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后页   第7页   共11页    跳转到
 
过年真好
2010-02-11  

  “过年了!”妻说。

  “哦,这么快!”我说。

  妻说:“生活好了,有工作干着就显得快!”

  我问:“买点啥年货?”

  妻说:“买啥?家里什么都不缺,随吃随买!”

  我说:“割一块肉吧,好腌腊肉?!”

  妻说:“割呀,我知道你爱吃腊肉!”

  是呀,我的童年是在“红薯片子汤,红薯片子馍,离了红薯不能活”的日子中度过的。为了过年,我用废纸装订成了一本日历,过一天就撕去一张,离年就近一天,心里就高兴一阵子,心想,这日子过得怎么这么慢呀,赶紧过年吧!因为,过年父母亲会把一直舍不得吃的小麦磨成面粉蒸成白面馍,把绿豆打成绿豆黄子在小磨子上磨成浆后炸成绿豆丸子;会把一年来都舍不得花的钱割上一块肉,做成条子肉和块子肉或腌成腊肉。在我幼小的心灵里,过年有白面馍吃,有绿豆丸子吃,有肉吃。

  现在,年在不知不觉中到了,这日子怎么过得这么快呀?!想想过去的日子,看看现在一顿三餐有肉有菜的生活,让人怎么能不感觉到快呢?现在不是每天都在过年吗?

  走在大街上,街道两旁卖的各种样式的春联使我眼花缭乱,各个超市里过年所需的商品琳琅满目,要啥有啥。看到周围的人们都在喜气洋洋地选年货,我也加入到了购买的队伍中……

  过年真好!

    

    

作者:[路边草] 分类:[散文] 时间:[08:29:51] | 评论(0)
 
父 亲
2010-02-05  

     “x你妈老田!”

     这是我

    

作者:[路边草] 分类:[小说] 时间:[16:46:58] | 评论(3)
 
小哥儿俩与老子
2010-02-05  
一对名叫侯博强、侯博盛的双胞胎小哥儿俩,在父母的带领下,从省城郑州来到老子故里——鹿邑县太清宫镇旅游景区游玩。小哥儿俩兴致很高,一边游一边留影。当走到老子文化广场时,小哥儿俩被老子著书立说的雕像吸引住了,围着雕像转了几圈,迟迟不愿离开。你看,小哥儿俩还端着架势在等着我给他们照相呢!  

    

作者:[路边草] 分类:[酷图] 时间:[13:21:27] | 评论(1)
 
重发我对我的老院长的 一片思念之情······
2010-01-13  
   今天,是鹿邑县法院院长王永芳逝世三周年的日子,前来怀念和慰问其亲属的生前好友及其各界人士络绎不绝。重发我对我的老院长的一片思念之情之目的:······现在,象王永芳老院长那种工作作风的人怎么这样少了呢?

    

作者:[路边草] 分类:[报告文学] 时间:[15:04:34] | 评论(0)
 
“驴”
2009-12-29  
 

    这个故事不是我胡编乱造出来的。是听过去老年人讲的。

    故事发生在过去的某年某月某日,老年人也说不清楚,只说是从前。故事的大意是:从前有一姓韩名元章的人。一天,韩元章牵着一头驴去集市上赶集,这头驴有三大特征:一是全身黑,黑的出奇;二是个头矮,矮的出奇;三是头上没有毛,没有的出奇(驴光着的头确实不雅,但那时的人还不知道现在世界上有吉尼斯这个词,如果搁到现在肯定韩元章要申请把自己家里的这头驴加入世界吉尼斯不可了)。韩元章牵着自家的这头驴在集市上走着,当走到一辆装满瓦盆的手推车跟前时,这头驴一蹄子踢在手推车上,只听见哗啦一声,一手推车的瓦盆瞬间变成一地碎片。随之,它右腿一抬,哗的一泡骚尿喷有数丈。街上的行人纷纷大骂这畜牲,单单跑到这人多的地方撒野。

     这手推车的车主名叫王老二,王老二双手捧起瓦盆碎片大哭:

    “这是谁家的畜牲,我上一辈子欠你的什么债呀,这样欺负我,我家全靠这一车瓦盆养家糊口的呀······!”

