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官 | 学者 | 网友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中国法院网   >> 法治论坛
  文章查询
  日 历
  分 类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后页   第690页   共707页    跳转到
 
墨尔本夜间
2010-08-11  
墨尔本夜间

    

作者:[八月雪] 分类:[摄影] 时间:[18:04:54] | 评论(0)
 
求索
2010-08-11  
大足石刻艺窟前,有许多求艺者在孜孜不倦的劳作着,求索艺术的真谛。

    

作者:[八月雪] 分类:[摄影] 时间:[17:23:36] | 评论(1)
 
甜美的微笑
2010-08-11  
在荣昌法院开了和谐司法机制研讨会后,我们在荣昌法院的精心安排下,去了大足石刻艺窟参观,在惊叹古人精湛的技艺和鬼斧神工的艺术感染力同时,看到荣昌这位美丽年轻的法官那天真纯洁的微笑。

    

作者:[八月雪] 分类:[摄影] 时间:[17:20:28] | 评论(0)
 
感动,总理突然改变行程踏泥泞再赴舟曲重灾区
2010-08-09  
舟曲县位于甘肃省南部,嘉陵江上游支流白龙江贯穿县城城区。全县总面积3010平方公里,总人口不足15万,其中藏族约占1/3。县城位于峡谷之中,总人口达4万多人,加上周边人口数聚集起来有5万多人。如果不是这场灾难,舟曲在许多人的视野中不会引起震撼!

8月7日23时许,是一个黑色的日子。汶川地震重灾区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城东北部山区突降特大暴雨,持续40多分钟,最大降雨量达90多毫米,暴雨引发两条沟系特大山洪泥石流,包括舟曲县城关镇月圆村在内的宽约500米、长约5公里的区域被夷为平地,灾难造成127人死亡,117人受伤,1294人失踪,4.5万人紧急转移,救出群众1242人,财产损失难以预计。

感动的是人民子弟兵,在灾难发生不久迅速赶到现场,不分昼夜地展开生死大营救。更感动的是年逾花甲的总理,突然改变行程踏泥泞再赴舟曲重灾区。

总理,还是那位满脸倦容、花白头发的老人,却高一脚低一脚地脚踩碎石深陷淤泥执意前行 看望救险的子弟兵和被围困的群众。劫难后的舟曲县城城郊整个的地面都是松软的淤泥,偶尔有一些大大小小的碎石。总理就是踏着这一块一块的碎石,走到了白龙江的江边。

在一处被淤泥掩埋的废墟前,十多位解放军官兵正在抢救幸存群众。温家宝来到挖出的救援洞口前,询问正在救援的战士:“废墟下有几个人?”“两个人。”温家宝弯下腰,仔细向洞口内察看,可以看见身穿蓝色衣服的被困群众。总理向他们大声喊道:“老乡,要坚持,子弟兵正在救你们!”此时,废墟下传出被困男子的声音:“总理,您放心!我能挺住!”声音虽然有些微弱,却十分清晰,让现场人们紧张的心情感到稍安一点。“老乡,你再坚持一下,马上就把你救出来!”温家宝再次鼓励说。

看到此时,我肃然起敬;这就是十三亿国人的总理!虚怀若谷、平易近人,更为可贵的是总理常怀一颗爱民利民为民之心,知人民之疾苦,情寄于百姓之冷暖,以平民总理的形象,根植于百姓之间。

《吕氏春秋·先己》说道:“欲胜人者,必先自胜;欲论人者,必先自论;欲知人者,必先自知。”古往今来,大凡贤人志士均以德为先、以仁为本、以民为根。温总理不顾个人安危、倾情于百姓疾苦,以自己模范行为为天下为官者作出了表率。

诸葛亮在《知人性》一文中这样认为:“…… 知人之道有七焉: 一曰问之以是非而观其志;二曰穷之以辞辩而观其变; 三曰咨之以计谋而观其识;四曰告之以祸难而观其勇; 五曰醉之以酒而观其性;六曰临之以利而观其廉; 七曰期之以事而观其信……”从总理声声呼唤、焦急流泪、危难时刻的身影,都不难看出总理那颗亲民爱民为民之心和鞠躬尽瘁的崇高品格。

