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715页    跳转到
 
视角不同,结论就截然相反
2017-07-24  
最近,看了一则新闻,说是日本一些纯的传统饮食工艺能够享誉几十年而经久不衰。在全球饮食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日本的寿司之神小野二郎的寿司恐怕历经几代日本人仍然痴迷于他独特风格味道而难以忘怀。

谈及日本寿司我真的不敢苟同,可是,新生代却津津乐道这种味道。我的一位年轻同事,拼着自己的博闻强记从银行考入法院,又从法院考入省城的平安银行,在风险部成为首席裁判官。在我心目里她简直就是考霸,人也很靓丽。有次我去省城出差转道赶往郑州,是晚上七点多火车,闲的无聊,于是拨通了她的电话,想约她出来共进晚餐,她接到我的电话很热情,安排好友来接我,并专门点到一家省城较为闻名的日本料理店,我说,我来请,但她执拗不干,争到后来,她说她现在有钱了,每月月薪上万,而且年终还有年薪奖。我只好作罢。

不过,面对十分精美却生熟搭配的寿司和料理之类,我实在不敢苟同,可又不能辜负了小同事的热心和好客,勉强吃了一点,可有难以吞咽。对面同事看出了我的状况,解释说这个料理店是省城较为著名的,同事们都喜欢到这里坐坐,品尝这里的手艺,不过,对我来说也许是受罪,我想这恐怕也是隔代代沟吧?

说到了日本小野二郎寿司点广受欢迎,我有些不理解,那种花花绿绿过着奶油蛤肉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那次合肥料理店的品尝让我肠胃好几天都叽里咕噜的不舒服。而小野的寿司点还真的那么神奇?据说,要是食客到他的寿司店里吃一次,至少要花费三万日元,折合人民币1800元。而且还要至少提前一个月定位子才能够吃得上。这有点让我有些百思不解,小野已经年逾90高龄了,他的寿司还如此招人喜爱,是传统工艺绝世还是久享誉天下而使得吃客慕名络绎不绝前来?

果然,一位厨师行业朋友由此跟罗辑思维的罗胖子“吐槽”。厨师说:“小野二郎的敬业精神值得钦佩,但要说他制作的寿司有多的么好就未必了”,这位厨师认为:一个人的嗅觉细胞到了90多岁的时候已经死掉一半了。味觉感受能力也下降的厉害,怎么可能还能做出精美味道的食品呢?厨师说,其实,厨师行业也有一个黄金期,最巅峰的状态应该是40岁到50岁之间,经验丰富能力强,而且精力旺盛,其他能力没有退化,这样做出的食品当然精美味鲜。厨师给罗振宇说到了一个浅显的道理。

不过。罗振宇却从人们评价小野寿司视角不用得出了不同的结论,由此,罗胖子推断演绎出一个深刻的道理:普遍规律和独特精神,人们该怎么看?!我想,大千世界,万事万物总是形形色色地让人眼花缭乱,我们在看现象想问题,是不是应该用普世的眼光去观察去巡视,用普遍的规律衡量每一类事物,但具体到具体的人和事是不是要具体个案具体分析和观察,从它的特殊性入手作个案分析和了解呢?因为唯物论早就告诉我们,特殊蕴含在普遍之中,个别就藏在寻常间等你去发现,是不是这个道理呢?

    

作者:[八月雪] 分类:[日记] 时间:[07:52:21] | 评论(0)
 
徽商文化之“风雅”文化
2017-07-24  
编者的话:古徽州重文重儒风俗盛行,使得许许多多徽商幼小在家乡受传统礼仪文化熏陶和影响颇深,逐渐养成儒雅文教习性。客居在外后,大多徽商经商致富后仍追求着礼仪风雅生活品味“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种儒贾相融的“风雅”文化心理情结除了徽州传统文化熏陶传承外,程朱理学影响和渴望业儒入仕心理情结的根深蒂固,也促使着徽商贾而好儒甚至弃贾从儒入仕。徽商们“风雅”饱学,不仅促进以理学为代表的徽州文化传播和发展,而且熏陶培养了家族弟子业儒入仕,加速士商融合,使得徽商“徽俗殊不然”而称雄天下三百年。

