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第一页   上一页   第7页   共7页    跳转到
 
看看执行有多难?(二)
2009-08-14  
    我曾在我的一本书的后记里这样写道:···“在这鱼龙混杂的年代里,一些个势利小人也得了志。我知道尘世间就没有纯洁的地方,但这些个势利小人是中山狼啊!中山狼要是得了志,对社会后患无穷。作为一个作家,作家的责任是什么?在文章里我也力求用我手中笔去鞭挞这些个狗仗人势的势利小人。但由于水平有限,加上一些客观上的因素,写出来的东西真的没尽我意,没尽我意啊”!······

    当时我想,多行不义必自毙。中山狼和那些个狗仗人势的势利小人终究要会得到报应的。在我写这一篇文章的时候,我这篇文章里边所提到的那位法纪科长因违法乱纪已被免去了科长职务。正应了百姓中流传的那句话:报应!

    案件回放:

    原告:解某诉被告甄某债务纠纷一案,1997年判决书判决被告甄某偿还原告解某33784元。判决生效后,被告拒不履行。原告立案执行。法院按照程序对被告下发了执行通知书后,被告四处躲避执行 。直到2004年10月法院办案人员在原告提供信息的情况下,才找到被告甄某 。甄某百般抵赖,辱骂办案人员,办案人员在给甄某记笔录时,被告的丈夫(检察院干部)闯进法院执行庭办公室,夫妻二人把原告按倒在地,对原告进行拳打脚踢。原告的面部、肋部、头部被打伤。被告的丈夫一走了之。事隔几天,检察院法纪科长弓某打电话给办案人员,要求把解某诉被告甄某一案的执行卷送到检察院。执行人员说调卷可以,你把调卷手续拿过来,经主管执行的院长签字后再给你们。这一下可触怒了检察院法纪科的弓科长。他打电话让办案人员到检察院里去说情况。办案人员一行二人到了检察院后,弓科长对另外一名法院的同志说,你回去把卷拿过来。他转身对他手下的人说,你给路边草记记笔录!另外一名法院的同志说:“我回去拿卷有什么手续?弓科长立即安排手下的人说:给他开一张调卷函。办案人员说:“我们拿着你们的调卷函去找我们的领导签字调我们自己的卷,这恐怕不合适吧”?我接着说:“你给谁记笔录?我们有什么错误?你不经我们领导批准就传我们来”?!······    

    我们愤愤而去。

    回到法院,我们向主管院长作了汇报,主管院长看了执行卷后,认为案件正在执行中没有必要调卷。有什么问题可以到法院来解决。当天下午,弓科长又给执行人员打电话。执行人员向弓科长说明了主管院长的意思。弓科长不愿意了:“我是让你来检察院把情况说明”!语气威严又霸道。执行人员感到问题严重了。法院领导都怕检察院,何况是一个搞执行的一般干警?于是便抱着被子前去检察院受审:能回来就回来,不能回来就进监狱,到时候不需要再回家拿被子了。

    办案人员始终不明白:正常执行一个这么小小的案件到底犯了哪门子法?······

    上班了,弓科长不给面见。正在等待,突然,110拉着警笛围住了办案人员。他们又是拍照又是记笔录(事后我听公安局的同志讲,你们怕他们,我们更怕他们。我们不去不行呀,他们要追究我们责任的·······)。后来,办案人员才知道,法院领导打电话要我立即回法院。就在办案人员回法院的路上,检察院个别人命令110拦车堵截,不让回法院,要把办案人员置于死地而后快!办案人员心理也明白:该案件不就是牵连到你们检察院里同志的家属吗?调卷的目的不就是拖延执行时间吗?但是,就是你把卷调走了,你能拖到驴年马月?该回避的案件你不回避,检察院里的干部在法院把原告打伤残,你不去处理,却利用手中的权利徇私枉法,威胁执行人员,这难道正常吗?常言道:一只老鼠坏了一锅汤,检察院里虽然就一个这样的人,但是他却严重损害了检察机关在人们心目中严肃执法,公正执法的形象!后来,该案件在人大领导的监督下,于去年终于结案。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一个案件,看看法院在执行中所遇到的来自方方面面的阻力,你说执行难不难?