 品质是一个人为人处世的基础。品质是内在的、潜存的,是稳定的、深刻的,是评判一个人的素质的基本依据。一个人的为人处事怎么样,最主要的是他的品格、品行、素质、素养好不好,也就是通常说的人品好不好。

共产党员的优秀品质就是要勤恳从政、清白做官,谦和处世、堂正做人,一心为民。做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一代清吏曾国藩曾于大堂上亲书一联:“惜食惜衣,不惟惜时兼惜福;求名求利,但知求己不求人。” 曾国藩为官的过人之处一方面来自个人品高清廉,另一方面来自勤于任事。诸葛亮通体光明,清廉谦退,不贪财、不求奢,毫无自私之利之心,一生勤勉为业。周恩来总把自己作为普通人置于人民当中,与人民风雨同舟。把中华民族的传统优秀品德和中国共产党人的崭新优秀品德集于一身,创建和形成了中国精神道德文明的最新高峰。如今,在总理的身上不难看出这些高风亮节。

所以,感动的不仅是大灾大难面前,总理与百姓风雨同舟、同甘共苦,还有那流芳百世优秀的传统美德在感召世人为人、为事、为官·······

    

作者:[八月雪] 分类:[评论] 时间:[23:04:24] | 评论(0)
 
天凉好个秋
2010-08-08  
      昨日立秋,坐在自家小院的樱桃树荫下,几缕微风吹过,有了与酷暑暴晒的盛夏中那种一丝不透的闷热不一样的感觉。微风是间歇地从樱桃树和桂花树空隙中吹来的,虽然不时还夹裹着一股股暑末的炎热,但已让人明显地感觉与仲夏的火烤闷闭不一样的凉爽。我心里平添了几分欢喜,不仅因为秋的气息的传递,预示着炎炎酷暑的告别,也不仅仅春华秋实奉出的是硕果累累的沉甸,更因为秋高气爽中总给人留下些许遐思和憧憬。

      不知不觉中想起了流传了一千多年的南宋大词人辛弃疾《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中的那句“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小时候,在懵懵懂懂中,总觉得辛弃疾这句“天凉好个秋”流露的是畅快和惬意。因为词作地是辛弃疾闲居的带湖(江西上饶)。上饶和皖南同属江南。江南的初秋时节,且不说漫山遍野草黄果红、叶疏枝繁间的李杏桃橘给人带来喜悦和希望,就说江南那青山碧水间变幻莫测中的美的明澈、美的静谧和美的洒脱,足以使你流连忘返、浮想联翩了。

      后来才知道辛弃疾的“天凉好个秋”是因为“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流淌的是满腹的愁绪和伤情。辛弃疾被弹劾去职、闲居带湖后,闲游于博山道中,无心赏玩。眼看国事日非,自己却无能为力,一腔愁绪无法排遣,遂在博山道中一壁上题了这首词。通篇无不包含着辛弃疾深沉、忧郁、激愤的感情。

     这使我不由地又想起了范仲淹“愁肠已断无由醉”的《秋日怀旧》和欧阳修“渥然丹者为槁木,黟然黑者为星星”的《秋色赋》。不知道古代的文人骚客为何把金秋描写得那么肃杀可怕,凄凉阴沉、渲染着愁绪万千的悲秋情绪。然而,正如现代作家峻青在他的《秋色赋》中所说的那样:“秋天不是人生易老的象征,而是繁荣昌盛的标志”,“因为它表示着成熟、昌盛和繁荣,也意味着愉快、欢乐和富强。”