                                    徽商文化之“风雅”文化

  大学士、徽州人许承尧在《歙事闲谭》中写道:“商居四民之末,徽俗殊不然……斯其人文之盛,非若列肆居奇肩担背负者能同日语也。”这里说到了徽州商人“斯其人文之盛”的 “风雅”文化品位和习性。自宋元明以来直至清咸丰同治五六百年间,徽州尤其歙县的徽商收藏书籍古人书画文物之风盛行,促进当时徽州书画文艺发展。明清时期还出现了商人书,如徽商黄汴的《一统路程图记》、明人陶承庆的《商程一览》、清陈其的《天下路程》、赖盛远的《示我周行》及《路程要览》等,成为商人远行和经营指南。新安文学也“振兴于唐宋,……而元明以来,英贤辈出,则彬彬然称‘东南邹鲁’矣”。道光《徽州府艺文志》载,明清时期徽人著述中:经部427部、史部306部、子部615部、集部1093部,总计2468部,可见著述之丰,而徽商所著占有一定比例。

   金楷的《方南堂先生辍锻录序》中谈到扬州著名盐商马曰官、马曰璐兄弟“街南书屋”壮观景象:“淮海维扬州,地多盐荚之利,挟钜资者,如雍正间马氏玲珑山馆,其一也。然于风雅一道,未尝稍废,以是四方名彦靡不闻风而至。”马氏兄弟居扬州新城东关街,居所对门筑别墅曰“街南书屋”。书屋有玲珑山馆、看山楼、红药阶、觅句廊、石屋、透风透月两明轩、藤花庵、浇药井、梅寮、七峰草亭、丛书楼、清响阁等十二景。其中丛书楼就是马氏兄弟的藏书楼,全祖望为之撰《丛书楼记》记载:“其居之南有小玲珑山馆,园亭明瑟,而岿然高出者,聚书楼也。迸叠十万馀卷。……予甫为钞宋人《周礼》诸种而遽罢官。归途过之,则属予钞天一阁所藏遗籍,盖其嗜书之笃如此。百年以来,海内聚书之有名者,昆山徐氏、新城王氏、秀水朱氏其尤也。今以马氏昆弟所有,几几过之。”这里,全氏真实地记录了马氏兄弟嗜书、访书、购书、钞书等一系列的情况。

马氏兄弟藏书之巨可以从清廷修《四库全书》问其家借书一事充分显示出来。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马裕进藏书可备采择者七百七十六种之多。乾隆三十九年,爱新觉罗·弘历阅进到各家书目之后,奖励马家《古今图书集成》一部。马家“装成五百二十匣,藏贮十柜,供奉正厅。”继又赐平定犁御制诗三十二咏,平定金川御制诗十六咏,并得胜图三十二幅,马家“皆装成册页,供奉其家。”李斗《扬州画舫录》记载:“玲珑山馆后,丛书前后二楼,藏书百厨”。极赞美马氏兄弟访书之勤,藏书之富。

不仅如此,马氏兄弟刻书著述也有名。他们把所藏之善本书籍、金石拓片择要刻印流通,时称“马板”。《韩江雅集》、《林屋唱酬录》是马曰官、曰璐兄弟所刻书,不同他人刻印古书的是马氏兄弟刻书是自编自刻。马曰官所著《沙河逸老小稿》六卷、《懈谷词》一卷,马曰璐所著《南斋集》六卷、《南斋词》二卷,分别得到沈德潜、杭世骏的高度评价。在马氏兄弟苦心营造和带领下,扬州徽商“追风附雅”文化氛围浓厚。

其实,扬州马氏兄弟藏书刻书和著书立传只是徽商风雅文化一个缩影。徽商风雅文化情结源远流长。徽州传统人文情趣和崇儒好儒的文化心理成为徽商文雅文化的渊源和根基。南宋休宁知县祝禹圭说道,徽州“山峭厉而水清激,故禀其气、食其土以有生者,其情性习尚不能不过刚而喜斗,然而君子则务以其刚为高行奇节,而尤以不义为羞”。南宋著名学者罗愿说:“其山挺拔廉厉,水悍洁,其人多为御史谏官者。”徽州自秦置黟、歙二县,中原汉文化开始渗入。至东汉初年,即有中原大族迁徙徽州。迁徽后的世家大族仍聚族而居,重视教育,崇尚儒雅,带来了中原文明。