    后话:令我欣慰的是经常为该案件而告状的解某在见到我的时候,我问他为什么不去告状了?他说:这是天意,我的案件执结了,违法乱纪的人受到处理了,我还告什么状呀?!这就是天意:多行不义必自毙!

    

作者:[路边草] 分类:[执行] 时间:[14:36:16] | 评论(4)
 
看看执行有多难?(一)
2009-08-14  
    有一兄弟法院来执行一起债务纠纷案,要求当地法院配合执行,执行标的是10万余元。当事人提供被执行企业在县委档案局存有名人字画。领导安排我领着他们去县委档案局接头。所谓的配合执行,也就是带着兄弟法院去认认门,在遇到阻力的时候协助兄弟法院执行。因协助兄弟法院执行我吃过苦头,便和领导商量是不是让别的同志带着他们去。领导说:你是从县委出来的,里边的人你都熟悉,带着他们接上头就回来了,这能有啥?想想也是,不就是接个头吗? 

    我坐上兄弟单位的车走到一半路的时候,我还是有点担心(事后我才感到当时的担心是多么对呀),感到不合适,但是我这时下车也不合适呀!一瞬间,我曾想和县委某个认识的同志打个电话,可惜来不及了,已经到了县委门口。和档案局的领导接上头后我便溜之大吉。 

     时过月余。 

    一天,县委一位副主任打来电话:“你来县委办公室一下”! 

    我问:“有什么指示”? 

    主任:“你和你们的院长一起去XX法院要人”! 

    我问:“咋啦”? 

    主任:“是这样的,昨天XX法院把档案局的X局长带走了,你和你们院长一起去要人去”! 

    我说:“要人怎么让我去”? 

    主任:“你不去谁去?是你领XX法院的人把人抓走的”! 

    我吓了一身冷汗。我的天呀,犁不住也得耙住我,就这粘上我了!我立即找主抓执行的领导理论,是你让我去的,你去给县委领导解释去。领导说:“拒不协助法院执行,不拘留他拘留谁”?他话锋一转说:“让你去要人你就去,那有啥”?看看,说的多轻松!费了很多周折,总算把局长给放了回来。但是,去要人的前前后后,领导说的那些话比照着我脸上煽两个耳光还难受。有人笑话我,有人埋怨我。是呀,人说吃一錾长一智,我吃多少錾了,就是长不了智,真是没有耳性(不说远的,就说最近的吧。主抓执行的领导安排我去配合兄弟法院执行一个企业债务纠纷案件,当时我因为有事没有去,我安排了一个同志替我去了。我想,不就是做做向导吗?在兄弟单位查封了该企业的账户后,院长给替我去的同志打电话:“谁叫你去的”?答:“路庭长让我去的”!当时我想是谁叫我去的呀?院长:“立即给我回来”!事后我才知道院长的难处:县委领导打了电话,这是我们县的重点企业,你怎么可以安排人去配合其他法院的执行该企业?从此,我也暗自发誓,以后再不能干这样的傻求事了! 

    我这不是还在干这样的傻求事吗! 

    我想,事情过去很久了,也就没有事了。 

    一天,法院召开全体干警大会。为了提高大会的规格,领导请来了主抓政法的书记来作指示。书记在讲话中其中有这样一段话:……个别干警肩章一带可不得了在县委院里

    

作者:[路边草] 分类:[执行] 时间:[14:18:38] | 评论(8)
 
一份发不出去的判决书
2009-08-12  
    江城区法院经济审判庭庭长石铁成和书记员小于骑车来到区委组织部送达一份经济判决书。一办公室人员接过判决书领他俩来到一挂有部长牌子的屋里。石庭长在电视里认识,屋里坐着的就是组织部的程部长。

 

   “程部长,这是区法院经济庭石铁成庭长,来送一份判决书!”