      由此,又想到了“人马行声”中的中国法治。法治是什么?亚里土多德对法治的界定是:法治就是已经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服从的法律是本身制定的良好的法律。制约国家权力的滥用、保障公民的自由权利,是法治的两个核心要素。尽管中国法治离法治的理想状态尚存在着一定的距离,但在人马行声中,不难看到中国法治的进步和司法“人文”机制的完善:“孙志刚”事件导致收容遣送制度的废止,使公民的自由迁徙成为一种真正的权利;“杀人犯”赵作海无罪的宣判引发刑诉法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出台;还有最高人民法院要求刑事被害人进行国家救助,调节商事审判的公司法、保险法和破产法等一系列商事法律法规的问世;“民告官”案件异地管辖制度的生效以及“社区法庭”、人民司法大调解格局的建立,使社情民意渠道进一步拓宽;最高人民法院首个年度报告的出台,使阳光司法更加透明;司法救助领域进一步拓展,司法的目光更关注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美国著名法官罗尔斯说过:"按照公平的正义的观念,同公职和社会地位相关的有差别的经济社会利益分配,只有当它是最能鼓励地位不利者提高其合法期望时才是正当的”。关注和辅助社会弱势群体恰恰是一个和谐社会公平正义的本来要义,也是社会主义法治目标之一。秋气渐凉,然而,人们心海荡漾的确是“丰草绿缛而争茂,佳木葱茏而可悦”的款款暖意。

     欧阳修在《秋色赋》中说:“草木无情,有时飘零。人为动物,惟物之灵。”是的,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匆匆而逝的过眼烟云,犹如天之肃杀时节凋零的草木,不过一季春秋,而人的心灵却不会随着秋至而凋零。尤其是渴望公平正义之义的法治之路,必然会和人的心灵一样,在回报社会的一缕阳光、一丝温暖中直至永恒。

    

作者:[八月雪] 分类:[散文] 时间:[23:23:40] | 评论(0)
 
“高温夺命”折射出了什么?
2010-08-07  
         今年7月7日下午2时,河南开封市一位女环卫工发现她熟悉的同行孟庆和倒在街头死亡。据开封气象台监测,当日开封市最高气温达到39.2℃,地面最高温度为55.6℃。孟庆和的工友说,当日,55岁的他从早晨5点一直工作到中午12点30分。

使人震惊的是,就在孟庆和离开人世不久,由于高温肆虐,山东济南市中心医院等3家医院收治了许多因中暑入院的户外劳动者,其中8人经抢救无效离开了人世。他们中有环卫工人,有农民工。人们在追问,这些高温下的户外劳动者,谁来保护他们的生命?

 耐人寻味的是我国现有的有关高温劳动保护的唯一一部全国性法规,还是早在1960年颁布实施的《防暑降温措施暂行条例》。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这个条例还在“暂行”。这无不凸显出在保护人的生命健康权方面尤其是在特定恶劣环境下的保护法律法规的“缺失”。

然而,缺失的不仅仅是法律。我国劳动法明确规定,高温季节用人单位有义务为职工提供良好的工作环境,保障劳动者身心健康。劳动保护,不仅关系到生产安全,更关系到劳动者的生命健康,同时也体现了社会和企业的人文关怀,凸现了政府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一个“以人为本”的政府,应责无旁贷地保护高温天气下劳动者的休息权、健康权,把高温酷暑对社会的不良影响降到最低限度。

遗憾的是一些企业和政府职能部门,把项目建设工期、进度、利润放在首位,恰恰最重要的员工的身心健康却被漠视或“缺失”了。无怪乎对应公众的指责济南市城建委说出这样的话:“施工单位如果问,‘如果我耽搁了工期,谁来负责?’我们无法回答。”

从另一个方面“高温夺命”事件也折射出劳动保护监督机制的缺失或缺位。光靠企业老板们的自觉和自律是不够的,现实生活中昧着良心、发黑心财的富贾们大有人在。所以,必须在健全劳动法实施监督机制的同时,要有一切向GDP看齐的干劲,有分秒必争不让工期延误的热情来强化高温天气防暑降温相关规定落实情况的检查和监管,完善举报制度;对高温劳动防护不到位,造成中暑引发安全生产事故,以及造成劳动者伤亡的,要启动问责程序,倒逼企业老板们尊重生命,遵守法纪。可惜,这一切都在琐碎、繁杂、忙碌中“忽略”和“缺失”了。