随着人口繁衍与族群扩大,迁徽士民反客为主,而成为徽州的主要居民。在此期间,一些担任郡守的文人名宦,南梁之任帆、徐离,唐朝之薛邕、洪经纶等,大力推行程朱理学和宗法文化,知书达理、崇尚儒雅成为徽州社会风尚。正如明徽州人汪道昆的《太函集》中所说的那样:“大江以南,新都(徽州)以文物著,其俗不儒则贾,相代若践更。”“新都三贾一儒,要之文献国也”。

徽州盛行的重文重儒风俗,许许多多徽商幼小在家乡耳濡目染,受传统礼仪文化熏陶和影响颇深,逐渐养成儒雅文教习性。客居在外后,大多徽商经商致富后仍追求着礼仪风雅生活品味“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有的借书抒怀,有的吟诗作文,有的浸淫音律,有的以画绘意……“良贾何负闳儒,则其躬行彰彰矣”,以儒饰贾,以贾长儒,从而赢得客居他乡人们赞誉。新安徽商程白庵客居吴苏,“吴之士大夫皆喜与之游”。徽州学士归有光在《震川先生集》中写道:“程氏由名水而涉,自晋太守梁忠壮公以来,世不乏人,子孙敷衍,散居海宁、黟、歙间,无虑数千家,并以诗书为业,君岂非所谓士而商者与?然君为人恂恂慕义无穷,所至乐与士大夫交,岂非所谓商而士者与?”徽商这种“贾而好儒”、“亦贾亦儒”文化心理情结渐渐外化为追风附雅文化动力。

徽州商人的“风雅”文化心理情结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商人相当部分是迁徙徽州的北方皇亲贵族后裔,先祖的辉煌及业儒仕途曾经的显赫,深刻激励感召这些后人的追思和奋进。渴望业儒入仕的文化心理情结的根深蒂固,影响着徽商贾而好儒甚至弃贾从儒入仕。《休宁西门汪氏宗谱》记载:明休宁徽商汪镗卒日叮嘱其孤曰:“吾家世着田父冠,吾为儒不卒,然麓书未尽蠹,欲大吾门,是在尔等”。汪镗临终遗言道出了一代徽州商人渴望“业贾入仕”心愿。

这种“风雅”文化心理驱使下,行商致富的徽州商人一方面除了捐资助学,兴建书院,鼓励资助弟子参加科举猎取功名外,一方面钻研精通儒学,擅长诗词文学,著书立传。《汪氏谱乘·光禄寺少卿汪公事实》中记载了歙县潜口徽州商人汪应庚经营盐业于淮扬间,清乾隆元年间见江甘学宫岁久倾颓,遂“出五万余金亟为重建,辉煌轮奂,焕然维新”,又出资一万三千金购买土地一千五百亩,归诸学校,以土地所入用于学校的维修和乡试之费的轶事。

明嘉靖年间婺源商人李大祈早年诵学诗文,后弃儒就贾,经营盐业往返于淮、扬、荆、楚之间,财力日渐雄厚,然“每以幼志未酬,属其子,乃筑环翠书屋于里之坞中,日各督之一经,”并循循劝诱诸子努力学习,“以故诸子发愤下惟,次第尉起,或驰声太学,或叨选秩宗,翩翩以文章倾人耳,……”。此史实记载于婺源《三田李氏统宗谱·环田明处士松峰李公行状》。

顺治《休宁西门汪氏宗谱》之《光禄应诰公七秩寿序》中还记载了明休宁盐商汪应诰常年经营盐业,足远涉闽越,资产丰厚,“然翁虽游于贾人乎,则读书其天性,雅善诗史,治《通鉴纲目》、《家言》、《性理大全》诸书。莫不综究其要,小暇批阅辄竟日。每遇小试,有宿士人茫不知论题始末者,质之,公出某书某卷某行,百无一谬,……”。歙县木材商黄筏史称其“博览群籍,好文学,左、国、庄、骚、史、汉诸书,风诵如流,兼通天官、堪舆、六壬、演禽、奇门诸术,……有《虚船诗集》二卷,文一卷。”为世人所赞。这些徽商不仅酷爱文史诗书而且还著书立传为明清文化传播发展作出一定贡献。