程部长抬眼看了一下石铁成,接过判决书:

                       江  城  区  人  民  法  院

                            经 济 判 决 书

                                      (2000)江经初字第250号

            原告:江城区水利宾馆

            法定代表人:吴义中,系江城区水利宾馆经理

            被告江城区委组织部。

            法定代表人程玉然,系江城区委组织部部长

           “把我推上被告席啦!”程部长自言自语,脸上已显不悦。

            ……

     本院认为:被告江城区委组织部共欠江城区水利宾馆饭菜款150800元(均有发票在卷),经多次催要不还,应负本案的全部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江城区委组织部欠原告江城区水利宾馆饭款150800元,于判决生效后五日内付清,逾期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514元,由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

                        江城区人民法院

                            二000年元月二十九日

     程部长眉头锁成一个疙瘩,恼怒地一拍桌子:“老石,你这判决和谁打招呼啦?”

石铁成:“程部长,开庭传你们,你们不去,这是给院领导汇报后,经审委会讨论后定的!”

   “审委会谁当家?待会我给你们院长打电话!”程部长说着拿起电话:“喂,老胡,你过来和法院的两个人一起到水利局,找一下连世清,看看他想不想干了,今年提他当局长就办组织部的难看。”

     在胡部长转身要走的时候,程部长一拍石庭长的肩膀:“小伙子,今年多大啦?”

答:“今年36岁!”

    “现在是科员还是……”

     待石铁成答是副科时,程部长说:“今年这批才任命的吧!好好干,副科到正科不就一级之差吗!……”

      胡部长坐车先走了。区委离水利局不远,在熙熙嚷嚷的街道上骑车并不比坐车慢,车到他俩也到了。

      石庭长知道这老胡是常务副部长,帐单数他签的名最多。

      他们到水利局径直来到局长室。局长连世清正在和几个人喷着烟圈圈,见胡部长进屋忙站起,握手让座,嘴里说着领导来怎么不先打个招呼,递过烟后赶紧惦起茶瓶为胡部长倒水。

      胡部长接过连世清局长递过来的江城牌香烟,绷着脸沉默了三分钟又猛地吸一口长长地吐了一口烟,眼睛直直地叮着连局长:“世清啊,咱组织部待你可不薄,考核时是我一手给你整的材料,当时反对票可不少,程部长在提你的问题上没少操心,不是组织部这几个人你能到这里干一把手?开玩笑,弄不好你现在还在下边穷鸡巴跑腿哩!”

     “是,是,多亏你和程部长的关怀和照顾!”

      连局长脸上虽然木木的,但还是强挤出一点很自然的笑容。他又抽出一颗烟递给胡部长,又掂起茶瓶续了点开水,双手捧着茶杯搁在胡部长面前。

      胡部长又吐了一口烟,把判决书递给连局长:“你看,这是咋搞的吗?原来我不是给你打过电话了吗?水利宾馆属你局本单位的,就这几个钱就解决不了啦?”

      连局长认真地接过判决书,面露难色:“胡局长,这个宾馆原来是局里办的,因管理不善从去年就承包给个人啦,当时我还在乡下!”

     “再承包,它还是你局里的宾馆吗!属你管着哩!一个局长连这点小事就统筹不了,当什么局长?!”显然,胡部长对连局长这样回答很不满:“来时程部长安排,交给你看着解决,有啥问题随时与他联系。”

      连局长望着门外,又要说什么,胡部长已站起来,对石庭长说:“以后不要再到组织部要帐,就找连局长,我先走啦!”

      石庭长和书记员小于干愣在那里望着连局长,连局长摆着判决书对石庭长和小于说:“昨天人事局拿着一叠子票要我冲帐,今天才上班就弄个这,嘿,在这个吊位置上真难干。”他顿了一下说:“这样吧,判决书你俩先拿回去,晚上我们召开党组会研究一下。

      …… 

   

 

    

作者:[路边草] 分类:[小说] 时间:[20:29:44] | 评论(1)
 
我怎么变了
2009-08-04  
 

  从前,两个差役和一个县官在一起吃饭,言谈之中都想巴结县官。县官听了些奉承话,感到很惬意。这时,县官放了一个响屁,两个差役争相讨好。一个说:“大老爷放的屁很响啊,但一点臭味都没有。”另一差役附和道:“我刚才还闻到一股香味呢!”县官一听微皱眉头,说:“如果放屁不臭,那一定是我的五脏出了毛病。”县官话音刚落,第—个说话的差役忙用手在空中扇了几下,然后又用鼻子嗅了嗅,说:“哎呀,原来臭味这才过来!”第二个差役忙用手捂着鼻子:“啊,这屁臭得很哩!”

