之下就把愣子告上了法庭。官司是胜诉了,可是两家却成了仇人。刘阳来到法院后,看到往日不可一世的愣子像霜打的茄子。

  听说局长要拘留愣子,猛然间,刘阳又起了同情心,他想了一会儿,对局长说:“算啦算啦,我知道愣子这一段时间手头上确实紧,再说嫂子一个人在家也不容易,给他缓缓吧!”愣子抬起头,一脸吃惊的样子,沉默了一会儿说:“刘阳哥,我知道对不起你,都是为了面子,气头上谁也不让谁,说话难听才到了这个地步的,你仁我不能不义,我这就让家里把钱送过来!”

    

作者:[路边草] 分类:[小说] 时间:[09:56:19] | 评论(0)
 
执行(三)
2017-07-14  

    第二天上班,被告方先来了,随同来的一位30多岁的女同志,她进门就问:“哪位是李庭长?”我说我是。她自我介绍说:“我是咱区一高的,姓张,我丈夫是市纪检会的,本来是想一起来的,他科室里现在传了一位公安局的人在作询问笔录,我是为我表哥的事来的。我想问问法院凭什么可以随便砸人家的门到人家家里抢东西?”

  案件难执行的原因出来了。我看来者不善,解释说:“我们是依法执行的,谁也没有砸你表哥家的门,也没有抢你表哥家里的东西,请你不要偏听偏信……!”

  我把判决书拿出来给她看。她看后说:“表哥,判决书生效了,你咋早不给我说呀?!”

  ……她把判决书扔到桌子上说:“这样判决是错误的,是枉法裁判。去年市纪检会就处理了你们法院的几个庭长,包括清真寺法庭的姓张的。”继而又对其表哥说:“你在开庭之前给我说能有这回事吗?……我今天上午还有课我得先回去!”

  我说:“你慢走,请问你丈夫在市纪检会里姓啥?”

  她高傲的说:“姓杨,叫杨长道!”

  待她走后,我拨通了市纪检会的电话,和杨长道说了该案件执行的前前后后。

  杨长道说:“李庭长,我知道我表哥有一桩离婚案件,你按照判决书依法执行就是了!”

  我把其家属所说的话学了一遍。

  杨长道说:“李庭长,你消消气,我回家后好好地教训教训她,太不懂事理了!”

  第二天,我八点上班,老远就看到被告在区法院门口站着,旁边停着五辆三轮,三轮上装满了家具和电器。被告看到我迎了过来,边让烟边说:“李庭长,嫁妆我拉来了,你安排人点一下数……”

……

    

作者:[路边草] 分类:[小说] 时间:[08:10:43] | 评论(0)
 
执行(二)
2017-07-14  
 

我问:“你给你儿子办婚事花了多少钱!”

  他说:“花了两万多!”他这样无理纠缠我真的忍无可忍了,就说:“人家一个黄花大闺女,跟你儿子过了一年多,不值两万元?”

  “……她还到处说俺儿子有病!”

  我说:“现在这么多人你看看是谁说你儿子有病了?还不是你自己说的?这样岂不是越说自己的孩子越难堪?!”

  我看这样纠缠下去案件是执行不了了,便向站在一旁的年轻的村主任说:“离了婚的东西放在家里让新娶来的媳妇看见了心里也不是滋味,家里的人看见了也心烦,你说留它有什么用?”

  村主任说:“他家里说他没有收到判决书!”

  我问当地法庭庭长,庭长问站在一旁的毛二的父亲:“你是实在人,你说你收到判决书没有?”

  “我收到了!”

  年龄大的村主任插了一句说:“砸人家的门,抢人家的东西,哪有这样执法的?”

我暗想:“让村干部来做思想工作他到打起斜捶来了!”