歙《潭渡黄氏族谱》之《蛟峰先生传》中记载歙商黄蛟峰著有《读易抄》3卷,《尚书备忘》12卷,《春秋传略》2卷,《四书备忘》14卷,《性理便览》18卷,《史鉴会要》64卷,《通鉴外传》5卷,《蛟峰文集》4卷,并且“皆经世实学,非剽窃豆丁者比。”婺源徽商董邦直“喜歌诗,兼工词,著有《停舸诗集》四卷,《小频伽词集》三卷,唐邑侯额以‘才优学赡’,雨艽徐御史赠以‘艺苑清芬’。”大学士许承尧在《歙事闲谭》还记载了歙商鲍廷博刻录收集文献轶事。“乃集其家所藏书六百余种,命子士恭由渐进呈”。受到清廷嘉奖,特赐内府刻《古今图书集成》一部。鲍廷博父子还刻有《知不足斋丛书》三十余集,时称善本,清嘉庆二十年(1815)年传入宫中,仁宗看后,深为感叹,“有旨赐举人,传为盛事”。

正是徽商们饱学“风雅”,推动了以理学为代表的徽州文化传播和发展。扬州马曰官、马曰璐兄弟提倡儒雅文风,修筑“小玲珑山馆”、“街西老屋”,为四方名士传播朱子理学和宗法文化提供聚会结社的场所。徽商在提升儒学文化素质和风雅品性同时,竭力熏陶培养家族弟子。民国《黟县志》记载,黟县名医李声远世家业贾百余年,他秉承先业,昌明所学,为义务终竟,名噪天下。尝训子培芳:“医之精义尽在书,不达书理而欲成名医未之有也。”于是,其子培芳发愤苦读,一举成名。

徽商文雅文化传播加速士商融合。许承尧《歙事闲谭》中写道:“商居四民之末,徽俗殊不然。歙之业鹾于淮南北者,多缙绅巨族,其以急公议叙入仕者固多,而读书登第、入词垣跻仕者,更未易卜数。且名贤才士,往往出于其间,则固商而兼士矣。”《岩镇志草》中也写道:徽商“居者为儒,出者为贾,相好相济而不相扰”此士商融合一身,成为商界人杰,堪称其他商帮表率。“凡为商者,当益知所劝矣”,由此使儒商著称徽州商帮称雄三百年。

    

作者:[八月雪] 分类:[历史] 时间:[05:58:47] | 评论(0)
 
夏花之美3
2017-07-23  
夏花之美3

    

作者:[八月雪] 分类:[摄影] 时间:[08:31:50] | 评论(0)
 
夏花之美2
2017-07-23  
夏花之美2

    

作者:[八月雪] 分类:[摄影] 时间:[08:31:29] | 评论(0)
 
夏花之美1
2017-07-23  
夏花之美1

    

作者:[八月雪] 分类:[摄影] 时间:[08:31:07] | 评论(0)
 
聚精会神
2017-07-23  
聚精会神

    

作者:[八月雪] 分类:[摄影] 时间:[08:30:47] | 评论(0)
 
彩蝶黄花丽
2017-07-23  
彩蝶黄花丽

    

作者:[八月雪] 分类:[摄影] 时间:[08:30:13] | 评论(0)
 
夏日炎炎采花忙
2017-07-23  
夏日炎炎采花忙

    

作者:[八月雪] 分类:[摄影] 时间:[08:24:53] | 评论(0)
 
野径白云间
2017-07-23  
春天黄鸟啭,野径白云间

    

作者:[八月雪] 分类:[摄影] 时间:[08:24:18] | 评论(0)
 
静静的夏季山溪谷
2017-07-23  
在宏村旁的山溪峡谷

    

作者:[八月雪] 分类:[摄影] 时间:[08:22:32] | 评论(0)
下一页   最后页   第1页   共715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