    韩元章慌忙跑上前去,双手扶起王老二道:

    “对不起,对不起,你这一车瓦盆值多少钱?我全包了”!

    王老二停止了哭声,双眼望着韩元章道:“真的?”

    “真的!”

    “这是你家的驴?!”

    “是呀,我家就这一头畜牲。这畜牲,不懂人性,我为它已经赔了不少银两,也得罪了不少人。你这一车瓦盆值多少钱?”说着,韩元章把一锭银子放在王老二的手里。王老二双手哆嗦着对韩元章感激不尽。

    从此,两人成了朋友。

    一日,两人在一起喝闲酒,席间,王老二说:“韩大哥,允许兄弟冒昧问一句,你说你那畜牲经常给你惹是生非,为此你也花费了不少银两,得罪了不少人,养这畜牲何用?何不宰了它?”

    韩元章面露难色道:“兄弟有所不知,我原来弟兄三个,就老二生性好吃懒做,在村里偷鸡摸狗,霸占良女,无恶不作。后来终因奸杀民女被官方所斩。就在行刑后的那天晚上,他托梦与我,说阎王爷认为他在阳间做恶甚重,罚他来世托生畜牲以赎其罪。阎王爷问他愿意托生啥,他说还想托生人,阎王爷说,你这说人话不做人事、连畜牲都不如的东西,再到人世间不还是作孽。最后阎王爷说,你也不要挑挑拣拣的了,你家的那头大黑驴今夜临产,回你家去吧,回去后,好好的为民出力,以赎其罪。言毕,一脚把它给踢了出来。当天夜里,我家的那头大黑驴就真的生了。这驴它平常乖巧,因托梦是我“老二”,我一直把它当人看待。可谁知这畜牲恶习难改,走到哪败到哪!”

    王老二道:“看这畜牲一把抓住两头不露,驴头光光,也值不了几个银两,养着又经常给你惹是生非,如像你所说,你不杀了它留它又有何用?不如把这畜牲卖给我村里的张屠夫。

    韩元章沉默良久,狠了恨心道:“这畜牲能值几个银两?贤弟,你就送给张屠夫吧。饭后你就把它给牵走让张屠夫宰了算了!”

    饭后,王老二解开拴驴子的缰绳,可怎么也牵不走,这畜牲两眼汪汪,并再三回头寻它的主人,直到躲在饭店墙角一直观望的韩元章出来摆了摆手,它才撩开四蹄,“咴咴······!”

    (这个故事的寓意到底是什么?我一直在揣摩。大概是叫人多做善事,少做坏事吧!不然,下一辈子阎王爷要让你托生驴呀)! 

    

作者:[路边草] 分类:[小说] 时间:[22:23:47] | 评论(2)
 
居家过日子
2009-11-27  
                              居家过日子

    我记忆尤深的是一次向父亲要钱去县城。父亲摸了半天,掏出两元钱递过来,我嫌少不要,他说:“不要?没本事挣钱还能要多少?这就不少啦!”我当时气得真想大哭一场。那是一九七七年。

    从此以后,我知道了办啥事,没有钱是不行的。有了家庭,就不断遇到没有钱的窘相:朋友来家,弄几个菜得钱,没钱去饭店去赊,人家虽然赊给了,在转身的时候,老板会捎带一句:“唉,那帐啥时候算算,俺这是小本生意!”“……”。渐渐我便理解了父亲那时的难处。于是,我便也学着去挣钱,放弃了以前的男子汉架子,下乡收粮食,换大米,后来也干起了烟酒门市部,深深体会了花钱容易挣钱难的滋味。也学会了挣回钱怎样分配才能养家糊口。

    随着孩子的长大,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花钱的地方也多起来。后来虽然有了工作,但那几个钱更不经花,作为一家之长的我,一切都得应付,门头差使,水费、电费、油盐酱醋……计划不周,家里便会缺这少那。于是,我在心里便订了一个“家庭月开支计划表”:全家五口人,面粉五十公斤,按九十元,菜及调味品一百五十元,煤三十元,水电费四十五元,一月下来共需三百多元。我这近四百元的工资除支付全家的生活费用外,全靠家中那两亩地来弥补了。我曾和妻子说“就是再忙再累,也不能丢了那块责任田。”这样算来,每月省下来的钱用于学生学杂费和一年四季的穿戴。