  这个故事讽刺的是那些溜须拍马、见风使舵的势利小人,表现了人们对小人的深恶痛绝。翻翻历史就令人寒心,“小人”的确是人中的垃圾,其本质特征是一切从私利出发,私利的核心就是金钱权势。于是乎,为达到目的,他们不择手段,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搬弄是非,欺上瞒下,把“黑”当“白”,把“是”当“非”,以谗人、害人为乐趣。一旦有了合适的气候,小人就会大行其道。在现实生活中,爱拍马屁者有之,爱听奉承话的领导不乏其人,这就为“小人”的滋生营造了土壤。

  人是万物之灵,只有说实话、真话才成其为人,如果心里想的和嘴里说的不一样,像契诃夫笔下的“变色龙”一样,那就失去了人的本性。过去,我出于良知和群众的利益,因说话耿直赢得群众的信任,心里想啥嘴里就蹦出啥。但万万没想到被“小人”抓住了把柄,他们搬弄是非,我因此得罪了个别领导。事后有好心的同志劝我:“你的个性不改一改,以后是要吃苦头的。”我心里也明白,识时务者为俊杰,看透不说才“明智”,才适应单位的小环境,才得到某些领导的信任。但我的脾气就是改不过来,我为此吃过了不少苦头。后来因为爱写批评稿,接连遭到个别领导的打击,差点儿把饭碗砸了。我曾想,假如大家都那样,该坚持的原则不坚持,该说的真话不说,整天望着个别私欲膨胀的领导的眼色行事,党的原则还要不要?群众的利益还要不要?自己一贯坚守的人格还要不要?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是提倡让人畅所欲言,发表意见说真话的。但说归说,做归做。经历了这些年的挫折,我也不知不觉地变得“安分”起来。平时,该说的话我也不敢说了,有时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吐出来的是违心的,对于领导,外加点奉承的言辞。对于这些年来的变化,我经常扪心自问: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作者:[路边草] 分类:[杂文] 时间:[21:09:11] | 评论(1)
 
办公室里还有专吃这碗饭的人
2009-08-04  
  今天,我拿着材料准备到打字室里打印,路过院长办公室门口。

  院长:“路主任,来来”!

  ?“有事”?我进了院长的办公室。

  院长:“路主任,以前办公室主任的权限我了解过,但是,具我了解办公室主任的权利是负责上通下达和院里的后勤保障工作,......对于30——20元的权利可没有过呀”?!

  我愕然。我问院长这话是啥意思。

  院长说:“你在给别人说原来的办公室主任都有30——20元的签字权?!”

  我明白了。

  昨天,我让办公室里的同志把桌子、窗户玻璃都擦了一遍。完后,大家又天南海北地胡砍一气。一同事问我大家忙了一上午,中午咋办?

  我知道这是同志们在开玩笑,就说:“我安排呀,四个菜,一瓶酒”!

 “回去怎么向嫂子交代”?

 “这还需要请示汇报吗?自己就消化了”!说着,一同事神秘地说:“主任,你可不知道,原来的主任可有30——20元的权利,同志们有时加班加点吃点加班饭主任一签字就报销了”!我当时说了一句,如果有30——20元的权利,我经常请同志们吃加班饭!

  看看,我这不经意间的一句话玩笑话,不到24小时就传到了院长的耳朵里了。

  我给院长解释:“年轻人到一块能有多少正经话呀?不就是在一起胡诌瞎扯吗”?......