看依靠当地村干部是不行了。天色已晚,说:“案件在执行中还是可以调解的,明天你们双方到法院执行局说说情况!”为了防备意外,我让原告先走。

    

作者:[路边草] 分类:[小说] 时间:[08:09:53] | 评论(0)
 
执行(一)
2017-07-14  
 

婚前财产纠纷案件难执行,可偏偏分给了我一件。

我和干警小万于当地法庭和派出所联系后,来到了被告家门口。敲门喊了一阵,没有人应,用手一推门开了。原告方簇拥着进去抬东西,我忙拦住说,毛二家没人,等找到人后好当面清点一下数目。约过了半小时,派出所里的干警领来了两个人说是这个村里新主任和老主任。一一握手寒暄后,我说明了这次来的目的,老主任也不吭气,径直走到院子里,一脸的严肃状:“我听说砸人家的门了?!严肃执法,也要文明执法吗?!”

  我忙解释说:“没有人砸他家的门!”

  旁边一位青年说:“谁砸的?让他出来!”

  我再次解释:“门就没有锁,本来就开着哩!”

  这时已经围了很多村民,我预感到这次执行不会很顺利。被告毛二一直没有出面,但是,毛二的父母亲回来了,其母亲说:“东西不能拉,法院判决不公,法官受贿了!”

  我说:“法院判决不公你咋不上诉?”

  其父说:“俺没有钱送礼!”

  我说:“那你可以申诉呀!”

  他说:“我不申诉!”

  我说:“让你行使你的权利你不行使,我们是执行局的,要按照判决书执行!”

他说:“我看你们谁敢拉俺家的东西?我为给儿子办婚事花了不少钱,不陪俺家钱不要提拉嫁妆的事!”

    

作者:[路边草] 分类:[小说] 时间:[08:09:02] | 评论(0)
 
漫漫执行路……(十)
2017-06-14  
                                     漫漫执行路……(十)

过吧年的一天,我在城里的大街上见到了申请人朱风英,她老远就给我打招呼:“哎,庭长,庭长,那一次郭永义从拘留所里出来后就出去打工去了!”我问她去哪个地方打工去了?朱风英说不知道,具说是山东哪个地方。我说:“郭永义出去打工是为了挣钱还你帐哩!”

  朱风英说:“屁,他要还我的帐早就还我了。”

  我说:“法院也只能这样给你执行了!”

  朱风英说:“是哩,你们都没少操心。”

  她凑近我,望着我的脸笑着说:“庭长,查封他家的房子中不中?”

  我说:“他家其他地方还有房子?”

  她说:“没有!”

  我说:“哪他一家人咋办?”

  她说:“帖上封条,不让他们的人进家,他就还我钱了!”

  我说这事不能做的太绝了,你们又是一个村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以后咋见面?再说,他家就那三间房子,两间偏房,不值几个钱不说,也卖不出去,法律也是不允许的。

  她脸一吊说:“哪咋办?”

  我说:“你先打听打听他的线索,过一段时间,等他打工挣钱了我们再去执行他!”

  她说:“中!”

  后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的一天上午,朱凤英匆匆来到我的办公室里,气喘吁吁的对我说:“庭长,我看到郭永义在法院北边的名录小区门口在给小区看大门哩,你们赶紧去把他给抓回来!”我说:“你打听一下他去了多长时间了,我们好给小区的领导结合一下,把他的工资给扣下来,来顶你的债务。”她说好就匆匆地走了。

  当天下午,朱凤英垂头丧气的回来了,对我说:“让你们去抓他你们不去,他们小区的领导说他辞职不干了。”我说,你惊动他了吧?!你再慢慢找,真源县就这么大,他能跑到哪里去?”朱凤英说:“好,我看他也跑不到外国去!”

算算从那次分手有两三年了,至今,被告没了踪影,原告也没了音信。

    

作者:[路边草]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0:19:38] | 评论(0)
 
漫漫执行路……(九)
2017-06-14  
                                   漫漫执行路……(九)

转眼十月到了,朱凤英又来了。进屋就说:“庭长,我的案件执行啥样了?”我说你没来我们已经去了几趟了,你是知道的他家里确实没有钱,等他家里有钱我们催勤点。

  她说:“他啥时候有钱?他现在有钱就是不拿!”