    大人省吃俭用,好在两个孩子也很体贴大人的苦处,很懂事。在吃穿上从不向我讨要。比如说:他妈回家拾掇责任田去了,学校里清理非城镇户口学生,大孩子看我没钱交借读费,说:“爸,我不上学了,你让我当兵去吧!”二孩子说:“爸,我也不上学了,让我和咱村里的卫杰一起去鹤壁吧!”他们弟兄俩一个十六岁,一个才十五岁,说出来这些能理解大人尽情的话真让人高兴,但仔细想想,鼻子就酸了。■

    

作者:[路边草] 分类:[散文] 时间:[10:30:04] | 评论(0)
 
酒乡故事(下)
2009-11-27  
                             酒乡故事(下)         

                            

                             大喝之四:张涛 

    现实生活中,文中我所提到的一些人和事,常常使我赞叹不已。这些人不但好客,且为人处事在方圆几十里都数得着的。但喝过酒后也不乏出尽洋相的。

    张涛爱喝闷酒。所谓闷酒就是独自一人自斟自饮。有人把他喝酒总结为:

                         “三两四两不管护,

                          七两八两晕乎乎;

                          剩下二两要它咋?

                          不如来个一咕嘟”。

  

    这天,酒友小王掂酒拿菜来找他喝酒,开始每人打开一瓶鹿邑大曲对饮起来,完后又拧开一斤二一添作五。在喝完三斤以后,剩下一斤他俩提议算公共酒,二人猜着枚喝。此时,他俩酒劲都上来了。

    张涛说:“在我家我先打通关。”

    小王说:“中,主家不喝客不饮,你先打,我后打!”

    张涛伸出胳膊说:“来,一枚三个!”

    小王说:“你打通关咋先找我?”

    张涛说:“我不找你找谁?”

    小王左右看看说:“对,摊我应关!”

    这样二人又喝了一斤。看看天色已晚,小王迈着八字步离去。张涛送走小王身体已有些不支,看看爱人串门子还没回来,在屋里三晃两晃也不管它床不床的倒头便睡。爱人回来看看桌子上杯盘狼藉却没个人影,想着可能喝罢酒找人打牌去了,拾掇后便铺铺床睡了。朦胧中,觉得床下有动静,仔细一听,吭叽吭叽地,说猪不象猪,说人不象人的声音,吓得她“嗷”的一声跳出三丈外,惊得左邻右舍纷纷跑来问咋啦。张涛的爱人指着屋里嘴直打颤:“床、床、床下有鬼!”这一喊,几个青年手里长是杆子短是棍地围住了堂屋。几个胆子大的到屋里拿着手电向床下照去,一看有一个人在里边,一青年拿棍照着屁股就是一家伙,只听“哎哟”一声,一青年耳尖,说:“这不是涛哥吗!”众人这才七手八脚地把那人从床下拉出来,一看果然是张涛。他爱人一听是自己的丈夫,跑进屋里捡起地上的高跟鞋照着张涛的头就是一家伙,幸亏被一青年挡住。他爱人抓起床上的单子往身上一披,蹲在地上嘤嘤地哭起来。这时的张涛醉意未消,茫然地看着满屋子里的人,手揉着屁股问道:“刚才是谁捅我一家伙?” 

                           大喝之五:二愣子 

    

作者:[路边草] 分类:[散文] 时间:[10:24:42] | 评论(0)
 
酒乡故事(上)
2009-11-27  
                                 酒乡故事(上)

    本人爱喝酒且好客,加上在酒场上爱谝能,常在酒场主客未定时,便率先伸出胳膊,扬言横扫一圈。于是,便招来众多老兄小弟的围攻,我使出全身解数左右开弓,奋力拼杀。直杀得天昏地暗,难分难解,到后来菜没品味、饭没吃,辣水子早已灌满了肚子。再最后,我终因寡不敌众,早早败下阵来,以我的失败而告终。 

    

作者:[路边草] 分类:[散文] 时间:[10:20:53] | 评论(0)
 
王天瑞老师印象
2009-11-27  

                           王天瑞老师印象

    见王天瑞老师是我早就梦寐以求的事。但是,王天瑞老师是市文联副主席,是文联领导。我

    

作者:[路边草] 分类:[散文] 时间:[10:03:12] | 评论(1)
 
良 心 《周口晚报11日转发本博客一次执行》
2009-11-11  
                                    良  心 

小说  

 

  天刚蒙蒙亮,麻雀在树上有气无力地半天叫一声。我和执行局长一行五人在被执行人的家门口已经守候了一个多小时了。这时,门“吱”的一声开了,闪出一个女人的身影。

  “你们辛苦啦,天不亮就在俺家门口守着!”