好说呆说,院长似信非信,我憋了一头汗出了院长的办公室。

  常听人说有些“小人”级的人物不干工作专靠打小报告给领导溜,没想到,办公室里就5个人,这小小的办公室里还真有专吃这碗饭的“小人”哩!

    

作者:[路边草] 分类:[杂文] 时间:[18:23:54] | 评论(0)
 
惧怕上访,让正义何在?
2009-08-04  

  昨天,我看了《半月谈》杂志周伟 李钧德 范春生老师写的《变了味的“息访”》文章,对那些无理上访、缠访、闹访的根源及国家政策和某些单位领导为了自己的乌纱帽,对上访人采取的“人盯人、陪吃喝”等等一系列措施,对那些无理上访人做法的放纵,并由此因上访人所引起的诸多社会问题等等,把上访人的心态,陪访人的目的,剖析的很到家、很到位。同时,也提出了解决问题的建议。但是,人们惧怕上访的根源在哪里?怎样才能解除人们这种惧怕上访的心态,根除这种现象,用更科学的方法,彻底化解人民内部矛盾纠纷,我认为,那不是基层一个人、一个单位能解决的问题。

  在办公室,正想写一篇稿子,有人对我说:“咱楼上有一女的要跳楼”!我问怎么回事?答:不知道!我忙出去到院子里一看,一女的正在七楼顶上坐着,嘴里不知道说的是什么。我看到院子里有消防队的,有公安局里的领导都来了。门外有很多围观的群众。我问是什么案件?有人说是公安局的案件。我又问公安局的案件为什么跑到法院来跳楼?答:法院是公平、公正的 !我想,既然你相信法院是公平、公正的你这又是何必呢?起诉呀!你这不是要挟法院吗?这时,我听到有人说,这就是上访人的必修课,必修课的内容包括:装疯、卖傻、喝药、跳楼,这就是最后一课的最后一篇毕业论文,这女的毕业了!另外有人议论说:人真的跳楼死了,看看政府咋赔偿她吧?要啥给啥,要多少钱陪多少钱!……

  所见所闻,联想到自己身边的一些人和事,对某些人这种惧怕上访心态而采取的“人盯人、陪吃喝,”等等的措施,以及由此而引起的负面效应,结合我本人所办理的案件看看某些领导为了息访而采取的一些忍让和纵容,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写这一篇稿子的前一天,一中年妇女来到我的同事办公室里,谈起她到省城上访的事情,满脸的自豪。她说:因为宅基地乡里没有给我处理好,一位经常上访的邻居对我说你去上访呀!于是我就对乡里领导说我去省里上访去。其实我是到大城市里旅游去了!结果,我刚到市里乡里领导就带着小车赶到了,用小车我们一起旅游了一圈后又把我送到了家。说这话的时候,我看到她的表情:好荣耀呀!

  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案件双方当事人要挟办案人员,一方说你判我输我上访!另一方说你判我输我上访!

  被告邱某,经法院判决的案件共六件,合计标的达20余万元。判决生效后,被告邱某拒不履行,经领导批准,办案人员对其司法拘留15天。拘留15天后被告仍然拒不履行。经给领导汇报其他几个案件又分别对其拘留15天。后被告仍然不履行。经领导批准后移交公安局。后来,被告邱某出来后四处上访告状。告办案人员非法拘留他,要求赔偿他精神损失费等各项费用达300余万元,并且要求办案人员公开赔礼道歉。他又找到一位原告,要他做假证,说你只要证明XX打我了,我会一分不少的给你。原告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呀,原告不从,被告就先是告到县检察院,县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被驳回”,后来他看到别人信访访到了甜头,又告到河南省检察院、省巡视组,又于以驳回。再后来被告看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便在我单位里纠缠,在市院纠缠。领导说我们实在被他纠缠的没有办法了,现在信访是第一位,赔偿他一些钱吧。单位领导、市领导和被告谈判,最后以3万元达成和解协议:单位拿2万元,办案人员个人拿1万元。没有办法,拿钱消灾吧!可是,六个案件,六个原告的钱却没有执行回来一分,六个案件的被执行人却因为上访得到了法院的三万元赔偿款。

  难道原告就不能上访吗?能上访!也会上访,而且也更知道门路。但是身份不一样。因为他们是工作人员,是机关单位。有政策约束不说,主要的是怎么能和这样一个"无赖"去纠缠?