  我说:“你可知道他在哪个银行存着类?”

  她说:“不知道,你们去查!”

  我说:“几家银行我们早就查过了,没有钱。!”

  她说:“噢,你们都查过了呀?那玉米下来了,你们可以去执行它家的玉米,原来让你们去执行它家的小麦你们都不去执行!”……

  这次我在心里下了狠心非要执行他家的玉米不中。我说,你先回去吧,一会我们去。我们又一次来到李光光的家门口,朱凤英从一个胡同里迎了出来。我问郭永义在家没有?

她说,我一直在这里守着哩,没有见他出去,在家。

我让她先回去,等候消息。

  到了被告郭永义的堂屋,见郭永义的妻子一人在家。

  我说:“嫂子,你丈夫哩?”

  “家里没有钱,出去打工去了,好挣钱还那个骚X的!”

  “到哪打工去了?”……这时同事说:“庭长,李光光在东间里哩!”

  我一看被告家里喂的狗对着东屋的门口朝里边直摇尾巴,我心想这屋里没人

    

作者:[路边草]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0:18:51] | 评论(0)
 
漫漫执行路……(八)
2017-06-14  

                                         漫漫执行路……(八)

  拘留所里的同志说,郭永义连伙食费都没有交。我能有什么办法,执行款一分也没有交哩!确实也没有其它办法,执行上的口语是穷尽一切手段,既要保护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又要把案件顺利执结。我和庭里的同志,什么样的执行方法都想了就是结不了案,我不敢看到朱风英来,一看到他来我头皮就发麻。

  一次我打电话找郭永义,他接电话说,叫我去是不?我生气的说.你认为这样下去可是办法?法院一次次开着警车去你家,你在左邻右舍面前咋混人?还有你的孩子在村里以后人家给他提媒说媳妇的对他有没有影响?为了你这一段不光彩的历史……他停了半天才说做做媳妇的工作,把家里的三轮、电视机、冰箱、洗衣机都拉到法院给她。我说这也是你的一点诚意,这样也算支持我们工作了呀!你明天给我回话。

  第二天,郭永义回话说他媳妇同意了。但这些东西拉到法院后就两清了,结案了。我说你先把这些东西拉过来,我们做做朱风英的工作。

  没几天,朱风英来了。我对她说人拘留两次了,郭永义确实没有钱。通过做他的思想工作心也活便了,他家里有三轮车、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给你顶帐。

  朱风英说:“那能值几个钱?让物价部门评估,评估多少算多少。剩下的多少钱继续执行!”我噎住了,让人估摸了一下这几件东西最多7——8千元。那边说顶帐结案,这边说评估多少是多少。没有调解成。

  

    

作者:[路边草]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0:17:58] | 评论(0)
 
漫漫执行路……(七)
2017-06-14  
                                漫漫执行路……(七)   

我瞅瞅院子里的破三轮买的起码有四五年了,能值几个钱?想想这总比挖人家的小麦强多了。

  我对郭永义说:“院子里的三轮开到法院评评估顶给朱凤英吧?”

  郭永义深思了一会咬咬牙说:“反正是反正了,我这屋里还有电冰箱、洗衣机一块给她就算两清了!”……我心里正高兴:“这案件有眉目了。没有想到刚到三轮车跟前,突然,从屋里套间里冲出一个胖女人,开口就骂:“你,你个老不死的你,你舒坦了,你得劲了,你去跟她过去呀你!这三轮,这冰箱,洗衣机都是我买的谁也不能动!”

  突然冒出了一个胖女人,我蒙了,说:“反了你……!”

  郭永义忙拦住说,这是小孩他娘,不要和她计较。我看郭永义的媳妇有50来岁,胖胖的身材,黑黑的脸,话没有说完就纷呲纷呲的直喘气。心想,这婆娘有病可不能惹。

  郭永义的媳妇跑到三轮车前边,往地上一蹲,用胳膊搂着三轮的前轮说:“你们要开三轮车我就碰死在这!”……

  我对郭永义说:“你这媳妇还真把家哩!”郭永义说:“她有精神病、还有高血压、心脏病。”

  我说:“郭永义,你吓唬谁呀你?既然这样子,你还是跟我们走吧!”