  局长:“你要是知道俺们辛苦,还不把人家的账还上?”

  “哟,看你说哩,有头发谁装秃子?他已经外出一年多了,等打工挣到钱一定先把这笔钱还上!”

  局长:“不就是两万块钱吗?我们已经来了多少趟了,你是知道的。今天你找亲戚、邻居借借,把案件结了!”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男人外出打工,我一个女人谁借给我钱啊?”

  局长:“你不借,我可说难听的了。”

  “你说啊,我听着哩!”

  局长:“申请人提供信息说你丈夫昨天回来了,现在在家!”

  “看你说哩,我还敢欺骗你们这些大法官?我要是欺骗你们,你们还不枪毙我啊!”

  局长向我使了个眼色,我和小李及另外两位同志趁机闪进了屋里。女人大声叫起来:“快来看,快来看啊!天不亮就来抢东西啦!这还有王法没有!法院的法官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啦!”这女人边喊边往里间挤,想把里间的门给锁上。我拉住女人,让小李去了里间。小李到了里间说:“愣子,天亮了,该起来了!”

  这时,愣子穿着一身白色带暗蓝花的睡衣,穿着拖鞋从里间出来,满脸怒气:“几个人欺负一个弱女子算本事?不就是欠几个钱,值得这样兴师动众!”

  愣子进厕所,洗漱、穿衣,我们耐心地等到愣子忙完。

  局长:“咱先到法院里说说?”

  愣子:“我明白,不就是15天吗?”说完转身对跟在身后的嘴里一直不干不净的女人说:“你给老四打个电话,让他在拘留所门口等着我!”说完大摇大摆地上了车。

  天亮了,还没有到上班时间,法院里静悄悄的。我们把愣子带到法院执行局。到了局长的屋里,愣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掏出烟点上火,吐起了烟圈,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局长示意我记笔录。

  局长:“说说你的基本情况。”

  愣子:“判决书上都写着哩!”

  局长:“判决书判决你偿还原告债务两万元,你今天怎么履行?”

  愣子:“没钱!”

  局长:“你可知道拒不履行法院判决的后果?”

  愣子:“咋?这几个钱不够判我死刑的吧!”

  局长:“那好,就你这态度,就可以司法拘留你15天!”局长语气严厉起来:“你不要以为你鞋大不挤脚!”局长停顿了一下,看看愣子没有吱声,说:“没有钱,你可有一句像样的话?都像你这样法院的工作咋开展?你还是一个男子汉哩,你在你那一片咋混人了? 你在社会上咋混人了?”

  局长的一席话,使愣子感到理亏,良心的发现使他不得不低下了头。随后,局长向原告刘阳打电话,让他在八点到法院执行局。

  刘阳和愣子是一个村的,又住在不远,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刘阳本来也不想起诉,因为每次去愣子家要账,愣子都不给好话,他一气之下就把愣子告上了法庭。官司是胜诉了,可是两家却成了仇人。刘阳来到法院后,看到往日不可一世的愣子像霜打的茄子。

  听说局长要拘留愣子,猛然间,刘阳又起了同情心,他想了一会儿,对局长说:“算啦算啦,我知道愣子这一段时间手头上确实紧,再说嫂子一个人在家也不容易,给他缓缓吧!”愣子抬起头,一脸吃惊的样子,沉默了一会儿说:“刘阳哥,我知道对不起你,都是为了面子,气头上谁也不让谁,说话难听才到了这个地步的,你仁我不能不义,我这就让家里把钱送过来!”

  愣子掏出手机,接通了家里的电话……

 

    

作者:[路边草] 分类:[小说] 时间:[17:06:16] | 评论(7)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后页   第7页   共11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