我国刑法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严重不负责任,不履行或者不认真履行职责,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构成玩忽职守罪。造成死亡一人以上,或者重伤三人以上,或者轻伤十人以上的属于立案标准。三人以上死亡的属于情节特别严重。那么,济南户外高温夺命是意外事件还是“人祸”呢?当地检察机关对这种严重后果,应该不应该追究相关政府职能部门“玩忽职守”的法律责任呢?

当我们把目光投向这些高温下的户外劳动者,不难发现他们大多是临时工,下岗工人和上了年纪的老人这些社会的弱势群体。他们起早摸黑、酷暑暴晒中去争着养活自己和家人的那点可怜的报酬。没有过多的奢望和要求,本本分分、老老实实地守候在最脏最累工资最低的岗位上,用辛勤和汗水甚至生命换来了一座城市的美丽、温馨和活力。这样的群体无论从尊重敬畏生命的价值还是感激美好生活环境的赐予都应给予起码的尊重,无微的关爱、呵护。使人们遗憾的是就如“法律缺失”一样,生活中,人们这更应具有的良知、责任和关注也在麻木、浮躁和GDP的政绩追逐中丢失了!

其实,人的生命没有贵贱和贫富之分,对自己、他人仅有珍贵的一次。英国理论家,政治活动家拉斯基说过:生命是惟一的财富。在敬畏和关爱生命中,“法律缺失”不应成为漠视生命的借口。

在此,我不禁想起了美国著名法官罗尔斯的一句话:“按照公平的正义的观念,同公职和社会地位相关的有差别的经济社会利益分配,只有当它是最能鼓励地位不利者提高其合法期望时才是正当的”。

是的,关爱弱者、敬重和热爱生命是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应有之义。一个城市文明进步和品位升华不仅仅在于经济高速发展和物质财富的积累,更在于对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的帮助、关爱,使他们走出贫困和无助。正如罗尔斯法官所期望的那样-----上流阶层和富裕的人的热忱帮助和关爱“最有助于因天赋较低而处于不利地位的人们提高他们的生活期望”。这也恰恰是一个文明进步和谐社会的灵魂。

    

作者:[八月雪] 分类:[杂文] 时间:[11:15:28] | 评论(0)
 
有感于官印PK惊堂木
2010-08-06  
近闻某起矿权纠纷案还在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过程中,媒体却又收到了一份来自“陕西省政府办公厅”针对另一起矿权纠纷的函件,公函或至最高人民法院。公函中关于“我省的意见和请求”有这样的表述:“省高院一审判决对引用文件依据的理解不正确”,“如果维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将会产生一系列严重后果”,“对陕西的稳定和发展大局带来较大的消极影响”。而且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坦言以政府办公厅的名义发公函,代表的就是政府!

就在此公函事件发生不久前的7月17日,陕西榆林横山县波罗镇山东煤矿和波罗镇樊河村发生群体性械斗,87人受伤。这一事件起因于矿权纠纷导致的“民告官”案,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陕西国土厅违法行政,陕西国土厅以会议决定否定生效的法院判决,导致矛盾激化。同样发生在陕西省横山县,同样是一起关于矿权纠纷的案件,同样是因为法院的判决引起了一方的异议,而异议方的身份,同样是陕西省一级的行政机关—陕西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与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公司探矿权纠纷一案,与此前经媒体报道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樊占飞与陕西省国土资源厅之间的纠纷颇为相似,差别或许只在于前者是一起民事案件,而后者则是一场“民告官”的行政官司。

那么,究竟是什么魔力使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和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如此大胆敢于与最高司法权叫板?!