被告从2001年上访访出了成绩,访出了甜头后,现在被告又告案件在审理期间他没有收到传票、没有收到判决书,判决事实错误,要求赔偿……具体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可想而知。可是,他作为一个被告的六个案件再也没有人敢执行了。现在,被告可以大大咧咧地、趾高气扬地在办案人员面前走来走去,他还故意以夸张的动作炫耀自己:你能奈我何?你敢怎么着我?!

  被告郭某,女,现年57岁。2001年法院判决其丈夫和她偿还原告35000元,利息8750元,诉讼费1750元,合计45500元。法院判决生效后,被告郭某和其丈夫拒不履行。把法院冻结的工资从单位里强行领走。后来,法院从银行依法冻结了她丈夫的工资。一直扣划到去年2月,因为用银行卡取款2000元,而且她已经领走。在办案人员把存折和卡归还她后,她通过熟悉的人调出明系账单,把卡和折同是一笔钱说成是两笔,是办案人员多取了她的钱,要求归还于她。银行的工作人员怎么给她解释她都不愿意。因为利息问题原告方要求加倍支付迟延期间的利息,也是判决书上所判决的。原告和被告郭某双方一直协商不成。因双方都不是省油的灯,案件一直结不了。原、被告都反映到单位领导那里,反映到省巡视组,被告反映到县纪检会,反映到中国法制调查网。一天晚上,中国法制调查网一位姓x的给我打电话,说他是中国法制调查网的记者,有某某的案件是不是你办理的?我说是呀!现在天已经晚了,你明天到法院,我详细给你回报!时至今日,没有见到中国法制调查网记者的踪影。郭某还说办案人员徇私枉法,要求开除违法干警,并公开道歉!后来,法院办案人员委托人民银行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利息。人民银行有关人员提供利息清单后,被告郭某不愿意,又反映到省巡视组。说违法计算利息,是谁算的?她去找谁!并威胁办案人员说她还要去要到北京,要到美国大使馆……

  领导害怕了,说办案人员执行不力,不会做当事人的工作,要求限期汇报。兄弟单位害怕了:计算利息的单位人民银行不敢出证明,农业银行不敢出证明。

现在,为什么人们都惧怕上访?人们都明白,上访有理呀!他们应该协助的不敢协助,应该出证明的不敢出证明。谁也不会拿着自己的饭碗开玩笑。面对这种现象,人们应该坚持的不敢坚持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多干事不如少干事,少干事不如不干事。一当事人对着我的领导说:我告你!我的领导说,你告呀,大不了我这个党组成员不干了。一当事人对我说:我告你!我说:你告呀,大不了开除我,你只要有理你就告呀!

  我给领导说,现在我们真的没有干工作的权利和勇气了,真难呀!

  领导说:我比你们更难!

  政府当敬老院。在办案人员前去执行时,村委主任把警车和办案人员锁在院子里,并扬言:"你执行,我把这些老人明天用车都拉到你法院,拉到县委,拉到市委去上访!在市委门口拉的屎和尿看你法院咋收拾"?......现在,该案件一直执行不了。原告对法院失去了信心,说准备去省里,去北京……

  在两个月里,因上访案件,我向上级有关部门写汇报材料就达20余件,整天满脑子的都是怎么写汇报材料,哪还有精力和时间去干工作?有人总结说:你干多了是找死,不干你是等死。左右为难呀!……

因惧怕上访,本来是区区小事酿成了大事;因惧怕上访,很多问题本来不上访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上访了;因惧怕上访,一些当事人可以把尸体抬到机关门口,抬到院子里;可以在院子里高声大骂,在走廊里,办公室里和工作人员大吵大闹,使工作人员无法办公。现在,有不平事不找公、检、法,而是去上访,没有事闲着没事干看哪个人不顺眼了想整倒他就找一点事去上访告他……

  “花钱买稳定”,人盯人、陪吃陪喝,就是“非正常息访”,就是惧怕上访,纵容上访。惧怕上访,让法律何在?惧怕上访,让正义何在?但是,在上边口口声声责任追究的压力下,某些领导拿着国家的钱去消灾,可是消灾以后的社会效果呢?是纵容上访!现在,人们为什么惧怕上访呢?上访者为什么不去通过合法渠道去上访呢?这一切不就明白了吗?!