  把郭永义带回来给领导汇报后,又一次送到了拘留所,拘留所里的干警说:“怎么又来了?上次的伙食费还没有交哩!”我们向拘留所里干警做了解释总算收了。

  郭永义算是真

    

作者:[路边草]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0:17:03] | 评论(0)
 
漫漫执行路……(六)
2017-06-14  
                                      漫漫执行路……(六)   

我们来到郭永义家门口,我们让朱凤英在车里等着不要下车,以防见了面打了起来。郭永义正在家里修理三轮车,看到我们进院他愣在那里搓着双手说:“庭长,你们几个来啦?!”

  我说:“我们不来可中?不来你能把钱给送到法院去吗?”

  “朱凤英那个骚X的又去法院找你啦?”

  我说:“郭永义,你说话文明一点。欠人家的不就几个钱吗,同庄、同村的,以后还是你们见面多。再说,你的几个孩子都这么大了,这闹的沸沸扬扬的你能有多好看吗?”

  郭永义说:“她不怕丢人我才不怕哩,我现在跟你们走!”

  我把他拉到屋里说:“老兄,你可能帮帮老弟的忙?这钱也不多,给她不就行了。这一来一回百儿八十里的路,不是干这个职业的谁想往这个鬼地方跑?!你也考虑考虑我们几个人的难处,这几个工资可不是好拿的,就算是帮我们几个人的忙中不中?!”

  “我这是出的啥钱也?庭长,你说说?我,我还是蹲(进拘留所)吧!”

  我说:“光蹲可是办法?解决问题才是根本。你先找一点,今天拿不完,定个计划慢慢还!”

  他说:“我真没有!”

  看看,我费了这么多口舌没起到一毫的作用。正准备发脾气,干警小李说:“庭长,干脆把他院子里的三轮车开走算了!”

    

作者:[路边草]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0:16:30] | 评论(0)
 
漫漫执行路……(五)
2017-06-14  
漫漫执行路……(五)   

  5月人倍忙。人们都在赶好天气忙着收麦,单位里有地的同志也请假回去收割小麦去了,一年的口粮都在这几天里。也就是5月人们最忙的一天,朱凤英来了。看到她我有一点毛头,又不敢发脾气,递给她一杯水,又拾起桌子上的一支烟递给她说:“这大忙季节的,你不在家里好好收割你的小麦,为了这一个小案件值得这样子跑吗?”她说:“我的麦子收完了。庭长,郭永义没有钱,你能不能执行他家里的小麦?”我心想,这弄的是啥事?到人家囤里去挖人家的小麦,我还真没有干过。但是法律也是允许的呀。在给当事人留足口粮后,粮食也可以作价低给申请执行人的。

  我说:“你想的也真够细的,今天就听你的。等麦收过后去执行他家里的小麦。”说完,我劝她先回去,好说呆说她才不情愿地走了。

  在收完小麦,打场晒粮播种以后,收获的小麦经过几次的翻晒都入了粮仓。

  一天,申请执行人朱凤英又来了,她说:“走吧庭长!”

  我愣怔了一下说:“咱还是不要去挖人家的小麦,一提起挖人家的粮食我就想起过去电影上国民党的兵挖老百姓粮食,牵老百姓的牛的镜头。想办法让他出钱多好!”

  她说:“那是再好不过了,我听你的。你只要能把钱给我执行回来,你说咋办都中。执行结案后我给你送一面锦旗。”

  我说:“你打听一下郭永义在家没有!”

  她说:“在家,这几天他哪没有去。”

  我说:“走,再做做他的工作,尽量让他拿钱!”

    

作者:[路边草]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0:15:38] | 评论(0)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9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