看看案件的内情便可知其中端倪-----根据榆林市和陕西省两级法院判决书的内容,北窑湾煤矿于1996年12月开办,属集体性质。2000年煤矿换证期间,山东淄博人李钊,通过私刻公章,涂改采矿变更申请书等手段,获取了省国土厅新的《采矿许可证》,将“横山县波罗镇 北窑湾煤矿”变更为“横山县波罗镇山东煤矿”,负责人由樊占飞变为李钊。

   对此,樊河村村民联名要求有关部门给予更正。横山县矿产局发现问题后立即予以更正,并通过榆林市矿产局上报省国土厅。省国土厅口头答应尽快更正,却一拖再拖。无奈之下,樊占飞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樊占飞曾说,省国土厅通过榆林市和横山县两级国土部门给樊占飞做工作,表示愿意纠正错误,要求樊撤诉。樊撤诉后多次依约去省国土厅办理更正,都未能如愿。

   2005年3月5日,在一审、二审法院审理后,村委会向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要求对省国土厅未经村委会同意将集体矿权变更为李钊个人矿权一事进行审理。榆林市中院(2005)榆中行再终字第36号《行政审判书》作出判决:省国土厅给横山县波罗镇山东煤矿批准变更《采矿许可证》的行政行为,侵犯了原企业采矿权人的合法权益,属违反法定程序行为;李钊擅自涂改采矿变更申请登记书,骗取省国土厅颁发《采矿许可证》,显系违法行为,所取得的6100000320008号采矿证应依法予以撤销,由省国土厅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该判决书下发后,陕西省国土厅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省高院以(2007)陕行监字第1号裁定书驳回其申诉,明确指出省国土厅向山东煤矿颁发采矿许可证的行为缺乏合法性基础,榆林市中院再审判决对此予以撤销,并判令省国土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并无不当,省国土厅的申诉理由不能成立。

   至此,这起“民告官”的行政诉讼案件,有了一个很明确的判决,只待败诉方———陕西省国土厅履行法院裁决,纠正违法行政造成的错案,恢复原告的合法权益。然而,从陕西省高院裁定至今已两年有余,原告多次到陕西省国土厅反映情况,要求执行,但陕西省国土厅拒不纠正,生效的行政判决形同废纸。更出乎人意料的是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召开“判决”性质的协调会,以会议决定否定生效的法院判决,从而引发“7.17”群体性械斗严重后果。

   “一个省级行政执法部门,以权威人士的认定否决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闻所未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谭秋桂如是说,省国土厅作为行政诉讼的被告已进入了司法程序,却以其手中的行政权力来对抗法院的司法权,这在法律上是绝对不允许的,否则还需要司法机关做什么?一旦有纠纷,组织几个权威人士议定岂不更加省事?

   那么,国土厅不执行判决会不会有何隐情?

   横山县一位煤炭行业的人士对记者说,李钊及其山东煤矿的利益人士“能量很大”,曾公开表示要不惜代价“把煤矿搞到手”,并派出一个公关班子常住西安。知情人称,李以非法手段获得价值数亿元的煤矿后“隐身”,迄今已数年。

   一位当地政府部门知情人士对记者说,省国土厅之所以有错不改,与法院判决对着干,背后存在着相关公职人员主观动机不良、滥用权力等问题。国土厅有关人士曾无所顾忌地说:“原告打赢官司也没用,法院有法院的判法,我有我的执行办法!”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谭秋桂说,行政机关违法行政,公然蔑视法院判决,有错不改,除了权大于法的观念作怪,背后往往还隐藏着权力寻租等问题。他指出,只有予以行政和司法追究,才能杜绝以行政权力公然抗衡司法判决的事件,才能维护稳定,避免矛盾激化和事态升级。