  这确是当前社会中一种不正常现象!

    

 

    

作者:[路边草] 分类:[杂文] 时间:[10:04:26] | 评论(0)
 
狗眼看人低 
2009-08-04  
                                  狗眼看人低 

  

  “狗眼看人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查网上解释:本人(对不起,我不是人,我是条地地道道的狗——是条标标准准的憨狗)、本狗天生身高不足二尺,...狗眼看人低:势利小人凭借主子的霸气,狗戴官帽——充作大人物......

   最近,几位朋友闲聊,一朋友说:我前天遇到这样一件事你说气人不气人。我和单位的一位同志去街上买办公用品,正好见司机半半开的车上街,我们俩人便趁车。车行至离街上还有500米的时候,司机半半刹住车说,我要去接领导的,下车吧!看看还有这么远的路程,天气炎热,再三要求不行。常理,司机点一点油门就到了,可是他偏偏非要我俩下来不可。想想算了。现在不就是这样吗?干事情的没有车,不干事的做好车!当官的咱不说,司机本来就跟咱一个球样子,就因为跟着领导开车,自认为身价比咱高几分似的。另外一朋友接着说,这是不是狗仗人势?如果不是,那就是地地道道是狗眼看人低,这是啥世道呀!我说,弟兄们别生气,本人也遇见了类似这样的一件事,事虽不大,大伙评评看这是不是也叫狗眼看人低:

   单位里为了加强组织纪律性,先后采取了点名,抽查,捺指纹等办法。因单位大,人员多,再三强调仍有迟到和不上班者。主要领导不满意。不满意有什么办法,一年360天,自己不能天天跟着点名呀。于是,他立即召开班子会议,重申:班子成员没有特除情况每天必须参加点名,并且要站在前排,以示领导重视和监督。点名者,办公室人员也。且应该是品,德优良之人。不然你就是到了,应了卯,他对你有成见给你打了个×,一月一统计,半年一总结,单位里制定有奖惩制度,上班了他说你没有去,事过境迁,你向谁讲理去。你某年某月某日缺勤,扣工资不说,通报批评可是丢人打家伙的事情。我是个讲面子的人,这个人我可丢不起。为此,我从不无辜缺勤,迟到。就是家里真的有事情了来不及参加点名了,便习惯性地向领导打电话请假,说明自己晚去的理由。

   一日。早晨7点多,急匆匆正欲赶车上班,忽见单位接领导的小车停在门口,便和司机打了招呼乘车。车到领导门口,领导还没有出来。半小时过去了,时间已是7点56分钟,仍不见领导出来。上班点名的时间是8点,催促领导上班是当小兵子的一大忌讳,司机更甚。司机便用手机向办公室的一位负责点名的同志说明了我们三人的情况。我心想,跟着领导晚了一会不能按缺勤对待呀,更不能挨批评。再说还有司机哩。到单位晚点了自不必说。

   时过数天,无意中看到了单位里的点名册。随手翻到了我和单位领导.司机那天的上班情况:领导 √ ,正常上班,司机 √ ,正常上班。唯有给我画了个×。领导没有缺勤,司机没有缺勤,唯有我缺勤了呀!我操,这是谁点的名?我虽不能和领导相比,就不能和司机比吗?办公室的这位点名者,是什么心态?我愤愤不平。后来想想,挣什么呢?现在这样的人多了,出现这样的事能少吗?这是不是叫狗眼看人低?如果是的话,我跟这样的人能挣出个所以然来吗?!

   大家无语

    

作者:[路边草] 分类:[杂文] 时间:[06:22:46] | 评论(0)
第一页   上一页   第7页   共7页    跳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