   具有意味深长的是,中纪委、监察部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就非法干扰法院执行生效裁判多次作出规定,并要求建立通报制度。规定:各级人民法院在本地区执行工作中发现党员和国家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滥用权力,采取打招呼、批条子、强令等方式非法干预、阻碍人民法院依法执行案件的将案件线索移送有管辖权的纪检监察机关。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对于人民法院移送的案件线索应当依纪依法进行审查。对于情节严重、性质恶劣的典型案例,可商同级人民法院等有关部门进行通报。同时,对以言代法,以权压法,滥用权力,乱批“条子”,乱打“招呼”,非法干预、阻碍人民法院依法执行的行为,特别是党、政机关的领导干部,纪检监察机关应视其情节轻重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对触犯刑律的,要及时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对人民法院依法执行的行为执行不力,互相推诿扯皮,贻误时机,造成不良影响和后果的,也要追究责任。那么,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召开“判决”性质的协调会,以会议决定否定生效的法院判决,从而引发“7.17”群体性械斗严重后果属不属于此列呢?

7月20日,最高院新闻发言人孙军工针对陕西省国土厅矿权纠纷案否定陕西两级法院判决一事,表示对于法院的生效判决,行政部门不能够干扰生效判决的正常履行。孙军工称,在《关于建立和完善执行联动机制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已经明确提到,有关部门收到协助执行通知书和相关的司法建议函后,应该采取相关的联动措施。相关部门不应当对生效的法律文书、协助执行通知书包括司法建议函进行实体审查。如果对法院的判决有异议,有法律明确规定的救济途径,不能够干扰生效判决的正常履行。

针对近一阶段各种发往最高人民法院的公函不正常的现象,南开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侯欣一教授等数位国内法学专家曾于去年2月联名向最高法发送了一封《关于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抵制非法函件干预司法的建议书》。《建议书》指出,“密函抛弃了政府在市场竞争中应有的公正与中立地位,存有利用国家公器为私人利益服务的嫌疑”,“将普通民事案件政治化,将经济案件上升为政治事件,并借‘影响陕西省的社会稳定’的帽子向最高人民法院施加巨大的政治压力,挑战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权威”。

使人们担忧的是原本就很孱弱的裁判的司法权威,如果因行政权的叫板或其他公私权力交易而变得一钱不值,那必然给公众一个错误的信号:即社会至高无上的不再是法律的权威和民众的意志,而是某些社会权贵和富贾暗箱操纵或权钱交易的东西,那么,社会危机和动荡不可避免,社会由此会走向无序。无怪乎,樊河村村民们当几年的诉讼折腾换来的是遥遥无望的一纸判决时,当寄希望于神圣的司法裁判的结果成为泡影时,最终酿成一场大规模的械斗。由此,我想到了美国哈佛大学哲学教授罗尔斯所说的那句名言:正义所保障的权利不能屈服于政治交易或对社会利益的算计。

这又使我想起了同样情形的美国洛杉矶的辛普森谋杀案,当主审法官在陪审团认定辛普森没有犯罪举国上下一片哗然时,一直沉默的美国总统却站出来对公众说:让我们接受法官的判决吧!因为,如果法官没有违法或违反职业道德要求的行为,法官依据其法律道德和法律素养作出符合程序和事实的判决,社会应当予以应有尊重,这也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本然。

回到这起事件,尽管现实社会中存在一些法官因不自律而导致枉法裁判的现象,但当自律的法官遭遇公权力对司法权行使的不自觉干预时,人民法院和法官反而成为了弱者。当法官也成了弱者的时候,我们不仅需要法官的自律,更需要公权力的自觉和社会公道的力挺。

    

作者:[八月雪] 分类:[杂文] 时间:[00:38:48] | 评论(0)
 
水墨徽州之三
2010-08-04  
水墨徽州之三

    

作者:[八月雪] 分类:[摄影] 时间:[15:55:50] | 评论(0)
 
水墨徽州之二
2010-08-04  
水墨徽州之二

    

作者:[八月雪] 分类:[摄影] 时间:[15:54:24] | 评论(0)
 
水墨徽州之一
2010-08-04  
水墨徽州之一

    

作者:[八月雪] 分类:[摄影] 时间:[15:51:57] | 评论(0)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后页   第690页   共707页    跳转到